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來到亞雷斯塔縮在的房間,羽染操嗣一進門看到的就是一個超大號的大罐子,裡面裝著大量的液體,由於起立的光線的緣故,並不能確定液體的顏色,而在罐子裡面倒立著漂浮著一個長頭髮的……人……

「你好,就是你要見我把?你就是學園都市的理事長了咯?」

「是的,魔劍製造久仰大名……」

「所以你叫我來有什麼事?讓我去殺人?我收費很貴的誒。」

「不是,是關於你的組織……」

「那叫什麼組織啊,就是一些志同道合的同學一起瞎搞搞,那和暗部的那些『大人物』比得了呢?是吧?」

「呵……謙虛了,畢竟『道具』和『人員』都已經敗在你手上了……」

「嘛~不要說這些嘛,那些傢伙我相信並不代表暗部的綜合實力啦,喝不喝咖啡?」

「雖然我想喝,但……」

亞雷斯塔瞪大了眼睛,看著漂浮在自己面前的那罐咖啡,又看了看在外面開了罐咖啡在喝的羽染操嗣,開始檢查罐子周圍的結界……

「怎麼了?不喜歡喝這個牌子的嗎?我還有其他哦……」

羽染操嗣假裝疑惑的問道,還從空間里拿出那種牌子的咖啡,給亞雷斯塔挑選……

「這怎麼可能……我的結界……這個傢伙的空間能力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應該不是這個世界的魔法體系啊……」

亞雷斯塔看著羽染操嗣手上的那個血紅色的魔法陣,這個魔法陣的構築他根本沒見過,魔法波動也和這個世界的不一樣,但亞雷斯塔是什麼人?那可是老怪物級別的,馬上就恢復了鎮定,要不是羽染操嗣一直在留意,他甚至可能看不到亞雷斯塔漏出來的那一瞬間的驚訝……

「不用了,那罐也拿回去吧,和咖啡喝多了也不好不是嗎……」

「那也沒辦法不是嗎?不喝的話……對了,對了,我在想那個什麼『人員』這麼弱,要不把他撤銷好了,他們的職責讓我的『薔薇』來頂替怎麼了?很不錯的提議不是嗎?」

亞雷斯塔眯著眼睛看著羽染操嗣,他知道羽染操嗣剛剛是給自己一個下馬威,好在談判中取得優勢,說實話要不是他一直有監視,他都以為會是羽染堰給他出的主意……

「撤銷是不行的,但以『薔薇』的實力再說,完全由資格成為暗部的一員,但……」

「你似乎誤會了,我是要合法的組織身份,至於是不是暗部這不重要,甚至是不是頂替『人員』都無所謂,但……『study』是不是有些太沒用了呢?我聽說昨天他們的一個生產基地就被恐怖分子偷襲了呢?」

亞雷斯塔暗道不要臉,那不就是你乾的嗎……

「這點我會機遇考慮,至於『薔薇』的身份,暫時定為警備隊驅動鎧的維護公司怎麼樣?」

「啊~那太好了,這也是一塊肥的流油的好差事呢,還不累,畢竟驅動鎧並不會經常損壞嘛~不過要是壞的太厲害就好更新換代了哈?」

「那是當然,所以下個月的競標,我希望『薔薇』可以拿出全部的實力,我對此表示期待……」

「那就這樣吧……對了還有一些事情我得說明一下……請不要對我們身邊的出手,否則沒準學園都市會多出一個神出鬼沒的恐怖分子呢……」

「當然……」

羽染操嗣走向出口,突然又停住了……

「對內防衛方面我會出一部分力的,那些『超自然現象』的傢伙要是亂來我也很困擾呢……」

亞雷斯塔看著離開的羽染操嗣,眼神變得銳利……

「似乎知道很多事情呢……但現在還不算是敵人……那麼希望合作愉快吧……魔劍製造……」

亞雷斯塔對於羽染操嗣知道魔術的事情完全不感覺奇怪,因為羽染操嗣所表現出來的空間能力似乎也是一種不明派別的魔術呢……讓亞雷斯塔在意的是為什麼羽染操嗣可以同時使用能力和魔法……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亞雷斯塔嘀咕了一句,面前出現了上次羽染操嗣和御坂美琴還有木山春生聊天的畫面……」

