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還知道邪修?那你知道我是什麼嗎?”張誠問道。

夏警官眉頭微微一皺,“我們知道的事情比你想象的多得多,至於你……應該是散修法師一類的吧?從資料上看你好像刀槍不入,應該是東北神打一流的。”

張誠微微鬆了口氣,心裏有了數。

這女人雖然掌握了一些自己的資料,但是看來還不清楚自己的真實身份。

而且之前幾件事雖然出了人命,但是事後都清理了現場,這姓夏的應該只是調查到一些表面上的東西,否則現在就不會坐在這兒跟自己說話了。

張誠沉吟半晌,試探的說道:“既然你們是專門處理靈異事件的,能人應該不少吧?幹嘛非要找我合作?”

夏警官說道:“咱們是職能部門,不能信仰封建迷信,處裏都是普通人,但是在道觀寺廟裏有我們聘請的特殊顧問。”

“那你去找他們啊,我沒空!”

夏警官哼道:“你以爲我想找你?你無門無派我還怕出亂子呢!但是自從三元觀的事情過後,正道法師都不願意來江城,而江城裏有法力的幾個現在都聽你的,你說我不找你還能找誰!”

“這……”張誠表情有些糾結,他內心深處還是不想跟警方有太多牽連,否則一個不小心很可能把自己搭進去。

“我不是威脅你,你也可以拒絕……”夏警官瞟了一眼桌上的資料,淡然道:“但是跟我們警方合作,對你自己也有好處。”

“好處?”張誠眉毛一挑,“什麼好處?”

“我可以聘請你爲特殊顧問,以後你行事也方便得多。”

“就這啊……”張誠撇了撇嘴,滿臉的不以爲然。

“你可別小看這個頭銜,有了這個名頭你就算公門中人了,道教協會那邊也不好因爲三元觀的事再找你麻煩,而且我還有些信息可以跟你共享,你自己考慮一下。”夏警官抱着膀子說道。

張誠想了想,對什麼特殊顧問的頭銜他是不在乎,但是自己現在有任務在身,必須抓住那邪修法師,而這個謝警官看上去知道得比自己還多,合作一下也沒什麼,做事的時候小心一點就是了。

“好!我答應你了。”張誠沉吟了一下,點頭同意。

謝警官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說道:“很好,回頭我把你的名字報上去,聘書應該很快就能辦下來,咱們言歸正傳,對於那邪修法師,你現在有什麼線索嗎?”

張誠聳聳肩,“這個真沒有,昨天在地下室我只是看見了他的幻象,沒看清楚容貌,但是這傢伙既然能控制鬼屋老闆,那在江城肯定還有其它藏身處,按邪靈這條線查,應該能查出來。”

謝警官點點頭,“跟我目前掌握的情況差不多,我查過了,江城最近還有一樁案子有可疑,我懷疑也是這人做的,希望你能跟我去看一下。”

“行!”張誠點點頭,“什麼時候去。”

“事不宜遲,現在吧。”謝警官將桌上的資料收好,走到門口回頭說道:“對了,還有件事得囑咐你,這案件的性質你也知道,傳出去社會影響不好,所以別亂傳。”

“這點不用你擔心,我也不想看到江城起亂子。”

二人說完就開門下樓,謝警官提出開警車太扎眼,於是坐上了張誠的車。

張誠也無所謂,一腳油門就駛離了刑警隊,按照謝警官指示朝着江城第一人民醫院開去。

“警官,你是不是先給我說說情況,我心裏好有個底。”張誠一邊開車一邊說道。

謝警官淡淡答道:“咱們現在是合作關係了,你可以叫我夏嵐,其實這個案件我也不能肯定是不是那人做的,但是實在是太奇怪了,所以我纔有些懷疑。”

“哦?怎麼個巧合法?”張誠好奇的問道。

“就在幾天之前,有一家公司的兩個員工被人發現死在了家裏,兩人都是獨居,死亡的時候都躺在牀上睡覺,法醫驗屍的結果居然都是窒息死亡!”

