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但是頭狼並不想就此善罷甘休,稍微調整了身形,換了一個角度就再一次的撲了上來。

李峰一時間沒有想好如何戰勝它,又退了一步,沒有正面對抗。 「不好,這群人要堅持不住了,陳彤師姐,你趕緊走,我得快叫她走!」唐玉意識到了這個問題,陳彤在外圍看的很清楚,狼群的實力好像的確要高一些。

「你自己小心。」陳彤關切的看了唐玉一眼,轉身離開。

而唐玉,則是不得已的朝著人狼戰鬥的地方,沖了過去。

手持白猿的唐玉加入了戰團,「明茹師姐,聽我一句勸,感覺走吧。再不走,就來不及了!趁著現在李峰還能抵擋的住頭狼,真的跟我走把!」

冷明茹也是個倔強的性子,心裡認定了一件事情,哪怕是牛角尖也要鑽個痛快。

「不走,要走你自己走!要麼你留下來陪我戰鬥!」冷明茹一邊朝著一頭風狼進攻著,一邊回道。

其實冷明茹看到唐玉又來,心裡還是有點暖暖的,可隨即想到他對陳彤可能更暖,心裡就很不舒服。

唐玉勸說冷明茹再次失敗,而且時不時還要觀察李峰跟頭狼的戰況。因為唐玉知道,一旦李峰被那頭狼擊敗,整個宗門弟子將陷入一個極大的危機中,而且全部都有生命危險。

可如果李峰贏了,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而李峰看起來已經處於劣勢,寄希望於李峰擊殺掉頭狼,無疑是很難的。

遠處的陳彤看見唐玉解救冷明茹不成,反而自己也加入了戰團,心裡著急不已,可她知道,自己過去了會更加麻煩。咬了咬嘴唇,還是按照開始的計劃,先離開了。

兒在正面戰場上,四宗門的弟子跟風狼打的有來有回,相互被切割的很分散,根本不好相互救援。

三四個人一波三四個人一波的,根本發揮不了人的合作力。反而三四頭風狼合作起來有模有樣的,相互之間的動作很是嫻熟。

李峰又跟頭狼纏鬥了一會,也注意到了整個場面有些不利。

李峰果斷的放棄了頭狼,轉而去幫助那些跟風狼旗鼓相當的人。

這兩個極端的戰鬥力相互一解放,別的人就遭殃了。

李峰第一時間就用劍技斬殺掉一頭風狼,而與此同時,頭狼的手腳也很快,一個男性弟子被咬掉了一個肩膀,血噴出四五尺高,瞬間人就癱軟在地,眼看就活不了了。

然而看似一換一的戰鬥交換並不虧,但人和野獸怎麼也不能比。

風狼看到同伴被殺,眼睛發紅,獸性激發,戰鬥起來更加兇猛了,可人類不同。眼睜睜看著一個剛剛還說笑的人,突然就變成了一具不完整的屍體,心裡是很有壓力的。

心頭有了壓力,戰鬥起來難免畏手畏腳,本來差不多的局勢,馬上就變成了一邊倒。

「明茹師姐,現在馬上走,不然我們都得死在這!」唐玉顧不了那麼多,事態緊急,直接攔腰抱起冷明茹,直接開始跑。

楚巫 這一跑,本來均衡的局勢就被打破了。幾乎瞬間,人類的陣營中就出現了第二個逃兵。

「別跑!要是現在跑,我們都得死!」李峰知道,越是這個時候,越是不能亂了陣腳。可唐玉當然不會聽他的,反而加快了腳步。

可人心一散,本就是臨時組建起來的隊伍,同伴的生命肯定是放在自己的安危之後的。

李峰說完沒有多久,整個隊伍就奔潰了,李峰雖然奮力又擊潰了一頭風狼,可是大勢已去。

「一群軟蛋!」李峰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砍下眼前風狼的狼頭,也開始跑了。

當李峰也開始跑的時候,整個人類宗門對抗狼群的戰鬥也算是結束了,結果慘敗,除了個別人,剩下的非死即傷。可就算這樣,狼群顯然不會放過這些獵物,一場狼追人的行動開始了。

「你放我下來!」冷明茹被唐玉一直抱著,也不舒服,見離開了狼群的範圍,便要求唐玉放她下來。

唐玉審視四周,發現狼群沒有追來,才把冷明茹放下。

然後兩個人開始對視。

唐玉雖然說是救下了冷明茹,但是對於冷明茹剛才的行為還是有些生氣,他實在是不明白冷明茹為什麼非要去跟那些風狼搏命。

冷明茹的目光從硬到軟,看著唐玉有點生氣,幽幽的低聲道:「謝謝你救了我。」

唐玉調整了調整呼吸,裝作很無所謂的說了聲沒事。

於是又陷入了尷尬的沉默。

這一來二去的一耽擱,風狼居然追了上來。

聽見草叢一陣響動,唐玉轉頭,發現三頭風狼已經近在咫尺。

「跑!」唐玉抓起冷明茹的手繼續開始跑,靈氣灌入雙腿,飛快的跑動起來。

那三頭風狼本來打算近距離突襲的,可被唐玉識破后,也開始放開速度,玩命的追了起來。

跑了不多時。

「小玉!」陳彤一聲大喊。

「跑!往山上跑!」唐玉大喊著,於是乎三人三狼開始了一場追逐戰!

