• 未分類
  • 0

借著月華能量將精神力恢復飽滿,然後羅格又重複之前的那個過程。

一連四天過去,羅格每天都在重複讓倀瞳的力量浸潤他的身體,知道第五天的時候,又一次『開闢』結束,羅格眼瞳深處從無到有的出現了一絲絲紫芒,一縷紫色出現在羅格瞳孔中。直到他頭頂的紫瞳消失,他眼中的紫芒也才緩緩消失。

重新恢復身體控制后,羅格感覺到整個身體都不一樣了,他多出了一種很奇特的感覺,他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內部,雖然這種感覺很模糊,但他是確確實實存在的。

就像普通人處於一個安靜的環境中,能聽到自己的心臟跳動,肚子蠕動。而他能感覺到身體內部的運動。

閉上眼,羅格緩緩將精神力集中到自己身體上,時間一點點過去,終於在羅格的腦海中,出現了一個模糊的人體輪廓,骨骼,內臟,肌肉,鮮血,逐漸出現。

人體看得很模糊,隨後視角緩緩拉近,肌肉,鮮血,骨骼等慢慢消失,到最後只剩下一個猩紅畸形的心臟在這黑暗的空間中,不斷跳動著。

「這就是我的心臟啊。」一個念頭出現。

「已經這麼嚴重了嗎?」羅格想著。

如果按這樣下去的話,他恐怕很難活到三十歲。

………. 「哈哈,芳姐姐,我脫下褲子讓你閹,你捨得嗎?」窗戶突然吱扭一聲打開,窗外探進一個頭來,摸了摸唐若蓮的小腦袋,然後笑嘻嘻地朝著程紅芳說道。

「啊?」三女聞聲齊齊向著窗外望去,看見窗戶探進來的那個嬉皮笑臉的腦袋,頓時齊齊發出了一聲驚呼,這個一臉壞笑的小子,不是那吳賴還能是誰?

「小壞蛋!」

「小無賴!」

「小流氓!」

三女一齊發出嬌呼,紛紛奔下大床,朝著窗邊而去。

吳賴則是身子如同靈巧的魚兒一般,鑽過窗戶,站在了屋內,而三女正好沖了過來,吳賴是來者不拒,大張開雙臂,將三女統統地摟在了懷裡。

「哈哈,各位老婆,想我了嗎?」吳賴左臂攬著莫欣夢,右臂摟著程紅芳,身前胸脯上依偎著任雅嵐,三女身上那淡淡的幽香直衝鼻腔,讓吳賴大為陶醉,哈哈大笑著問道。

三女的回答各異,程紅芳伸出縴手狠狠地在吳賴的腰間掐了一下,口裡嗔道:「小流氓,我還以為你在外面找到了新歡,忘了我們呢?」

莫欣夢則是緊緊地抱著吳賴的右臂,一臉滿足地說道:「小壞蛋,回來就好,回來就好,正好趕上春節了!」

任雅嵐沒有說話,只是將一顆螓首緊緊地靠在吳賴的胸膛,嘴角噙著甜甜的微笑,一雙美目中卻是蘊滿了珍珠般的淚水!

吳賴看著懷裡的三女,不由嘿嘿傻笑起來,而被忽視了的唐若蓮卻是一臉委屈地走了過來,撅著嘴噙著淚水說道:「吳賴哥哥,蓮兒也是你的老婆,蓮兒想你了!」

吳賴聞言,頓時大為窘迫,有心在三女面前解釋一下,卻是看到唐若蓮那楚楚可憐的樣子,又覺得於心不忍,張了張嘴,沒有說出話來,倒是任雅嵐一把拉過唐若蓮,讓唐若蓮也跟自己一起靠在了吳賴的胸膛上,口中安慰道:「蓮兒妹妹,你吳賴哥哥自然也想你了,他可是個小無賴,怎麼能放過你這個小美女呢?」

吳賴聽得是哭笑不得,正要說話,那蓮兒卻是已經破涕為笑,雙臂舒展,抱著吳賴的腰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吳賴溜到嘴邊的話只好再一次收了回去。

場內的氣氛因為唐若蓮的加入,變得不禁有些異樣起來,程紅芳放在吳賴腰間的兩個手指,更是用力了,而莫欣夢也是似笑非笑地看著吳賴,芳目中充滿了戲謔!

