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但是如果事情真的是這樣的話,那曉月姑娘的用心可就另當別論了,不會真的是有人設計自己的團隊吧?

慕君玥笑笑不說話,只是默默地注視著陌上軒,像是及其信任陌上軒的樣子。

而慕君玥這副樣子卻是給了陌上軒極大的虛榮心,拋開別的不說,高級靈菜師啊,比煉丹師還要尊貴一些的存在,多少人見都見不到,此時在自己面前卻是小女人的樣子。

魔獸農場主 「咳咳,這件事還需要月兒來澄清一下,不能只聽從一個人的說辭。」

「對啊對啊…」

「就是…」

「張碩是吧?我問你,賤人說誰你?」

「賤人說你!」

「哦?」慕君玥挑眉,「原來是賤人說我啊,受教了哈…」

「你!」

「我還不知道原來那些所謂的名門貴族的教養如此奇特,對一個素未蒙面的女子如此稱呼,受教受教!」

慕君玥一席話,讓在座的所有人都變了臉色,不了解實情不能得罪曉月姑娘,就只能…

「張碩,給月兒道歉!」

「師兄!」

「道歉…」

「師兄,這賤人花言巧語,你別被她騙了!」

「張碩!」不再啰嗦,陌上軒直接釋放出自己的威壓,張碩也才築基五層,本來就體虛,現在還不如平時的一半,沒一會就承受不住了…

「月,月兒…」

「誰准許你叫我月兒的?」慕君玥蹦跳著躲到陌上軒身邊,彷彿被張碩看很難受一般。

「是,曉月姑娘,對,對不起…」

「你說什麼?一個大男人家的,聲音這麼小?還不如我一個小姑娘呢!」

「對不起!」張碩臉色爆紅的像醬豬肝一般,憋了半天才說出這麼一句話來,嘴上雖然這麼說,可是手卻緊緊的攥成拳,好像隨時都能打出去一樣。

「本姑娘也知道我生的花容月貌,傾國傾城,可是你在這麼看下去,本姑娘也是要收錢的好么?」

雖然他們也一直討好曉月姑娘,可是他們說和曉月姑娘自己嘴裡說出來根本不是一個概念好么,曉月姑娘也太自戀了吧!

饒是陌上軒也忍不住多看了慕君玥兩眼,可是再怎麼看也只是一團灰撲撲的小臉…

「那你怎麼解釋我的腿!」

「嗤~」慕君玥鬥氣的說道,「那你走路的時候途中有隻狗,可是狗的腿卻突然斷了了,難道你是去咬斷了狗的腿?」

「……」

「……」

「……」

曉月姑娘的理論還真是強大到讓人無話可說…

「你說誰是狗!」反應過來的張碩被慕君玥氣的額頭上青筋突起,惡狠狠的看著慕君玥。

「誰叫喚誰就是咯。」

「月兒…」

「再說了,誰知道你是不是原先就有病啊!」

「你才有病!」

陌上軒充當和事佬的擋住張碩的視線,可是其中的偏袒之意顯而易見,偏偏張碩卻像看不見似的,還在一個勁的挑釁著。

「那我得腿怎麼什麼時候有病不行,偏偏去碰你的時候就不行了呢?不是你乾的是誰幹的!」

「都說你的腿有病了,能怪得著無辜的我么!」

「……」

「……」

「……」

「你!」被氣得手足無措的張碩此時炸了毛一樣,雖然雙腿沒了知覺,但是全身的靈氣還在,手中紅光乍現,一團火焰就這麼直直的向慕君玥沖了去。

「呀,瘋狗說不過就殺人滅口啦!雲川學院不講理啊!!」

說著,慕君玥就撒丫子的跑了起來,偏偏每次還都能恰好的躲開,躲在眾人身後,氣的張碩牙根直痒痒。

陌上軒一陣陣的無力感,這丫頭每次都拿雲川學院說事,要是出去之後根本不像張碩說的那樣,對雲川學院生了什麼間隙就不好了。

「張碩,住手!」陌上軒是變異了的水元素也就是冰元素,正好克著張碩的火元素,只見陌上軒一團帶著森森寒氣的水球朝張碩飛去,張碩的手瞬間就被凍住無法動彈。

「師兄,你放開我,這丫頭太狡詐了,這麼下去她根本不會說實話!」

「就是啊,師兄,你不能看她年紀小,就太過寬容了!」瞅準時機的繆紫怡上前攔住陌上軒的手。

「大媽,你是嫉妒我比你年輕吧?」

繆紫怡只感覺自己的額頭直突突,很想手撕了這個死丫頭,可是面上還帶著無可奈何的笑意,「曉月啊,你這樣我可是會生氣的哦,還是先把話說清楚的好,哦?」 「你生氣和我有什麼關係?不要自己睡不著覺怪床歪好么?」慕君玥天真無邪的沖著陌上軒一笑,低著頭把玩著手指,彷彿他們談論的不是自己一樣。

「哼,你有什麼證據證明不是你做的?」

「那你有證據證明是我做的?」

面對張碩的質問,慕君玥不卑不亢,說的一切都挺對的…

其實慕君玥心裡想的是,就是我做的怎樣?你有什麼證據證明?

