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不是要刺殺我的父親了嗎?現在時間剛剛好,我附近的車隊馬上就要回來了,而且剛好我所在的這個位置,很容易看到它。”

寧無華點了點頭,站在這個男人的面前看了一下,果然他這個位置是最好的,因爲他面前的這個窗戶打開,就能看到外面的這一條寬闊的馬路。

寧無華就看着這條馬路,很快,三輛車就往這個別墅跑了過來,前面是一輛小轎車,後面是一個悍馬車,在後面是一個運送貨物的那種貨車。

“像你父親這樣的人,你覺得他會坐在什麼地方?這有三輛車,我可不知道他坐在什麼車裏面。”

這個年輕人指着中間的這輛悍馬車,回過頭來就對寧無華說。

“我的父親就坐在中間那一輛車,因爲我父親當過兵,所以他對這種車有種感情,再加上這種車防禦質量還不錯,所以我父親就坐在這裏面保護她的安全。”

寧無華點了點頭,就對面前這個人說。

“知道你父親回來了,作爲他的兒子,你應該知道他接下來會去什麼地方吧,那你就帶着我去,他接下來要去的地方,我提前準備好,放心吧,我一定會把你的父親給自殺了,而且會讓你坐上他的位置。”

這個年輕人點了點頭,然後轉身就走了,寧無華跟着他的背後,來到了一個特別豪華的臥室,然後寧無華就躲在衣櫃裏面,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年輕人跟着他一起躲在這裏面。

“剛開始我就覺得不對勁兒了,我刺殺你的父親,你就如此的協助,而且這個時候你還和我一起躲在這裏,你到底想幹什麼。”

“我想親眼看着他死,所以我要躲在這裏,親眼看到你把他給殺了,如果你不讓我躲在這裏的話,我們的合作就失效,我去看望你的人,進來把你給殺了,你信不信。” 雖然寧無華感覺到很疑惑,並不知道這個年輕人到底想幹什麼,但是他這個時候還是點了點頭,和他一起躲在衣櫃裏面,果然這個人,警惕性特別強,他還沒有進入他的臥室的時候。

他的貼身保鏢就走進了,每個地方都在搜尋,好像想要查找躲在這裏面的人一樣,寧無華這個時候就緊張了,他覺得自己這個時候大雨,如果躲在這裏被他們給發覺了的話,對自己來說有很大的影響。

那就在這個時候,這個保鏢已經搜尋到了衣櫃,就在寧無華不知道如何應對的時候,這個年輕人直接打開了衣櫃,衝了出去,這個保鏢沒有想到他們的公子居然躲在衣櫃裏面。

“公子,你爲什麼躲在這裏面啊?如果這件事情被你父親知道的話,肯定要找你麻煩的,而且現在你的年紀這麼大了,已經不是小孩子,你幹嘛還躲在衣櫃裏面。”

這個保鏢明顯有點責備,寧無華看的出來,這個保鏢和這個年輕人關係比較不錯,至少比他的叔叔對他的態度好得多。

“是這樣的,我就想給我父親一個驚喜,對了,我的父親,今天是去什麼地方了,爲什麼這麼晚纔回來,對了,陪我出去喝兩杯,我們好久沒有在一起喝酒了,我都想念和你喝酒的日子了。”

年輕人直接把手搭在這個保鏢的肩膀上,面對這個保鏢說,這個保鏢明顯特別盡職盡責,還想搜尋這個衣櫃。

“你幹什麼呀?走,陪我下去喝兩杯,我們好久沒有在一起喝酒了,要知道上次和你喝酒,還是三個月前了,你看看這個時間過了多久了,難道你不認我這個哥們了。”

“公子,不是我不願意陪你喝酒,而是我要保護你父親的安全,每天要把這些地方給找一遍,看看有沒有人藏在這裏面,好刺殺你的父親,所以我現在必須把這裏的危險因素給排除了,才能跟你一起走啊。”

這年輕人倒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拖着這個保鏢就走了,當然出去之後寧無華聽到這年輕人和其他人說話,但是由於距離太遠,寧無華根本就不知道他們說些什麼,但是也沒有想到這個年輕人居然這麼有用,帶走了這一個比較盡責任的的保鏢。