「咳咳咳! 替嫁甜妻:顧少超寵的 好了,我剛從千里之外趕回來,那個實在是太累了,大家先讓我坐下!」吳賴見場內氣氛有些不對,大為尷尬,乾咳了一聲,對著四女說道。

四女這才都鬆開了吳賴,簇擁著吳賴在床沿坐下,不過程紅芳和莫欣夢依舊是一左一右地抱著吳賴的手臂,不願意鬆開,而任雅嵐則是乖巧地蹲在吳賴的身前,舉起兩隻粉拳輕輕地給吳賴捶腿,唐若蓮有樣學樣,也上了床,轉到了吳賴的身後,舉起兩隻粉嘟嘟的小拳頭,在吳賴的背後輕輕地捶了起來。

吳賴舒服得差點兒要呻吟出來了,身邊的四位女子,無一不是如花似玉的美人兒,此時給自己捶背的,捶腿的,左右手臂還都觸著兩團充滿了彈性的柔軟,這可真是快樂似神仙啊!

接下來,吳賴在眾美環繞下,給四女講述了自己這幾個月的經歷,其餘三女還對修鍊一知半解,當程紅芳聽到吳賴此時已經是結丹期的修者之後,頓時驚呼一聲,捂住櫻唇,半晌也說不出話來。

「小流氓,你真……真的已經是結丹期了?」程紅芳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還是有些不可置信地問道。

吳賴微微一笑,並沒有回答,而是站起身來,站在屋子中央,微微念動法訣,頓時一道紫色的光芒從體內迸射而出,圍繞著吳賴轉了一圈,方才懸浮在吳賴的身前,正是紫光流轉的紫青神劍!

「你已經學會了御劍術,果然是結丹期了?」程紅芳雖然沒有見過真正的結丹期,可是她家的祖上畢竟是出過仙人的,對於這些修道之事,還是有些了解的!

「嘻嘻,剛才我就在窗外看到吳賴哥哥是駕著一朵紫色的雲彩下來的,然後那朵紫色的雲彩便變成了這把飛劍,被吳賴哥哥收了回去,可是你們開始誰都不信!」唐若蓮也跳下床來,嚷嚷道。

紫青神劍一出,吳賴的氣質似乎也發生了些變化,變得比以前更飄然出塵了些,任雅嵐看得是兩眼迷醉,口中問道:「小無賴,那你是不是已經成了神仙了啊?」

「神仙?咳咳!」吳賴聞言,不由尷尬地一笑,伸手一指紫青神劍,將紫青神劍收回體內,接著說道,「神仙還姚遠得很呢,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修成呢!」

莫欣夢卻是美目中閃現過了几絲擔憂的神色,想要張嘴問些什麼,卻是嘴唇張開,又合了回去,沒有說話!

吳賴卻是捕捉到了莫欣夢擔憂的神色,走至莫欣夢的身前,拉起莫欣夢的素手輕聲地問道:「欣夢,你怎麼了?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嗎?」

莫欣夢深情地看著吳賴,幽幽長嘆一聲說道:「唉!小壞蛋,你雖然現在還不是神仙,可是現在已經能夠騰雲駕霧,總有一天會離我們越來越遠,到時候,我們幾個想要找你卻是難上加難了,而且即便你不拋棄我們,你已經是修者了,說不定還能夠長生不老,可是幾十年後,我們幾個都人老珠黃,肯定也配不上你了!」

莫欣夢說著,芳目微微一紅,幾乎要流出淚來,而其餘幾女頓時也明白了莫欣夢的意思,臉上都浮現出了幾分黯然的神色,很明顯,莫欣夢說出來的問題也是幾女最擔心的事情,很明顯,吳賴的世界離自己幾人越來越遠了!

吳賴卻是伸手將莫欣夢摟在懷裡,微笑著安慰道:「傻丫頭,我怎麼捨得將你們拋下呢?放心吧,我已經跟師傅說好了,下一次去山裡的時候,便會將你們帶上,讓你們也成為紫霞觀的弟子,這樣就可以和我一樣修鍊,我們一起長生不老、逍遙自在,這不是就成了嗎?」

「真的? 海賊OL 小壞蛋你沒騙我?」莫欣夢聞言,頓時欣喜地反問道,螓首抬起,眼裡還含著晶瑩的淚水。

「當然了,今年國慶節之後,我們便一起上山,加入紫霞觀,到時候你們就是紫霞觀的弟子了,說不定還得叫我師兄呢!」吳賴伸手颳了一下莫欣夢瓊玉一般的鼻子,嘿嘿笑道。

莫欣夢高興之至,頓時將香唇湊上去,在吳賴的嘴上輕輕一啄,方才覺得這麼多人在場,有些不好意思,趕緊一推吳賴的身子,自己羞答答地站到了一旁!

