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自己再想想,就算是現在的關係,還不是你自己作的嗎?”

王小魚慌亂搖頭,“我沒有,我沒有那樣想,我……我真的好愛他,真的,而且我真的沒有去想着傷害他的,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麼?”

我冷笑,“只是覺的捨不得他,然後把他玩死,再把這個女的害死,然後再用我太愛他當做藉口,逃避一切的譴責嗎?你也不是小孩子了,這樣的說法,你真覺的有意思嗎?”

王小魚大哭,“真的不是這樣的,我只是,只是想和他在一起,真的,我本來是準備很快就離開的,可是我發現,我越來越離不開他了。他家背景不好,他也沒錢,沒有大能耐,但是我就是喜歡他,就是愛他啊……”

我拍了一下桌子,“但是你這樣會害死他們!”

老湯拉了我一下,“咳,二狗,你這也太過了。”

我知道我這些說法有點過分,但是我更加的清楚,如果‘王小魚’無法明白當前情況的話,那麼她很快就會鑽進牛角尖,到時候會更麻煩。所以,我希望她能夠明白,徹徹底底的明白。

王小魚直抹眼淚,“我、我也不想的,只是……哇!”

一邊說,一邊又大哭起來,顯的非常委屈。

這個時候我沒有說話,她需要發泄一下情感。

哭了幾分鐘之後,王小魚纔再次開口,“我真名叫沈玉,我和霍華從初中開始就認識了。”

老湯嘖嘖讚歎,“這認識的夠久的啊,就這樣你們還可以保持純潔的男女關係?這可真的是不容易啊。”

王小魚低頭,“因爲……因爲我有先天性心臟病。”

“嗯?”

我也是一愣,腦子裏想到了很多事情。這種病非常麻煩,受不了大刺激,男女之間的那些事情對於她來說都可能是一件非常艱難的事情,因爲這會導致一個人過度興奮,至於結果不說也都知道,那是很嚴重的。

老湯也愣住了,誰也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一個答案。

現在應該是說叫沈玉了,沈玉繼續說:“霍華很擔心我,所以平時就算是我發脾氣,他都笑嘻嘻的陪我身邊,從來都不和我生氣。我喜歡上這種感覺,但是我很想把我自己交給他,但是他又擔心會出事,就一直說,如果有一天好了也不急,就是這樣,一直都是這樣。二十五歲的我,還有二十六的他,在別人眼中愛的死去活來,但是我們卻從來都沒有逾越那一步。”

沈玉又直接掉起了眼淚,“可就在一年之前,我一次的意外昏迷,卻被告訴,活不過兩個月了,因爲我的心臟出了大問題,又沒有……”

沈玉咬了咬嘴脣,很用力,都快出血了。

我明白,沒有可以讓她用的心臟,代價就只有一個——死!

沈玉擡頭看着我,“那一刻我非常的絕望,從來都沒有那麼絕望過。我躲在房間裏三天沒有出來,我爸媽都擔心的要命,天天都陪着我。我的電話都被霍華快打爆了,還有好多次他在門口不斷敲門,每一次都被我爸媽轟走了。”

“我從窗戶看到過他,看他傻傻的站在小區裏,就看着我這邊,一直看着。”

我遞給了沈玉幾張紙巾,原來是這樣嗎?

沈玉擦了一下眼淚,“我很害怕,我很擔心,我不知道霍華如果知道我很快就會死的話,他會怎麼樣?會不會崩潰,會不會以後一輩子都不找女朋友了?我怕了,我真的好怕。所以……”

老湯插嘴,“所以你就想到了失蹤的辦法?”

沈玉點頭,“是的,我只能夠想到這一個辦法,因爲只有這樣,他纔會忘掉我,就算他恨我,我也無所謂。”

老湯嘆了口氣,“事真多,那你幹嘛不當面和他分手?”

惑妃妖嬈:朕寵定了! 沈玉咬牙,“我不敢,我怕我和站在一起的時候,我就沒有勇氣那麼做了。所以,所以,所以我就讓爸媽去安排這個事情,因爲我爸爸是做生意的,所以大陸那邊是有朋友的,很簡單的就把這個事情搞定了,我們就趁夜悄悄的跑到了大陸。”

“那個時候,我天天打電話給認識的朋友,想要得到霍華的消息,每一次得到他的消息,我都會哭,都會心疼,真的好痛,我好想去找到他,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夠那樣做。我爸媽也很喜歡他,他們也不希望我再那樣做,否則真的會害了他一輩子。”

我心底嘆了口氣,人啊,誰說現在這個社會沒有真情?

不是沒有,只是自己沒有遇到而已,而且這樣的事情,誰又希望自己遇到呢?