「你別摳字眼,胡攪蠻纏的…」

「現在是你要證明是我做的,不然就是誣陷!」

「……」張碩啞言,看著四周的人,昔日並肩作戰的隊友都有些不耐煩的看著張碩,現在是個人都覺得是張碩自己在胡攪蠻纏,對一個小姑娘不依不饒,又拿不出證據。

「還有事么?我要去做蘑菇燉肉湯了。」

慕君玥一臉詢問的看著張碩,彷彿一切都只是她在陪著他胡鬧一樣。

雖然每個人心裡還是有疙瘩,卻也只是找不出什麼證據。

「曉月姑娘去忙吧,張師兄沒事的…」

「張師兄,你別心急,你的腿可能就是暫時沒有了知覺而已…」

張碩的腿確實只是暫時性的,只要過上那麼兩三個月就好了,可是現在,可能一輩子都好不了咯…

將空間里的混靈水摻上普通的溪水,把裡面的靈力稀釋,將準備好的輔料,蘑菇,肉一一的放進去,不停的攪拌,讓在一旁想要偷師的柳嘉兒無從下手。

這和平時做的飯菜也沒什麼區別吧,甚至放的東西還要稀少,怎麼效果就差那麼多?

和上次一樣,等湯成熟的時候,依舊像是爆發一樣的香味四溢,讓人陶醉其中,無法避免。

「曉月姑娘就是心靈手巧的啊…」

「就是就是,看著和平常做的差不多啊,怎麼就這麼香呢,哈哈哈…」

「就是不知道我們又沒有口福咯!」

「曉月姑娘不是說要收錢的么…」

「……」

「……」

「……」

「哈哈,不會吧…」

王子勇乾笑著,餘光卻不停的瞄著慕君玥…

「月兒辛苦了。」陌上軒遞上一塊帕子,依舊那麼的風度翩翩。

「你們不餓?」

看著沒有反應的眾人,慕君玥自己拿起碗給自己盛了一碗,哇,好香,好久沒有喝到這麼熱騰騰的肉湯了。

「也有我們的份?」

「謝謝曉月姑娘了!」

「沒事沒事,拿人錢財為人辦事嘛…」

此話一出,紛紛掏出碗想要盛湯的人都止住了腳步…

陌上軒好笑的看著慕君玥,「月兒,我不會收你住宿費的…」

「我知道啊。」慕君玥理所當然的看著陌上軒。

「那你收錢想要幹什麼?」

「我喜歡不行么?」

「……」

「……」

「……」

行!你是老大怎麼開心怎麼來,可是我們不是很富裕啊! 夫人的病今天好了嗎 能不能下手輕點啊!

「我做的湯好么?」

「好」

「好」

……

「那一碗一千個金幣,你們願意么?」

……

不願意啊,原先看著柳嘉兒不是一天一百么,現在怎麼變成一碗一千了!

「那個大媽不是成功進階了么?」

「你又沒在這裡,你怎麼知道紫怡進階的?你又看不到紫怡的等級!」

「是啊…」

「這麼說來,當時她卻是不在這裡啊…」

「你們當真以為我自己做的菜我會不知道?」慕君玥此時也有些不耐煩了,揪著旁邊的樹葉子百無聊賴的左右晃著雙腿。

前夫,纏綿不休 「你們真的以為我一點靈氣都沒用就能做出來這種效果的湯?」

「……」

還真是,自古以來,還沒聽說過那個靈菜師沒有靈力卻能做出來靈菜的…

「就是一百個金幣一碗,要是在外面就算是一萬也肯定有人搶著買吧? 花心總裁不守信 想要的排隊交錢,不買的一邊待著去,別擋了我的運氣…」

說完,慕君玥跳下石頭,嘟嘟囔囔的離開。

另一方面的這群人卻圍在了一起討論起來…

「看來曉月姑娘不像是沒見過世面的鄉野丫頭啊…」

「難道是我們看不出曉月姑娘的修為?那…」

陌上軒看著眾人,搖搖頭,「我也看不出…」

「那豈不是在開光以上了?」

「曉月姑娘有十歲么?」

實際上原主已經十四歲了,可是長期的營養不良導致慕君玥的身板焉了吧唧的,像個十歲出頭的小丫頭。

「十歲的開光可能么?」

「會不會是身上帶了隱藏修為的法器?」

眾人越想越有可能,十來歲的小丫頭怎麼可能會是開光等級,瘋了不成…

「那你們買不買?」

「買啊!這種好東西可真真的是有錢無市!」

「對!這要是出去了可遇不到這種好事了!等出去了一碗就能賺回本啊!!」

……

已經商量好的人們拿出身上的容器和錢袋,朝著慕君玥涌去。

「曉月姑娘,我要我要…」

「曉月姑娘我也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