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但是,王春雪是一個劍客,劍客對於自己的實力十分自信的,就算是對付比自己強大的敵人,他們也同樣不會自我認輸。

「墨兮九劍。」王春雪本意是不施展組合玄法就擊敗靈夢兒的,但是,目前是做不到了,她便當機立斷,展開劍勢,同時攻擊。

每一個劍客的出手速度都十分快,如陸青冥、步仙火,而王春雪是包括陸青冥在內四個年輕劍客之後的最有潛力的劍客,出手速度同樣快的不可思議,當初陸青冥第一次遇到對方的時候,可是見識過的。

墨兮九劍的意境和周書的書墨化劍十分相似,只是,在王春雪手中,這意境或者不如周書強大,但是,卻鋒芒更甚,因為這是真正的劍。這是劍化書墨。

只是,戰鬥中的兩人卻都沒有發現,在遠處的最前列坐席上,那長生殿殿主望著靈夢兒,臉色陰沉。

「紫氣東來,紫羅劍法,雷劫域萬器宗還真是夠囂張了,自家土地的氣運比這裡還要強,竟然還到這裡來奪取氣運,莫非……眼中已經沒有我們情域的么?萬器宗!」他最後一句是直接大聲喊出來的,頓時天空的雲彩盡散,真箇天空都風雲動蕩了起來。

大能的手段,已經可以印象天地萬象了。

所有人臉色駭然,對於長生殿殿主十分忌憚,這位可是整個情域最強大的人之一了。

若是臉色變化最為劇烈的,應當數場上的靈夢兒,她聽到長生殿主的聲音后就臉色蒼白了好幾倍。

時刻注意這對手的王春雪首先發現了她的一樣,但是出手卻沒有絲毫含糊,招招制敵。

回到九零低調做人 ,則是陸青冥。

他看著靈夢兒蒼白的臉色,呢喃自語:「看來,應該是和夢兒有關,不知道她到底來自何處。」

他曾經問過對方,但是靈夢兒不說,很顯然,她所在的勢力應該是十分強大的,而且,不屬於萬古情域。

因為長生殿主的原因,觀眾們和選手們都有些心悸,使得靈夢兒和王春雪這一戰失去了別人的關注。

終究,施展了秘法的靈夢兒計算沒有出錯,這一場戰鬥兩人勢均力敵,最終以平手落寞。

回到陸青冥身邊,靈夢兒的臉色依舊有些蒼白,看了看陸青冥,也不說話,一直低著頭,一直心情極好的她,這一刻沉默了。

在之後的兩天,靈夢兒一直沒有多說話,使得陸青冥也不由覺得有些寂然。

終於,這一天,來到了陸青冥和靈夢兒一戰。

陸青冥站在靈夢兒面前,沒有拔劍,因為靈夢兒同樣沒有拔劍,這說明她並不想打。


「大色狼,你不是問我來自哪裡嗎?」靈夢兒看著陸青冥說道,「我爹爹說過,我不能夠隨便參與其他域的奪運比賽的,但是,這一回我參加了這裡的比賽。」

「你來自雷劫域?」

「是的,我想要不了多久,爹爹派來的人就會來把我抓回去了,我的怕的是,以後我再也別想逃出來了。」被抓回去不是她所擔心的,她所憂慮是她闖了大禍,就算是爺爺保她,她也別想輕易離開雷劫域了。


「那我去找你啊。」陸青冥出乎意料的笑道。靈夢兒,猛然雙眼一瞪,看了他一陣,看不出開玩笑的跡象,才說道:「你說真的?」

「當然,不過,得等我踏入化神境之後。」陸青冥補充了一個條件。

而靈夢兒卻不理會這個條件,她要踏入化神境根本用不了多久,所以她沒有意識到,陸青冥要踏入化神境不是幾個月,或者一兩年的功夫。

「這可你說的,如果你沒有來,我就……我就詛咒你。」靈夢兒本來陰沉的臉色突然又陰雲盡散,陽光煥發,不再憂鬱。

這讓陸青冥看了搖頭直笑。

兩人在台上談得不亦樂乎,台下的觀眾和裁判席可看不下去了,觀眾都怨聲載道,裁判也陰著臉說道:「你們還要說到什麼時候?」

靈夢兒回頭看到裁判陰雲密布的臉,頓時嚇了一跳,吐了吐舌頭,說道:「知道了知道了,我認輸。」隨即毫不在意地直接下台,陸青冥也隨後下台,卻不住的搖頭笑著。

靈夢兒這個舉動在陸青冥眼中看著化為笑意,可是在長生殿主眼中看著可都轉化為怒火了,將神聖的奪運比賽如此兒戲,怎能不怒? 一輪接一輪的比賽,進行得非常快,轉眼間五天過去,當第八十六輪比賽落幕的時候,就預示這最後十三輪比賽即將開始,最前列的金榜排名將會在這一輪做出決斷。