說完夏嵐頓了頓,接着說道:“這還不算奇怪,真正奇怪的是……屍體的口鼻上並沒有按壓的痕跡,也不是被人掐死的,而且她們公司一個月前才組織過體檢,兩名死者身體健康,也排除了突發疾病的可能。” 張曉紅的話將三人都是驚出了一身冷汗。雖然那個時候他們還沒有覺醒記憶,但是根據詛咒世界的規則,他們覺醒記憶的三天前就已經進入任務了。豈不是說昨天晚上東方小白和一個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打了兩個多小時的電話?

現在已經可以確定,這個張曉敏應該就是死了。因爲和張曉紅通電話的可是用的周萬盛臥室裏的這部電話!而周萬盛雖然說昨天晚上不在家,去找張曉敏了,但是家裏一直都找人看着了,他也害怕張曉敏突然回來。但是看守的人卻是連一個人影都沒有看見!

而且更主要的是,張曉敏昨天晚上在電話裏還提到了周萬盛!當時張曉紅說,自己和她打電話會不會影響到姐夫,但是張曉敏說的卻是,他已經睡了!

而周萬盛說的可是實話,那麼就是說張曉敏說謊了!爲什麼要說謊呢?那就不是作爲人類的他們能夠知道的了。要知道,雖然說鬼魂什麼的都是傻瓜,沒有智慧,但是卻懂得怎麼嚇唬人!說不定這就是給他們的一個小小的驚訝呢!

“先別那麼說,是不是我有什麼地方做的不對,讓曉敏對我不滿。然後藏在別墅的哪個房間裏了呢!我們還是找一找吧!”周萬盛說道。

其實他這麼說也是有目的的,那就是先仔細的搜尋一下這座別墅,看看是不是有什麼線索。要知道,所有的詛咒都是有根源的!他們要做的就是找到詛咒的根源,然後順藤摸瓜找到這個任務世界中的詛咒之物。然後通過詛咒之物終結詛咒!

像蕭晨上次經歷的那種任務還是很少的,什麼也不用找,直接將一切都呈現在你的面前。那是因爲那個任務太過困難,就算是告訴他們詛咒之物在哪裏,他們也不敢去拿,帝王殭屍可不是吃素的。

於是,衆人就在這間別墅裏搜了起來。看看是不是張曉敏就躲在這裏。當然,其實則是不可能的。張曉敏已經死了,他們要是真的見到了張曉敏,恐怕就是鬼魂了!

張曉敏先去了洗手間。而其他人也都上其他地方開始找了起來。當然,找張曉敏只是一種掩飾,真正要找的是詛咒之物!看看詛咒之物是不是在這間別墅了,要是在的話那可就簡單多了。可以直接終結詛咒。但是那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爲這不符合詛咒世界的規則。執行者們必須經歷生死最終纔會找到詛咒之物。

他們想要找的也只是這次任務源頭的線索,只有知道了這個任務中鬼魂或者詛咒的源頭,才能真正的確定詛咒之物的下落。

東方小白第一個來到衛生間,因爲衛生間可以說是鬼魂或詛咒出現的多發地點,在這個地方找到線索是機率要大很多。但是相應的,危險也就多了很多。而東方小白是三人中的最強者。自然就要搜索最危險的地方了。不要說什麼沈長山爲什麼不發揚紳士風度,主動搜索危險的衛生間。在詛咒世界,裝就代表着死亡!正所謂不作死就不會死,沈長山可不想作死。

東方小白走進了衛生間,她很小心。因爲她憑藉自己的低級靈媒血統,能夠察覺到,在整個別墅裏,就是這個衛生間的陰氣最重。可惜她只是低級靈媒,如果陳宏來了的話,恐怕通過探查,甚至可以直接就知道這個別墅中發生的一切。

但是即使是低級靈媒也不容小覷。那畢竟是一個血統,而且是人人羨慕的血統。除了沒有不死之身之外,它比任何一種血統都要強很多!