而一旁的程紅芳和任雅嵐卻是顧不得取笑莫欣夢,也都是喜笑顏開,如今在吳賴的帶動下,幾女對於世俗界的榮華富貴已然是看得很輕了,若是能夠和吳賴一樣去修鍊,以後也能踏著飛劍遨遊天際,幾人相依相伴,直到天荒地老,那是多美好的一件事情啊!

「吳賴哥哥,你可不能偏心,蓮兒也要去修仙!」唐若蓮一旁卻是不幹了,上前拉著吳賴的手,搖晃著吳賴的胳膊,口裡撒嬌道。

吳賴頓時一陣頭痛,實在是不知道怎麼應付這個小魔女,好在自己如今算是紫霞觀的重要人物了,師傅青玄子對自己也是信任有加,臨時再加一個人也不算什麼,只是這個唐若蓮年齡太小了,若是被自己帶上紫霞觀,高老師還不報案,告自己個拐賣兒童嗎?

唐若蓮見吳賴不說話,頓時泫然欲泣,兩行眼淚便似是斷了線的珠子,順著光潔的小臉蛋淌了下來,口裡泣聲說道:「吳賴哥哥,你好壞,你不喜歡蓮兒,嗚嗚!」

吳賴是一個頭比兩個大了,趕緊彎腰拍了拍唐若蓮的小腦袋,輕聲安慰道:「好吧,蓮兒,哥哥答應你,到時候帶著你一起去!」

唐若蓮聞言,頓時轉悲為喜,眼淚也沒顧得上擦,便伸出了右手的小指對著吳賴喜滋滋地說道:「呵呵,我就知道吳賴哥哥最好了,那你要說話算數啊,咱們拉鉤!」

吳賴見唐若蓮此時的臉上哪有半點兒剛才的悲戚,知道自己又上了這個小魔女的當,只是自己話已經說出去了,自然無法收回,只好也伸出了自己的小指,勾住了唐若蓮的小指!

唐若蓮立即拉著吳賴的手,口裡發出嬌脆的聲音:「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好,好,不變就不變!」吳賴趕緊跟著說道,而一旁的三女也都是笑得前俯後仰、花枝亂顫。

而就在這時,外面傳來了一個聲音:「大小姐,飯菜已經準備好了,老爺說是讓你們過去吃飯了!」

吳賴自然聽得出來,外面是吳媽的聲音,不由疑惑地看了一眼任雅嵐。

任雅嵐朝著吳賴調皮地伸了伸粉紅色的小舌頭,朝著外面嬌呼了一聲:「知道了,吳媽,我們馬上過去!」 吳媽聞言,隨著腳步聲的遠去離開了,而任雅嵐則是對吳賴說道:「小無賴,我爸生怕我們每人照顧,便讓吳媽跟著回了吃個團圓飯!」

吳賴聞言,微笑著點了點頭,大家一起魚貫而出,到了前面一個寬闊的大餐廳中!

餐廳中,不少傭人穿梭著忙來忙去,裡面已經坐了不少人,吳賴放眼望去,大部分是老熟人!

那個一個人佔了好幾個人位置的大胖子,此刻正用沾滿了油漬的手抓著一根雞腿,啃得是不亦樂乎,正是吳賴中學的死黨梅傑,雖然如今西裝革履,頭髮梳理得一絲不苟,看上去人模人樣,倒像是個成功人士,可是那副難看的吃相,卻是嚴重地損害了梅副總經理的形象。

挨著梅傑坐著的便是程金龍,卻是沒有動筷子,而是側著頭和另一側的牛一山小聲說著什麼,惹得牛一山不斷地發出朗朗的笑聲。

牛一山這邊卻是任雅嵐的父親,吳賴的岳父任國康,面色微微有些嚴肅,似乎在沉思著什麼!

而任國康的身側則是打扮的無比妖嬈的嬌嬌小姐,嬌嬌身旁則是形影不離的呂紅帥,此時呂紅帥正湊到嬌嬌的耳邊,似乎講著什麼笑話,惹得嬌嬌不斷地掩嘴輕笑,還不時地抬起縴手掐呂紅帥一下,不過看呂紅帥那樣子,似乎是享受得很!