自第四輪之後,被裁判選定的十四名種子選手,五一敗績,每一場都獲得了勝利,從第八十七輪開始,就是他們十四人間的戰鬥了。除了陸青冥、徐天、周書和鄭啟良還需要和另外一個對手打一場外,其他人都不用在面對其他對手。

這一天,第八十七輪開始了,所有人的觀眾,不管是在如何都將目光聚集到了場上,他們在等待在,等待眾多年輕一代的絕世高手間的戰鬥。

這一輪,有七場比賽是十四名年輕巨頭的。讓人們振奮的是,恰恰第一場就是陸青冥和凌韻的比賽了。

陸青冥是這一屆衝出來的十大新秀前三,凌韻是上一屆的第八名,兩人實力都十分強勁,這將會是一場十分激烈的戰鬥。

陸青冥與凌韻相對而立,而然皆是臉色淡淡。

一個帶著鋒芒畢露的銳氣,一個帶著飄然的仙氣。

「出手吧。」首先開口的是凌韻,她不主動出手,但是,她以出手,就要掌握乾坤。

陸青冥與之相反,他主動出手,他一旦出手的,別人就別想要有出手的機會。他輕輕一笑,一笑之間,卻含著沖霄的劍勢。


他的劍已經出鞘了,強烈的劍氣讓大地割出了一道道痕迹,之前就一直注意著他的觀眾們都微微一怔:「陸青冥的實力又比之前強大了一些,之前他一直沒有展露全部劍勢,現在完全展露出來,卻是比之前強了不止一倍。」

「這是在快玩笑吧,他實力竟然不是一般的絕世高手,如此一來,除了上一屆的金榜高手外,徐天,周書等人都不是他的對手了。」

凌韻清冷的面容也是微微一愣,隨即釋然:「果然如此。」一般的絕世高手她可還不看在眼中,就如同陸青冥之前比賽中展示的實力,她不懼。

「呼」的一聲, 許你一場花開 ,轉眼間從靠近凌韻。

「煙柳步。」凌韻不驕不躁,一腳踏出,忽然幻出煙影,整個人同樣如若幻影,迎向陸青冥。

兩道影子,在比試台上,如夢如幻,讓人那一看清蹤跡,能夠看出來的也只有少數年輕巨頭和化神境以上的武者,其他人純粹只能是看著好看了。

陸青冥有些意外,他的萬象步,不是一般的初等玄法,就是高等玄法也比不上,但是,凌韻的步法竟然能夠輕鬆跟上他全力施展的萬象步,這無不說明對方的步法是屬於頂尖玄法行列。

人們看到,陸青冥幻化出的影子出現在何處,同一個時間,如煙如柳的凌韻的身影也會出現在何處。

忽然,一抹劍光從幻影中閃現,人們說王春雪的劍刁鑽難接,但是,在陸青冥這裡,似乎這劍術更加可怕,凌韻才剛剛迫近陸青冥的幻影,同時劍光就已經來了,似乎算準了位置似地。

這抹劍光出現得讓凌韻不由得身子一頓,瞬間皺起眉頭,她的手上才剛剛運起真元,若是沒有這一抹劍光,她剛才就出手了。

然而,忽然出現的劍光打斷了凌韻,面對這忽然出現的劍光,逼得她只能夠立即停住身形。

「花舞。」她的聲音飄蕩在空氣中,隨即身子化作了花瓣紛飛,陸青冥的長劍僅僅從花瓣中穿過,而凌韻已經出現在了他身後。

這是幻術施展出來迷惑人的幻象,本體在幻象之下,做出了逃脫。這個招數陸青冥輕易就可以看破,他可不相信凝元境武者可能做到身化萬物。

「紛飛,梅開。」清脆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人們看到,在陸青冥背上,忽然有一朵梅花綻放,美艷無雙。

