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但是他忽然想到了什麼,一下汗毛倒豎起來。

因為既然這簡訊是陷阱,那麼不但說明相關部門裡少數知道這手機號的人里有人反水。

而簡訊里透露出的只有自己和父母才知道的私事,更是說明父母已經被新羅馬的人俘虜了!

想到這裡他急的抓耳撓腮。他沒有想到最糟糕的情況就這麼發生了。

自己身處異國他鄉,而父母則在國內被綁架。原本能信任的相關部門,看來也被新羅馬侵蝕的千瘡百孔,根本難以信任。

怎麼辦,怎麼辦!他深吸了一口氣。卻什麼辦法也想不出來。

而圖書館門口前的黑色汽車此時也開始兵分三路,開向了周圍的幾個建築,於正心所處的酒店門口很快也停下了一輛黑色汽車。

幾個風衣男,衝進了酒店大堂。

於正心看到這幕,一背的冷汗,捏緊了拳頭開始運用自己腦海中每個腦細胞來思考一個求生的辦法。

可是,來不及了。

不過四五分鐘,他就聽到門外有了異響,透過貓眼一看,他立刻見到套房走廊上多了兩個穿著風衣的男人。

不用想也知道這兩人是新羅馬派來的殺手。

他不知道這些狗娘養的怎麼能來的這麼快。又怎麼會直接就找到這總統套房的。

於正心把之前準備好的三角形木片卡進了木門底下,這樣對方需要破壞整個木門才能進屋,可以為自己爭取一點時間。

接著他用手機撥打了酒店前台,明確說明有兩個持槍的不明人員在走廊。

酒店保安行動卻也不慢,不過片刻就衝上了樓來。

然而情況出乎於正心意料。

保安迅速的趕上來后,殺手沒有直接大開殺戒,而是出示了自己的證件。於正心看到那是DEA,國土安全局的證件。

保安們被唬住了,有兩個打電話詢問經理如何處理,但是電話還沒接通,兩個殺手就拿出了消音衝鋒槍一陣掃射。

保安哪裡是職業殺手的對手,通通被射死射傷。只要個年紀較大的保安看上去有些訓練,雖然中彈倒地還是拔出點史密斯威生牌的M10型點三八左輪開火。

一個殺手胸口中了一槍槍,但是卻只是和沒事人輕輕搖晃了下,看樣子是穿了防彈衣。

解決了保安,這對殺手立刻端起了MP5SD衝鋒槍對著總統套房的門鎖就是一陣掃射。

於正心意識到自己遭遇到了和第一次遇刺時一樣的情況。

而且這次情況更加的糟糕,對方不但有兩人,而且自己不可能再順著陽台逃到隔壁房間,因為隔壁房間的窗戶是封閉式的。

對了,可以用床單製作繩索,順著陽台爬進樓下套房的窗戶!他忽然想到一個逃生的法子。

但是他很快自己就推翻了這個想法,製作繩索太費時間,根本來不及,而且他沒法確定樓下套房的窗戶有沒有鎖死了。

但是眼看對方用衝鋒槍幾乎把整扇房間木門都打成了馬蜂窩,他意識到自己再不做什麼就來不及了。

一個更加大膽的想法在他心中產生了。他把床單往陽台欄杆上一綁,然後就打開浴室門,躲在了浴室門與牆壁的夾角之間。

他希望自己能在接下來的躲貓貓遊戲里獲勝,因為如果輸了,那自己結局不言而喻。

破門后,第一個殺手衝進卧室,第二個則衝進了浴室。

進入浴室的第二個殺手環視了一圈,沒有發現於正心,但是拉開浴簾檢查浴缸后,立刻要來拉開門檢查門與牆壁的夾角。

於正心正以為自己要被打成馬蜂窩。進入卧室的第一個殺手卻發現了陽台上的床單,朝著同伴大喊起來。

「他從陽台逃到樓下了,跟著我去樓下!」