「因為我的能力的某些缺陷,所以如果長時間不攝入咖啡因的話,會很疲憊,而且如果超過一定的時間的話,能力就有暴走的可能……」

畫面中的羽染操嗣說出了這樣一段對話,亞雷斯塔看著畫面中的羽染操嗣陷入的沉思……

「缺陷……難道咖啡因是克服魔法和能力衝突的關鍵……或者其他成分……馬上分析市面上所有的咖啡的成分,我要詳細的成分列表……」

亞雷斯塔的面前的屏幕上出現了一個白髮蒼蒼的研究員,聽到亞雷斯塔的話,楞了一下,隨後表示馬上派人去收購咖啡……

要是讓羽染操嗣知道他的個人愛好讓亞雷斯塔產生了這種誤會,不知道會不會笑翻呢?

羽染操嗣由結標淡希帶離「沒有窗戶的大樓」后,直接前往了六區的老窩,這可是個好消息,過程比他想象中的順利多了,雖然這樣會讓亞雷斯塔起疑心,但這無所謂,反正之後會讓他起疑心的地方多得是……

一路上羽染操嗣即是開心又是疑惑,不過目前看開我的能力和這個世界的魔術體系完全不一樣,事實上甚至是可能完全不受這個世界一般魔術的影響,他甚至在想要不要找史提爾故意和他打一架……

而羽染操嗣這麼想著已經來到薔薇的據點……

「有個小消息一個壞消息,你們想先聽哪個?」

薔薇的成員被羽染操嗣突如其來的問題問住了,互相看了看,由天若清弦代表問道。

「先壞后好不是基本原則嗎?」

「壞消息,你們沒得休息了,從今天開始加班加點,還莫得加班費!」

「額……好消息呢?」

其實這根本不叫壞消息,事實上從上次對能力者的實戰測試過後,不僅技術人員每天廢寢忘食,一天一共就二十四個小時,一群人分成了好幾撥,一天二十四小時,坐到了人停機器不停,否則驅動鎧的改造進度也不會這麼快,事實上現在已經進入最後的調試狀態了,如果不是高強度戰鬥,已經可以交付使用了……

就連天若清弦和水度坂勘久郎都被他們擒拿了,每天每人六次實戰測試,沒四個小時一次,他們也很無奈的……

走正門肯定是跑不掉的,跳窗……先不說這百米高空他們這麼降落,就說著玻璃他們也未必短時間內打的破,這裡已經確定是他們的據點了,所以這些玻璃都是羽染操嗣親自生產的,不要說子彈,就算是普通的榴彈都未必炸得出哪怕一條裂縫……

水度坂勘久郎也沒辦法打破了,至於天若清弦也得花點功夫才切的開……

「好消息,我們已經是警備隊的驅動鎧正式維護部門了!剛剛從某個學園都市高層大佬那邊搞到的許可權哦!」

「真的!」

「我們是合法公司了?」

「老大的後台正式硬的令人髮指啊……」

「大家好好乾,下一個月就是我們『薔薇』正式一鳴驚人的時候了!」

「那當然!」

「那會是一次毫無懸念的競標的!」

看著自信滿滿動力加倍的成員,羽染操嗣突然感覺超有成就感,不過想到之後的劇情,羽染操嗣有些頭疼,第一波的大劇情就要開始了…… 第六十一章:史提爾·馬格努斯!(上)

「終於放暑假了……真是的,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呢……」羽染操嗣從長點上機學園的宿舍走了出來,看了看四周,實在是有夠無聊的,幾乎所有要緊的事情都完成了,接下來就是等著劇情開始就行了,而且說實話關於魔法側那邊的事情他都不太想去管,但考慮到當麻那個傢伙實在是不太穩定,所有他還是打算稍微看一下,以防當麻同學出什麼以外,沒有「幻想御手」之後有的事情會很麻煩的……不……非常麻煩,天曉得上里翔流會不會提前冒出來?天曉得他干不幹得過隻眼和僧正他們?

