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但是如果沒有亨利大師的協助,陳天這一次猛鬼街踩點探風行動就可以說是直接流產了,所以陳天只好硬著頭皮將雙腳往地面上猛地一踹,「嗖」一聲也躍了出去!

就在陳天朝巴伐利亞風格石頭城堡的大木門直撲而去的一瞬間,陳天的耳畔忽地聽到了亨利大師發出「嗚」一聲帶血的嘶鳴!

「天呀,這又是什麼情況啊?」陳天心裡頓時感到十分的詫異,下意識抬頭朝前望去。

只見在猛鬼街大道那深遠而又陰冷的幽暗之中,亨利大師強行催谷自己的戰力,渾身頓時「唰」、「唰」、「唰」地爆射出血紅色的氣息,速度又陡然加快了百分之三十左右!

真的是疾如閃電,快如颶風啊!

只見亨利大師如同一道血紅色的閃電似的,「嘶……」地發出一陣悠揚的長鳴,硬生生地擠入到即將關閉的巴伐利亞風格石頭城堡的大木門裡,在大木門「哐當」一聲合攏之前的那電光火石的一剎那,愣是闖入到巴伐利亞風格石頭城堡裡邊!

我去,極限加速,強行插入?

神了,這簡直創造了一個不可能完成的奇迹啊!

只要再遲那麼半秒……哦不,三分之一秒,都不能進到巴伐利亞風格石頭城堡的大木門裡,會被活生生地夾死,或者:「咚」一聲撞在大木門上腦漿迸射,肝腦塗地而死!

這個時候,陳天也快速地來到了巴伐利亞風格石頭城堡的大木門前邊,站在大木門的前邊用手猛地一推,但是令陳天感到極為驚訝的是,陳天這一推使出了不小的力氣,但是巴伐利亞風格石頭城堡的大木門居然紋絲未動!

不是吧,聖武境聖者高手的力氣有多大你懂的!

但是面對著這巴伐利亞風格石頭城堡的大木門,似乎就像是隔靴撓癢一樣,毫無作用。

陳天一時間也是愣住了,也不清楚這巴伐利亞風格石頭城堡的大木門究竟是什麼材質製成的,居然這麼結實。

但是不管怎麼說,亨利大師已經進入到這巴伐利亞風格石頭城堡的大木門那一頭,陳天也不知道此時此刻自己該怎麼辦,只好站在大木門前邊,想要好好觀察一下是否有開關能夠打開這大木門,或者喊一喊看有沒有人能給他開門。

沒法子啊,沒了亨利大師帶路,陳天在猛鬼街就是一隻無頭蒼蠅!

雖然很是無奈很是憋屈,但真的就是這樣子!

就在陳天感到進退維谷的時候,陳天的身後忽然傳來一句十分陰森的話語:「你是誰?」

這句話帶著刺骨的寒意,從陳天的身後傳來,瘮得陳天「唰」、「唰」、「唰」地猛打了幾個哆嗦,駭得陳天「呼啦」一聲就轉回身子。

一張面無血色的蒼白臉龐頓時出現在陳天的眼前,看上去毫無生機,就像一個死人的臉龐似的充滿了死亡氣息。陳天立刻認出來,這張蒼白臉龐的主人不是別人,赫然就是剛才那一個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

陳天沒有說什麼,因為陳天知道自己一開口,就暴露出自己的面目。不過還好,陳天這個時候還戴著口罩,這個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一時間也搞不清楚自己是誰。

於是陳天就這樣子緊閉著嘴巴,一聲不吭站在原地,警惕地望著這個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做好了和這個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戰鬥的準備。

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看到陳天一聲不吭的樣子,立刻就明白了一些什麼,雙手緊握著拳頭,對陳天繼續質問道:「說,為什麼戴著口罩?」

陳天心道:「這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怎麼嗶嗶個沒完呢,我天哥就是不想回答你,你想打架就來,怕了就快滾粗,別在那浪費我天哥寶貴的時間,我天哥還要找亨利大師呢!」

或許看出陳天不想搭理他,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立刻發出了「嘿」一聲冷笑,突然身形一閃,以極為詭異的手法朝陳天飛撲而來,快得幾乎如同掠過猛鬼街大道的一陣風!