寧無華這個時候就拿出自己手上的匕首,隨時準備要一個人的人命,等了一會兒,一個年紀比較大的人,走了進來,寧無華看了一下,就是自己的目標。

可是用寧無華沒想到的是,這個人的旁邊有一個年輕女孩子跟他摟摟抱抱,而且這個女孩子看起來還特別的不錯,只不過寧無華感覺到這個女孩子好像在哪裏見過一樣,有種熟悉的感覺。

可是寧無華這個時候還有事情要做,所以他的眼睛就看着這一個人和這個年輕的女孩子,直接倒在牀上,做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看了一會現場直播,聽着寧無華熱血沸騰的。

終於等他們完了之後,這一男一女就倒在牀上休息去了,寧無華這個時候輕輕的打開自己面前這個衣櫃的門,然後輕聲輕腳的走到這個男子的面前,捂住了這個男人的嘴巴。

然後寧無華直接一刀斃命,用刀插進了這個人的心臟,旁邊的女人還沒有醒過來,一切乾淨利落。

然後寧無華直接把這個人的頭顱給割下來,看着面前這一個頭顱,寧無華還是特別滿意的,寧無華覺得自己已經是完成任務了。

所以該回去了,想要轉身就走了,可是讓寧無華沒想到的是,這個男人身上流的血,流在了這個女人的身上,這個女人睡覺的時候感覺到自己身邊黏呼呼的,好像自己掉入了一個沼澤裏面。

所以他順手一摸,發現牀上有什麼東西,所以這個時候她打開臺燈,看了一下,發現旁邊的這個人投入已經沒有了,而且牀上到處都是鮮血,所以這個時候她直接尖叫了起來,可是寧無華這個時候剛剛纔跳下樓。

剛剛一踩到土地上面就聽到樓上的尖叫,寧無華,明白必須自己趕快走,不然的話自己有可能都走不掉了。

他看了一下自己白天把自己趕出來的這個小破屋,飛速的跑到這個小破屋,寧無華一跳都跳了進去。

這個女主人聽到自己房間裏面有動靜,打開自己家的燈,看到白天那個不速之客,這個時候又來了。

所以又想拿東西趕寧無華走,科室寧無華拿出來了,一把帶血的匕首,而且也從自己懷裏拿出那個帶血的匕首,放在他們的飯桌上面。

這個母老虎畢竟不是老虎吧,只是脾氣暴躁了一點,性格差了一點,這個時候看着寧無華拿出來的東西,看了一眼,然後就重重地摔倒在地,暈了過去。

寧無華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直接站了起來,關上了面前這個窗戶,在這個房間裏面找了一下,找到一個小小的盒子,把這個盒子裏面的東西倒了進去。

然後就把這個目標人物的頭顱放了進去之後,寧無華就觀察了一下這個別墅,發現別墅裏面的人要遭的,而且有一對又一對的武裝人員向外跑。

而且這些武裝人員正在一件又一件的收藏着這些房子,卻要找出刺殺他們老大的殺手,寧無華看了一下,必須按照特殊的手段才能離開,他看了下頭頂,看來自己又得當房頂客人了。

寧無華嘆了一口氣,跳上了房頂,踩着這些人的房頂,直接就跑了,可是這個時候天已經微微亮了,寧無華才跑幾步路,就被人發覺了,而且一些子彈不斷的打在寧無華的旁邊。

寧無華飛速快跑,這些人也在下面追她,可是寧無華跑了一會兒,他直接覺得這樣跑下去也不是辦法呀,因爲後有追兵,前有攔路虎,如果自己就這樣跑下去的話,肯定會被他們給抓了的。

“這樣跑下去也不是辦法,一定得想個辦法,不然的話自己真的有可能栽在這裏,我可不想我寧無華也是移民,就倒在這裏了,我還得找他們報仇呢。”

寧無華觀察了一下週圍,發現這裏不是有車嗎?寧無華就跳下了房頂,隨便找了一輛車,開着車就好了,寧無華以前也學過駕照,而且軍隊裏面,尤其是他們特種兵,還學過特別的駕駛技術。

比一般的專業的賽車手還厲害,所以這些人慢慢的,就沒有追上寧無華,寧無華本來以爲自己可能要鬆一口氣的時候,發現前面居然有路障擋住他的去路。

“不要以爲有這種東西就可以擋住我的去路,看看,我一車子就把你們給撞開,讓你們知道,我開車技術的厲害,也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