首先,東方小白先是發現了張曉敏的梳妝檯,她發現梳妝檯上還有各種化妝品,而且有一瓶還是打開的。通過張曉紅的記憶。東方小白知道,這些化妝品都是張曉敏的,而且根據張曉敏對自己的化妝品的重視程度,是斷然不可能將其就這麼隨意的敞開口放在這裏的。想來是在她化妝的時候發生了什麼,然後去查探。才導致了現在這樣的情景。

至於爲什麼周萬盛沒有發現,主要就是因爲他不是女人,不知道女人對於化妝品的重視。就算是發現了這個,還會以爲是早上張曉敏出門的時候畫完妝忘記合上了呢。況且他着急尋找張曉敏,哪會在意這些細節。而且那個時候的周萬盛還沒有覺醒記憶,成爲沈長山呢。要是沈長山的話,恐怕還真的會發現這些。那個笑面虎一樣的男人洞察力還是相當不錯的。

東方小白先是將自己的靈覺釋放到最大,然後仔仔細細的感應了一下那些化妝品,發現沒有什麼異樣。又用手觸摸了一遍,並沒有發現詛咒之物,這才繼續向裏走去。而裏間,正是馬桶安置的地方。每一件房子裏,馬桶往往是最髒的地方。而鬼魂也往往都會從馬桶中鑽出來。

真不知道這是誰設定的,總之很多恐怖片中都有這樣的橋段,而且還是在有人上廁所的情況下鑽出來!詛咒世界自然也是有樣學樣,將這種情況模仿了下來。東方小白就曾經在一個低級任務中遇到過這樣的事。

東方小白慢慢的走進了衛生間的裏間,她的精神已經緊繃住了,主導身體的人格也早就換回了執行者主人格。然後,一步塌了進去。

在走進去的一瞬間,東方小白頓感頭皮發炸!不是說她看到了什麼恐怖的場景,她畢竟也是執行了多次任務的執行者了,什麼樣的恐怖場景沒有見過?單單是恐怖絕對無法讓她擁有這樣的感覺。那是一種預感,如果她不小心的話,那她就會死在這裏面!

這不是空穴來風的直覺,而是來自靈媒的死亡感知!靈媒是可以感知死亡的一類人,這些人對於死亡相當敏感,可以提前預知人類的死亡。雖然東方小白只不過是一個低級靈媒,但是畢竟也是靈媒,只不過預知能力稍微低一些而已,但是還是存在的。能讓她這個低級靈媒擁有這麼強烈的感知,說明這裏面存在的東西絕對恐怖到了極點!很可能就是這次任務的終極詛咒!

所以,儘管知道很危險,但是東方小白還是開始了探查。畢竟她現在的能力不只是詛咒之物還有靈媒血統,還有一項殺手鐗惡靈鬼手!這項屬於惡靈的能力能夠在一瞬間將她的能力提升至無限接近高級執行者。這也就確保了她立於不敗之地,畢竟這個任務世界中鬼魂再怎麼厲害,也不過是相當於中級中等的實力,不可能抵禦得了東方小白的這一招的。

當然,東方小白的這一招也不是無限制使用的,一旦動用了這一招,雖然不會像上一次那樣直接昏迷,但是對她的靈媒血統也是一個重創。而且還會進一步加快惡靈對她靈魂的侵蝕。

東方小白還是像在外面那樣,將感知完全釋放,覆蓋整個裏間。然後開始一點一點的搜尋不同尋常的線索。不過找了半天,什麼都沒有找到,似乎剛剛她的預知完全是錯的。但是東方小白知道,靈媒的預感是不可能出錯的,既然靈媒的預感不會錯,那麼就應該是還有什麼地方她沒有探查到。

而沒有探查到的地方,放眼望去,也就剩下一個馬桶裏面還沒有探查過了。

“難道又要發生那麼狗血的事情嗎?”東方小白心中暗暗想到。這倒不是她溜號,而是她調節自身精神的一種方式。要是繼續讓精神這麼繃着,在一受到驚嚇,萬一將自己的這根弦崩斷了就不好了。