浴室里里殺手聽了卻沒有立刻出浴室,還是把浴室門稍稍拉開了些。

但匆匆一瞥,這第二個殺手只見到了幾條掛在掛鉤上的大浴巾和浴袍。

這第二個殺手此時急於跟著同伴到樓下,也顧不得再撩開浴巾檢查了,快步的衝出套房順著樓梯往下跑去。

於正心等殺手出門才鬆開抓住掛鉤的手,整個人從浴巾的遮蔽中掉了出來。

剛才殺手開門,他心裡只覺得死定了。但是還是用力抓住牆壁掛鉤,一個引體向上躲到了浴巾浴袍遮蔽當中。

其實之前他的腳尖還是露在浴巾外的,殺手只需低頭一看就能發現他。

但是那殺手因為心中急著下樓,所以百密一疏。

於正心也立刻衝到了套房外。他知道殺手已經衝到了樓下,要破開樓下套房的房門了。

一進屋,兩個殺手就能意識到上當,然後就會折返回來。

危險中人類想要獲得武器的本能,讓他毫不猶豫他從保安屍體的槍套里取出了兩支點三八左輪和激發零星的點38左輪子彈。

這之後他進入總統套房專用小電梯中,摁下了一樓按鈕,但是他沒有選擇乘坐電梯,因為他猜測在一樓的大廳里會有更多的新羅馬殺手。

他的選擇很正確。

在樓下套房裡中計的兩個殺手,終於想明白的於正心的調虎離山之計。

兩殺手立刻就要衝回樓上,但是卻看到總統套房專用私人電梯正開始往下降,立刻就以為於正心這是要乘坐電梯逃生了。

不過這兩殺手,也不是任由於正心智商碾壓的弱智。

他們一轉腦筋,就考慮到了這是於正心第二次調虎離山的可能。

因此一個殺手用對講機呼叫樓下同夥后,摁下電梯按鈕,準備搭乘電梯追擊總統套房的專用私人電梯。

另一個則順著消防樓梯回到了總統套房所在的樓層,他一眼就發現保安的屍體中有兩人的槍套被打開了。

他雖然手持衝鋒槍,並且自恃遠遠比於正心有戰鬥經驗,但是卻也不敢大意。

殺手端起衝鋒槍,小心的在門口窺視了一下套房內部,接著才進入了房間。

此時砰的一聲從總統套房吧台方向傳來。

殺手目光還沒看向槍聲傳來的方向,手裡衝鋒槍的槍口已經本能的轉向了過去,並且開始掃射。

MP5SD發射的亞音速9mm子彈彈頭一下把吧台上幾瓶名酒,還有一個咖啡爐打的稀巴爛。

但是殺手此時也看到倒地的咖啡爐上竟然有一發炸裂的點三八左輪子彈彈殼。

殺手知道自己陰溝裡翻船了,迅速的想要轉身作最後一搏。

可是於正心卻從沙發后現身,先這個殺手一步開了槍。

點三八左輪砰的一聲響,火焰與硝煙就從槍管與彈輪前的縫隙中噴了出來。一發點三八英寸口徑的空尖彈頭飛行了不到十米的距離,就砸進了殺手的後腦勺。

殺手顱腔承受不了彈頭釋放的巨大動能,腦漿和眼珠子從眼窩中流了出來。殺手連人帶槍的摔倒在地。

這不是於正心第一次殺人,更何況死的也是該死的殺手。

他雖然看著殺手屍體感到有些噁心,但是更多的是解決威脅后的放鬆。

他來到走廊看了一眼。總統套房專用電梯已經到了一樓,而另外兩部電梯,都在上升。

看來所有殺手都知道了自己並沒有乘電梯逃往一樓,所以開始乘坐電梯上行,準備逐層的搜索自己了。

看著電梯樓層顯示的數字不停變大,他又開始動起腦筋。忽然他有了一個辦法。

他把一個打火機打出火苗,然後湊到了房間內的火災感應器下。

火警一下就被觸發了。噴淋下來的水把他淋成了落湯雞。

但是同時,電梯的火災應急程序也開始了。

兩部載滿殺手的電梯慢慢的降回了一樓,接著門一開就再也不動了。殺手惱怒的用拳頭砸擊電梯的按鈕面板,但是電梯紋絲不動。