這張桌子就是這六個人,空著四個位置,看樣子應該是給程紅芳、任雅嵐、莫欣夢以及唐若蓮四人留著。

而另一張桌子則是熱鬧的很,當中坐著的竟然是吳賴的英語老師高淑芳,此刻正在雙手托腮,聚精會神地聽著旁邊一個彪形大漢手舞足蹈地說著什麼,這個大漢身材魁梧,說話的聲音十分的響亮,臉上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卻正是菜刀幫的老大趙多熊,高淑芳的另一側則是一頭的黃髮,不是黃毛那廝還能是誰?這黃毛此時分明正幫趙多熊附和著什麼,聽得高淑芳連連點頭不已。

這張桌子還有一些人,有幾個有些面熟,都是一臉的彪悍,滿身的殺氣,應該是趙多熊手下的骨幹,此刻一個個也都是不斷地配合著趙多熊的話,看著那指手畫腳的趙多熊,連連附和著點頭。

吳賴看的是滿心詫異,不知道自己這位京華外國語學院的高材生高老師,怎麼就和趙多熊那個一肚草包的貨色坐到了一起,簡直是野獸美女的組合嘛,不過看樣子二人竟然還談的很投機,莫非這個趙多熊竟然也會幾門外語不成?

餐廳內還有一桌,卻是坐著一群衣冠楚楚的年輕人,大部分都帶著金絲眼鏡,一看便都是文質彬彬的白領,這桌人的風格很明顯就和趙多熊那一桌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一個個舉止文雅,吳賴推測,這些應該就是梅傑的手下,嵐芳夢葯業集團的高管們!

此時桌子上都已經擺滿了琳琅滿目的各色菜肴,分明是在等幾女入座之後就能開席了,當然餓死鬼投胎的梅傑不算,此時他面前的一盤子雞腿已經變成了半盤雞骨頭了!

幾女一進門,便有傭人高聲呼道:「太太們到!」

「太太們?」吳賴聽得先是微微有些疑惑,繼而想通了其中的緣由,不由地暗暗一樂,這稱呼可夠古董的。

餐廳內的眾人聞聲,頓時都停下了說話,齊齊站起身來,將目光投了過來,自然也都發現了眾美簇擁的吳賴。

「吳哥?」

「董事長?」

「吳小友?」

大家頓時齊齊一愣,接二連三地驚呼出聲,剛才吳賴駕著飛劍直接落到了後院里,所以誰也沒有想到吳賴竟然會突然出現在大家的面前。

「哈哈!老大,你這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啊?」梅傑一骨碌從椅子上滾了下來,臉上帶著狂喜的神色,顫動著全身的肥肉朝著吳賴張開雙臂撲了過來。

吳賴看著梅傑那沾滿了油漬的手,不由苦笑著迎了上去,兩人擁抱了一下,梅傑果然順手將手上的油漬在吳賴的後背上擦了幾下,嘿嘿笑道:「嘿嘿,老大,你這神出鬼沒的,這些日子在哪裡逍遙自在呢?」

「逍遙快活你妹呢?我在山上修鍊,嘴裡都淡出鳥來了,倒是你小子,這身肥肉又多了不少盡量啊,再吃下去連路都走不動了啊!」吳賴在梅傑那沉甸甸的肚子上拍了一下,口裡笑罵道。

梅傑一聽吳賴提著這事,頓時便哭喪著臉道:「老大,你還真說對了,你不在的這些日子,小弟對你是相思成疾啊,為了安慰自己那顆無限相思的心,小弟只好是借吃消愁啊,這短短的幾個月,竟然又增加了三十多斤,老大你現在神通廣大,趕緊給小弟弄些減肥的良藥啊!」

「滾!你讓大伙兒吃飯了不?」吳賴笑罵道,拉著梅傑朝著座位走去。

而其餘人等也都紛紛和吳賴打招呼,吳賴也一一還禮,尤其是還有自己的兩位泰山大人任國康和程金龍,大家敘話完畢,吳賴剛剛落座,那邊趙多熊便帶著黃毛等人,齊齊站在吳賴的面前,朝著吳賴深深地鞠躬,口中齊聲喊道:「吳哥好!」

吳賴趕緊揮了揮手道:「老熊,黃毛,這是幹什麼,弄得好像是遺體告別似的,趕緊都坐下來吃飯,有什麼事情,咱們一會兒吃完飯好好說說!」

趙多熊咧嘴一笑,轉身一揮手,大伙兒便紛紛落座,而另一桌子的人也都在呂紅帥和嬌嬌的示意下站了起來,呂紅帥和嬌嬌站在最前方,大家又是朝著吳賴齊齊地鞠了一躬,口中恭聲呼道:「董事長好!」