然在梅開那一刻,陸青冥以詭異的方式反手一劍,攔在身後。

梅花在長劍上綻放,冰冷中,人們看到了冷艷,然長劍的冰冷,在同時衝出了一片煙塵,陸青冥的身子和著劍光突出,那梅花綻放,於他沒有任何的影響。

「剪破斜陽。」金色的光芒閃耀了比試台,凌韻剛剛後退,一道金芒就緊隨而來,不留一絲休息的餘地。

幻術再度展開,她又化作了漫天飛舞的花瓣,消散無蹤。然而在同時陸青冥也迅速後退,又是反手一劍刺出。

「嗯。」一聲悶哼傳來,凌韻的身子閃現,她的一隻手臂上的衣袖已經出現了好幾道劍痕。

「怎麼回事,剛才那一劍怎麼傷到凌韻的?」觀眾看了不解,唯有的何道予等人看得清晰,那一下的劍氣分明帶著劍意,透出一段距離,傷到了凌韻。

這一點輕傷對於凌韻不算是什麼,她剛剛站定,雙手忽然往上一抬,真元幻化的花瓣突兀的出現在,覆蓋了整個比試台。

「永恆花海,給我鎖。」她的兩手猛然一合,花瓣頓時化作了一片花海,同時,在人們的感知中,比試台出現了一層結界,意境在同一時刻展開。

「又是頂尖玄法!」陸青冥雖然知道這些大宗門的弟子不缺玄法,但是還沒有想到,凌韻竟然同時掌握了兩招頂尖玄法,而且參悟的火候也都有五成。

「江山莫指望。」長劍橫掃,劍影紛飛,頓時將陸青冥牢牢守護,那波瀾花海,亦無法損他分毫。

「自大。」凌韻一聲冷冷,花海頓時翻騰,盡數向陸青冥涌去。他便如同一葉孤舟,在海浪中搖搖欲墜。

只是,陸青冥卻依舊揮舞著長劍,臉色淡然,靠近他的攻擊被盡數化解,守護圈十分牢固。

「花海固然波瀾,然而在這蒼茫之中,我的劍,才更加可怕。」陸青冥淡然說道,長劍劍勢默然一轉,從守護轉為攻擊。

「無邊血狂劍。」陸青冥修習的頂尖玄法同樣有兩招,一招是風神劍法的罡風天劍,一招就是戰靈劍法的最後一招,無邊血狂劍。玄級功法最後一招的威力比一般單獨的頂尖玄法要強大,因此也更加難以掌握,可惜時間不夠,不然的話,陸青冥將之參悟到五分火候,他的實力還要更上一層樓。

凌韻的頂尖玄法確實厲害,也已經領悟到了凝元境的極限,但是,陸青冥本身戰鬥力就比她強大,施展玄法的情況下,如何會敗。

在花海之中,陸青冥的劍招更加強大。

驀然,花海轟然崩潰,紅色的劍光忽然從艷紅中飛升,隱藏於花間的劍光與花海如同一體。凌韻剛剛發現花海崩潰,便立即縱身,然劍光速度與莫測都不是她所能預料,在她縱身躍出后便立即感覺到不對。

