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但是剛出門卻沒有遇見花輕語,而是遇見了院長。

一襲凌亂的衣服,半閉的眼睛,未曾整理的頭髮顯得詭異。

她似乎憔悴得過分了吧,這幾天這個女人究竟在幹什麼啊,這家醫院的病人難道都靠她一個人醫治嗎?

“院長?你還好吧?”

我有些擔憂的問。

“還活着……”

院長用着非常蒼老的聲音說,雖然她說自己還活着,但是我卻從她的身上感覺到了一絲死亡的氣息。

真的很痛苦啊。

“爲什麼院長累得這麼誇張啊?”

“那是因爲沒有阿放來安慰我受傷的心靈啊。”

說完她又把我給抱住了。

“阿放真是有治癒力啊,真想養一隻。”

話說我是人啊,你難道把我當成了動物不成。這也太過分了吧,再順便說一句,你把我抱得太緊了吧,讓我都有些呼吸困難了。

“院長難道大清早來找我就是爲了這種事情嗎?”

我忍不住吐槽。

“難道阿放還想做更加刺激的事。”

院長突然精神煥發了,不知是不是幻覺,她的眼睛在冒星星。

“沒可能的。”

我一口就回絕了她,老是這麼不正經的話,你地下的老公會在那天晚上突然爬出來喲,會爬到你的牀前說,“我好恨啊。”

強寵:冷帝33日索情 我疑惑的問:“到底有什麼事情啊?”

“是好事情喲,不過想要我告訴的話,需要看阿放的表現哦。”

這女人一說完就毫不在乎的進了病房,而且在我的牀上躺了下來,而且還擺出非常綺麗的姿勢。

她到底想幹啥?

我的眉頭已經完全湊成了一團,任何人都可以看出我已經有些抓狂了,但是唯獨這個女人絲毫都不在意。

“那你想要我怎麼表現呢?”

“幫人家錘一下背啦。”

“咦!”

本來還以爲她會提什麼詭異的要求,沒想到只是這麼簡單的事情呀。但是憑我認識這個女人怎麼就得出的經驗,她絕對不會讓我這麼輕鬆的。

所以我不由得歪着腦袋問,“真的只是這麼簡單?”

“是啊,人家因爲工作了好幾天沒得休息,現在就需要阿放的治療嘛,”本來說到這裏還算沒問題的,女人突然話鋒一轉,“當然阿放要是想要我提什麼過分的要求的話,我也求之不得哦,呵呵呵!”

不要怪笑啊。

準確的說是不要一邊怪笑一邊用那種詭異的眼神看着我。

“好好好!你不要再YY了,我幫你捶背就是啦。”

我坐到院長身邊,開始幫她捶背,管她呢?就當是過去幫老媽捶背咯。

“啊啊……”

這傢伙完全跟老媽不同啊,就算我幫你捶揹你也不用發出那麼詭異的聲音啊。要是在外界的話,早就把警察給招來了,現在在這裏雖然不會把警察招來,但是如果把花輕語招來的話,大概比把警察招來更加恐怖吧。

給她錘了半天背之後,我估計她也夠爽了吧。

“院長。”

“嗯。”

“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啊?”

“啊,那個啊,你的朋友來看你了。”

“哦,朋友來看我了呀?”我聽到她的話了之後,像是白癡一樣重複了一下,但是隨機我就發覺了不對頭。

“啥?我的朋友來看我,你還讓我在這裏搞什麼飛機呀?”

這女人也太誇張了吧。

“呀!人家難得有機會和阿放單獨相處嘛。”

纔怪!

“我們單獨相處的次數已經過多了,我的青春應該更多的用在少女身上啊,爲什麼我整天就和你這個更年期混在一起呀?”

“竟然說人家是更年期,人家好傷心。”

“你就盡情傷心吧。”

最好傷心欲絕,然後對我死心了纔好。

我從牀上跳了下來,向門口走去。

“我朋友在哪裏呢?”

“我的辦公室。”

在她的辦公室?!

“你不會對他幹了什麼吧。”

“你已經猜到對方是男孩子了嗎?”

“因爲只有男生你纔會把他留在你的辦公室盡情的調戲吧。”

“什麼嘛,阿放竟然會懷疑人家對阿放的真心。”

你的真心還是好好的留給你死去的老公吧!

就在我出門的時候,院長突然問了我一句話。

“你知道爲什麼我要故意耽擱這麼多時間嗎?”

是啊,這個女人在這種事情上應該不是這樣的呀,雖然她在我剛來的時候嚴厲的定下了規矩,我的父母一年只能看我幾次,如果他們來的話,這女人卻是非常友好的把他們請進來吧,但是爲什麼我朋友來了,她會故意耽擱時間呢?

“爲什麼?”

女人的語氣突然變得嚴厲了起來。

“那個少年,殺氣很重啊!簡直就像是隨時會變成殺人犯的樣子,所以我先讓他在那裏冷靜一下而已。” 冷靜嗎?

