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但見老爺子一臉鄭重嚴肅的模樣,顧念心裡咯噔一下,該不會是小傢伙任性,惹老爺子生氣了吧?

可是,小傢伙不是任性的孩子啊。

「你們別緊張。」老爺子說道,抱著小傢伙坐到了沙發上:「我覺得,小米糕可能是開始覺醒了。」

雲月盟 什麼?

顧念驚了一下,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read;。

「你們等一下。」老爺子說道,便起身走了。

回來時,拿了兩張紙。

其中一張紙上,畫著毫無規則的圖案,哪怕是看好一會兒,都記不住。

老爺子給小傢伙看了一眼:「來,你看看,記住了的話,就在這張紙上劃出來。」

小傢伙小手捏著在他這兒顯得有些大的紙,看了沒多會兒,便放下來,拿著簽字筆在紙上將那些不規則的線條畫了出來。

線條其實並不複雜,也沒有太多,只是因為形狀不規則,並不好記。

顧念要是想,仔細看幾次,也能記得住。

卻不能像小傢伙這樣,只看一會兒,就能正確的畫出來。

線條或許不夠直,可形狀卻是一樣的。

「你是只要看到畫,就能一眼記住,是嗎?」老爺子問。

小傢伙點頭,手指著紙:「只要是這種亂亂的,我就能記住,字不行。」

「懂了。」老爺子對楚昭陽和顧念說,「小米糕這應該是一種畫面記憶能力。這種能力,楚家前輩們,也曾有人出現過。」

誰知,楚昭陽的表情卻沉了下來:「我沒想到,他會這麼早就出現。」

「嗯,是。」老爺子也沉聲道。

「是有什麼問題嗎?」顧念不解的問。

「雖然家族中的家主,是由覺醒家主能力的人來當。但這不代表沒有競爭。」老太太出言解釋,「如果家主能力過早地覺醒與暴露,讓家族中其他有野心的人知道,恐怕就會對孩子動手。對付大人不容易,可對付小孩子太簡單了。即使這一代的預備家主死亡,也不會再覺醒其他人。那麼,除了等到下一代預備家主覺醒,在此之前,就只能選其他並沒有覺醒能力的人來做代家主,行使家主權力。」

就比如當初的楚嘉宏。

如果不是楚嘉宏實在是太不爭氣,他可能已經是楚家的代家主了。

「一般人到十幾歲覺醒家主能力,這樣是最好的,至少到了年紀,就有了自保能力。但如果覺醒的過早,就只能儘力隱瞞,保護孩子的安全。所以,各家族才會早早的就選有潛力的小孩子,送進嵐山大院去學習,就是希望他們能夠儘早擁有自保能力。」老爺子解釋道。

「哎!」老太太嘆氣,「當初昭陽就是覺醒的太早,我們儘力瞞著,可不知怎麼,瞞到7歲,就泄露了出去。當初他被r組織綁架,表面來看,是因為我們生產的藥物阻礙了r組織發展的關係。可更深一層,便可能是我們楚家內部有人得知了消息,故意泄露給r組織,與他們合作,想要趁昭陽還小的時候,就除掉他。」

老太太心疼的把小傢伙拉進懷裡,摸著他的腦袋瓜:「現在小米糕覺醒的這麼早,是福,也是禍。」

顧念臉一下子就白了下來。

她不敢想象,如果小傢伙也經歷一遭楚昭陽當初的事情。

或許不是綁架,或許是別的,總之,都是要人命的事情,她一顆心便絞痛了起來。

怪不得,小傢伙早早的就表現出過人的聰明。 「統領,你……」

人群之中,一個看著年歲較小,身材高瘦的禁衛軍嘴唇微動想要說話。

可話音還沒有出口,就被身旁的人拉了一把,然後在韓葉有些疑惑的回頭看向之前出聲的那人,後面這人直接上前半步擋在了那人身後,低聲道:

「是,請統領放心,我們會將這裡的事情處置好,不會給人留下把柄。」

「那就好。」

韓葉神色冷淡的點點頭,卻絲毫不知道他失了眼前這些禁軍中人的心,更不知道他剛才那些話和舉動這些曾經陪著他出生入死,願意為他賣命的人寒了心。

他心中存著事情,滿腦子都在想著要怎麼把今兒個的事情給抹過去,讓計敏德和孔吉仁那邊不再追問。

而且那司玉門的人之前就已經跟他們結過仇,因為他們之前的搜查壞了他們的生意,兩邊已經難以修好。

如今這死去的幾人也不知道和司玉門的有沒有關係。

如果沒關係也就算了,要是真有關係的話,還不知道要賠償些什麼東西,才能讓司玉門那邊不再追究這事情,甚至願意出面替他們跟計敏德和孔吉仁那邊說和……

韓葉心裡想著事情,也就沒留意那些人的眼神,只是說道:「你們在這裡處理好事情后再回去,我有事先走,你們記得告訴其他人,不準再惹是生非。」

「如果有人再敢胡來,弄出什麼亂子,到時候休怪我不顧念往日情分!」

剛才說話那人眼底劃過抹諷刺。

往日情分?