現在是放暑假的第一天,但作為風紀委員,羽染操嗣還是得去177支部報道,不過說是這麼說其實不去也沒什麼大事,反正一般也用不上他,自從有了「七區的金髮惡魔」和「變態風紀委員」的稱號后,七區的小混混老實多了,這也為黑子和初春她們減少了不少負擔……

就在這時電話響了,羽染操嗣暗道不妙,幻想御手的劇情馬上就要到了,他就知道今天絕對不會平平安安的度過的,看著手裡的電話,羽染操嗣在猶豫要不要接……

「喂……」

「羽染前輩,請馬上到醫院來一趟,這邊出了點問題……」

「我知道了……哎……沒得休息了……」

羽染操嗣來到醫院后,本想著醫院的空調製冷效果應該不錯,但已經大門,迎面而來的不是冰冷的冷氣,恰恰相反,醫院裡面比外面還熱!

「怎麼回事!大熱天不開空調!省錢也不要怎麼過分吧!」

「不是的,是因為……」

黑子尷尬的看了眼御坂美琴,羽染操嗣這才意識到什麼,或者黑子叫自己來幹嘛……

「真是的,你身邊不久站著一個超能力者級別的電擊使嗎?為什麼發電這種事情非要我來啊?」

羽染操嗣極不情願的站在醫院的配電站,看著身後的美琴和黑子,雖然說是說不相干,但還是拿出了「鳴神」,將電線接在鳴神上后,經過羽染操嗣特別改造的鳴神就如同發電機一般開始工作,雖然不足以支持整座醫院的用電,帶治療室的設備暫時是可以穩定使用了……

「所以說之所以會造成大範圍停電就是因為你一個激動引發了雷電……還好長點上機學園的電是用得二十一區的水電站……」羽染操嗣不得不汗顏,打個小混混至於嗎?而且居然在發電站邊上用雷擊!太過分了吧?同時又慶幸長點上機學園的用電不是這邊的發電廠輸送的,不然昨天他可能就犧牲了……其實也不會,他自己就可以做空調劍嘛,反正又不是第一次用了,不過想到這裡羽染操嗣有主意了……

「這件事是因你而起,幫個忙,吧這些劍送去各個診療室吧,每把劍可以持續製冷六個小時,應該可以撐到發電廠恢復運作……」

「我知道到了啦……」

御坂美琴雖然不太情願在這麼熱的天氣跑上跑下的,但沒辦法啊,這的確是她的失誤,而且抱著冰冰涼涼的空調劍其實挺爽的……

三人靠在等候大廳的長椅上,身邊擺滿了空調劍,整個大廳的溫度馬上就下去了,不得不說羽染操嗣這個傢伙的能力單論實用性絕對是超能力者中最高的……

「沒想到你這個傢伙的能力還能怎麼用啊……好涼快啊!」

「這不太像是在誇我啊……不過最後那點我同意,真舒服……」

羽染操嗣也懶得和御坂美琴抬杠了,大熱天的,還是吹冷氣舒服……

等著等著,因為太舒服了,所以三人都睡著了一直到快中午了,才被診斷完成的木山春生叫了起來……

「他們說供電暫時穩定了,我就在想是不是有能力者來幫忙了,看到那些冰冰涼涼的劍,我就在猜是不是魔劍製造,沒想到真的是你們啊……」

聽到木山春生的聲音,三人也都醒了,揉著睡眼惺忪的眼睛,看著木山春生……

「木山老師,請問患者怎麼樣了?」

「沒有明顯的外傷,暫時也沒有發現其他的問題,現在供電很緊張,進一步的檢查所需要的儀器用電量太大,就算是你們也沒辦法供給上的,只能等發電廠那邊回復供電了……」

羽染操嗣沒有答話,就坐在一邊看著黑子在詢問木山春生一些關於這次事件的事情,他當然知道哪些傢伙都是因為「幻想御手」才昏迷的,但他不能說,一是沒有證據,二是他不太想這麼早就打亂劇情,這樣之後可能會發生特別大的變故,但他也不想想,淚爺都低能力者了,劇情早就變動了……