說一句真心話,陳天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用這樣子的身形和手法發動進攻的,不由得心頭一凜,立刻架起了自己的雙臂,迎著這個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朝自己鼻孔擊來的這一拳格擋而去。

「砰!」一聲巨響驟然出現,這個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馬上被陳天強悍的護體剛勁所擊飛,「噌」、「噌」、「噌」地連退了好幾步,好不容易停住身子,馬上開口對陳天大喊道:「你……你具有天人境的實力?你是誰,快說,不然我就不客氣了!」

陳天頓時感到哭笑不得:「我去,天人境?我天哥可是聖武境聖者高手啊!還有你喊這麼大聲幹什麼,生怕別人不知道我們在打架嗎?」

看到陳天依舊沒有說話,這個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一咬牙,「霍」一身脫下了自己戴著的那頂禮帽,「咻」地朝陳天射來!

「雕蟲薄技!」陳天從鼻孔發出一聲極為不屑的輕哼,伸出了兩根手指頭,隔空這麼一夾,瞬間就把這個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朝自己激射來的那頂禮帽給牢牢夾住了!

但是陳天立刻發現,這個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把自己藏在了禮帽後邊,朝自己拋射過禮帽的時候,自己也跟著發動了對陳天的又一輪進攻!

你別說,這就是這個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的高明之處!

「轟」、「轟」、「轟」!

一大堆組合拳,猶如倒掛的瀑布一般,猛烈地朝陳天宣洩而來,每一拳都瞄準著陳天的鼻孔,可謂兇猛無比!

「來得好!」面對這個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的攻勢,陳天並沒有感到絲毫的慌張和畏懼,反而沖了上去,也學著這個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的招數,擊出了無數的流星拳!

「轟」、「轟」、「轟」!

一大堆組合拳,宛如從外太空迅疾墜落於地球的流星一般,帶著霸道的拳勁朝這個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擊去,看上去比這個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的組合拳還要兇狠上一百倍!

但是令陳天感到極為意外的是,這個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面對著自己兇殘霸道的流星拳,不但沒有半點的退縮和閃避,反而迎難而上,簡直就是頂著陳天的流星拳胖揍的風險和後果,極為固執地朝陳天的鼻孔襲來!

看上去,不要說擊出的這一大推組合拳全部擊中陳天的鼻子了,就算有一拳可以「咚」一聲擊中陳天的鼻子,這個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估計也就滿意了,就算被陳天擊中再多的流星拳,都死而無憾了!

看到這樣子古怪的打法,陳天心裡邊也是鬱悶無比:「我去,這個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不要命了嗎?」

但是即便是如此,陳天還是沒有選擇暴揍這個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一頓,而是選擇格擋這個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朝自己鼻子的組合拳!

並不是陳天怕受傷怕流血,而是陳天不想在這裡受傷!

尤其是自己最挺拔最秀氣最滿意的鼻樑受傷(好吧,到了這個時候才明白我們的特種兵王陳天是臭美的,對不?)!

換句話說,在陳天的眼裡,陳天自己的鼻子比這個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的性命貴多了!

「砰」、「砰」、「砰」……

一連串的拳頭碰撞聲過後,陳天和這個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錯身而過,陳天愣是用自己的流星拳,悉數封住了這個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朝自己鼻子擊來的組合拳!

太驚人了吧?

這和用自己的拳頭接住天空下落而來的雨點,有什麼區別?! 聽到了方冰冰的這一句話,陳天扭過頭來,正色道:「冰冰,你也迫不及待地想要到猛鬼街見識見識了嗎?要知道,我剛上去過,那裡可不是什麼療養勝地或者美麗花園哦!」

方冰冰用她那一雙好看的鳳眼瞪了陳天一眼,沒好氣地說道:「滴水成冰、寒風呼嘯的極寒雪山我都上去過,還用怕這個猛鬼街不成?再說了,我們也只是去參會而已,並不是直接上去踢館的,怕什麼呀?」

「小方姑娘說得沒錯,怕死就不來了!」浮圖公馬上大聲地附和道。

許正陽也回手用力地拍了拍自己身後的背包,信心十足地對陳天吼道:「對,我們都準備好啦!」

陳天抬眼望了求戰欲極強的「天狼星」探險隊其他隊員一圈,使勁地點了點頭,大聲地說道:「很好,我們這就出發吧!我們這一次有兩個任務,一個是參會,一個是找回亨利大師,知道沒有……」

