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想吃我?”小咿戒備,緊緊盯着魔梧黑蛋,蹄子刨雲,隨時準備幹架。

“嘖嘖,源生之靈,好美妙的一道大餐哪!可惜了,本凰不喜歡吃同類,做本凰的扈從吧,我保證你日後可以登頂封神!”震驚過後,魔梧黑蛋平靜下來,止住狂流的鮮血,對着小咿開口,想要收服它。

“嗖!”

魔梧黑蛋竟然想要收自己爲扈從,這是恥辱,小咿頓時憤怒,化作一道潔白的雲氣激射出去。

“琅璫!”

一聲金玉碰撞的聲音傳出,下一刻,魔梧黑蛋的蛋殼上竟然出現了一道淺淺的劃痕,雪白份亮,在漆黑的蛋殼上十分顯眼。

“啊,該死的,我要吃了你啊!”魔梧黑蛋蛋疼,枝葉嘩嘩亂抖,不由得憤怒大吼。

身爲邪鳳之卵,它的蛋殼堅硬無比,其上刻畫有先天道紋,可與諸天神材媲美,如今居然被一隻巴掌大的小獸差點裂開,這對它的成長極其不利,讓它暴動不已。

“咿呀咿呀!”小咿更憤怒,自己的全力一擊竟然連一個蛋都打不破,它氣得亂跳,雲氣四溢。

而魔梧黑蛋說想要吃掉它更是讓它暴怒,想起了被道袍青年吞吃的一幕。

前事不堪啊,小咿忍不住暴起,怒着嗓子尖叫,再次幻化成淡淡雲氣,瞬間消失。

魔梧黑蛋一驚,樹枝狂抖,重新打開黑色光罩,想要攔住小咿。

可惜,它犯了與龍天剛開始時犯下的同樣的錯,小咿的攻擊方式神祕驚人,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無視敵人的防禦。

“琅璫”一聲脆響,魔梧樹上又是一道漆黑的深口,止住的血液再次噴薄而出。

“啊——”黑蛋大怒,嗜血紅光激射而出,將周圍染成了一片血色異景。

魔梧樹是它成長的根本,它要靠魔梧樹枝燃起邪火,於火中證道,魔梧樹受傷讓它暴怒。

“轟!”

黑蛋上又裂開了一道口子,一隻漆黑的翅膀伸了出來,羽毛上黑火繚繞,暗魔神紋密佈,閃爍着來自魔域的殺戮氣息。

“該死的源生之靈,竟然逼得本凰不得不提前出世。本來是想收你當扈從的,既然你不識相,那就墮落吧,成爲本凰生長的肥料!”

黑蛋暴怒,枝葉亂抖,葉片在空中交擊,發出陣陣魔音,侵蝕龍天和小咿的意識。

同時它的怒火化作了邪焰,翅膀猛拍,漆黑的翅膀不停地放大,遮天蔽日,恐怖的邪火不要錢似的向着小咿涌過來。

“咿呀咿呀!”小咿一驚,雲氣閃動,飛快地躲到龍天身後。

雖然切開了魔梧樹,但魔梧樹本身夾帶的那股殺戮毀滅的血腥之氣讓它受到了驚嚇。

“轟!”

龍天上前一步,雙手勾畫,推動日月轉輪,有如一個金銀色的巨大磨盤在旋轉,一日一月上下磨動,發出隆隆的道音,將涌過來的邪火阻擋在外面。

“吃?”龍天雙眼精光爆閃,神色冷冽,手中動作不停,嘴裏罵道,“該死的臭皮蛋,吃你媽的吃,小咿,開始工作了,它搶了我們的獵物,那我們就砍柴烤蛋好了!”

“咿呀咿呀!”小咿雙眼發亮,嘴裏嘟囔着冒着白氣,兩隻前蹄狠狠地刨着雲氣,對烤蛋極有興趣。

“你找死!”黑蛋怒火攻心,竟然被人罵成了臭皮蛋,這是無法容忍的恥辱啊!


身爲邪鳳的後裔,它在魔域中受萬魔朝拜,何曾如此受氣,一出世就受到打擊,被迫提前破殼而出,如今又遭人辱罵,這是難以洗刷的恥辱啊,必須以鮮血來洗滌方能平息心中的怒火。

“啾——”