一聲不好剛剛上心頭,她便不能夠再動了,劍所在處,便是脈搏,勝負一眼分明。

「陸青冥,勝出第八十七場,積分一百七十四分。」裁判聲音傳來,陸青冥的實力再度給了觀眾一個新的認識。

「算你厲害。」凌韻道了一句就下場了,她要立即去療傷,調整到最佳狀態,以準備迎接下一場比賽。

「上一屆的金榜高手已經有第一個敗在新秀手上了,不知道會不會有下一個,下一個會是誰?」

「這個很難說的,除了前列的宇文路等人,其他幾人的實力也不過比凌韻強了一些,不過,那是上一屆的情況,這一屆真的很難以判別。」

「有幾個是很容易判別的,宇文路和柳清塵依舊是最前列的人選,而這一屆何道予也同樣有了與兩人爭奪的底蘊,比較模糊的還是第三名之後。」

「嗯,不錯。」

在陸青冥和凌韻之後,不出人們意料的,宇文路擊敗了步仙火,柳清塵擊敗了李玄瑾,何道予擊敗了周書,白幽篁再度擊敗花風月,蓋同方也輕易打敗了鄭啟良。

而讓新秀榜上發生變化的,同時也讓人驚駭的是,袁雪桐依舊只出了一掌,然後同樣是新秀前列的徐天就敗了,敗得很徹底,他甚至已經將玄冰領域展開了。

袁雪桐這個表現,已經不是一般的金榜高手可以相比的了,已經恢復傷勢的凌韻看了她一眼,搖搖頭自嘆不如。

何道予和柳清塵也終於起了一些凝重之意,能夠輕易擊敗一個不普通的絕世高手,可以爭奪金榜前五,而能夠一招擊敗的人從理論上已經達到了柳清塵的層次了。

「哼,還算不錯的對手,可惜還不夠。」宇文路的眼中,只有一個可以和他相提並論的人才可能引起他的重視,而目前的袁雪桐的,還只是可以引起他的注意。至於美貌,他的眼中沒有這個東西。

「袁姐姐好厲害。」靈夢兒同樣已經擊敗對手,對於袁雪桐的強大,她意外無比。

第八十七輪比賽結束,這一輪的巔峰級戰鬥也算是已經結束了,但是,轉眼間第八十八輪比賽就來到了。

第八十八輪,陸青冥再次和交過手的步仙火交戰上了,這一戰,比之上一次交手更加激烈,劍客不會在同一招上失敗兩次,這一次交手步仙火自然不會再次敗在陸青冥的風神劍法上。

不過,最終步仙火依舊敗了,不是敗在同一招,也算是敗在同一招上,敗在了狂風劍加萬象步的零亂葉飄零。 第八十八輪,後來加上的四名種子選手,除了陸青冥之外,其他人依舊敗了,實在是他們遇到的對手太強了。雙方實力根本不再一個層面。

徐天敗在了柳清塵手下,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兩者差距無法估量。花風月也輸了,這一組對手兩人的差距更大,她的對手是人們預定的金榜第一宇文路,自始自終,他僅僅動用了一隻手而已。

此外,何道予以高超的劍術擊敗了凌韻,蓋同方依舊用壓倒性的壓倒性的實力擊敗對手,而他的對手是周書,同時,白幽篁也取得了十分優秀的成績,擊敗了鄭啟良。

袁雪桐的實力早已經讓人麻木,因此當她一掌擊飛年輕第一刀客李玄瑾時,人們也就已經不覺得驚訝了。

第八十九輪,同樣在這一天展開。

一場又一場的比賽不斷的進行,有人勝利有人敗,自然心情不一,在各自的地方,他們是第一天才,但是,來到這個大舞台,他們為了這百名的爭奪戰,還要拼死拼活。

「第九場,何道予對袁雪桐。」裁判長親自起身宣布,很明顯,他很重視這一場戰鬥。而事實也確實如此,眾多觀眾都眼中閃光,十分期待這一場戰鬥。

袁雪桐,這個新秀十分年輕,在場中她算是最年輕的了,就是陸青冥,花風月等人也要比她大一些。然而,年齡最小,她的實力卻讓人倍覺恐怖,甚至在情域有數的絕世高手都自覺不是對手。她的實力到底到了何種地步,這一戰大概能夠看出一二。

何道予臉色微微凝重,隨即輕吐一口氣,變回平靜,情域年輕一代第一劍客,第二的步仙火與之相比,差得太多了。

袁雪桐看了一眼何道予,隨後在看了陸青冥一眼,臉上帶著為難,不知道在考慮什麼。

而何道予早已經上台,卻等不到袁雪桐上台,不由得一陣疑惑,望向對方的位置。看不到袁雪桐,卻看到了站在她身前的陸青冥。

陸青冥臉上沒有絲毫表情,十分冷淡,就算正好迎上了何道予銳利的目光,也依舊如此。

對此,何道予眉頭皺起,目光繞過對方,看到了那美貌女子,那個從涅槃鏡中爬著出來的女子的身上。

「你在猶豫什麼?」作為劍客的何道予一下子看出了對方臉上的意思。

袁雪桐僅僅瞥了他一眼,眼神依舊轉到陸青冥後背,頓了一頓才說道:「你是他的對手,我不能夠先打敗你。」

聞言,何道予的眼神變得可怕了些許,靠近的比試台的觀眾甚至能夠感覺到的空氣中強烈的劍吟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