還沒等「天狼星」探險隊其他隊員做出回應,伊蓮娜緊張用手抓住陳天肌肉虯實的雙臂,擔憂地對陳天說道:「寶貝,你真的要再去猛鬼街呀?這不剛回來嗎?你都沒怎麼休息,也沒吃過東西,這就去會不會著急了一點呀?」

面對伊蓮娜情真意切的關懷,陳天耐心地解釋道:「伊蓮娜,你放心吧,這些困難對我來說也不算什麼。」

「那我要和你們一起去!」伊蓮娜立即斬釘截鐵地說道。

一聽伊蓮娜的這句話,陳天馬上皺起了眉頭,為難地說道:「伊蓮娜,這……這不太好吧!」

聽到伊蓮娜居然想跟隨陳天去猛鬼街,伊蓮娜的雙親格林奇和米莉也吃驚地叫道:「對呀,伊蓮娜,你想什麼呢?你又不是不知道猛鬼街的厲害,福瑞和他的小弟都是窮凶極惡之徒,絕對不是我們這些人想去就去的地方啊!別去了,爸爸媽媽捨不得你去冒險呀!」

「但是陳天要去,」伊蓮娜撅起了嘴巴抗、議道,「我就要跟著他去!」

伊蓮娜的雙親格林奇和米莉看到伊蓮娜這麼任性這麼堅持,一下子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好扭頭過來對著陳天好聲勸說道:「對了,陳天你不才撿回一條命嗎,怎麼又想回去了,這麼執意想死的?聽我一句勸,留下來,好好吃一頓,休整一下再去唄!」

面對伊蓮娜的雙親格林奇和米莉的好言相勸,陳天雖然說有點感動,但還是不為所動,嚴肅地說道:「叔叔、阿姨,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我們這一幫人現在必須要去,因為時間實在太過於緊急了!」

頓了頓,陳天又再度強調道:「更何況,如果再遲一點點回到猛鬼街的話,亨利大師恐怕都有危險!亨利大師是因為我的緣故,才要去到猛鬼街那裡承受冒險的困擾,至今還下落不明,所以我必須趕緊奔赴猛鬼街搜尋他。」

事到如今,雖然陳天沒有說穿,但是伊蓮娜那一大家子都看得出來,陳天他們這一支「天狼星」探險隊並不只是過來進行學術研究那麼簡單,所以到了這個地步,伊蓮娜的雙親格林奇和米莉也不好說什麼,更何況他們心目中的偶像亨利大師還在猛鬼街上邊呢。

說一句最真心的話,伊蓮娜的雙親格林奇和米莉對陳天還有他的「天狼星」探險隊其他隊員才沒那麼關心呢,頂多算陳天是未來的女婿,還只是可能的而已。

但是亨利大師可是他們心目中的大英雄,還是他們最寶貝的女兒的師父,在感情上自然是陳天所無法比擬的。

想到這,伊蓮娜的雙親格林奇和米莉互相對視了一下,十分無奈聳了聳肩,對陳天說道:「是這樣子的話,那你們請多保重,也請你們務必救出亨利大師!」

面對伊蓮娜的雙親格林奇和米莉的請求,陳天點了點頭,拍著胸口對伊蓮娜的雙親格林奇和米莉說道:「放心吧,昨晚我和亨利大師潛入到猛鬼街一趟,已經對猛鬼街的大概布局和情形有了一個初步的了解!這一次去再認識一下,肯定可以找到亨利大師,和亨利大師成功地會合!」

「那就好,加油!」伊蓮娜的雙親格林奇和米莉聽到這也釋然了,都笑著對陳天說道。

看到陳天已經準備告辭,伊蓮娜馬上急了,抓住陳天的手臂,一邊甩著一邊叫道:「寶貝,那我也要去,亨利大師是我的師父,我必須去救他!」

陳天只好苦口婆心地規勸道:「伊蓮娜,你就聽我的勸,別來了!首先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但是猛鬼街絕對不是什麼好地方,我都不知道那裡可能出現什麼危險,保護自己都難以做到,更何況保護多一個你!」