黑蛋終於發出了一聲正常的鳥鳴聲,而後輕輕舞動黑色的翅膀,頓時神紋漫天飛,暗黑邪火化作一條條邪魅鬼影,繞着龍天和小咿旋轉,形成了一個邪惡的陣勢。

“咯咯咯,嘗試一下本凰的‘魔凰墮神’吧,咯咯!”黑蛋邪笑,翅膀扇動,漫天鬼影向着一人一獸潮涌過來,鬼影眼中嗜血紅光閃爍,殺戮之氣瀰漫,讓氣溫都驟然下降。

“小咿,拼命了!”龍天雙眼微縮,冷冷注視着圍過來的鬼影。

“咿呀咿呀!”小咿駕馭着雲氣,看着涌過來的鬼影尖聲大叫,身上涌出了一股濃白色的雲氣,竟有如一個沼澤般,把鬼影全部吞噬了進去。

“咔嚓咔嚓”的聲音不斷傳來,鬼影被雲氣碾壓,一個個破碎掉。

“喝!”眼見鬼影圍了過來,龍天雙眼精光閃爍,陡然爆喝,玄黃血氣再次爆發出來。


經過了靈藥的修復,他傷勢痊癒,已經可以再次驅動玄黃血氣了。

玄黃血氣被喚醒,戰意席捲四方,龍天趁着玄黃爆發,龍戰玄黃神術衝出,腳踏戰雲,有如一道龍形閃電,向着鬼影衝過去。

這次是真正的玄黃血氣,而不是玄黃之力,龍戰玄黃受到血氣的滋養威勢更加強大了。

“轟!”

龍天頂着龍戰玄黃在萬千鬼影裏衝擊,一拳一拳打出,有真龍虛影在怒吼,磅礴的熾熱血氣將鬼影蒸發成空氣。

“玄黃血氣!”魔梧黑蛋驚訝,它不是莫長風,來歷驚人,認出了龍天身上是真正的玄黃血氣,而不是玄黃戰體的本源。

如此旺盛的血氣對魔氣鬼影剋制力極強,它的魔凰墮神還未大成,根本無法擋住玄黃血氣的威勢,瞬間被破滅掉。

“咯咯,難怪你的氣血那麼旺盛,原來是融入了玄黃血氣,嘖嘖,本凰還真是幸運哪,一隻源生之靈,加上玄黃血氣,只要把你們吞噬掉,本凰日後肯定可以衝刺九天之境,大造化啊,真是讓本凰激動!”魔梧黑蛋沒有在意魔凰墮神被破,激動得枝葉亂抖,翅膀狂拍,發出陰惻惻的魔音。

眼前是兩道絕佳的美味啊,它拔出地上的根,以根鬚爲腳,向着龍天衝過去,雖然是樹體,但魔梧靈活迅速,竟然不比那些兇獸飛禽慢。

“哼!”龍天冷哼一聲,一拳轟散涌過來的鬼影,極速施展向着魔梧黑蛋殺過去。

“轟!”

他手中日月轉輪,身上真龍銜山,化作無匹的攻擊力轟在魔梧伸過來的樹枝上。

魔梧樹枝可怕至極,宛如黑玉雕琢成的一般,有璀璨的光澤在閃動,與其漆黑的外表極不相稱,特別是上面的暗黑邪火,有如一團魔雲在滾動,又似一尊大魔端坐,滔天恐怖。

不過玄黃血氣更加厲害,這是真正的大道神材,讓九天之主都要垂涎,其內蘊含諸天的奧義,有不朽的神性在流淌。

而這還不是它的完整形態,傳說中玄黃的終極形態是玲瓏,爲一種超脫生死輪迴的蛻變,歷代的玄黃戰體都在追求玄黃轉玲瓏的境界,要打破天地的束縛。

擁有玄黃相助,龍天的戰力提升了不止一點兩點,雙目璀璨有如神燈,黑髮向後揚起,身上神山巍峨,山中日月流轉,形成了磨世的輪盤。

“轟隆隆——”

金銀磨盤旋轉,隆隆作響,不停地磨滅着魔梧樹枝,兩者激烈摩擦,爆發出熾烈的火花,像是一座火山在噴發,在地上融出一個個紅熱的大坑,宛若岩漿在奔流。

“咔嚓!”

一聲清脆的響動,魔梧樹枝被日月磨盤硬生生折斷,晶瑩的黑玉碎屑掉落一地,像是玻璃珠落地,噼裏啪啦亂響。

“啊——”魔梧受創,黑蛋疼得大叫。它與魔梧是一體的,魔梧受傷它也同樣遭到破壞,不由得渾身亂顫,這次是真的蛋疼了。

趁着玄黃還沒退回去,龍天加把勁猛力再戰,日月磨盤滾滾而動,同時神山亦融入其中,爆發出更加強大的力量。

魔梧黑蛋想要後退,但是龍天擁有騰龍極速,有如一頭太古真龍,一個動作迅如閃電,緊緊追着它打,金銀色的磨盤不斷擠壓着魔梧打磨,讓它悲憤狂吼,黑色血液狂流不止。

龍天眼神冷冽,凌厲霸道,玄黃血氣他無法驅使太久,必須趁着玄黃還在,爭取重創魔梧,讓它無法繼續作戰。

他極力維持玄黃血氣,讓血氣慢點退去,同時狂暴出擊,有如一頭人形暴龍,比那些兇獸還要暴力血腥。

“轟!”“拍!”“咣噹!”

