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認不認輸?”

我這樣使勁的勒着趙振成,然後便是冷聲對着他說着,可是趙振成完全沒有認輸的意思,依然雙手打算拉開我的胳膊。

可是我的手臂也很有力氣,他這樣拉,根本就拉不開,我這樣使勁的勒着,熊哥等人也看到了,紛紛都是爲我叫好。

我聽到了熊哥等人給我叫好,我也感覺自己真的越來越有力氣了。

“臭小子!”

趙振成被我這樣勒着,他顯然也是沒有絲毫的辦法了,所以他現在也只能艱難的從口中吐出了這麼幾個字。

趙振成的手下,現在也看到了情況不妙了,因此他們原本對我的嘲笑聲音都沒有了,反而是鴉雀無聲了起來。

“我再說最後一次,你認輸不認輸?”

我這樣又是加大了幾分力道,我也不是那種優柔寡斷的人,因此如果這個傢伙不認輸的話,我可是會真的下狠手的。

www_ ttka n_ ¢O

我這樣勒着趙振成,趙振成還想要堅持着,手掌也握緊了拳頭想要打我,可是他這個時候完全打不到我。

“我……我認輸!”

趙振成堅持了不一會,終於是不行了,因爲我現在勒着他,他的臉都已經漲紅了,要是再憋着的話,可就徹底憋死了。

我聽到了趙振成的話,也立刻就鬆開了手,同時我也累到了極點,因爲我這樣勒着他,也真的挺累了。

我這樣氣喘吁吁的站了起來,看着趙振成那邊,他也趴在地上艱難的咳嗽着,顯然被我那樣搞了一下,也十分不好受。

我這個時候就看着趙振成冷笑了一聲,然後說道:“看來,是你先認輸了。”

我現在終於是拿下了這些人,所以我的心裏也真的輕鬆了不少,我剛纔爲了能夠不被這個傢伙拉開胳膊,我也真的是用盡了全力了。

趙振成現在雖然已經說了認輸了,可是他還是一臉不服氣的看着我,然後他也站了起來,怒目圓瞪的看着我這邊。

估計是趙振成在他的手下面前太丟臉了,所以他現在也不想要這樣丟人。

“誰說我輸了?”

趙振成這個時候看了一眼他的手下那邊,才立刻就氣憤的向着我這邊衝了過來。

我怎麼都沒有想到,這個趙振成竟然到了這個時候敢反悔。

不過他現在既然還要反悔,那我也不用再有留手了,我這個時候也沒有被他抓住,而是不停的躲閃着。

因爲我已經知道了他的套路,他的動作慢,我就不跟他交手,就讓他挨累就好了。

“我說,趙振成,你剛纔不是認輸了嗎?怎麼又動手了?”

徐天這個時候也忍不住對着趙振成那邊喊道,趙振成明顯也聽到了徐天的話,臉色又是一陣變化。

“誰說我認輸了?”

趙振成立刻狡辯對着徐天那邊喊道:“你們誰聽到了嗎?我剛纔就是隨便說了點別的話而已。”

“你他媽的也太無恥了吧?”

徐天聽到了這個趙振成的話,立刻便是十分不爽的說道,趙振成這個時候也不想管其他的了,因此就對我展開了更加瘋狂的進攻。

我也沒有理會這個傢伙的話,因爲我也清楚,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他這樣做的話,只會讓他更加沒有面子而已。

我這樣保留着體力,就跟趙振成周旋着,這麼幾番周旋下來之後,趙振成果然就體力跟不上了。

而我靠着自己的身體靈活,很快便是繞到了這個趙振成的身後,接着我便是繼續勒住了他的脖子。

“現在你認輸不認輸?”

我知道這個傢伙可能繼續反悔,所以我直接勒住了他的脖子,然後立刻便是用了最大的力氣。

這下子我是下定了決心了,就算是這個傢伙想要認輸,我也要讓他開不了口。

我這樣用力的勒着,讓趙振成連話都說不出來,就這樣一直勒着趙振成。

明顯我這樣的手段,趙振成也有些驚慌了下來,他想要求饒認輸,但是卻被我這樣勒着根本話都說不出來。

我就要讓這個傢伙知道厲害,剛纔給他機會認輸,他竟然敢反悔,那我可就不會再給他第二次機會認輸了。

我這樣一直勒着趙振成,知道他昏迷了過去,我才鬆開了手,然後直接把他推到了一邊。

我這下子可是真的累的虛脫了,跟之前的情況還不一樣,我也沒有力氣再次對付這個傢伙了。

這麼多人看到我竟然把趙振成給弄暈了,他們也是驚訝的目光看向了我,因爲他們都沒有想到,我竟然可以制服趙振成。

“好了,現在可以算我贏了吧?”

我有些氣喘吁吁的看向了趙振成的手下那邊,然後直接冷聲說道。

趙振成的手下現在面對着我的話,他們也沒有說話,我直接冷聲說道:“你們可以去工作了,按照賭約,你們不能走,也不能鬧事了,懂了嗎?”

我直接冷聲警告着,因爲我清楚,現在我已經制服了趙振成,那就肯定震懾住了這幫人。

不過就在我以爲沒事的時候,趙振成的手下中,忽然走出了一個年輕的小子,目光冰冷。

我看到這個小子這樣走出來,而且趙振成的手下都給他讓路,顯然這個小子的地位也不簡單。

“怎麼?你也不服氣?”

我冷眼看向了這個年輕小子問道。


我這樣說完了之後,年輕小子立刻就笑着看着我說道:“你很厲害,我孫斌,最佩服厲害的人了!”

“我孫斌,願意帶領兄弟們跟着你!”