「好好,大伙兒不用客氣,坐下吃飯!」吳賴苦笑著揮了揮手,出言吩咐道。

眾人這才都紛紛落座,只是由於吳賴的突然出現,場內的氣氛發生了一些為妙的變化,吳賴所在的桌子還好一些,牛一山、程金龍、呂紅帥等人,基本上都是吳賴的舊相識,至於梅傑更是大大咧咧,吳賴的鐵哥們,大家除了高興也沒別的什麼,但是其餘兩桌子人卻是大部分都有些拘謹起來了,他們有不少人是第一次見到這個神秘的「吳哥」、「董事長」,平時早就有人將這個神秘人物說的是無比的牛叉,此時見到真人了,雖然看上去不過是個帶著几絲壞笑的少年,但是大家仍然都是不敢高聲說話,連筷子也不敢拿起來了!

吳賴見狀,不由苦笑了一聲,站起身來對著眾人說道:「好了,我吳賴是個什麼樣的人,在座的大部分人都清楚,我一向不拘小節,很少講這些客套,大家隨意一些,不用拘謹,老熊,黃毛,你們招呼大家!」

「好嘞!」趙多熊應了一聲,便開始招呼眾人,大伙兒這才開始漸漸的放鬆下來,場內的氣氛漸漸地熱鬧起來。

而吳賴這桌子的人,自然也是都紛紛詢問吳賴這幾個月的行蹤,吳賴自然又將自己的事情和大伙兒說了一遍,聽得眾人都是眉飛色舞,別人還好說,不知道結丹期是個是東東,但是程金龍和牛一山可是知道這結丹期意味著什麼,要知道慕容家族在世俗間為何如此的牛叉,便是因為有一個結丹期的老祖宗慕容長風坐鎮著,現在自己這邊竟然也出現了一個結丹期,而這還不算可怕,可怕的是這個結丹期的吳賴此時竟然還不滿二十歲,這可就是大大的恐怖了,什麼慕容家族,什麼慕容長風,在吳賴面前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了!

程金龍和牛一山對視了一眼,神色變得嚴肅起來,程金龍橫了橫心說道:「這個,吳小友,咳咳,賢婿啊!」

程金龍的這一聲賢婿,使得在座諸人都是一愣,不知道這個威名赫赫的程家家主為何變得這樣客氣起來,語氣中竟然帶著幾分討好,程紅芳一旁聽得不自在了,沒好氣地說道:「老爸,你到底想要說什麼,趕緊說啊,什麼賢婿不賢婿的!」

程金龍聞言不由老臉一紅,乾咳了一聲說道:「咳咳,賢婿啊,我和牛老大商量了一下,看你能不能引薦我們一下,加入紫霞觀啊,那怕去了做個打掃庭除的記名弟子也行啊!」

吳賴聞言,自然明白了程金龍和牛一山的意思,想要加入紫霞觀,然後晉陞到結丹期,只是這件事情可不是自己能做的了主的,自然萬一答應下來,最後辦不到可就糗大了,於是看著程金龍和牛一山那充滿希冀的臉搖了搖頭道:「這個……岳父,還有牛前輩,這個恐怕不一定行啊!」

程金龍和牛一山頓時臉上浮現出了失望的神色,程金龍更是嘆了一口氣道:「也罷,賢婿你也是剛剛加入紫霞觀,我不能讓你為難啊,是老夫唐突了!」

吳賴卻是呵呵一笑道:「呵呵,岳父放心,我剛才便決定了,雖然讓你們加入紫霞觀不一定能行,但是我決定自己傳授你們修鍊的方法,不僅僅是你和牛前輩,胖子他們都要加入,大家一起修鍊,放心吧,對於結丹我已經有了深切的體悟,一定會幫你們晉陞修為的!」 第二天,羅格就準備開始治療自己的心臟。

