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好小姐,我叫黃運穩!”這西裝男摘下墨鏡笑道:“我是夏強的朋友,他讓我接你去警局一堂,說是有靈異案件。”

“真的?”陳雅問道。

“是的!”黃運穩拿出一張紅符出來,手指輕輕的抖動一下,便着起火來。

“我是國安局的局長,黃運穩!”黃運穩拿出一個證件出來,放在陳雅的面前笑道。

陳雅見到此證,嘴巴驚訝成“o”型,驚道:“國家真的有國安局這個組織?”

“麻煩陳雅小姐,跟我走一趟。”黃運穩收回證件笑道。

“你傻啊?”陳雅拿出一把手槍,指着黃運穩,罵道:“當我不知道你是邪師嗎?玉蓮教的紋身都在你的手臂暴露了!”

黃運穩看着自己的手臂,微微一笑,一招手,身後又站出一個穿着警服的中年男子。

陳雅放下手槍,驚道:“龍局長!”

“進去說話。”龍建雲笑道。

三人進入了屋內後,龍建雲直接拿出一份文件,放在桌子上說道:“小雅,麻煩跟我一起演一齣戲!”

“國安局?”陳雅拿着文件笑道:“我也可以假如國安局?”

“不,國安局只有四個人而已,你男朋友可以進,但是你作爲他的女朋友,必須對國安局的事情保密,所以,要你演一齣戲!”黃運穩笑道。

隨後龍建雲大概的把安排的事情告訴陳雅,陳雅聽完後,點點頭問道:“那白雪姐怎麼辦?”、

“過兩個星期他會醒來的,放心吧,還有方宇呢。”黃運穩說道。

隨後,三人走出屋內,然後來到郊外的一處別墅,進入別墅後,陳雅發現內竟然貼滿了紅色的符紙,心想着是誰有這麼大的能力,畫出上千張紅符。

進入別墅後的龍建雲立馬打通了一個電話,對電話那頭說道:“喂?夏強嗎?你過來嶺東郊外草坪着,我在這裏發現了疑犯,別帶人來,一個邪術!”

……而此時在公安局辦事處,夏強和方宇正在整理文件,夏強接到龍建雲的電話,聽到那邊說發現了嫌疑犯。

看了一眼方宇,然後掛下電話說道:“宇哥,我回去辦事處拿文件!”

方宇點了點頭繼續忙自己的事情,夏強看着桌子底下的手槍,悄悄的拿起來塞進腰間,然後開着一輛警車,來到龍建雲所說的那郊外草坪處。

絕色寶寶:小小翻版誰是媽? 來到這地方後,夏強下了車,打了龍建雲的電話:“喂?龍局,你在哪?”

“後面!”龍建雲說完,立馬掛斷電話。

夏強收起電話,慢慢的轉身。

結果這一轉身,夏強的肚子被人踹了一腳,措手不及的夏強捂着肚子跪在地上,這人迅速的搶走夏強腰間的槍,指着夏強的腦袋說道:“別動!”

夏強慢慢的擡起頭看着這人,發現這人用一塊花布蒙着臉,戴着帽子,看不出這人是誰。

不過看着打架的動作,像是警察專用格鬥術!

隨後持槍這人摘下面罩,夏強瞪大眼睛,驚道:“老鵬!”

“哈哈。”龍英鵬拉起夏強笑道:“嚇到了吧?”

“等下,我有點亂了!”在龍英鵬後面,走來的是陳雅,龍建雲,黃運穩。

黃運穩走上來,握手笑道:“歡迎加入國安局!” 第4604章

「而且就算你用你的火焰,想跟我同歸於金,最後也不過是讓我重傷,但是你要找的那些人,我就不會放過他們了……」小樹苗說道。

分明聲音青色,語氣平靜,但是墨九狸卻聽出對方十分的自信,如果自己真的想殺了它怕是沒那麼容易,而且看起來對方對這個空間很熟悉,想對付自己不容易,但是對付其餘人怕是簡單的多了……

「你這是求人救命的態度嗎?如果是,那你請別人好了,我沒興趣!」墨九狸涼涼的說道。

「我是在跟你合作,你不願意就算了!」小樹苗說道。

墨九狸……

「恩,我拒絕,送我離開!」墨九狸沒有表情的說道。

泛黃小樹苗……

這才輪到它愣住了,為什麼這個女人的反應跟自己想的不一樣呢?

她不是應該求著自己合作,然後幫她找那些人嘛?難道那些人對它其實並不重要?只是下屬嗎??

這樣想著,小樹苗心裡有些慌!

它選中墨九狸就是因為看到墨九狸進來后,分明失去修鍊者的力量,卻還能面不改色的使用火焰,這種情況它也不是沒見過!

而且它還知道,身上有火焰的都是煉丹師!