“那是到了大陸一個月後的時間,我感覺到好痛苦。”

“我很清楚,那是因爲我要死了,真的要死了……”

沈玉喃喃低語,“我看着窗外,那天下了很大的雨,我那個時候想的是,香港下雨了嗎?他有沒有因爲下雨忘記帶仐被雨淋了呢?”

“那天,我打開了我關機了好久的,霍華的消息和洪水一樣的出現在了我的面前,好多,好多,他每天都有發信息,每天都有打電話找我,就是想找到我。可不會有任何人告訴他實話,因爲那些朋友都知道我的情況。”

沈玉抿嘴,“我是看着他的每一條信息走的,那感覺就好像他還在我身邊一樣。我當時告訴自己,如果有下輩子的話,不管他貧窮還是富貴,我都要和他在一起,只想成爲一個健康的人陪在他身邊。”

我點頭,能夠理解她的想法。

老湯就奇怪的問:“那你怎麼會沒有去地府報道?反而還跑到了香港?”

沈玉楞了楞,好一會才說:“我也不知道,不知道怎麼回事,每一次我看到地府接走陰魂的鬼車來的時候,我都不想上去,也沒有人拉我上去。後來在大陸飄蕩了好久,我突然就很想來香港,來香港看看他。”

“也就是那個時候,一個團隊出現了,這個團隊帶了好多好多東西,還有一口棺材,我當時就知道,我的機會來了,我可以直接到香港而不會被海風吹散了。” 團隊?

棺材?

時間上的話?

我沒有打斷沈玉的話,只是在聽。

沈玉又說:“我就想辦法躲在了那口棺材內,那口棺材的屍氣特別的重,而且還是一口石棺。”

石棺?

我一愣,難道……

那個團隊就是徐小琳她們?!

石棺並不多見,就是整個世界都沒有多少。到香港的就更別提了,除了徐小琳她們帶走的那一口之外,還真的沒有辦法找出第二口了吧。

老湯的反應更快,這肯定是了。

沈玉說:“到了香港之後,以我現在的狀況,是沒有辦法自由活動的。我就每天晚上出來找,終於有一次,也就是一個月前,我終於找到了他,找到了霍華,他和這個王小魚剛從電影院裏出來,看到他們兩個那麼親暱的時候,我真的很傷心。”

沈玉咬牙,鬼本來就是喜怒無常的。有什麼樣的心情都放在臉上,不會放在心底。

所以,最可怕的其實不是鬼,而是人。

沈玉吸了一口氣,“也就是那個時候我就決定了,跑到這個王小魚的體內,我本來是很生氣的,但是看到霍華臉上有笑容的時候,我就一點都沒有辦法生氣了。所以,那天晚上我就用這個身體和他發生了關係,他好像很吃驚,而且令我意外的是,這個女孩竟然也是第一次,那時我纔有點明白了,他們的相處方式其實和我們當年差不多。”

我並沒有感覺到意外,都在我的想象中。

沈玉又說:“我雖然意識到了這一點,可我……可我……還是沒有不想放棄,雖然我在做這個事情的時候告訴自己,只要他過的好,我就會離開。可一天天過去了,離去的心思就更少了。最糟糕的事情是,我發現我不斷的和他上牀,並不是因爲我的慾望有多麼強烈,而是因爲……這個身體需要,如果我不那樣做的話,我就必須從這個女孩的體內出來,因爲這個女孩也肯定會死。”

我點頭,這也是我們之前說的事情。

沈玉嘆了口氣,“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捨不得他,但是我又不想傷害他。所以,就一直到了現在,看到你們的出現,那個時候我覺的,你們是會把我們分開,所以我非常的生氣。可是我現在更加明白了,你們是爲了他好。”

老湯撇嘴,“廢話,要不是爲了他好,我們會做這個事情?想什麼呢?”

現在所有問題都浮現在面前了,但是想要解決這個問題的話,還不是那麼簡單的,並非我一句你既然明白了,那你就趕緊離開吧。

沈玉現在有了執念,有了留戀,那麼就很難去地府報道。

我想了想就說:“換個說法吧,你希望結果是什麼?或者說,你需要一個什麼樣的結果?”

沈玉沉默,她並沒有刻意的去想過這個問題。

有太多的事情,人的心底是有的,但是腦子裏卻是沒有的。

好一會沈玉才說:“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留在他身邊。”

最怕的就是這個答案!

沈玉是可憐的,我們不可能直接對她出手,而且又在王小魚的體內,那就更加別想了。

我皺了皺眉頭,覺的這個事情真的很難辦。我想了想就說:“如果霍華知道你死了,他肯定會很痛苦的。你希望他知道嗎?”

沈玉搖頭,“我不希望。”

我想了想又問:“你其實只是想證明,他還是愛着你的嗎?”

