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明天不用來。”

然而,還沒等遊子轉過身,耳邊忽然傳來了一道清冷的聲音,和手冢那種冷淡不同,這聲音是完全的冷漠。

“你終於開口說話了!”

遊子的眼睛一亮,臉上帶上了點興奮的笑意:

“我還以爲今天聽不到你的聲音了。”

遊子的心情卻是很好,聽到殺生丸開口,她忙乎了半天的勞累好像全都煙消雲散了。

“我說,你明天不用來了。”

遊子的反應讓殺生丸的氣息又冷了幾分,把自己的話又重複了一遍。

剛剛雖然僅僅休息了差不多隻有半個小時,殺生丸大妖怪的體質顯示了出來,他的理智已經恢復,不再像一開始那樣只憑着本能行事了。

“知道了知道了。”

遊子擺了擺手,一看就非常敷衍,不知道是這半天殺生丸太老實了還是因爲他現在受傷動不了,遊子感覺自己面對他的時候已經可以非常放鬆了。

完全不似第一次時那麼緊張。

遊子敷衍的態度太明顯了,這讓殺生丸的氣息又冷了幾分,不過這個時候遊子已經轉身離開了,留下殺生丸一個人在那裏散發着冷氣。

遊子徹底離開了,而且離開之前還在山洞口貼了張鬥神符,把山洞隱藏了起來,只要不來像殺生丸這種強大的妖怪,一般人或者妖怪根本就察覺不到這裏還有一個山洞,洞裏還有一隻受傷的大妖怪。

遊子這次來並沒有告訴任何人,直到離開,犬夜叉和戈薇都沒有察覺到遊子曾經到來過。

第二天,遊子果然又來了,殺生丸一雙眼睛冷冷瞪着她,遊子卻好像沒有看到一樣,聳了聳肩就算過去了。

昨天遊子身上什麼都沒有帶,只是用靈力簡單地把殺生丸的胳膊給接了上去,今天遊子則帶了一堆的醫療用品,這個時候她也有點理解戈薇爲什麼每次到戰國來的時候都揹着那麼大一個揹包了。

在殺生丸逼人的視線下,遊子慢慢地靠近他,很無辜地舉起來手裏的紗布和消炎藥:

“我幫你重新包紮一下,用藥之後恢復會快很多。”

遊子解釋道。

“不用。”

殺生丸冷冰冰地道,完全沒有接受遊子好意的意思。

“如果我堅持呢?”

遊子又向前靠近了一步。

“你以爲我殺生丸不敢殺了你嗎?”

殺生丸的指尖已經開始凝聚出黃綠色的光鞭。

“不是不敢,是不會。”

定定地望了殺生丸一會兒,遊子忽然笑了起來,然後幾步走到殺生丸的面前,蹲了下來。

果然如同預料的那樣,直到遊子把手放到殺生丸受傷的手臂上,他除了不停地散發着冷氣之外,並沒有真的攻擊遊子。

遊子就知道,別看殺生丸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的樣子,對人類也完全是蔑視的態度,不過他內心深處卻是相當恩怨分明。

玲當初只是給了殺生丸一點吃的東西都能讓他用天生牙拯救了她的生命,遊子做了那麼多他又怎麼可能真的恩將仇報!

把殺生丸的傷口處消毒、纏上繃帶,遊子的手法熟練無比,從頭到尾幾乎沒讓殺生丸感覺到任何的疼痛。

“你是人類巫女?”

讓遊子沒有想到的是,殺生丸竟然主動問及她的情況,說實話,真讓遊子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不算純粹的巫女。”

遊子實話實說:

“那隻能算是兼職,我的本職是一名學生。”

殺生丸不知道學生是什麼意思,不過他也沒打算了解,只是又問了一個問題:

“爲什麼要幫我?” 是的,這個人類少女爲什麼要幫自己?就算她不是純粹的巫女,可是就算是兼職,應該也是和妖怪處在敵對一方纔是。

這樣的人幫助自己,殺生丸自然不解。

雖然,一直以來殺生丸都沒有表現出來。

“因爲我看你比較順眼。”