「我可以保護自己,」伊蓮娜馬上辯解道,「絕對不會給你們添麻煩的!」

看到伊蓮娜那幾乎哭出來的可憐模樣,陳天苦笑了一下,指著伊蓮娜身後那一大家子對伊蓮娜說道:「伊蓮娜,你和我們走了之後,你們那一家子的人誰來保護呀?」

「呃……這?!」一聽到陳天提到自己的父母,伊蓮娜先是一愣,旋即整個人無精打采地慫了下去,眼睛裡邊的神采都驟然間黯淡了不少。

看到伊蓮娜這十分失落的神情,陳天心裡邊不知道為什麼,忽地感到一陣傷感。

這也難怪,如此美艷型感的洋妞可以說深深迷戀陳天而不可自拔了,陳天估計想怎麼樣伊蓮娜都會毫不猶豫地答應的,到這這個份上換做別人早就褲子都脫了,但是自己還這麼一副拒人千里的態度,真的不知道是暴殄天物還是不解風情。

可陳天不是下半身思考的禽、獸,此刻十分清醒地意識到,自己的行動是絕密行動,伊蓮娜雖然對自己是一片情真意切,但是還真的不適合加入到陳天這一行人裡邊,而且面臨的危險可能是陳天和伊蓮娜無法預測到的,所以留在這裡對伊蓮娜來說是最好的選擇。

想到這裡,陳天只好「哎」地嘆了口氣,伸長了雙臂,十分突然地給了伊蓮娜一個大大的擁抱,然後柔聲地安慰道:「伊蓮娜你不要太過於失落,畢竟你的家人才是你最值得保護最值得捍衛的人!亨利大師不在的時候,你就要肩負起傲世翠蓮大沙漠岩石鎮的守護者的這個使命,保護小鎮所有人的安全,好嗎?」

說真的,這是陳天第一次給伊蓮娜「愛的抱抱」,伊蓮娜給陳天這麼主動地一抱,尤其是貼身地感受到了陳天那溫熱滾、燙而又堅、硬似鐵的雄壯身軀,頓時感到一陣意亂情迷,芳心鹿撞,春水洶湧。

受寵若驚的伊蓮娜不由得粉臉生俏,嬌、艷若滴地對陳天嬌嗔道:「嗯,那好吧寶貝,我聽你的!不過你記得喲,必須……」

「我明白的,必須把你」

伊蓮娜柳眉倒豎地訓斥道:「寶貝,你說什麼呢?我的意思是你必須回來找我,因為我還沒和你那個那個呢!呃……好丟人呢,我怎麼說出來了呀!」

看到伊蓮娜這麼一副發情的小母獸的模樣,「天狼星」探險隊其他隊員和伊蓮娜那一大家子一個個都無語了:「我去,這也太直接了吧?」

敢情陳天就是伊蓮娜的死穴呀,把伊蓮娜迷得不要不要的!

只能說不怪伊蓮娜太無能,只怪陳天帥得太迷人!

不過對比起現、場「天狼星」探險隊其他隊員和伊蓮娜那一大家子只是一臉的黑線而已,最尷尬的就屬老頑固的浮圖公了,伊蓮娜那春心蕩漾的模樣對他來說簡直是辣眼睛!

浮圖公只好一邊用手捂著自己的眼睛,一邊對青蓮師太抱怨道:「師妹,你瞧瞧,這化外之地的洋妞,真的……真的是有辱斯文啊!」

「老糊塗,你想多了吧?你有斯文嗎?你沒有呀。」青蓮師太幽幽地說出了這麼一句,直接就把浮圖公給硬生生地噎死!

陳天知道在這樣子拖下去,都不知道還要拖延多久,這樣子對自己的行動很是不利,於是陳天馬上故意「嗯哼」地咳嗽了一下,然後就對其他人說道:「好了,我們馬上就要出發了,有什麼別的等我們回來再說吧!」

「嗯,記得要回來喲,寶貝!」伊蓮娜依依不捨地說出了這句話后,摟著陳天的脖子就是「啵」、「啵」、「啵」一輪猛親,一下子就親得陳天一臉的口水,尷尬無比!