那是沒有意義的。

因爲他的殺氣是針對我一個人的。

無論怎樣冷靜,只要他見到我,那份強烈的殺氣會把我們兩人都毀掉的。但是我又無法逃避,即便被毀掉,因爲那是我欠他的。

“院長不要跟來哦。”

在我出門的時候我這樣對她說。

“知道了,阿放只要不犯錯誤就行了。”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錯誤,那些錯誤讓人陷入地獄,但是這些錯誤卻是無法修改的,因爲那是人類本身的錯誤,我早已經犯下了不可饒恕的錯誤,想要挽回也是徒勞的,現在能做的只有苟延殘喘。

當我到達院長辦公室的時候,少年已經等候我多時了。

“喲!龍浩。”

我像往常一樣向他打着招呼。

少年笑着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他是一個身體很健康的少年,皮膚黝黑,身體符合黃金比例,如果喜歡打架的話或許可以成爲街頭的一條狠人,但是他卻是一個非常喜歡讀書的人,成績也是經常進入前十的人物。

他的笑容依舊,但是我卻知道那是虛假的,因爲他是不可能對我笑的,雖然他是我的好朋友,但是這一關係早已經破裂了。

“喲!你竟然還活着啊。”

他向我走了過來,用拳頭敲了敲我的胸膛。

或許現在,在外人看來我們是非常友好的行爲吧。

但是因爲他的拳頭是敲在我身上的,所以我很清楚,他用的力道,強得可怕。

幾乎讓我吐出來。

“你還沒死,我怎麼敢先走呢?”

我也不甘示弱的捏了捏他的肩膀,用我的全力捏了他的肩膀。

我見他抽了一口冷氣,這讓我感到一陣暗爽。

事情還沒完,他立刻抓住了我的手,狠狠地往奇怪的方向扭動着。

“你這傢伙!”

我拼命的用雙手和他玩起了格鬥。

在我們雙手都不能動的時候,我們二人只是互相呲牙咧嘴。

“這麼玩有意思嗎?”

我忍不住問他。

“沒有任何的意思。”

“那你還玩什麼?”

“我不是在玩!”

他的聲音突然變得恐怖了。

他突然腦袋向後一退。然後狠狠地向我撞了過來。

我靠,竟然玩頭槌。

“哇!”

我被他撞翻了。

腦袋裏面好多星星啊,感覺快要見到馬克思了。要是真的這樣掛了,那就太不值了。

他也向後退了幾步,看來剛纔他也撞得不清阿。

“有必要弄得這麼狂嗎?”

我一邊揉着長了好幾個包的腦袋,一邊問他。這傢伙隨時都是在玩真的啊。

“你不好奇我爲什麼回來看你嗎?”

龍浩帶着非常奸詐的表情問我。這讓我稍微有點不爽呢?因爲我不喜歡別人在我面前有什麼陰謀詭計。

因爲我就是世上最喜歡陰謀詭計的人。

“看着你那副半死的樣子,估計也沒有什麼好事吧。”

我看着他眼睛上的黑眼圈,有些憔悴的樣子,實在是讓我有些不爽。

“嫣然醒了,她說她想要看你。”

貴妾上位記 少年如是說,他的語調平靜,但是在我的耳中卻是如同驚雷一般。

嫣然!

我的腦海中突然出現了一襲雙馬尾的倩影。

她是我的原罪。

永無解脫。

侯府小啞女 “真的嗎?”

由於過於吃驚,我甚至抓住了他的衣領。

但是少年卻戲謔的笑了。

“騙你的。”

“你……!”

我憤怒的舉起右拳,但是伸到他的臉前的時候,我卻停住了。

指尖暖婚:晚安,紀先生 “怎麼了,不打嗎?”

少年問我,我沒有回答,只是頹然的坐倒在沙發上。

“後悔嗎?怨恨嗎?想死嗎?哈哈哈哈哈哈哈!”

少年狂笑着,然後一拳向我打了過來。

好痛。

“如果殺了你可以讓她醒來的話,我絕對想要殺你一百次。但是根本沒有用啊?她根本再也不會醒來了,爲什麼啊?一切都是你的錯。”

他的拳頭像是雨點一樣打在了我的身上。

我沒有反抗。

因爲她說的是事實,嫣然之所以再也無法醒來了,一切都是我的錯,如果可以用我這條賤命補償的話,我情願死上一百次,但是那是沒有用的。

剛纔他騙我的時候,老實說,我很開心。

但是現實永遠都是虛假的,永遠無法給人解脫。

這讓人想死都死不掉的世界。

究竟算是什麼啊。

“打夠了!”

我見他氣喘吁吁的坐到了我的身邊。

“你……”

少年還想動手,但是卻被我的手阻止。

“你今天已經累了,如果那一天心情再不好的時候可以盡情的來打我,這算是約定吧。畢竟現在照顧她的是你不是我。”

“……”

他沉默了。

“這樣照顧她,壓力很大吧?”

我這樣問他。

“你說呢?”

少年用着一幅想要死去的表情看着我,那表情讓我都跟着絕望了。

明知道不可能醒來,卻要抱着那無意義的希望不斷的掙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