以前那些進來這裡的人,有的也能使用火焰,但是丟出的火焰又弱,又慢,而且沒啥力量,丟出兩次火焰后,那些人臉色蒼白一片,像是消耗太大了似的……

但是墨九狸之前的舉動在小樹苗眼裡,和曾經見過的那些人相比,簡直一個是王者,其餘的都是青銅啊!

所以,小書面才會在墨九狸想離開的時候,直接攔住了墨九狸,把她給帶到這裡,感應到墨九狸心裡想找人,就想以此作為合作條件,小樹苗想了很多情況,唯獨沒想到墨九狸會拒絕自己!

一時間倒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呵……那我自己離開好了!」墨九狸看對方沒反應,於是說道。

說完直接轉身準備離開!

「等一下……」小樹苗急忙喊道。

「還有事?」墨九狸回頭挑眉問道。

「我真的可以幫你找到你想找的人,在這裡沒有比我更加清楚那些人進來這裡,會在什麼地方的,只要你幫我,我答應一定幫你把人找到!」小樹苗想了想放低語氣說道。

「我看你的樣子,再活個幾百年不成問題的,而且我也未必救得了你,你缺少的是生機,並不是別的東西!生機這種東西我可沒有,就算我是煉丹師,也是沒辦法的!」墨九狸轉身,看著小樹苗片刻后直接說道。

沒想到墨九狸剛說完,小樹苗就興奮的道:「看起來我真的沒找錯人,你果然是一個厲害的煉丹師,美女姐姐你幫幫我吧!」

墨九狸……

墨九狸反覆想了下,也沒發現自己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啊!

為毛剛才還走高冷范的小樹苗,忽然間變成小迷弟了,還喊自己美女姐姐,墨九狸也是醉了啊!

小樹苗見墨九狸沒說話,以為墨九狸想拒絕自己, 吃過午飯後,師母什麼都沒有帶,帶着我,來到了我自己的老家,很久沒有回家了,這次師母跟着我,一起來到我老家田蘭村。

村裏的路比以前好很多,上次我出錢修路,在村裏可是出名了。

師母在奶茶店工作了這麼久,並沒有買小車,因爲師母這些年的積蓄都花在了小朋友的身上。

自從師父走後,師母賺的錢,三分之一都做善事,看來師母和師父是真愛。

師母把師父生前的西裝交給我穿,加上這非主流髮型,真他大爺的帥!

村口,還是那麼的安靜,還是那麼的和諧。

不過如今太陽當空,村口並沒有有老漢下棋,走到梧桐樹下時,師母忽然停下來了,看着梧桐樹問道:“這下面埋着的就是飛僵吧?”

“對。”我回答道。

“你師父要是在,這飛僵肯定不是對手。”師母笑道。

牽手不要說再見 “清叔說得五十年纔會破除封印,五十年後,我保證能虐這飛僵。”我笑道。

走到家門口家門打開着,老爹正坐在大廳裏對着電風扇,看着新聞聯播。

“老爹!”我喊道。

老爹慢慢的轉身,見到是我,敞開笑容道:“臭小子是你啊,嚇我一跳!”

我走上前跟老爹擁抱了一會兒,老爹看着我,問道:“後面那位,是我兒媳婦?”

“別逗,那是我師母!”我解釋道。

師母走上前,遞給老爹一盒禮品,笑道:“伯父你好,我是張孽的師母,沈靈兒!”

“呀,這女娃子應該二十歲吧,長得這麼漂亮!”老爹笑道。

“伯父,我三十了。”師母笑道。

“這……”老爹不好意思的摸摸腦袋,笑道:“我去煮飯,你們先坐吧。”

吃完飯後,老爹一直跟我閒談,我總感覺老爹似乎有心事卻一直沒說出來。

隨後我告訴老爹,我得去大廟一趟,老爹沒有質問我什麼,我和師母來到大廟,李玄清在休息閣那邊澆花。

“玄清道長!”師母走上前笑了笑說道。

“丫頭,來了!”李玄清笑道。

“小孽啊,去休息閣那裏,拿一把鋤頭上山腰。”李玄清對我說道。

“拿鋤頭幹嘛?”我問道。

“挖你師父的墳!”李玄清說道。

“什麼?挖我師父的墳,這恐怕不太好吧。”我苦笑了一聲:“畢竟師父是死人,聽你們說屍體不在墳墓中,但是這也是對師父的一種尊敬,我作爲他的徒弟,去挖師父的墳,天打雷劈的。”

“你師父當年要是像你這樣,做事三思而後行,他的墳墓也不會出現。”師母拍着我的肩膀微笑道:“裏面是你師父的遺物,你想要救自己,甚至救你的女朋友也必須得你師父的遺物!”

我稍微皺了皺眉頭,從休息閣拿着鋤頭,往半山腰走去,久聞不見師父的墳墓,已經掌門的雜草。

當師母再見師父墳墓之時,眼角早已溼漉,師母蹲在師父的墓碑前,微笑道:“小非,你徒弟來看你了,很像你,真的很像你!”