「非禮勿視,非禮勿視啊!」 王者榮耀:陸神有禮了 浮圖公只好用雙手捂著自己的眼睛抗、議道。

總裁爹地要轉正 青蓮師太卻淡淡地對浮圖公說道:「快走吧,老糊塗,都這把年紀了你還有啥沒見識過的?」

就這樣子,陳天帶領著「天狼星」探險隊其他隊員告別了伊蓮娜那一大家子,朝猛鬼街的方向再出發!

但是奇怪的是,在走了好一段路,陳天忽然停了下來,在十分認真地觀察了一下周圍的環境,確認沒有伊蓮娜那一大家子的人或者別人在周圍的時候,神秘地對「天狼星」探險隊其他隊員說道:「差不多就這裡吧,行不?」

許正陽笑著回答道:「我沒意見,主要是幾位女同志有沒有意見?」

「就這裡吧,」方冰冰大大咧咧地回答道,「我不挑地方的。」

青蓮師太也表示沒異議:「女娃娃都沒意見,我這老太婆哪裡有什麼所謂喲!」

「那就好,那我們就開始吧!」陳天說完就「嘩啦」一下,從自己的背包掏出兩樣黑不溜秋的長條狀物品出來!

什麼?真是奇了怪羅,陳天走到半路,居然如此突然地拿出這麼這兩樣長條狀物品,究竟是啥稀奇玩意啊? 聽到了猛鬼街衛隊隊長羅德納多的這句話,「超級金裝五人組」所有隊員的身軀不由自主都猛地一震,暗自詫異地叫道:「不是吧,這個人真的是福瑞?!」

我戳,也實在太不可思議了吧?

這個人被羅德納多稱之為「福瑞大人」的人長相,外貌,甚至連頭髮和鬍子,都和之前在伊蓮娜家中見識到的絕代高手——亨利大師簡直可以說一模一樣!

在「超級金裝五人組」所有隊員之中,最驚奇的那個人莫過於陳天了!

畢竟,在「超級金裝五人組」所有隊員裡邊只有陳天和亨利大師交過手對了招,然後在消除了誤會之後還一起趁著夜色,神不知鬼不覺地通過水泵房的管路上了大岩石,潛伏到猛鬼街上邊,可以說形影不離。

但是這個時候,這個之前自己所依仗的那個亨利大師,居然就這樣子以極為令人不可思議的方式換了一個極為顯赫的身份,出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實在是叫人匪夷所思!

陳天「嘶」地深深吸了一口大氣,使勁地瞪圓了一雙虎眼,上下望了望眼前的那個貌似亨利大師的福瑞大人一眼,心裡邊驚訝地暗道:「呃,怎麼這麼像的啊?該……該不會這個福瑞大人真的是亨利大師吧?」

這個時候,只見大管家約翰遜咧開嘴對「超級金裝五人組」所有隊員露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然後幽幽地把嘴湊在了福瑞大人的耳畔,細語了一番,一邊說著還朝「超級金裝五人組」所有隊員指指點點。

只見福瑞大人滿臉的嚴肅,一邊聽著約翰遜訴說,一邊朝「超級金裝五人組」所有隊員這邊瞄來,眼神裡邊的銳光「嗖」、「嗖」、「嗖」地四射,就像是要把「超級金裝五人組」所有隊員看穿一般。

可陳天看到福瑞大人朝他們這邊投射過來的神態,感到更加錯愕了!

這眼神,這表情,不是亨利大師還有誰啊!

陳天舔了舔有些發乾的嘴唇,嘴巴張了張,正在猶豫著要不要試探著朝福瑞大人叫一聲「亨利大師!」,來瞧瞧眼前這個人到底是福瑞大人還是亨利大師。

畢竟昨晚亨利大師在那一個極為驚險的時刻,奮不顧身地衝進了石頭城堡的大木門裡邊,如果按照這樣子的話,如果亨利大師出現在福瑞大人的府邸裡邊,即便是有些唐突,但是細想一下還是不算是十分意外!