在他心裡還有半點往日情分嗎?

如果有,他怎麼能夠這般面不改色的對著這些他往日稱兄道弟的人,他又怎麼能夠做到面對這滿地血腥、滿耳哀嚎無動於衷,卻半點不忍都沒有?

連心都沒有了,還有哪門子的情分!

那人眼底帶著嘲諷之色,卻是低著頭遮掩了所有神情,彎著腰恭敬道:「統領放心,我會約束好他們,定然不會再惹出什麼亂子來,讓統領煩心。」

韓葉是認得這人的,叫卓君陽,有些能力,而且武功也不錯,以前辦事也十分利索。

如今他身邊的副統領因為犯事被懲罰,那八十杖下去就算是命大死不了,這副統領的位置他也不適合坐了,讓這人當他副手倒是也合適。

韓葉說道:「卓君陽,張玉江犯錯,已經不適合擔任副統領一職。」

「我奉陛下命令前來捉拿逃犯姜雲卿,手邊雜事眾多,張玉江空缺下來的位置由你暫時代管,等到回了皇城之後,我會上書陛下,另行冊封你來擔當副統領一職。」

卓君陽聞言之後沒有半點感動,依舊弓著腰身沉穩道:「多謝統領提攜。」

「行了,我先走了,你好生在這裡盯著。」

在韓葉看來,他能提拔卓君陽就是他的榮幸。

卓君陽哪怕表現的不那麼激動,可是心裡恐怕也是高興的。

想要回去皇城之後得到重用,甚至成為禁軍副統領,卓君陽定然會好生表現來換取晉陞的機會。

而且又有這麼多受罰的人在前,其他人肯定不敢亂來。 怪不得,小傢伙早早的就表現出過人的聰明。

附帶家主能力的孩子,能不過人嗎?

「所以,這事兒,就只有我們幾個知道,不要再對別人說。」老爺子沉聲道,「誰也不要泄露出去。」

「一定的。」老太太說道償。

高嬸是家裡的老人了,跟張營斌一樣。

她母親當年就是在老宅工作,高嬸母親那個年代,對女子的教育並不看重,並沒有一定要考上大學一說。

並且那時候,大學的錄取率極低,能夠考上的,當真就是精英中的精英。

所以,高嬸也沒有考上,也不太愛學,讀完高中便沒再繼續,乾脆留在老宅幫母親的忙。

直到母親退休,她便接了母親的班,一直到現在。

不過高嬸的兒子有出息,現在正在國外讀博,學的還是醫學,便是打算學成歸國后,就進入楚天工作。

剛才的話,高嬸在廚房時也聽到了一些,並不全。

這會兒聽到老爺子的話,忙說:「老爺子,前面聽的話,我肯定一個字都不往外說。」

老爺子看她一眼,點點頭。

高嬸便趕緊說:「那我先出去。」

老爺子點點頭:「也好。」

高嬸剛出門,老爺子手指在膝蓋上敲了敲,拿出手機,只按了一個鍵。

而後,便聽他說:「跟上。」

將手機收起后,老爺子說:「我們決不能讓以前昭陽受過的苦,再在小米糕身上經歷一遍。當初昭陽早早覺醒能力的事情,本只有咱們家人知道,範圍就那麼點兒。可後來卻泄露了,但凡是有嫌疑的,一個都不能放過。」

老爺子手指敲擊著膝蓋:「不是我不信任身邊的人,只是需要謹慎,一個個的過濾,證明他們確實可信。我現在最怕的,就是咱們身邊有叛徒而不自知,再次把小米糕的事情也泄露出去。那時候,我們追悔莫及。」

「剛才之所以沒有立即就把高嬸支開,也是為了測試一下,高嬸值不值得信任。畢竟她成天在家裡,我們家的事情,除非特別機密的,基本她都知道。如果有人想要買通誰,高嬸是最好的選擇。」

老爺子解釋,他不是這樣粗心的人,明知道事情重大,而不把人支開。

「那不要忘了也查查那兩個。」老太太也隨著楚昭陽這麼稱呼了。

老太太指的,自然是楚嘉宏和向予瀾了。

能讓至親的人都懷疑他們,可見這兩人混到什麼份兒上了。

「必不能漏掉他們。」老爺子沉著臉說。

「那現在,對小米糕,怎麼打算?」老太太問道。

「本來孩子疑似覺醒家主能力,應該要帶他去長老那裡做檢測,來正式向家族公布,預備家主已經產生。」老爺子說道,看向小米糕,「但是我的意思,先不要去測試,先瞞下來,我們就當什麼都不知道。」