寧無華加大了油門,直接開着車,向這個路障撞了過去,可是寧無華沒有想到的是這個車馬力真的不行,他直接撞上了這個路障,根本就沒有撞開。

而且這個車子現在已經熄火了,寧無華就算在着急想把這個車子給打了,這個車子好像就閉了嘴巴就根本就打不燃了。

“這是關鍵時候掉鏈子,真的是讓我頭疼,看來還得趕緊離開,不然的話,這些人圍上來,我就得倒黴啊,暫時先跑。”

這些武裝人員慢慢的圍了上來,寧無華直接趁他們不注意,重重地打開車門,衝進了旁邊的一個房間裏面,這些武裝人員看到寧無華跑了,這些武裝人員也跟在寧無華的背後。

寧無華靠着自己的靈活走位,慢慢的躲開了這些武裝人員的跟蹤,可是這個地方已經亂了起來,每個人都是在追尋着寧無華,可是寧無華想了一下,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長什麼樣啊。


既然這些人不知道自己長什麼樣,自己爲什麼不可以打扮一下,爲什麼自己要鬧的這麼熱鬧,非要讓這些人注意到自己呢?想到這裏寧無華就笑了一下。

然後直接衝進了一個小小的洋房裏面,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自己衝進這個洋房的時候,剛好發現一個女孩子在洗澡。

這個女孩子看到寧無華來了,你看到寧無華了,手上拿着一個木盒子,再加上自己現在洗澡,渾身**,剛想叫寧無華直接把他按到牆上,然後捂住了她的嘴。

“我告訴你,我勸你不要說話,我勸你也不要大喊大叫,如果你敢大吼大叫的話,信不信我用匕首頂着你的脖子,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厲害,像你長得這麼好看,也不願意,馬上就死了吧。”

女孩子特別驚恐的看着寧無華,寧無華現在就像一個惡魔一樣,看起來凶神惡煞的,而且這個女孩子也觀察到,寧無華手上的這個木盒子好像正在滴血呢。

“我可以鬆開你,但是我勸你不要說話,像你這樣年輕好看的女孩子,也不願意死在我手裏吧,如果你能閉嘴的話,而且乖乖的穿好衣服,我可以放過你,如果你同意的話就點點頭。” 這個女孩子聽到寧無華這麼說,現在本來有點害怕,只能點了點頭,寧無華看着這個女孩子點頭了,才鬆了一口氣,所以才把自己的手給鬆開。

這個女孩子也履行承諾,寧無華把手給鬆開的時候,她並沒有大吼大叫的,叫來外面的人,這個時候反而閉上了嘴巴,邊上驚恐的看着寧無華,寧無華看着他這樣看着自己,也無奈。

轉身就想離開,這個女孩子,看着寧無華走了,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跑到自己放衣服的這地方把這衣服給拿起來準備穿上,可是寧無華這個時候有點不放心,回過頭來,看着這個女孩子,這個女孩子對寧無華這麼一看,動作愣住了。

本來剛纔寧無華並不在乎的,這個時候他就看得特別認真,這個女孩子的身材還挺不錯的,而且胸還挺大的,一下子寧無華就看呆了,並不知道自己接下來幹什麼?這個女孩子看着寧無華,如癡如醉的看着自己。

把自己手上的衣服扔向了寧無華,可是把這衣服扔向寧無華後,她就後悔了,所以這個時候只能捂住自己,不應該被寧無華看到的地方跑了。

這個女孩子的技術還真的不錯,直接扔到了寧無華的頭上,這件衣服就像寧無華頭上的紅蓋頭一樣,把寧無華的頭給蓋住了,感受到這個女孩子特有的體香,寧無華還特意的聞一聞。

“你還別說,女孩子還真的有體香,問一下他的衣服,感受到它,衣服上面的這種香味,聞起來還不錯,看來,有些時候,我對女孩子的瞭解還是比較少啊。”


寧無華意猶未盡地把這件衣服從自己的頭上給拿了下來,可是剛剛把衣服拿下來,看着衣服上面一個碩大的咖啡貓,你才知道自己剛纔想法有點邪惡了,穿這樣的衣服的女孩子應該年紀還小,自己居然吃了一個小女孩子的豆腐。

