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的這位好王妃啊,可是殺了我阿姐的奶媽,你知道那奶媽對我阿姐的重要性嗎,這就是你所謂的無辜受牽連的好王妃。”

後邊的字,重重的砸到我的腦袋上。

砸的我眼前都是昏天黑地的。

差點昏厥過去。

奶媽?

奶媽怎麼會?

我手腳突然變得冰冷,動作也是遲緩起來。

看向身邊的人。

綠柚也是茫然的睜着眼睛看着我。

對於這一切,她也是懵懂,一無所知。

我說怎麼奶媽會一直沒動靜,我派去的暗衛,都沒傳來消息。

原來奶媽早就……

我再也抑不住情緒,起身從後邊出去,我要當面問清楚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綠柚嘴巴張了張,徒勞的要抓住我。

但是手還是落了空。


喉嚨裏發出赫赫的聲音,似乎是要叫‘公主’。

但是最後都沒發出來。

可這邊卻引起了懷疑。

我重新從窗戶那邊出去的時候,聽到兵戈的動靜。

裴佑晟的聲音略帶冷厲,“裏面這個是真的長公主?”

“先是本王的王妃被陷害了,然後就是長公主被掉包了,到底是何人在操控這些?”

他的語氣冰冷。

似乎是讓人把顧玟嵐給強行帶過來了。

然後開始準備推開門。

看看這屋子裏的到底是誰。

“皇叔難不成是不信朕所說的?”

陳啓擇的聲音都分毫不讓的帶着幾分的火氣。

那火氣裏,若是仔細聽的話,還能聽的出來,壓抑的大概是有幾分的不安。

他再聲張虛勢,再色厲內荏,終究還是比不過裴佑晟這成了精的腦子和行事。

裴佑晟做事向來不和人商量。

只是冷聲吩咐。

“開門!”

“如果長公主真的出了問題,這邊一個都別想活着出去。”

他的語氣沙啞微沉。

不需要刻意的聲張,就帶着冷冷的殺戮的陰戾。

緊跟着就是一陣清脆的刀劍碰撞的聲音。

門被撞開。

我手裏的鞭子狠狠地抽到地上來。

發出更加清脆的聲音。

門被撞開,我恰好從窗戶那邊進去,不等屋內的人有反應,我就已經站在門口那邊。

捏的時間都恰恰好。

陳啓擇挑選的人,應變能力還算是不錯。

從最開始的驚愕,到現在的習以爲常。

在門踹開的瞬間,都沒有任何人露出倪端。

鞭子抽在地上的聲音,讓一切的聲音都安靜了下來。

連帶着絲竹的聲音,都戛然而止。

我方纔草草的收拾了一下頭髮,時間倉促來不及細細打理。

門外邊, 重生影后有毒

嘴角帶着似笑非笑的寡淡笑容,狹長的眼尾上挑,帶着足夠的沉冷。

一言不發。

我微不可見的繃緊了身體,看着他笑了起來。

“怎麼?聽說皇叔非要見本宮不可?” 很安靜。

門外都很安靜。

我後背早就被汗水浸透了。

卻還是不變儀態,下巴微微的揚起。

懶得去僞裝那什麼大家閨秀的模樣,比較起來我倒是更喜歡驕縱跋扈的樣子。

至少不僞善,至少還有自己真實的情緒。

名門盛寵:誤惹鑽石Boss

倒是我弟弟陳啓擇。

他的身體坐直了,雖然未說話,可是眉頭卻皺着。

有幾分的震驚,更多的則是不贊同和惱怒。

大概是怨我突然偷摸着回來。

“不可能,你怎麼會在裏面?”

顧玟嵐反而是先說話的人。

臉色比之前還要蒼白。

搖搖頭,臉上僅剩不多的血色迅速的褪去。

滿是震驚和驚恐。

根本不敢相信這個事情。

她使勁的搖頭,臉上的吃驚不但是沒消散,反而更重。

活脫脫的像是見了鬼。

“不可能,這根本不是真的,我分明看到的,長公主是被替換的。”

顧玟嵐言之確鑿,語氣都是極其的肯定和足夠的驚訝。

我想起來剛纔陳啓擇說的話,想起來一直都是杳無音信的奶媽。


心臟一緊,心底甚至都騰昇出來一股的殺虐。

想要親手解決了顧玟嵐。

幾乎那些堵心的事情,都是她做的。


她還真是不遺餘力的給我找麻煩,甚至試圖踩着我改變她自己的人生。

我壓住心底的那股暴虐,纔沒把手裏的鞭子揮向她。

而是譏諷的看着裴佑晟。

“皇叔,你的王妃似乎很驚愕,好像是在皇宮內見過我一樣。”

“剛纔還說了,這皇宮戒備森嚴,你說王妃這麼守規矩的一個人,是從哪裏見到我的,又是從哪裏看到我被人頂替了的?”

走說話絲毫不客氣。

把所有的話都逼向她。

“不是!”

顧玟嵐極力否認。

從方纔那一瞬的驚愕,到現在的平靜。

她臉色蒼白,咬着下脣,依舊保持那大家閨秀的儀態,從容的垂眼說話。

“臣妾醒來就在這邊了,往外跑的時候,恰好就跑到長公主這邊,想要求助,卻沒想到屋內根本不是長公主本人。”

“甚至聽到那些人討論,應該如何才能更加的扮好長公主的樣子,纔不會被識破!”

說到後邊,顧玟嵐驀然的擡頭。

“臣妾一直想要往外報信,卻都被攔住了,好在長公主沒出事情,不然的話,豈不是讓奸人鑽了簍子了!”

顧玟嵐每個字都說的很重。


大概是情緒波動的太厲害,她身體都跟着顫了顫。

看着紙片一樣的身體,如今看起來更加的脆弱。


好像情緒再波動那麼一下,這紙糊的身體就徹底的廢掉了。

“長公主你……”

“是真的?”

顧玟嵐嘴脣都沒了顏色,病弱的樣子看着更是讓人憐惜,活脫脫的像是個病美人。

似乎天生的就是該被照顧的。

這樣嬌弱可人的模樣,在我看來卻是極其的虛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