孫斌直接高聲對着我這邊喊道,隨着他的喊聲,趙振成手下的人也看向了我這邊,然後說道:“既然斌哥都說了會跟着你,那我們也會跟着你!”

“沒錯,我們跟着斌哥,一直都要跟着斌哥,他跟着誰,我們就跟着誰!”

“聽斌哥的,絕對不會出錯的!”

我看到了眼前的情況,一下子就驚呆了,原本我以爲這個孫斌是要出來搗亂的,卻沒有想到他是要追隨我的。

而且看眼前這個情況,這些趙振成的人,都已經被這個年輕人收買了,明顯趙振成都已經被架空了,只是趙振成自己不知道而已。

“各位兄弟,鄒運兄弟第一次跟趙振成交手,我就看出來了,趙振成已經認輸了,可是他竟然變卦了,這樣沒有誠信的人,我們不跟着他也對,”孫斌沉聲對着那麼多人喊道。

“沒錯,斌哥說的對!”

不少人聽到孫斌的話,都是立刻附和了起來,顯然眼前的孫斌真的威望很高。

我看眼前這個情況,心中也頓時放鬆了不少,因爲我也清楚,有個能夠帶領住這麼多人的傢伙在,那肯定比我自己領導要好的多。

正當這個時候,趙振成也從地上爬了起來,他看到那麼多人都是叫喊着歸順了我,他也立刻驚訝的看向了孫斌那邊。

“孫斌!”

趙振成沉聲對着孫斌那邊喊道:“你到底是誰的人?”

“我是誰的人,還不需要你來操心,”孫斌聽到了趙振成的詢問,也立刻就冷笑了一聲,然後說道:“不過你的計劃,要落空了,你剛纔的舉動,已經把自己的威望都毀掉了。”


孫斌這樣說完了之後,趙振成也明白了,他手下的兄弟都是被孫斌弄走了,所以他現在就算是想鬧事,也沒有辦法了。

“好,很好!”

趙振成無奈的冷眼看向了我這邊,然後說道:“既然這樣的話,你放心吧,我遲早會弄死你的。”

趙振成說着便是離開了這裏,我看着趙振成離開的背影,也是嘆了口氣,我總感覺他跟孫斌的交談不是那麼簡單的。

等到兄弟們都散去了之後,我便是叫着孫斌還有熊哥徐天一起吃飯瀟灑去了。

我們這樣吃飯的時候,我就看向了孫斌那邊,然後問道:“這個趙振成,到底是誰的人?難道他不是李沁那邊的人嗎?”

“不是!”

孫斌看着我這邊搖了搖頭,然後說道:“他不是李沁爲了對付你才今天故意鬧事的。”

我聽到孫斌的話,頓時就有些疑惑了起來,我還以爲是李沁不想這麼輕易的把場子給我,所以才這樣。

“他的目的,是爲了挑起你跟李沁的爭端,讓你們互相爭鬥,”孫斌看着我輕聲說道。 我聽到了孫斌的話,才立刻就明白了,原來事情真的不是我想的那麼簡單,這個傢伙真的不是李沁的人,而是成功埋伏在李沁身邊的人。

這樣說來的話,我也就明白了,爲什麼趙振成會那麼無所顧忌的鬧事,似乎根本就不怕把事情鬧大似的。

原來趙振成就是爲了把事情鬧大,好讓我繼續跟李沁爭鬥,這樣一來的話,我跟李沁鬧得不可開交,就會有人在背後獲得好處。

而且我也一下子就想到了,能夠在我們爭鬥背後獲得好處的,也就只有蘇然跟着的老大了。

畢竟蘇然背後的那個老大,已經不止一次的這樣算計過我和李沁了,沒有想到這次竟然又是同樣的手段來對付我們。

我看向了孫斌那邊,然後沉聲問道:“你怎麼會知道的這麼詳細?”

“因爲我也具有非凡的觀察力,”孫斌看着我笑了一下說道。



我聽到了孫斌這麼說,也知道他也是有着話不想跟我說,我看他不想說,我也就沒有繼續追問的意思了,因爲不管怎麼樣,他都是幫助了我。

我們這樣一起吃吃喝喝,到了很晚的時候,我們才分開了,因爲孫斌也是特種兵出身,所以他就可以帶領那些人了。

這下子這個車場的生意算是穩定了下來,這麼大收入的地方如果不穩定的話,那我都沒有辦法保護自己的兄弟了。

我回到了家裏的時候,蘇然已經吃完飯了,正在看着綜藝節目等着我。

“你還沒睡啊?”

我關好了房門,立刻便是看向了蘇然那邊問道。

“嗯!”

蘇然點了點頭,然後看向我這邊笑着說道:“你都沒有回來呢,我怎麼可能睡得着。”

我聽到了蘇然這樣說話,立刻我就直接鑽到了她的懷裏,感受着那股熟悉的香軟了。

我現在真的是開心到了極點,因爲我也拿回了屬於自己的東西,同時我也跟蘇然重歸於好了。

我這個時候直接便是抱着蘇然,準備好好親熱一下,結果我沒有想到,我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一下子就打斷了我的舉動。

“快點接電話吧,討厭!”

蘇然把身上的睡衣重新弄了下來,重新遮擋住了自己曼妙的嬌軀看着我說道。

我也沒有辦法,只好伸手拿過了手機,直接接聽了電話。

“喂?”

我接聽了電話之後,立刻就問道:“誰啊?”

“是我!”

李沁的聲音從電話中傳了出來,我聽到了李沁的聲音,心頭也是猛然跳了一下,而蘇然也立刻就看向了我這邊。

我知道蘇然可能還會吃醋,所以我也直接在電話中冷聲說道:“這麼晚了給我打電話做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