東方小白慢慢的走到了馬桶前,輕輕的掀開了馬桶的蓋子。然後就見到了一個紅色的影子從面前一飛而過!而東方小白的反應也是極快,立刻掏出了自己的詛咒之物,那隻人手,一把按向那個紅色的影子。

但是手中一輕,卻是感覺到了自己按空了!東方小白連忙放開自己的靈媒感知,尋找剛剛那個紅色影子。同時通過意識傳導器發射信息,通知另外兩人集合。要是這個紅色的影子去襲擊其他兩個人,那兩個人在不備之下說不定真的會有危險。

同時,東方小白將手放在馬桶蓋子上,想要將之合上。但是就在那一瞬間,東方小白突然感覺頭皮發麻,竟然比之前自己進入這個裏間時還要強烈的預感襲來!

而東方小白向下一瞥,正巧看到了馬桶伸出,有一隻眼睛正在盯着她!東方小白立即催動了自己的靈媒血統。雖然靈媒血統的驅鬼效果比較差,但是畢竟是血統類的詛咒之物。

在東方小白眨了一下眼睛之後,那隻盯着她的眼睛又消失不見了。同時消失的,還有那股恐怖的感覺。

“難道是錯覺?”張曉紅喃喃自語道。但是身爲執行者的東方小白知道,剛剛絕對不是什麼錯覺,而是真的有一隻眼睛看着她。而且可以肯定的是,那隻眼睛絕對可以殺死她!

ps:

小爆發三章, “這的確是有點奇怪。”張誠聽完之後點了點頭,“不過也不一定就是邪靈做的。”

夏嵐說道:“我就是因爲不能確定所以才找你去看看屍體,案發現場都是門窗完好,屍體也沒有中毒的跡象,可以說找不到一點他殺的痕跡,但是兩個大活人好端端的睡在牀上,居然就這麼莫名其妙的憋死了,這事怎麼想都不對勁吧!”

“而且……我看過照片了。”夏嵐看了張誠一眼,又接着說道:“兩名死者的表情異常驚恐,就好像生前看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所以我敢肯定,這件案子肯定跟靈異有關,說不定能跟遊樂場的案子併案處理!”

張誠點點頭,從夏嵐掌握的情況來看,這兩人絕對是被人害死的,而且死法還這麼詭異,的確是有點像那邪修之人的手段。

不過現在想這些也沒用,等見到了屍體一看就明白了,所以他也沒多說,一心一意的繼續開車。

車子很快開到了江城第一人民醫院外面,張誠停好車,跟着夏嵐走進了門診大樓,坐電梯下到了負二層。

電梯門一開,張誠就看見了走廊裏“太平間”的指示標牌,這一層人很少,頂上的日光燈也顯得有些黯淡,給人一種陰寒的感覺。

“怕了?”夏嵐當先走出電梯,回頭看了張誠一眼。

“呵呵……”張誠嘴角挑了挑,淡笑道:“我只是有點好奇,以前我差點也進這裏邊了。”

這話說的沒錯,要不是因爲有鬼屍之身,張誠在幾個月之前估計就被人蓋着白牀單送進來了,現在只怕都燒成灰變肥料了。

不過夏嵐理解錯了意思,點頭說道:“我知道你們法師平時也很危險,你們抓鬼,我們抓人,一不小心就會丟了命,不過大家都是爲了維護社會秩序,希望這次我們能合作愉快,將背後的兇徒抓出來。”

張誠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

夏嵐看了他一眼,轉身順着走廊朝前走去,大概走了二十米,轉彎之後就是一扇雙開的大鐵門,上面寫着“太平間”三個字。

門前擺着一張桌子,一個老頭坐在桌子後面,手裏拿着一串念珠,一邊撥弄一邊低聲唸叨着什麼。

夏嵐直接上前敲了敲桌子,老頭一驚,擡頭看了夏嵐一眼,沒好氣的說道:“你們是幹什麼的?這裏閒人免進知不知道?差點沒被你嚇死!”