沈玉一怔,好一會才點頭,“可能吧……”

我心底有了一個明確的目標,霍華的做法在她看來,這是移情別戀。所以沈玉也明白自己是已經死了的人,本不該有這種想法,但是她的內心還是驅使着她,讓她想要得到這個答案。

那這個事情就難辦了,哦不,是很容易辦。

那麼是不是隻需要我把霍華喊進來,然後問一下就可以了呢?

我看向老湯,老湯也明白了我的意思,“我覺的可以,她不是隻想聽到一句話嗎?而且霍華的答案只要出來的話,所有事情不也就行了嗎?”

我點頭,覺的這是最好的辦法了,就問沈玉,“假如霍華的回答是不呢?你會怎麼樣?”

沈玉楞了好一會,這才低聲說:“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我也知道了,也該走了。”

我鬆了口氣,同時不忘記警告她,“我希望你說的到做的到,如果你敢出爾反爾的話,我也不怕告訴你,我師父是地府的鬼差,到時候甭管你跑到哪裏去,我都有辦法找到你。當然了,我也明白你的情況,所以我更加不希望這個事情的發生。”

沈玉輕語,“謝謝了。”

我再度拿了幾張紙巾給她,“把眼淚擦乾淨吧,一會我來問霍華。”

沈玉默默點頭,我看她整理的差不多的時候,就準備站起來去叫霍華,卻不曾想霍華已經走了進來。

我一愣,心底估算了一下距離和牆壁的隔音效果,覺的他聽到的可能性不大。

霍華徑直走到了沈玉的身邊,然後衝我們笑,“外邊突然下起了大雨,我先去買幾把傘,你們在這裏等我一會,我怕你們一會找不到我該以爲我走了。”

我這才反應過來,原來是這個意思。

霍華扭頭看了看沈玉,也就是王小魚,“眼睛怎麼紅紅的?沒事吧?”

沈玉搖頭,看着霍華的眼中充滿了情意。

我吸了一口氣,就準備直接問霍華,“霍華,我有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想要問你,所以我希望你能夠老老實實的回答,可以嗎?”

霍華明顯有點迷糊,就看了一圈,然後點頭,“行啊,你問吧。”

我剛準備開口問,就聽到一陣鈴聲響了起來,是霍華的。

霍華連忙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我也只好暫時沒有說話。

“老趙,你真的知道嗎?”

霍華很是興奮,接通了電話就往外走去,但是才走了幾步就停了下來,然後就不再說話了。這個過程持續了兩分鐘,霍華的身子都在發抖。

我感覺到了不對勁,連忙站了起來走了過去。

霍華眼淚嘩嘩掉,牙齒咬的不斷髮出聲音,他的臉色很難看。哭的沒有一點聲音,可我知道,這纔是最痛苦的,比人家嚎啕大哭還要痛苦。

裏有聲音響起,我伸手拿了過來,霍華蹲了下去,把臉埋在雙膝裏。

我把放在耳邊,就聽到裏邊傳來了一個聲音,“喂?華子,你還在聽嗎?沈玉的事情本來我們都不想說的,這也是她不想讓你知道的,但是時間現在都過了那麼久了,你竟然還沒有放棄,我希望你能夠平靜對待啊。”

“喂?喂?”

“你說話啊,華子,你在哪裏?我去找你啊,你小子別這樣啊。”

我按了掛斷,真是計劃趕不上變化。

本來事情就要簡單的結束了,但是現在卻因爲……

真的是你前邊做了什麼,後邊可能就會得到什麼,是我的錯,我壓根就不該讓霍華去查這個事情。

我低頭看了一眼霍華,偶爾可以聽到抽噎聲,他渾身都在顫抖個不停。

沈玉和老湯也走了過來,沈玉一臉不解的看向我,我指了指她,又指了指。沈玉瞬間就明白了過來,頓時臉色又是一白,連忙抱住了霍華。

撲通!

霍華摔倒在了地上,哭昏過去了。

我擔心出了意外,連忙拉起沈玉,讓老湯把霍華抱了起來就往外跑去,沈玉自然也跟着我們。

外邊的雨,果然下的好大。

我們剛出了門,就被直接淋溼了,還好運氣比較不錯,攔了一輛出租車就直接趕往醫院去了。

到了醫院之後,所有事情就不是我們來做的了。

老湯低聲問我,“我靠,這叫什麼事情?哭都哭暈了?人沒事吧?”