“好了丫頭,讓小孽動手吧,遲早還是要出現的。”李玄清閉着眼睛,淡淡的說道。

師母離開師父的墳墓,對着師父的墳墓鞠躬三下,然後說道:“挖吧!”

wωw⊕ ttκan⊕ ¢ ○

我看着師母那猶豫的眼神,還是絕下心來,對着師父的墓碑,提起鋤頭敲下去。

墓碑出現一條裂縫,從墓碑的上面一直裂到下面去,我上前對着墓碑踹了一腳,墓碑便轟然倒塌。

“師父,對不起了!”我小聲的說了一聲。

又提起鋤頭,開始挖掘師父的墳墓,半小時的挖掘後,出現了一口紅色的棺材,棺材的表面沒有刻有龍,也沒有刻有符。

而是刻着一隻老虎,我仔細一看,這不正是那蟒山坑中的白虎嗎?

“來,打開吧!”李玄清走到我的對面說道。

我和李玄清一人拿着一頭棺材蓋,慢慢的打開這口紅色的棺材,將棺材蓋丟在一旁,裏面竟然是……

竟然是一棺材的小老虎毛絨玩偶,這是什麼情況?

我擡頭看着師母,吞吞吐吐的問:“師母,這……什麼?”

“那白虎,在你師父生前一直待着,白虎封印黑山老妖之後,化作石像在蟒山深淵底下困了五年,白虎沒出現,一定有他的原因,你師父很喜歡白虎這個小王八蛋,所以我買下幾百個老虎玩偶放入棺材內。”師母淡淡的說道。

“莫非這些白虎能把蟒山那隻白虎給召喚回來,我去,厲害了我的師母!”我驚道。

“進去棺材裏,有東西!”師母白眼道。

“哦。”我應了一聲,然後跳入棺材內,伸手在這一堆的老虎玩偶裏掏來掏去,在棺材的地步,碰到一硬物。

我伸手一摸,結果被被劃破了手掌心,我抽回手,看了一眼被割傷的手掌,這傷痕不是很深,只留了這麼一點血而已。

棺材底部有利器?

我慢慢的撥開這些毛絨玩偶,定眼一看,只見棺材底部竟然有一把銀色的劍,這把劍浩氣蕩然,面對這把劍,有一種傲世衆天下的感覺。

“嗡嗡嗡……”忽然,整個棺材開始顫抖起來。

我一看,是棺材底部的那把劍在顫抖,我看見了劍刃有我的血,很快,這血在我眼前自然的被劍刃吸乾了。

萬物皆有靈性,這劍也通人性。

生前跟過師父,看來這劍不想認我。

在我伸手接觸這劍的劍柄時,卻不想而知這劍竟然嗖的一聲,飛出了棺材,只聽見坑上傳來劍插地面的聲音。

我=趕緊爬出棺材,只見這把銀色的劍,插在師父墳前泥土上,被陽光照射在劍身,那發射的弧光讓我有點睜不開眼睛。

我蹲下身來,從劍柄處一直摸到劍尖,發現這把劍名曰:崑崙劍!

“好名字,崑崙劍!”我摸着劍身笑道。

“嗖”的一聲,這把崑崙劍忽然自動飛了起來,我鬆手任由崑崙劍飛來飛去。

這崑崙劍在我的頭上方轉了幾圈後,停留在半空,本以爲這崑崙劍是要歸順於我,誰知道當我鬆開手掌時。

崑崙劍再次劃破我的手掌心,我大喊一聲,崑崙劍飛回我的手中,手掌心的血與劍柄融合在一起。

傷口沒有癒合,但是血卻被吸乾了。

“看來,這崑崙劍還是認主了。”師母在一旁笑道。 我輕撫手中的崑崙劍,這崑崙劍好像真的有靈氣似得,握在手中有一種熟悉感,正所謂寶劍配英雄,沒辦法,本尊張孽就是一位救世英雄。

糟皮女漢紙的網王異聞錄 師父的墳墓再也沒了,山腰的那坑被填滿了泥土,師母對師父唯一的寄望只是奶茶店裏的合照,僅此而已。

在三清觀裏,我跪在三清祖師爺的神像面前,雙手捧着崑崙劍,而李玄清在我的眉心,用毛筆點上一個圓點,說道:“從此以後,你張孽便出師了!”

出師?

其實我並不想出師,連師父的真面目都沒有看見,怎能出師呢?出師意味着,我已經可以正式收其他人爲徒,也就是說,我的道行已經到達了師父的那種境界。

“走吧。”李玄清放下毛筆,淡淡的說道。

“走去哪?”我問道。

“丫頭,你跟張孽說。”李玄清盤腿坐在道觀內,手裏捧着一本書在默看着。

我站起來後,問道:“去哪師母?”

“其實,破解五弊三缺的方法,我並不知道,如果真想破解,你只能去救一個人!”師母對我說道。

“誰?”我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