可風狼在它們熟悉的樹林里,速度又快又靈活。

反而唐玉這三人,對於植物的把握不到位。不多時,唐玉就已經能夠問道瘋狂嘴裡的血腥味了。

「小玉,前面有個山洞,我們要不要進去躲躲。」

「啊!」冷明茹一個不小心,小腿被樹杈劃了一道,傷口雖說不深,可這樣一來速度就受到了影響。而身後的風狼寸步不讓,張開血盆大口就沖這冷明茹的面前撲了過來。

冷明茹看著一條兇惡的風狼由遠及近,眼看就要撲到眼前。更是驚惶失措,動作也遲緩了一些。

「噗!」一聲悶響。

陳彤一劍砍到了風狼鼻子上,鼻子上神經極其豐富。這一下雖然傷勢不嚴重,可是鼻子受傷帶來的劇痛,還是很有效果的阻止了風狼的繼續前進。

藉此機會,唐玉抱起冷明茹,朝著不遠處的山洞裡跑了進去。

望著不遠處的山洞,三頭風狼駐足不前,兇惡的表情上,居然有了些恐懼。可風狼山谷里,最兇狠的東西就是風狼了,又有什麼東西能讓這些悍不畏死,而且兇惡迅猛的風狼都害怕呢?

唐玉三人不知道,而且就算是知道了,只怕也會冒險進入吧。

反觀剛剛人群和狼群混戰的地方,已經成了殺戮場。

十數名宗門弟子慘死,即將變成風狼的晚餐。領頭人李峰也不知去向,只有個別人留下了性命,可謂是四大宗門這一次在風狼山谷的行動中,最大的一次損失。 這山洞不比唐玉在懸崖邊見過的小山洞。

看著洞口不大,進來以後卻是非常的寬廣,不僅高,而且洞裡面一片漆黑,根本看不清有多深。

「外面那三頭風狼還在,我們恐怕要現在這裡頭躲一躲了。」陳彤觀察著外面的情況說道。

「風狼生性怕黑,很少在夜裡活動,這裡這麼暗,它們應該不會追進來,我們先躲躲。看看有沒有其它的出口能夠出去。」剛剛經歷了這麼危急的情況,唐玉還算比較鎮定的。

「嗯。」陳彤手裡的長劍沒有收,一直握著,預防著隨時可能出來的麻煩。

而冷明茹的情況就有點糟糕了,腿上一道傷就影響速度,而且也被嚇得不輕。

「明茹師姐,你傷嚴重嗎?」唐玉蹲下查看著冷明茹腿上的傷,被樹枝劃開一道口子,不深只是挺長的。

「次啦!」陳彤揮劍從自己的衣裳上面斬下一條布,彎腰幫冷明茹把腿包紮了起來。

「謝謝。」冷明茹有些尷尬,又有些感激的說道。

「沒事。」反倒顯得很大道,不把過去的恩怨放在心上。

三人休息了一會,看外面那三頭風狼還沒走。唐玉提議向裡面探索探索,不然等時間舊了,萬一來了更多的風狼,那可就麻煩了。

唐玉的判斷沒有錯,沒過多久,頭狼就帶著剩下的風狼都過來了。

「嗷……」風狼之間溝通了情況。頭狼伸出爪子,在地上抓了幾下,來迴轉了幾圈,帶著所有的風狼都離開了。

可唐玉他們已經開始朝裡面探索,對外面的情況毫無所知。

「分岔路?該怎麼辦?」隨著唐玉三人的深入,遇到了三條路。除了中間的看起來寬大一些,左右兩邊的看起來倒是沒有什麼差別。

冷明茹和陳彤的目光同時看向唐玉,毫無疑問,唐玉已經成了主心骨。二人都等著唐玉來決定走哪一條路。

「我們三人實力本身不夠強,要是再分開走,萬一出點什麼事情。還是走一起吧,這種三條路,我們就走第一條吧。」唐玉把火摺子舉高,走在了第一個的位置。

陳彤緊隨其後,而冷明茹猶豫了片刻,也蜷著腿跟了上去。

「看來是到頭了,而且呼吸起來有點困難,應該是不通風的,這後面肯定不通。」唐玉舉著火摺子在盡頭的岩石牆壁上上下查看著,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三人原路返回。