我搖頭,看了一旁焦躁不安的沈玉,就低聲告訴他,“這霍華就是一個普通人,身子早就被掏空了,沈玉之前的消失他很痛苦,但是他肯定是希望着沈玉活的好好的。現在突然聽到了這麼一個噩耗,還哪裏能夠受的了?哭昏過去都算是好的了,否則的話,哭死都是有可能的。人的心情千萬別以爲是開玩笑,到了一定程度,真的會讓人直接哭死的。”

老湯直搖頭,“哎,這個事情我現在都分不清哪一個是對的,哪一個是錯的。”

我也不知道,如果不是老師傅那些話點醒了我,可能在瞭解所有情況之後,我還是會用非常強硬的手段讓沈玉離開。不管怎麼說,霍華都是一個大活人,不應該被她害了。 隨着醫生的一句病人並沒有任何事情,只是身子太虛弱的時候,我們纔算是徹底的鬆了口氣。

我想,現在根本就不需要我多說什麼了,沈玉該明白的也都明白了。沈玉是先跑去病房的,我和老湯在後邊。

重生之嫡女天命皇后 老湯就問我說:“二狗,現在這事情咋弄?”

我說:“這事情到了這一步,其實一切都明朗了。該發生的,不該知道的,也都知道了。所以,這個時候沈玉的出現,對於霍華來說反而是一種好處。”

老湯說:“那這小子會不會因爲這個事情,然後和王小魚說再見呢?”

我搖頭,我覺的這不大可能。霍華不是蠢笨的人,也不是那種小人,他可能固執,但是鑽牛角的機率也不是很高,畢竟沈玉用的是王小魚的身體和他真正的在一起那麼久了,那麼面對王小魚的時候,霍華會有這麼一段珍貴的記憶。

也許這對王小魚是不公平的,可這世間的事情本來就挺無奈的,只要她自己不知道,那也就可以了,和和美美的,多好的事情啊,何必非要較真呢?

我們進去之後,沈玉坐在牀邊拉着霍華的手。

霍華就那麼躺着,呆呆的看着天花板,眼中不斷有淚水往外冒,看的都讓人心疼。

無聲的哭泣,反而是最大痛苦的表現。

我走了過去拍了拍霍華,霍華勉強轉頭看另外一眼,我也不和他墨跡了,早晚都要說不是嗎?“你還愛着沈玉是嗎?她的不告而別,你也不怪是嗎?”

霍華看着我,右手握了握王小魚的手,我知道他肯定很矛盾。

我就說:“你有什麼想法的直接說,沒有必要遮遮掩掩的。”

霍華聲音嘶啞,“愛,一直都愛着,她離開的原因不管是什麼,我都可以接受,只要她過的好,只要她好好的。可是,可是……”

霍華哽噎,再也說不出一句話話來。

沈玉更是哇的一聲哭了出來,之前那個電話對於霍華來說,完全就是一個噩耗。

我看着霍華說:“如果我告訴你沈玉就在你身邊呢?”

田園小當家 霍華猛地坐了起來,嘴脣都在發抖,“你說什麼?你、你怎麼知道她的名字?”

我心底嘆了口氣,然後指向了王小魚,“你不是問我有沒有鬼嗎?你現在的女朋友王小魚的體內,就藏着一隻鬼,或者說,你最近一個多月的時間,都是和這個鬼在一起。而且,這個鬼你還很熟悉,就是沈玉。”

霍華張大了嘴巴,看了看沈玉,又看了看我,他真的是被這些事情弄的傻眼了,都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樣的反應了。

我說:“你也不用懷疑什麼,你自己想想就知道了,你和王小魚之間本來就沒有更深層次的關係,但是呢,就在一個月前,這個事情發展速度完全超出了你的想象不是嗎?原因是因爲,真正主導這個事情的不是王小魚,而是沈玉。”

“他、他說的都是真的嗎?”

霍華傻傻的看向王小魚,不敢相信這一切。

沈玉點頭,“華,是我,我……”

我一看,嘚,這也沒我們什麼事情了,出去等着吧。

我和老湯等於是剛進去就又出來了,老湯嘿嘿一笑,“我怎麼感覺我們這是在走過場,跑龍套呢?”

我搖頭一笑,然後把房門帶上了,就和老湯坐在外邊的長椅上,我們還要等,等沈玉的答案。

老湯說:“你說這事也真夠巧的啊,那運送的棺材肯定是徐小琳他們了,沒有想到竟然會碰上這個事情,剛好把她帶回來了。”

我點頭,的確很巧。

不過想來也是因爲石棺的氣息吸引到了她,所以說這世間很多事情都很難說清楚的。假如當時吸引的是一個惡鬼的話,那麼徐小琳他們可就真慘了,所有人都一夜暴斃都是有可能的,只能夠說她運氣不錯。

老湯捏了捏手指,“咱們要不要先把徐小琳的地址搞到手?”

我沒有說話,其實想弄到徐小琳的地址並不難,之前我們購買消息的時候,就可以做到這一步了。事實上,當時也是刻意的避免了這個事情。

老湯看我不說話,就又說:“我真不覺的你還有什麼好顧忌的,雖然說男女之間的感情總是很麻煩,但是也不至於這麼優柔寡斷吧?而且,徐小琳又把你當一回事了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