而與此同時,淚爺在家裡也下載到了「幻想御手」的CD,對於這件事羽染操嗣已經忘記了,而淚爺沒有像原著那般糾結了,嘗到能力者的甜頭后淚爺更加渴望成為高階能力者,其中羽染操嗣的刺激也不少,所以剛剛下載好淚爺就迫不及待的使用了「幻想御手」……

傍晚,跟著黑子一起調查了一天的羽染操嗣百無聊賴的走在回家的路上,由於回十六區的長點上機學園的宿舍必須經過當麻的宿舍,所以羽染操嗣也正好看一下茵蒂克絲是不是已經見過當麻了……

「我的天!當麻?你家爆炸了?」羽染操嗣看著從樓上掉下來的當麻問道,當麻現在一身都是黑灰,灰頭土臉的,而且顯得驚魂未定……

「操嗣!大事不好了……魔術師……茵蒂克絲……火……」上條當麻剛剛從衝擊中緩過神了,就發現自己前面站著一個人,一抬頭髮現是羽染操嗣馬上結結巴巴的說到,看樣子剛剛哪一下撞的不輕啊……

「切……我知道了,正好我想驗證一個東西……」羽染操嗣原本是不打算干涉茵蒂克絲的事情的,但當麻都開口了不去也不太好吧?

「哦……你是誰?」正在抽煙的史提爾看著飛上來的羽染操嗣疑惑的問到。

「我是誰你不必知道,但我知道你……史提爾·馬格努斯……」羽染操嗣看著那一頭紅髮,臉上的條形碼,嘴裡叼著的煙,再明顯不過了……

「哦……你居然知道我?」史提爾對於眼前這個學園都市學生居然知道自己表示很感興趣,要問為什麼他知道羽染操嗣是學生……長點上機學園的校服他是有穿的好吧……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但有一定你要明白……這座城市,不是你可以為所欲為的地方……」羽染操嗣也就隨便找了個借口,他可不希望茵蒂克絲那邊出什麼意外情況,雖然他一開始不打算插手魔法側這邊的事情,但看上條當麻那個慘樣是在說不放心啊……

「算了……一起消滅好了……獵殺魔女之王!」隨著史提爾的呼喚,全身火焰的獵殺魔女之王從樓梯間沖了過來……

羽染操嗣的背後獵殺魔女之王以及回來了,直接吞沒了羽染操嗣的身影……

「真是的,無論來……什麼!」

就在史提爾準備發表獲勝感謝的時候,他突然發現獵殺魔女之王開始哀嚎,然後開始快速變小,而原本被他吞噬的羽染操嗣身邊幾個血紅色的魔法師在緩緩轉動,將火焰吸收進去……

「哎呀呀~真是羸弱的火焰呢!」

(好險,速度有些超出預期了……)

羽染操嗣故作驚訝,看著史提爾,他眼中的驚訝僅僅一瞬就消失了,正處於震驚狀態的史提爾並沒有發現,說到底史提爾也是數一數二的魔術師了,在常規魔術師裡面也是佼佼者了,不過羽染操嗣在剛剛已經證實了自己的猜想,現在正開心呢,打算陪他玩玩……

「送給巨人痛苦的贈禮!」

炙熱的火舌再次飛向羽染操嗣,但他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把火紅色的重劍,火焰在接觸到重劍后馬上就被吸收了,而劍刃的紅色似乎又加深了幾分……

「你究竟是什麼人!」

「我叫工藤新一,我是個偵探!」

「偵探?」

史提爾一臉楞圈,什麼情況?偵探是怎麼樣意思! 第六十二章:史提爾·馬格努斯!(下)