轉而折進了第二條路。

這第二條路裡面,可就豐富了,兩邊的石壁上還有水滴落下。

「空氣里有生機,不像是死胡同!」唐玉驚喜的說道,而陳彤跟冷明茹也各自露出了欣喜的表情。畢竟活著才是最好最重要的事情。

隨著三人越往裡面走,好像從最深處有一個聲音一直不停的在響。

「你們聽到什麼沒有?」唐玉停下腳步小聲的問道。

「好像有聲音!」

「像是誰在打呼嚕。」

三個人都聽見,那就說明唐玉沒有聽錯,「打呼嚕?難道裡面有個人?」

一說起有個人,陳彤腦海里補充出了一個渾身長著長毛的野人。

「會不會是熊瞎子啊,我聽說,狼的大敵就是熊,要不然那些風狼也沒有必要這麼怕啊?」冷明茹思維敏捷,一下就想到了其中的關鍵。

「有可能,我們還是不要繼續往裡面走了,萬一裡面真的睡著個熊瞎子,我們臉跑路的機會都沒有。」唐玉很果斷的選擇了撤退。

而事實上,裡面就是睡了一頭熊,實力強到,那些在這山谷里稱王稱霸的風狼,也不敢招惹。

好在,還有第三條路可以走,這次三個人走的很慢,很小心。

可走到最後,山洞越來越窄小不說,剛剛那種呼吸聲又一次出現了。

唐玉手指做噓聲狀,示意陳彤和冷明茹安靜。

「這條路這麼矮小,應該不是它的住處,只是這裡石壁太薄而已。」唐玉聲音壓的極低,生怕打擾到隔壁那個龐然大物。

所幸不出唐玉的預料,三人又朝前走了幾步,漸漸的能聽到天上的鳥叫聲音。

「我們要出去了!」冷明茹眼看就要壓制不住內心的喜悅。

很快就走到了盡頭,已經完全能聽見外面的世界了。

唐玉拿著火摺子仔細的看了看,朝前用力一推,一塊石頭被推開,美好的光明重現出現在了三人眼前。

「太好了,我們出來了!」陳彤和冷明茹很是激動。而唐玉卻又把那塊石頭推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我們現在怎麼辦?回營地嗎?還是繼續獵殺風狼?」

「回營地!」一個輕柔,一個明亮的聲音同時響起。

陳彤和冷明茹很是想回到營地,外面太危險了!尤其是陳彤,她經歷了歐陽夏的事情之後,明白了森林裡的危險不僅僅來自風狼,更有可能來自於這些同類。

三人沒有多耽誤,認準了方向,開始快速的往回趕。

風狼山谷,四宗門營地。

「不好啦!不好啦!」

一個捂著胳膊的人從營地外匆匆跑了進去。直奔最中間的長老帳篷。

「不好啦!死人了!死了好多人!」裡面好四位長老都在,正在商量著如何殺死狼王的事情。

「死人?」四位長老相互看了一眼,都顯得很驚訝。在他們看來,這風狼山谷裡面的風狼應該無法對宗門弟子造成什麼威脅才對啊!

「你別急,慢慢說。」

「長老,不久前,我們聽見森林裡面有風狼的嚎叫,可能很多人都聽見了。然後都打算把那嚎叫的風狼擊殺,可是誰知道那風狼不少,足有十七八隻。更有一頭皮毛灰黑體型也大了一號的風狼。」

「正當我們猶豫不決的時候,天變門的李峰站了出來,號召大家一起擊殺風狼。 靳少的祕密愛妻 然後!然後……很快就陷入了苦戰,不多時,李峰本來應對著那條大風狼,大家都還能應對。可他突然跑了,那頭風狼勇猛異常。一下就擊潰了我們的攻勢!」

「然後就開始一個人一個人的倒下!我也是發動了秘法才跑回來的!」說到這裡,所有人才都注意到,說話這人右手捂著左手的手腕。而原本應該是左手的地方,空空如也。

「阿德,你先好好休養,明日送你會宗門療傷。」

「謝長老。阿德下去了。」

待阿德走後。

四位長表情如沉水。「諸位,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我想你們回去也都不好交代吧!還不趕緊都想想辦法?」純陽閣的蘇長老最先開口。 帳篷里開始了緊鑼密鼓的一陣商議。

雖然對於天變門李峰的行為大家有些惱怒,可權衡利弊之後。還是達成了初步的共識,畢竟死人還是沒有活人重要的。

最後的決定是:四個長老各自帶一隊人,地毯式搜索,把所有活著的人都聚集起來,避免更多傷亡。把開始制定的那種分散單幹的作戰計劃,改變為小隊式作戰。

而另一邊,唐玉三人也艱難的回到了營地。看見營地的冷明茹就像是看見家一樣,很是激動。

而冷明茹的激動,卻被正好在帳外的阿德看見。阿德眼睛一咪,看了看自己的斷手,轉頭又去了長老的帳篷。

「稟告幾位長老,關於這次狼群事件,我懷疑是有人惡意為之。」

這話一出口,各個長老臉色都陡然一變。

「話從何來?」

「我看到另外有人好好的回來了!」阿德樣子有股子確信,加上他手上的傷,人們下意識的就信了三分。

阿德把冷明茹一開始加入隊伍,然後被人帶走,活著回來的事情說了一遍。

「你去將那人帶來!我們有話要問!」

「是!」阿德眼中閃過一絲寒芒。

「等等,先不著急,阿德,你先回去好好休息,等一會叫你!」天變門的衛長老揮揮手,示意阿德出去。

阿德心懷疑問的出去了。

「衛長老,你這是要做什麼?」

「諸位冷靜一點,熄熄火。聽我來說幾句。」衛長老衣服成竹在胸的樣子,說服了幾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