但是陳天轉念一下,又想著自己還是不要亂說話好了,因為之前陳天也聽說過,這個世界上很多人長得一模一樣,自己把福瑞大人誤認成亨利大師也不是不可能的。

在之前,陳天通過和亨利大師的交談也得知了,福瑞大人和亨利大師之間是有著比較深的淵源的,兩個人之間很可能還有一段不是很愉快的經歷。

如果真的是這樣子的話,要是陳天自己這麼冒昧地一開口詢問,搞不好勾起了福瑞大人的警惕或者怒火,那絕對不利於「超級金裝五人組」所有隊員參加本次黑金拍賣會。

要知道,「超級金裝五人組」所有隊員這一趟千辛萬苦地來到了袋鼠國傲世翠蓮沙漠這裡,目的就是要參加猛鬼街舉行的黑金拍賣會,回購流失於海外的圓明園十二生肖獸首銅像,如果因為自己的魯莽冒失導致了出岔子,那麼真的是弄巧成拙啊!

而且陳天又想到,實際上假如眼前的這個福瑞大人是亨利大師的話,他見到「超級金裝五人組」所有隊員,肯定會認出「超級金裝五人組」所有隊員的,表情絕對不是現在的這副模樣,所以可以斷定眼前的這個人肯定不是亨利大師。

想到這,陳天故意從「超級金裝五人組」所有隊員之中「咚」、「咚」地走了出來,對福瑞大人朗聲地說道:「你好,福瑞大人,首次見面!」

「超級金裝五人組」其他隊員聽到陳天這麼一說,先是一愣,旋即就明白了陳天的用意!

說白了,陳天就是故意這麼一說來提醒「超級金裝五人組」其他隊員,注意了,眼前的這個人不是之前我們認識過的那個絕世高手亨利大師,而是猛鬼街的揸fit人福瑞大人!

不過雖然已經確認了這麼一個事實,但是此刻陳天還是在大腦里苦苦地思索著,昨晚和他一起來到猛鬼街大道,硬闖入到這個石頭城堡里的亨利大師究竟去哪裡了?

此時此刻,亨利大師現在的處境怎麼了,該不會是出事了吧?

陳天還在胡思亂想之中,這時福瑞大人抬眼特意望了陳天一下,旋即幽幽地對「超級金裝五人組」其他隊員說道:「你們是來參加黑金拍賣會的華夏代表吧?可帶有參加黑金拍賣會的信物呀?」

浮圖公聽到了福瑞大人的這句話,馬上把手伸進了自己的懷中,「嗖」一下將閻王令拿了出來,正想走過去把閻王令交給福瑞大人,不料福瑞大人「唰」地舉起了手掌,示意浮圖公不要過來。

「這……你不是說要驗證一下閻王令嗎,怎麼又不要了?」浮圖公看到福瑞大人的這個動作,馬上就感到十分不解,不由得怔怔地問道。

豈料這個時候,福瑞大人沒有理會浮圖公的抗、議,而是熟視無睹地朝自己身旁的大管家約翰遜使了一個眼神。

大叔,你家嬌妻又跑了 大管家約翰遜馬上心領神會地點了點頭,像是變戲法似的從自己的身後「霍」一聲端出了一個貴重的鎏金大圓盤,朝福瑞大人鞠了一個躬就轉身朝浮圖公走來,用不緊不慢的速度走到了浮圖公的身旁。

大管家約翰遜歪著腦袋,朝浮圖公咧開嘴笑了笑,舉了舉手裡的大圓盤,示意浮圖公把閻王令放在他身前的那個大圓盤裡邊。

「我去,賤、人就是矯情!」浮圖公暗暗地在心裡對福瑞大人和大管家約翰遜唾棄了一句,可即便是心裡極為不爽,還是皺著眉頭順從地將閻王令「哐」一聲放在了大圓盤上。

大管家約翰遜看到了被浮圖公放進了大圓盤的這枚寒光閃閃的閻王令,蒼老的臉龐上那張大嘴笑得更加合不攏了,自顧自地「唰」一聲轉了過去,端著大圓盤裡的閻王令走到了福瑞大人的面前,把閻王令獻給了福瑞大人。

「嗯……」福瑞大人點了一下頭,對大管家約翰遜表示了滿意,然後信手拿起了大圓盤裡邊的閻王令,靠近眼睛認真地端詳了起來,尤其是仔細觀察了閻王令那「月下黑龍」的圖案好一會,這才抬起頭,對「超級金裝五人組」所有隊員說道:「沒錯,這是閻王令。」

聽到福瑞大人的這句話,浮圖公有些不滿地叫嚷道:「拜託,我們大老遠拿來驗證的難道還有假的嗎,趕緊帶我們去黑金拍賣場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