“守太平間還這麼膽小?”夏嵐掏出證件在老頭面前晃了一晃,說道:“警察辦案,開門。”

“警察?”老頭仔細看了看證件,連忙閉上了嘴,站起身來用脖子上的鑰匙卡打開了身後的大門。

張誠的目光一直落在老頭的身上,見他額有黑氣、精神不振,而且在太平間大門打開的時候還明顯有些緊張,不禁有點奇怪。

敢守太平間的一般都不信鬼神,這老頭是怎麼回事?難道是臨時工?

太平間的門一打開,一股寒氣瞬間涌出,走廊裏的溫度都降低了幾度。

張誠擡頭往裏瞅了一眼,發現太平間大概有兩百個平方的樣子,一水的白色地磚,除了有門的這一側,另外三面都是兩米高的金屬停屍櫃,給人一種冰冷的感覺,天花板上的日光燈也不怎麼亮,顯得裏面愈發的陰寒。

夏嵐被寒氣一衝,忍不住縮了縮脖子,轉頭對老頭說道:“上個月那兩具窒息死亡的屍體在哪?帶我去看看。”

老頭嘴角一抽,翻了翻桌上的記錄本,低聲說道:“在178櫃和179櫃,警官……你自己進去看吧,我還得守門呢。”

夏嵐皺了皺眉頭,有些不悅的看了老頭一眼,但是也沒多說,擡腳就走了進去。

她雖然是女人,但是以前也處理過不少靈異事務了,見屍體更是家常便飯,早就已經習慣了。

但是夏嵐走進去之後,才發現張誠沒有跟進來,轉頭一看,發現張誠還站在門口,正在擡頭看着什麼。

“怎麼了?”

夏嵐疑惑的退出來,順着張誠的目光看上去,發現在門框上面好像有一張黃色的紙,只是露出一角,不仔細看根本注意不到。

“這是什麼?”夏嵐伸長手想將門上的東西拿下來。

但是那老頭一見,立刻就變了臉色,阻攔道:“警官,這東西動不得啊!”

夏嵐沒理他,直接伸手將門框上的東西拿了下來,發現是一張疊成三角形的黃紙,打開仔細一看,原來是一張大約三指寬的符咒,上面鬼畫符似的畫着一些歪歪扭扭的符號。

“你放張符在門框上幹什麼?”夏嵐皺眉看向老頭,板着臉問道。

老頭看着夏嵐手中的符咒,表情很是猶豫,喃喃了半天說不出話來。

“你放心,我不會跟你們領導說。”夏嵐一見老頭的表情就猜出了對方的心思。

“我……”老頭眼神有些閃爍,吞吞吐吐的說道:“警官,我一把年紀了又在這種地方上班,難免有點害怕,放張符就是求個心安而已,你們千萬別多心……”

“求心安?”張誠笑了笑,拿過夏嵐手上的符咒,在手上一搓,黃符就化爲了黑灰,“這是驅鬼符,看上去還是真人法力的道士畫的,應該花了不少錢吧?捨得花這麼多錢求來一道符,你最近是遇上什麼事了吧?”

老頭臉色一變,低下頭不說話了。

夏嵐看了張誠一眼,心領神會,轉頭對着老頭嚴肅的說道:“有什麼就老實說!你應該知道在醫院搞封建迷信活動是什麼性質吧?如果我把這事告訴你們院領導,你就等着被開除吧!”

“警官,別啊!”老頭一聽就急了,連忙說道:“我上有老下有下,就指着我這份工資過日子,你要是給領導說了,我們一家老小可就要斷糧了。”

見夏嵐依然黑着臉不爲所動,老頭苦哈哈的說道:“警官,不是我不想說,是這事說出來你們也不會信啊!到時候說不定還以爲我腦子不正常。”

張誠說道:“說不說在你,信不信在我們,只要你老實講,我們保證不外傳,快說吧。”超級鬼屍 東方小白趕緊退出了衛生間,要是再在那裏面待下去,東方小白不確定自己會不會死。除非自己冒着使用惡靈鬼手的風險,但是任務纔剛剛開始,這樣太不值得。