「等小米糕大一些,有了自保能力,我們再公布。」老爺子沉吟半晌,「並且,那時候,小米糕的能力會越來越明顯,越來越成熟,我們也能更加確定一些。」

老爺子嚴肅的看著小傢伙:「小米糕,你說呢?」

小傢伙乖巧的點頭:「我聽太爺爺的,你們為了我好,我知道的。」

「哎喲。」老太太感動壞了,把小傢伙抱進懷裡,好一番揉搓,「好孩子,你怎麼這麼乖,這麼懂事,這麼聰明啊!」

小傢伙喜滋滋的說:「別人都說,是媽媽教的好。」

顧念臉都紅了,這小傢伙,這樣自誇,她都不知道怎麼反應了。

紅頂女商 老太太聞言,更是喜的不行,邊摸著小傢伙的腦袋瓜,不住的點頭:「對,對。」

老太太笑著對顧念點頭:「念念,你把孩子教的很好。」

「小米糕自己也懂事。」顧念溫柔的笑看小米糕。

「小孩子懂事,也是由大人引導的。」老太太想到自己那不肖子楚嘉宏,就不禁反思,難道自己當初是哪裡做的不夠好?

「小米糕能這麼懂事,是你教得好,你不用謙虛。」老太太說道。

「老夫人,您」

老太太這時卻板起了臉:「哎喲,都什麼時候了,還叫我老夫人。小米糕都叫我太奶奶了,你還叫我老夫人,是還沒原諒我這老太太嗎?」

顧念趕緊搖頭:「不是啊。」

小米糕本就是楚家的孩子,叫她奶奶多正常啊。

可她還沒跟楚昭陽結婚呢,感覺名不正言不順的。

「不是的,從沒怪過您。」顧念趕緊擺手說。

「那就叫我奶奶,別這麼見外,咱們早晚是一家人。」老太太目光充滿了殷切。

顧念壓力有點兒大,陡然想到,好像當初也經歷過這麼一回。

老爺子也難得和藹的對顧念說:「是啊,早晚的事兒。」

顧念便笑著叫了:「爺爺,奶奶。」

「哎,這聽著就順耳多了。」老太太笑眯了眼。

老爺子滿意過後,目光就落在小傢伙的臉上挪不開了。

「之前可是說好了,今晚要讓小米糕留在這兒睡的。」老爺子粗聲提醒,「你可別忘了。」

「忘不了。」

楚昭陽剛說完,老爺子就催了:「那你現在就打電話,跟顧念爸媽說一下。」 韓葉便直接放下心來,回頭說道:「閔大人,你跟我一起走嗎?」

閔長樂搖搖頭:「韓統領先走吧,我帶著血鷹軍出城一趟,去看看驛站那頭有沒有什麼消息。」

韓葉本也就只是隨口一問,見閔長樂不與他同路他也沒有強求,直接說道:「那我先走了,告辭。」

「告辭。」

兩人招呼了一聲之後,韓葉便一扯韁繩,嘴裡輕喝了一聲「駕!」,然後騎著馬快速離開。

等他走後,剛才最初想要說話的那個禁軍中人才忍不住說道:「卓君陽,你攔著我做什麼,他們已經身受重傷根本不能再打了,再這麼打下去他們會沒命的……」

「夠了!」

那個剛才對著韓葉回話的名叫卓君陽的人用力拽了那人一把,止了他口中的話后,沉聲道:「他是統領,他的話我們都要聽從不能違背。」

「更何況是他們自己犯了錯,統領說的對,犯錯就要受罰,若是不罰,怎麼能夠服眾?」

「將來人人效仿,都不將統領的話放在心中,禁軍之中還有什麼軍紀可言,而且如果不罰他們,又怎麼能夠平息今天他們惹出來的亂子?」

那身材微瘦的人張了張嘴,急聲道:「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

卓君陽沒等他把話說完,就直接出聲打斷了他。

他用力一把拽著那人的手腕,讓他吃痛之下忘了說話,這才扭頭對著閔長樂說道:「閔大人看笑話了,我這兄弟年紀小不懂事,才會一時心軟胡言亂語,還望閔大人見諒。」

閔長樂笑了笑:「卓兄弟言重了,這位也是性情中人,重情義才會一時失態,還沒恭喜卓兄弟更進一步,佔了這副統領之位。」

「閔大人說笑了。」

卓君陽神色平靜:「副統領乃是朝廷官職,任免之事都需陛下首肯,韓統領方才不過是隨口一言,閔大人不必當真,我的能力也不足以勝任副統領的位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