昨天他只是初步查看了一下癥狀,並沒有立即開始治療。

而現在他的精神力已經調整到最佳,又已經適應當前的狀態,可以開始了。

羅格盤坐在屋內的地板上,左手拿著那瓶精血能量,右手攤開,一道縫隙緩緩從右手掌心出現,然後瞬間張開,一個層疊著鋸齒的口器出現在他掌心。

羅格打開瓶中的精血能量,將一滴精血能量倒進噬骨中,很快就感覺到那暖暖的能量在他身體中流動。

羅格之前嘗試過,他直接喝下精血能量並沒有利用噬骨吞**血能量來的效率高,而且利用噬骨攝入精血能量的話,更方便他控制能量的流向。

剎那間,羅格將精神力集中到自己身體上,精神力穿透肌肉,血液,骨骼,最後集中到一顆巨大的心臟前,一絲絲精血能量在羅格骨骼中流動,最後從他的胸骨溢出,緩緩滲入心臟中。

羅格只看到一絲絲紅色的光點出現,然後緩緩滲入他的心臟中,羅格感覺到胸口一涼,然後心臟猛地跳動一下,大量的血液從心臟中溢出,流向四周的血管。

也在這一刻,羅格的臉頰、耳朵瞬間充血,直到幾十秒后,才緩緩消退下去。

「不控制果然不行嗎?」羅格心中想到。

隨後,羅格再往噬骨中倒入一些精血能量,控制這些精血能量停留在胸骨中,隨後他停留在心臟前的精神能量毫不猶豫的鑽入心臟中,瞬間激活融入心臟的倀瞳之力。

上一世他在建立起『自我格式論』的時候,身體的各項素質可以說已經達到正常人最健康的狀態,而他在最初好奇、新鮮的階段,每天很長一段時間都在『內視』自己的身體,而在之後他想要進一步優優化身體的時候,更是研讀大量醫學書籍,利用內視仔細研究身體的每一處結構,因此他知道心臟最健康的狀態應該是怎麼樣的!

這個時候,羅格往身體中浸入倀瞳之力的作用就顯現出來了,他能利用倀瞳之力,一定程度的控制細胞的更替、分裂,淘汰心臟中畸形組織的細胞,重新長出健康、正常的組織,這其實就是一次對象特殊的催眠。

羅格還無法進行細胞層面的控制,應該說還差的遠,能達到這個效果,只是因為他的能力比較特殊罷了。

這個過程由他身體中的細胞自主進行,羅格只是給了它們一個目的。

細胞自主進行,卻比羅格來控制要好上無數倍,他們緊密相配,一環扣一環,一旦遇到阻礙,會停下慢慢克服,而不是硬莽,這保證他的身體不會崩潰。

對於羅格來說,精血能量並不是必須的,有精血能量他這個過程能快數倍,但就算沒有精血能量他也能完成這個過程,水磨豆腐罷了。

在羅格的把控下,他心臟中生長畸形的組織細胞被淘汰,這時候一絲絲精血能量滲入心臟中,細胞快速分裂填補那些被淘汰的細胞的空缺。

新生的細胞組成的正常、健康的結構組織正在不斷取代生長畸形的組織結構。

「呼!」很快羅格的精神力就消耗掉七八成,他緩緩將精神力撤出心臟中,倀瞳之力沒有精神力的供給,瞬間失去作用。

而這個時候,羅格胸骨中的精血能量才消耗了六成不到,這還要算上被骨骼吸收損耗的一部分,在羅格的控制下,剩下的四成精血能量很快被他全身的骨骼吸收,反正遲早要強化骨骼。

這個過程果然非常消耗精神力,羅格估算了下,按照當前這個進度,他大概還要二十天到一個月的時間才能完成『治療心臟』的過程。

這是受限於他精神力。

下一刻,羅格喚出倀鬼,然後吸收月華迅速消耗的精神力。

這些天,因為羅格對月華的需求非常大,因此『麗絲』看起來還是和一個多月前差不多。

倒是『威爾』,因為羅格一直不敢吸收它精鍊的月華,所以它的魂體看起來凝實很多,它吸收月華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這是一個循環的過程,倀鬼的魂體越強,吸收月華的速度也就越快,作為主人的羅格能獲得的月華也就越多,但倀鬼變強靠的是月華能量。

而羅格修鍊也需要月華能量,所以這是一個需要他自己把握的度,而現階段控制兩個倀鬼已經是他的極限,所以沒辦法靠增加倀鬼的數量來獲取更多的月華能量。

……

接下來,羅格倒是沒有繼續呆在家裡,免得父母擔心,他們一擔心,意味著羅格就會有麻煩。

……

二十天後。

羅格的父母才回到家,就看到羅格趴在客廳里做俯卧撐。

「哦,天哪,羅格你在幹什麼?」凱琳把包扔在沙發上,趕緊跑過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