遊子聳了聳肩,很是乾脆地給了殺生丸一個理由。

雖然聽起來很不靠譜,可是那確實是真實的理由,遊子當初選擇幫助殺生丸的時候,真的沒有考慮太多。

果然,聽了遊子的話之後,殺生丸的眼底快速地閃過一抹懷疑,卻沒有再問一次,微微合上了雙眼,送客的意思已經非常明顯了。

遊子自然不會留下來討人厭,更別說剛剛她本來就打算離開了,所以眼見殺生丸閉上眼睛之後,很是識相地走出了山洞。

遊子可是特意請的假來看望殺生丸的,根本就不能在這裏呆太長的時間。

也許以後會因爲一護的原因而告別普通人的生活,可是現在,遊子還是很享受這種正常上學放學,然後和朋友一起逛逛街、看看電影的日子。

像戈薇那樣把尋找四魂碎片當做正職,反而把學生當做副職的日子,遊子真的不想過。

從那天起,遊子幾乎天天都抽空去看看受傷的殺生丸,給他換換藥,再送點新鮮的水果。

遊子發現了,雖然殺生丸說自己不吃人類的食物,水果的話他多少還是會吃一點的。

然而,在殺生丸受傷的第五天,遊子再來的時候,山洞裏卻變得空蕩蕩的,殺生丸,離開了。

沒有告別,沒有隻言片語,殺生丸就那麼揮了揮衣袖,不帶一絲雲彩地離開了,雖然早就知道殺生丸的性格,看着空無一人的山洞,遊子心裏仍然不自覺地產生了一絲失落。

搖搖頭甩去腦海裏莫名產生的情緒,遊子轉身也跟着離開了。

——這個山洞,也許自己以後再也不會來了!

走出洞口之後,遊子回頭望了最後一眼,在心裏默默地想着。

現在的遊子根本就沒想過,自己重新回到這裏竟然那麼快,而且就連事件都是那麼地相似。

走出山洞的遊子看了看四周鬱鬱蔥蔥的樹林,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接下來要幹什麼。

學校那裏已經請過假了不用回去上課,又不能回家,否則一心肯定會大驚小怪地問來問去。

向來總覺得時間不夠的遊子,冷不丁的有了一段可以自由支配的時間,反而不知道該用它幹什麼了。

把所有的朋友在腦海中捋了一遍,遊子雙眼一亮,想到打發時間的方式了——

去空座町綜合病院探班!

有了目標之後遊子的腦袋好像一下子活了過來,一個個念頭開始跳躍了出來。

想到就做。

已經有了主意的遊子沒有直接離開,而是在森林裏面轉了開來,然後在意料之中地找到了一些在五百年後早就滅絕的植物和動物。

興致勃勃地把自己找到的東西用樹藤纏好,遊子坐着村雨離開了森林,在最近的一個村子停了下來,借用了其中一戶人家的廚房。

wωω ▪тт kan ▪C O

這個時候遊子乖巧清純的長相就顯示出作用來了,那戶被她敲開門的年輕夫婦甚至都沒有多少猶豫,直接就答應了遊子借用廚房的請求。

曾經身爲小當家的遊子對農家土竈臺的使用實在是太熟悉了,沒用半個小時,一桌色香味俱全的料理就已經出爐了。

你在天堂,我入地獄 遊子投桃報李地把每樣料理都留了一份給那對好心的夫婦,把另一份裝在夫婦倆送的籃子裏,揮手告別離開了。

寬敞又冷硬的辦公室裏,龍弦正在翻看着一本醫術,忽然,本來平靜無波的雙眸閃了閃,裏面多了一絲神采。

幾秒鐘之後,“嘭嘭嘭”,辦公室的門被敲響,可是還沒等龍弦迴應,房門就自己打開,一個小腦袋從門縫裏面伸了進來。

“忙嗎,小龍?”

門外的人笑眯眯地問道,一點都沒有打擾人家辦公的自覺。

“如果我說忙呢?你會走嗎,遊子?”

龍弦不慌不忙地合上書,靜靜地看着遊子反問道。

“那麼你是希望我進來呢,還是離開?”

遊子可不會被龍弦嚇到,認識了那麼多年,對於他的面冷心熱早就無比熟悉了。

如果讓醫院的其他醫生護士知道遊子竟然把“熱”這個詞放在龍弦身上的話,不知道一個個會不會覺得遊子某個地方有問題。

“需要我過去請你嗎?”

龍弦眼鏡一閃,慢悠悠地道。

“這就不勞大駕了。”

遊子終於把門徹底打開,走進辦公室之後,轉手把門關上。

“今天怎麼過來了?不用上課嗎?”

龍弦走過去接過遊子手裏的籃子,把籃子放到桌子上的時候還多看了兩眼,實在是那籃子的造型太……怎麼說呢,原始?

反正長這麼大,龍弦是沒有見過這種籃子。

“本來有事請假了,可是臨時發生了點意外,然後就這樣了。”

遊子聳了聳肩在沙發上坐下來,沒有仔細解釋,龍弦也沒有多問。

“你嚐嚐這些!”

遊子把籃子打開,把裏面一盤盤的料理拿出來,很是期待地望着龍弦:

“這些你以前絕對沒有吃過!”

廢話,做這些料理的材料都滅絕了,就算龍弦再厲害吧,他還沒有穿越時空的能力,最起碼現在沒有。

龍弦從善如流地吃了一口,雙眼瞬間一亮,那種美味地直衝大腦深處的衝擊力,果然,自己以前從來品嚐過。

一直以來遊子的料理龍弦都很喜歡,或者說很愛吃,可是就算她每次都變着花樣做,龍弦還是能夠看出來,或者嚐出來那道菜主要是用哪種原材料做出來的。

可是這一次,龍弦的舌頭告訴他,這道料理的原材料,自己以前絕對沒有吃過!

“這是用什麼做的?”