等到東方小白退出了衛生間,才感覺到好了一點,那種死亡就在眼前的感覺可不怎麼好。而另外兩人接到她的通知也都裝作沒什麼發現,然後回到了客廳中。尤其是陶麗,這個女人一聽說有一個紅色的影子從衛生間裏跑了出來,當時差點沒叫出了。不過到底是執行者,而且也參加過幾次任務了,只是慌慌張張的跑了下來,扣除了一些詛咒之力,倒是沒有引發最強詛咒。

還是沈長山,不愧爲中級執行者,雖然參加的認爲數量沒有黑子那麼多,但是也有八次了!算上這次任務已經九次了,也是一個資深執行者了。所以儘管知道別墅中有危險,但是並不慌張,先是搜索完了自己所在的房間,然後纔不慌不忙的走了出來。因爲他對自己的實力很有信心,不可能在任務一開始就死的!

三人再次聚集到客廳之後,當然不能就這麼算了,因爲別墅中還有很多屋子沒有搜索過呢,先不說從天命者的角度看看是否張曉敏藏在裏面,單單是從執行者的角度看,也應該搜尋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有用的線索。

但是像剛剛那樣單獨搜尋是不可能的了,首先陶麗就不會同意,因爲她一個低級執行者單獨待着實在是太危險了。這一點東方小白可以證明,她在馬桶中見到的那隻眼睛的主人可是帶給她生命危險的存在,要是不動用惡靈鬼手的話,恐怕很難應付。要是陶麗自己碰上這個眼睛的主人,恐怕會死的很難看!

於是,張曉紅對周萬盛說道:“姐夫,你應該聽我姐姐說過。我天生和別人不同,能夠感受到一些別人感受不到的東西。說實話,我對這個別墅的印象並不好,而且在衛生間的裏間裏還發現了一個不知道是什麼的紅色影子。我想,姐姐是不是遇到危險了?”

周萬盛當然不會相信這些,他現在一門心思的放在了張曉敏身上,就算是張曉敏死了,他也要找到對方的屍體。不過此時的周萬盛已經不同以往了,現在的周萬盛只不過是沈長山的天命者,他的一切行爲全部由沈長山主導。

在確定不會引發最強詛咒之後,沈長山同意了東方小白的建議,多找幾個人到別墅裏搜索線索,而理由就是別墅太大。不好搜,所以纔多找幾個人。

這個理由實在是牽強,因爲別墅再大也不過二十幾個屋子,他們三個人還是能搜的過來的。但是安全起見,沈長山就多叫了幾個人過來。有了這個牽強的理由。也不至於引發最強詛咒,頂多就是扣除一些詛咒之力而已。

結果一艘之下,卻是什麼也沒有找到。就連廁所裏也都什麼也沒有了。東方小白將靈媒的感知能力釋放到整個別墅中,也感覺到了陰氣正在消散,似乎那個東西已經走了。但是東方小白不敢放鬆警惕,將靈媒感知縮小範圍,增強強度。然後一寸寸的搜查整個別墅。果不其然。這個別墅還是很危險,尤其是衛生間的裏間!

不過沒有什麼理由,單憑一個感覺的話,東方小白他們是不可能有什麼太大的動作的。像東方小白,她現在最想做的就是拆掉衛生間,將馬桶也拆掉。然後將下水道挖開,這樣就能看一下這裏面究竟有什麼了。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要是東方小白他們真的那麼做的話,那麼絕對會引發最強詛咒!