“真的是罪過,我居然幹了這樣的事情,以後可能因爲這件事情我都上不了天堂,肯定下地獄,真的是虧大發了,對那個女孩子現在怎麼樣了?別人女孩子吃了這麼大的虧,還得去看一看,安慰一下人家呀。”

寧無華拿着衣服就想去找哪個女孩子,可是這個女孩子直接消失不見了,寧無華想到自己現在還在被追殺,所以只能把衣服放在,凳子上面就跑了。

雖然有點捨不得,但是現在保命要緊,所以寧無華離開了這個地方,急速的前行,忘了命的往前跑,在他穿的這個破房子,然後跳了很多個屋頂之後,終於逃到了這個老大,他的勢力邊上。

看到這裏寧無華送了一口氣,那就代表這些人不會追殺自己了,所以定了這個時候直接從樓頂跳下來,拿着自己的禮物走向了那一個酒吧。

寧無華慢悠悠的走,這些人當然還是不懷好意的,看着寧無華,可是寧無華這個時候就像一個凶神惡煞一樣,而且寧無華手上的這個盒子上面,還在滴着鮮血,所以這些人雖然特別討厭寧無華,但是也不敢得罪寧無華。


寧無華終於找到這個酒吧了,打開這個酒吧裏面繼續,燈火輝煌,聲色犬馬,而且酒池肉林的,看着寧無華來了,這些人不懷好意的看着寧無華,寧無華直接走到這些人裏面對他們說。

“你們老大現在在什麼地方?現在在裏面等我沒有?如果你們老大現在還在裏面的話,就直接告訴你們老大,我帶着禮物來看她了,而且是他需要的禮物,是她要的禮物,如果耽誤我的時間的話,你們老大怪罪你們,可不要怪我。”

寧無華這麼一說,酒吧的酒酒保,這個時候直接跑去了那個肥頭大耳人的辦公室裏面,等了一會兒,這個酒吧直接來到寧無華面前,非常恭敬的對寧無華說。

“原來是你這位尊敬的客人,我們的老大已經在裏面等你了,這個時候他已經在裏面給你準備好了,美酒和美食,歡迎你到來了,這位客人,應該說是尊敬的客人,你這個東西需不需要我幫你拿着。”

這個酒保非常恭敬的看着寧無華,想用手幫助寧無華拿着,他手上拿着一個木盒子,寧無華直接躲開了,讓這個酒保帶路,這酒保也是聽話,領着寧無華來到了他們老闆的辦公室,寧無華再一次看到這個肥頭大耳的男人。

這個肥頭大耳的男人看着寧無華來了,直接站起來拍了拍手,這個肥頭大耳的人,在這裏的情報系統是非常厲害的,寧無華才把自己敵對陣營的老大給幹掉的時候,他已經得到情報了。

所以這個時候他直接站起來,非常高興的對寧無華拍了拍手,寧無華這次做的真是乾淨漂亮,還真的是厲害,特別有膽量,特別有本事啊。

“其實我本來以爲你只是去送死的,可是沒有想到你真的是一個鐵血漢子,還真的很有本事,你是我尊敬的客人,請坐吧,但是你坐之前能不能看看我要的東西呢。”

寧無華明白,這個肥頭大耳的人想驗貨,所以就把自己手上的這個木盒子放在他的辦公桌上面,然後雙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這個肥頭大耳的人也不慌張,直接打開了面前這個木盒子,看着裏面的這顆人頭,直接把它給拿了出來,仔仔細細的欣賞了起來。

“不知道,我有沒有找錯人呢?如果你的照片沒有提供錯誤的話,現在你手上的這顆人頭就是你昨天給我那張照片上面的那個人吧,希望你告訴我,我沒有找錯。”

這個肥頭大耳的人,這個時候特別的開心,仔細的看着自己面前這個人頭,看着面前這個酒保,這個酒保有點害怕,這個肥頭大耳的人直接走到這個酒保的面前,把這個人頭放在她手裏,然後對這個酒保說。

“這顆人頭現在有點血琳琳的,你拿去給我收拾乾淨,這是當前之後我才睡呀,如果你沒有洗乾淨的話,我會讓人洗乾淨你的脖子,然後我一刀砍下去,明白嗎?”