……

龍天暴力狂毆魔梧黑蛋,有幾次一拳轟在了黑蛋上,咣噹作響,火花四濺,讓黑蛋痛到翅膀抽筋,魔梧樹都疼得彎腰了。

同一時間,小咿也趁機在一旁協助,身化雲氣飄渺不定,攻擊神出鬼沒,根本無法防禦,讓魔梧身上又添新傷,樹枝狂亂躁動,卻又無能爲力,心中鬱悶到了極致。

以它的實力單對單絕對可以完虐龍天和小咿,因爲它不是剛出生的邪鳳,而是經歷過了一次邪火的煅燒,在火中涅槃過一次,境界比他們要高出太多了。

然而,它穿越魔域屏障來到這裏,一直處在半睡半醒的狀態,又被莫長風獲得,一直被淨化。

如今剛剛破芽,吸收到的能量不足,加上龍天有玄黃血氣剋制住它,讓它憋悶不已。

“砰!”

黑蛋翅膀狂扇,像是一座魔山拍下來,不停地對抗着龍天和小咿的聯手打擊。

然而龍天爲了爭取時間,此刻拼了命狂暴出擊,黑髮散揚有如神魔降臨,讓魔梧黑蛋沒有機會抽身而退。

“轟——隆隆——”

三者交戰威勢滔天,周圍被清出了一片真空地帶,地上裂紋蔓延,塵土飛揚,像是遭到了戰火的洗劫,滿目瘡痍。 猛力攻擊了一會兒,玄黃血氣逐漸退去,龍天趕緊抽身退開,小咿也見機“嗖”地一聲鑽到龍天身後,一個羊頭搖來晃去,警惕地看着周圍。

龍天看得無語,死綿羊一直都只是在旁邊掠戰而已,抽空放幾下大招,身上連根毛都沒有掉,如今卻裝作一副戰鬥許久的樣子,停在身後跟一個警惕的戰士似的,忒氣人了!

“死綿羊,我需要你來守護嗎?”龍天沒好氣地道。

“咿呀咿呀!”小咿生氣了,對着龍天齜牙咧嘴,小蹄子亂刨。

“可惡啊……”魔梧黑蛋怒火上涌,放聲狂吼。

它此刻真的是被砍得差不多了,原本亮麗高貴的樹枝折斷了一地,狼狽到了極點,連翅膀都被打折了,黑金色的血液流淌。

這是它的真正血液,不是樹汁,裏面蘊含它的神力精華,爲無上寶血,堪比靈藥,如此鮮血狂流,讓它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重創,精神都萎靡不振了。

而此刻龍天和小咿更是無視它,在一旁玩笑開得有模有樣的,氣得它怒氣暴涌,邪火亂竄。

“是你們逼我的!”魔梧黑蛋大怒,咬牙切齒,翅膀上閃出了一根纖細的羽毛,黝黑髮亮,有莫名的道韻在流轉。

這是始祖暗凰留下的一根神羽,被魔梧黑蛋孕養在了體內,堪比某些至寶,可以發出祖級威勢。

“轟隆!”

隨着魔梧黑蛋神力催發,神羽上爆發出驚天動地的神力波動,狂暴的能量席捲而來,有一個朦朧的虛影在滔天神力中顯現。

虛影朦朧看不真切,被一層莫名的混沌光芒籠罩住了,只能隱約感覺到像是有一頭凌駕九天的至尊神鳥降臨,傲臨萬古。

恐怖的威壓讓龍天和小咿寸步難行,彷彿有一座屹立不倒的神山壓在身上,而神鳥則傲立神山之巔,俯視着這落落紅塵。

龍天被強大的威壓鎮住,身上冷汗直流,玄黃已經退回去了,他神力又耗損了,無法再次召喚。

“可惡!”原本已經把魔梧黑蛋打成萎靡不振了,沒想到它竟然還有如此驚人的一根神羽。

波瀾橫生讓龍天極度不爽,鬱悶到要撞牆,整人也不帶這樣整的啊!

“噼啪噼啪!”

玄黃退走了,龍天頓時陷入了困境,體內的骨骼都在脆響,關節被擠壓,快要碎裂了。

“啊——”龍天怒吼,恐怖的威壓想要讓他跪下來,這是不可饒恕的,跪天跪地跪祖宗,除此之外他何曾跪過。

虛影想要壓迫他下跪,這是奇恥大辱啊,他不甘心,堅持挺立,身上骨骼噼啪亂響,血液彷彿停止了流動,嘴角滲出了刺目的鮮紅。

“轟!”

就在危急關頭,雲界法則感應到了超越本界的力量,頓時周圍散去的雲氣重聚,化作了粗大的雲鏈,向着神羽洞穿過去。


神羽雖然是始祖暗凰留下來的一片羽毛,但云界以一界之力進行驅逐,哪怕神羽驚人又如何,照樣不敵法則之力。

“可惡啊!”魔梧黑蛋大恨,要看成功在即,卻又遭遇雲界法則攔阻,就好像是要幹某件事情,衣服都脫光了,卻有人突然闖了進來,打斷了後續動作。

黑蛋蛋疼,疼到抽筋,不由得齜牙咧嘴,樹枝狂抖,又開始發羊癲瘋了。

“靠!”

死裏逃生,龍天急忙後退,遠離神羽,他拍了拍胸口,鬆了一口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