就這樣,找了半天。也沒找到半點線索。東方小白和沈長山一直在通過意識傳導器對話,討論該如何找到根源詛咒之物有關的線索,不過卻也沒能理出一個頭緒來。而這個時候,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

“姐夫,吃點東西吧,再不吃東西,就要餓壞了,就算是找到了我姐,要是你餓壞了,那也不好啊!我姐應該也想要一個完完整整的姐夫!”張曉紅勸說周萬盛道。

說起來,周萬盛到現在已經是整整一天多水米未進了,從昨天的午飯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二十六七個小時了。

不過周萬盛是沈長山的天命者,要是周萬盛不吃東西,那麼沈長山也就沒有吃東西。不是沈長山不想吃,實在是不敢吃!因爲作爲丈夫的周萬盛在妻子失蹤後非常的心急,自然是沒有什麼心情吃飯。而沈長山雖然想吃點東西,畢竟身爲執行者,說不上什麼時候就要有激烈的運動。但是要是引發了最強詛咒呢,怎麼辦?就算不引發最強詛咒,扣除的詛咒之力也不是小數目。

再加上這只是任務的第一天,想來也不會遇見太過危險的事情,所以沈長山也就強忍着飢餓,沒有吃半點東西。

知道現在,東方小白端着一碗米飯走到沈長山的面前,勸他吃飯。不得不說,東方小白的確是一個十分有智慧的女孩,她很輕易的就能看出沈長山此時的狀態,不過要是他自己主動吃飯的話,恐怕會扣除很多詛咒之力。但是有人勸解就不一樣了!尤其是張曉紅還用張曉敏作爲藉口勸說他吃飯,這樣一來說是爲了不讓妻子回來以後擔心而吃飯就說的過去了。

於是,沈長山接過東方小白手中的飯碗,開始大口的吃了起來。他們吃的正是沈長山昨天晚上做的那一大桌子才,還有新煮的米飯。任誰也想不到,周萬盛這個大紈絝竟然還會做飯,而且還燒得一手好菜!其實這都是周萬盛爲了泡妞準備的,想要抓住一個人的心,就要抓住他的胃!這句話不僅對女人適用,對男人來說也同樣是泡妞神器!也正是因爲周萬盛非常瞭解女人,知道女人想要什麼,纔會紈絝這麼多年,卻從來沒有惹出什麼禍事。不像他的那些狐朋狗友,經常會出現一些女人找上門的事情。

就這樣,周萬盛和張曉紅還有李欣三人將一大桌子菜都吃了個精光,張曉紅也都已經好幾個小時沒有吃飯了,李欣更是連早飯都沒有吃。至於周萬盛找來的十幾個保鏢,則是由他們自己安排自己的伙食。要是他們也來的話才也不夠吃啊。

吃完飯之後,他們三個人又再一次聚集在一起,討論如何找張曉敏,不過暗地裏卻還是通過意識傳導器討論這次任務的相關內容。首先,是整合各自的記憶。

因爲任務世界中的各種鬼魂都是有來歷的,不是復仇,就是由於某些人做了些什麼不同尋常的事情,而引發的詛咒。很少有什麼理由都沒有,就是單純的殺人的詛咒。

而他們三個人都是執行者,所以必定會遭到詛咒,然後就是面對鬼魂的追殺。所以這三個人必定有某些共同的特質,會造成成爲被詛咒的對象。

不過經過對比,好像除了張曉敏這一條線之外,他們三個根本沒有任何共同點。而李欣還是因爲先認識張曉紅,然後才認識的她姐姐張曉敏。因爲李欣一隻都是在網上母親公司的員工,而張曉紅則是半年前周萬盛和張曉敏結婚後纔到那個公司去工作的,成爲同事之後,才互相認識了,最後成了好朋友。又因爲張曉敏怕妹妹一個人住那所公寓不安全,於是才又成了室友。

而周萬盛,張曉紅在姐姐與其結婚之前則是一直都沒有見過這個人。直到他們兩個結婚的那天,才聽說了姐姐竟然嫁人了!還讓她去喝喜酒。

不過現在已經確定,張曉敏應該是死了,那麼接下來就是要看一看張曉敏到底是怎麼死的。張曉敏是不是就是這次任務的最終鬼魂,還是說張曉敏只不過是其中的一個受害者而已。

可惜東方小白只是一個低級靈媒,要是陳宏在的話,那麼就可以直接通過那些散落在梳妝檯上的化妝品,查看到昨天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然後確定張曉敏失蹤的真相了。