「你一個偵探就不要瞎管閑事!」

羽染操嗣其實就是順著史提爾的話接了下去,沒想到這個白痴居然信了,信了好啊。

「事情的真像是有一個!魔法師先生!你就是兇手!」

「白痴!」

「是啊,但是這個白痴剛剛似乎破解了你引以為傲的什麼魔法呢……」

「是嗎?」

「吼!」

這時羽染操嗣身後一顆細小的火星再次燃燒起來,將他吞沒,這次那把深紅色的劍是接觸不到火焰的……

「真危險真危險啊……還好我還有備用的……」

大股的水流衝破了獵殺魔女之王的身體,羽染操嗣順著水流脫離了原來的位置……

「你能逃多久?」

「幹掉你為止!」

羽染操嗣說完將手按在牆壁上,大量的劍刃從牆體突出,向著史提爾的位置包圍過去……

「這是什麼東西……可惡……」史提爾嘗試著用火焰融化那些劍,但羽染操嗣怎麼可能不做點改動呢?這些劍的熔點都高達上萬度,就算是史提爾短時間也不可能融化掉如此大量的劍的,史提爾也很清楚,他不得不向後退去,而劍刃在茵蒂克絲的位置自動繞開了,而史提爾沒注意到的是一個小黑點落在了茵蒂克絲的修女服上,如果用放大鏡看的話會發現那是一個小的可憐的劍形物體……

「如果這樣你還有辦法讓他重生嗎?」羽染操嗣將大量的紅劍插在自己附近的地面上,但凡獵殺魔女之王想要重組,馬上就會被紅劍給吸收掉,如此反覆,每一吧紅劍的顏色都在慢慢的變深……

「切……構成世界的五大元素之一……偉大的始祖之炎啊……那是孕育生命的恩惠之光……是懲罰邪惡的制裁之光……在帶來安穩幸福的同時……」史提爾開始詠唱咒語了,羽染操嗣則是好奇的看著他,他不急,他還真不怕史提爾,大不了跑就是,而且就連獵殺魔女之王都被他吸收了其他的普通火焰又能幹什麼呢?就算有那種溫度的,他還有風斬和渦流呢,他還怕他不成?

「這技能讀條真特么久……」得空還吐槽一下……

「也是消滅黑暗的凍寒噩運……其名為炎!其職為劍!顯現吧!啃噬吾身化為力量!『獵殺魔女之王』!」這時第二隻獵殺魔女之王又出現了,這次威力似乎更大了,羽染操嗣看到史提爾身邊有不少魔法卡片,看起來他剛剛有偷偷布下了新的法陣呢……

「怎麼樣!以現在的你再說,絕對不可能再次擊破我的獵殺魔女之王!就算是那些劍吸收的量也到極限了吧?你還能封鎖獵殺魔女之王多久?待會你就會被兩頭獵殺魔女之王給撕碎!」

「咋咋咋!flag立的飛起可不好……像這樣的劍……老子要多少有多少!」

羽染操嗣一揮手,在史提爾身邊密密麻麻的全是那種火紅色的重劍,剛剛出現的獵殺魔女之王馬上開始哀嚎,開始變小,無論史提爾這麼做火焰都在越變越少,就算布下了新的法陣依然徒勞無功,而現在他的魔法卡片雖然數量還有不少,但這樣打下去肯定會引起學園都市警備的注意,雖然不爽羽染操嗣,但他並不打算和他分個高下了……至少不是現在……

而這些劍就算當時複製失敗的「發火能力」的殘次品改造的,從那個「蓄電能力」的傢伙哪裡得到的靈感,既然「發火」不行那就「蓄火」好了,將火焰吞噬並且儲存,在需要的時候一次性投放出來不就行了?而且進過羽染操嗣的修正,不僅可以吸收火焰,而且是吸進去是什麼樣,出來還是什麼樣,也就說剛剛他吸收了一整隻的獵殺魔女之王……結果你知道的……

「可惡啊……這個傢伙到底是什麼能力……遇到這樣的對手真是頭痛啊……切,只能這樣了……」

史提爾也知道就算將剩下的卡牌全部用出來,對足以吸收獵殺魔女之王火焰的這些劍來說,連開胃小菜都不算,他倒是不覺得自己一定會輸給羽染操嗣,但他現在一來沒時間,二來羽染操嗣似乎已經識破了他需要卡片來布陣,對方絕對不會給自己這個時間的,綜上所述,目前的情況對史提爾來說不算太友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