龍弦不禁向遊子問道,雖然他不說是一個好口腹之慾的人,可是在遊子的料理面前,這個世界上沒有幾個人可以做到無動於衷。

彪悍農女好種田 “祕~密~”

遊子笑眯眯地道,就是不給龍弦一個答案,現在她還沒打算讓更多的人知道自己去過戰國,不是不相信他們,而是遊子自己還沒準備好,沒有想好怎麼解釋。 古老的籃子,從來沒有見過的料理材料,龍弦知道遊子絕對在隱瞞一個很大的祕密,可是既然她不願意說那麼他便等着,等着遊子願意把這個祕密和自己分享的那一天。

還有,那件能夠讓遊子在上學的時候請假的事件,龍弦也很在意。

然而龍弦是個非常擅長於隱藏情緒的人,就算是遊子,也沒有察覺到龍弦的心思在一瞬間轉了那麼多個圈。

這頓飯龍弦和遊子都吃的很滿足,兩人把整整一籃子的飯菜都消滅乾淨了,連點菜渣都沒剩。

飯後刷碗的工作照常是龍弦給接過去了,看着即使在做着這種瑣碎的活仍然顯得很優雅的身影,遊子的心神不禁飛到了某個不告而別的犬妖身上——

全都是銀髮,性格怎麼差那麼多呢?

殊不知,在某些人的眼裏,實際上龍弦和那隻銀髮犬妖的性格真是太像了!

把手擦乾,龍弦看了眼坐在沙發上心思不知道飛到哪裏的遊子,又不小心瞄到桌角的報紙,眼神閃了閃,忽然提議道:

“我們去看電影吧,遊子!”

“什麼?”

被龍弦的建議弄得一愣,遊子有些不確定地望着龍弦:

“去電影院?”

“嗯,去電影院。”

龍弦點了點頭。

“爲什麼?”

遊子疑惑了。

要知道在醫院裏面就有一個小型的放映室,雖然面積小,那裏的設備卻都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

那是龍弦爲了遊子專門建立的,爲的就是和遊子一起看電影。

可是現在聽龍弦話裏的意思,絕對不是去放映室看,而是出去!外面的電影院裏放映設備都不一定有這裏的好,幹什麼非要花錢排隊地出去看?

“電影院裏有感覺。”

龍弦很乾脆的回答讓遊子一噎,感覺?他想要什麼感覺?只有戀人才到電影院找感覺吧?

遊子搞不懂龍弦到底在想些什麼,不過看他已經開始把外面的白大褂脫下來換衣服了,遊子聳了聳肩,算了,既然小龍想要看電影自己就陪他去好了,反正自己也沒有什麼事。

龍弦換好衣服之後就要去開門,遊子卻把他喊住了,示意他低頭,龍弦恍然,然後很老實地在遊子面前把高傲的頭低了下來。

看着仔細地給自己整理衣領的遊子,在遊子沒有看到的角度,龍弦的嘴角緩緩勾起了一個溫暖的笑容——

這種感覺多麼像……

然而,還不待龍弦臉上的笑容完全綻開,遊子一句話就讓他的嘴角僵住,所有旖旎的氣氛瞬間煙消雲散。

“小龍你怎麼和爸爸一樣,出門前就不能照照鏡子把衣領整理好嗎?”

在家裏的時候,每次一心有什麼活動需要穿正裝的時候,遊子總得幫他把翻起的衣領整理好,時間長了遊子也都習慣了。

本來以爲只有邋遢的一心是這樣,遊子實在沒想到乾淨整潔的龍弦也會犯這種錯誤!

“不要把我和那個男人相提並論!”

龍弦的臉沉了下來,聲音裏隱藏着隱約的怒氣。

“好吧好吧,是我的錯,我道歉。”

感覺到龍弦的怒氣,遊子立刻道歉道,她怎麼忘了一心和龍弦可是有“奪妻之恨”呢,雖然兩人也算是朋友,可是能少提還是少提的好。

一臉歉意的遊子自然不知道,自己完全誤解了龍弦生氣的原因,而龍弦也沒有解釋。

現在,時間還沒有到。

雖然算是鬧了一點小別扭,等到走出醫院大門的時候,龍弦就已經控制好自己的情緒了。

開車載着遊子去了附近最豪華的電影院,停好車之後兩人並肩走進了進去。

“你想看哪部片子?”

腹黑總裁遇上女二貨 遊子的視線在影訊上巡視着,隨口向龍弦問道。

“你在這裏等着,我去買票。”

龍弦沒有明說,也沒有徵求遊子的意見,就直接買票去了。

“到底哪部片子讓小龍這麼着迷?”

遊子低聲嘀咕着,以前看電影的時候龍弦可都是讓遊子選片的,他主動提出要看哪部電影還真是第一次。

“沒有什麼特別吸引人的電影啊!”

遊子的視線繼續在影訊上掃着,沒有發現哪部片子是龍弦特別喜歡的類型。

“遊子?”

這個時候,一個帶着點遲疑的聲音在遊子耳邊響起,一回頭,遊子就見到了兩個熟悉的少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