很快的,這一天就這麼過去了,現在已經是晚上八點鐘了。張曉紅和周萬盛到處跑,想要找到張曉敏、去了張曉敏可能在的任何地方,甚至還向老家打了電話,看看姐姐是不是回家了。雖然知道不可能,但是還是試了一下。理所當然的,什麼消息都沒有得到,甚至說張曉敏已經兩個多月沒有向家裏打過電話了。

張曉紅失望的放下電話,跟周萬盛一起回到了別墅。雖說他們都不想在這個地方過夜,但是卻不得不住在這裏。因爲他們在沒有更好的地方安置三個人了。要是不住在這裏的話,恐怕會引發最強詛咒的。

在入睡前,東方小白將自己的手指劃破,隨便取出幾張白紙,在上面留下了道道詭異的符文。這不是道士畫的符,而是靈媒的另一個能力,血符咒! “好吧……”老頭長嘆了一聲,低聲說道:“其實我幹這份工作已經十幾年了,剛開始還有點害怕,後來慢慢也就習慣了,這麼多年下來也沒遇到什麼怪事,但是……但是就在上個月……”

老頭嚥了口唾沫,眼睛往停屍間裏瞟了一眼,顫聲說道:“但是就是上個月那兩具窒息死亡的屍體送進來之後,就開始有點不對頭了……剛開始是晚上老是有怪聲,我還以爲是老鼠跑進來了,結果找了好幾天也沒找到,後來我就不敢再進去了……但是沒過幾天,夜裏就老是傳出女人的笑聲,我實在忍不住,就打開門偷偷看了一眼……”

說到這,老頭的眼裏出現了無盡的恐懼,嘴脣一陣哆嗦,緩了好半天才接着說道:“結果我一開門,就發現178屍櫃居然自己打開了,一個女人……滿身都是血的坐在裏面,正看着我笑!當時可把我嚇慘了……”

夏嵐聽到這兒臉色也有點發白,老頭剛纔說過,那兩個窒息死亡的女人就放在178和179兩個屍櫃裏,從死的時候算起,到現在都快一個月了。

如果這老頭說的屬實,那豈不是說這太平間裏……在鬧鬼!

夏嵐畢竟不是普通警察,緩了一緩就鎮定下來,嚴肅的問道:“你確定沒看花眼?”

老頭搖搖頭,肯定的說道:“我雖然年紀大,但是還沒到老眼昏花的程度,當時看得清清楚楚,確實是一個渾身是血的女人坐在屍櫃裏,但是第二天早上我再看的時候,屍櫃又關好了。”

夏嵐沉吟一下,轉頭看向了張誠,“你怎麼看?”

張誠想了想,說道:“如果那兩個女人真是被人害死的,死後怨氣不散,的確是可能變成冤魂。”

夏嵐點點頭,隨即又說道:“我雖然是特別事務調查處的,但是我可沒什麼法力,如果真有冤魂,你有信心對付不?”

張誠聳了聳肩,“按時間來算,就算真變成了冤魂,也不過就是幽魂修爲,小菜一碟而已。”

老頭聽得雲裏霧裏的,剛纔這兩人不是還說我搞封建迷信嗎怎麼現在說起來還一套一套的不過顧忌到對方的身份,他只是小心翼翼的說道:“什麼冤魂幽魂的我不懂?但是兩位聽我一句勸,那兩具屍體真是邪門得很,能不看最好就不要看了。”

“呵呵……”張誠笑道:“如果真的有冤魂,那可不是看不看就能解決的,你在門上放了驅鬼符,相當於把冤魂關在了裏面,戾氣不消、怨氣反增,到時候很可能變成索命惡鬼,到時候上面的人我不知道,但是你肯定是活不了了。”

“啊?”老頭被張誠的話嚇了一大跳,“那……那怎麼辦?”

“行了,這件事我們知道處理。”張誠擺擺手,“你就在這兒守着,剛纔那番話也別跟別人講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