這個酒保點了點頭,小心翼翼的拿着這個人頭走了,寧無華回過頭來看着面前這個肥頭大耳的人,連自己人都不放過,這個人還真的是心狠手辣呀。

“你還真是殺伐果斷呢,連自己的手下都不放過,看來你也是這裏的梟雄人物,像你這種人物,一般人應該得罪不起吧。”

聽到寧無華這麼說,這個肥頭大耳的人直接笑了起來,寧無華看到他那個油光的臉直接擠在一起,心裏面都有點噁心,但是這個時候他心中的噁心還是沒有表露出來。

“作爲朋友,你就是說笑了,我怎麼可能像你說的這樣呢,我只不過在這個地方混口飯吃,其他的朋友也給我一個面子,讓我在這裏活得下去,暫時餓不死。”

寧無華也就沒有跟這個人開玩笑去的興趣了,直接輕輕的敲了敲自己面前的桌子,然後對這個人說。

“我這次可是答應你了,我需要你的幫助,如果我幫助了你,你就應該答應我的要求,現在我已經滿足了你的要求現在,你應該是答應我的要求的時候了,難道你想反悔。”

肥頭大耳的人直接搖了搖頭,坐在寧無華的面前,寧無華只聽到他坐下去的時候他的,凳子發出了吱的一聲,寧無華真的懷疑他這個凳子是不是要被他坐垮了?

“你放心吧,我在這裏好歹有點地位,而且說一不二,答應你的事情我一定會辦到,說吧,你想讓我幫你什麼忙?只要不太過分,我都能幫助你。”

寧無華直接笑而不語,說實話,他現在還不需要這個肥頭大耳的人幫助自己,他只需要在這裏有自己的一份影響力就夠了。

要對付卡爾,只靠自己一個人的力量和自己所在的那個幫派還真的不行,得有自己的實力啊。

“暫時我還沒想好,等以後我需要你幫助的時候,希望你出現在我的面前,幫助我,希望你記住,今天我幫助了你個忙,對了,你接下來打算怎麼做?滅掉他的幫派,把他的幫派給吸收了嗎?”

肥頭大耳的人點了點頭,自己以前失去的東西自己一定要得到,而且自己要親手拿回來,自己以前可是這個貧民窟的王,自己以後也是這裏的王。

“你說的沒錯,我以前是這個貧民窟裏面說一不二的老大,自從他來了之後,我失去了一半,你欠着我,一定要把我失去的東西全部給奪回來,成爲這裏真正的王。”

一聽到面前這個肥頭大耳,說出他的夢想,寧無華根本就沒有興趣參與他這一個幫派鬥爭,寧無華直接點了點頭,然後站起來,這個肥頭大耳的人叫住了寧無華。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你放心吧,以後要我幫助你的話,我一定赴湯蹈火的幫助你,只需要你說句話,因爲像你這樣的朋友,我也希望和你繼續聯繫,和你繼續有感情。”

寧無華回過頭來看了這個肥頭大耳的人,寧無華點了點頭,他打開門,想回去看看那個自己帶過來的小女孩宋恩,畢竟自己在外面呆了這麼久,也得回去看看她了。

可是他剛剛打開門的時候,這個酒保走了進來,而且手裏面拿着已經洗乾淨的人頭,這個肥頭大耳的人特別的開心,走到這個酒吧的面前,拿起了這個人頭,跟着寧無華一起走到,這個大廳裏面。

“以前我們是這裏的王,可是自從這個人來了之後,奪走我們的領地,也把我們趕到了這裏,讓我們無法再成爲這個貧民窟的王,今天,中上天有眼。”

“由這位朋友的幫助,我們終於把他的人頭給得到了,以前我們是這裏的王,以後我們也是這裏的王。我們永遠是這個貧民窟的王。”

一聽到他們老闆這麼說之後,這些人響起了熱烈的歡呼聲,由剛纔第一現在變成了尊敬,而且每個人都拍下的時候,好像是對寧無華的鼓勵。

而且這個時候好多女孩子還直接走到寧無華的面前,在寧無華面前跳起了舞,還不斷的對寧無華拋媚眼,可是寧無華對他們根本就沒有興趣,他回過頭來,看着面前這個肥頭大耳的人。

“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的話,我就先回去了,請你記住今天的話,如果我以後找你幫忙的話,希望你能幫助我,如果你不能幫助的話,你就別怪我不客氣,咱們可是約定好了,要講一個江湖規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