於正心迅速的脫掉外套,把倒斃殺手的衝鋒槍以及幾個彈匣扔進了背包,接著戴上了套房內備有的防護火災煙霧的面罩遮掩面部,開始順著消防樓梯往下撤。

這酒店的生意還算可以,大多數樓層都住了幾十個人,現在這些人群都在尖銳的火災報警聲中往一樓逃。

於正心自然也混在人群中。

一個非裔老太由於年老力衰被慌亂的人群撞倒,坐在了樓梯轉角處不住呼救。但是忙於逃命的人群竟然沒有一個上前幫助的。

於正心一來為了自己報假警而心裡過意不去,二來如果和老太在一起更是一個掩護。因此毫不猶豫的把老太背了起來,跟著人群衝到了一樓大廳。

大廳里因為牆上還有緊接而來的假火情已經亂作了一片。

幾個酒店工作人員與警察消防人員一齊拚命的疏散人群。

於正心發現了有幾個健壯男子混在人群中,這些傢伙對於火警毫不驚慌,眼睛反而搜索似的在每個人臉上掃視,手則踹在懷裡。無疑這幾個男也是新羅馬的殺手。

但是一下從樓上衝下來兩百多人,這幾個新羅馬殺手也沒能力來分辨每個人。加上於正心背著老太把頭低著,這些殺手最終和於正心擦肩而過。於正心順利的逃出了酒店的大門。

把老太交給一個警察后,他迅速取下扔掉臉上面具,戴上了鴨舌帽,接著把衛衣套在了身上,拐進酒店后的小巷。

酒店后的街區滿是小巷子。他知道這些小巷裡的攝像探頭是很少的,自己能減少被曝光的幾率。

在小巷裡走了幾百米,他忽然聽到身後的巷子里傳來了腳步聲。

回頭一看他大感不妙,幾個風衣男正端著衝鋒槍在巷子里四處亂轉尋找著自己。

看來新羅馬殺手預料到了自己會進入滿是巷子的這片街區。

他立刻選了一個岔口,盡量避開身後的的殺手,沒想到在這個岔口裡走了不到十來米,前邊的拐角就走出來一個拿著手槍的男人。

「舊金山警察,不許動!脫下帽子」風衣男大喊。

這殺手雖然不介意濫殺無辜,卻也不想因為殺錯人而打草驚蛇。因此想要看清於正心面貌。

於正心才不會相信這屁話,哪個警察執行公務時手槍上還裝著消音器的。

於正心知道這是下算是徹底和敵人狹路相逢,必須金星正面對決了。

他左手一邊脫帽,右手一下拽出了褲袋裡的點三八左輪,也顧不得瞄準對著殺手就連連扣下扳機。

他一瞬間連開了六槍,倒是有一發打在了對方肚子上,但是殺手身穿防彈衣,吃了這一槍后只是被子彈動能打的往後退了一步,結果滑倒在地。

這殺手摔倒在地后連開兩槍,噗噗兩聲悶響后,於正心肩頭就被倆發子彈擦過。

於正心扔了打空的左輪蹲到了一邊一個大垃圾桶后。

垃圾桶后的於正心拿出第二把左輪,想要冒險探頭瞄準殺手開槍還擊,但是殺手又開了幾槍,彈頭直接貫穿垃圾桶。嚇得於正心猛地縮回了腦袋。

正在於正心想要再想辦法反殺這殺手時。巷子外猛地響起了一陣摩托車引擎的轟鳴。接著就聽到那巨大的轟鳴越來越響,可以推測出那摩托車竟然衝到了巷子里來。

一聲金屬與人體相撞的巨響后,拿著消音手槍的殺手就飛到了半空,接著狠狠的摔在了於正心面前,脖子則是以詭異角度扭動著,無疑也全身癱瘓了。

於正心驚訝的站起身,發現巷子里停了一輛大馬力寶馬摩托車,車上騎著一個身穿黑色緊身皮衣的摩托車騎手。摩托車車燈上還有些撞擊殺手留下的鮮血。

騎手雖然帶著頭盔難以辨別容貌,但是從緊身摩托皮衣一勾勒出的身材來看,無疑是個女性。

「蠢貨,快上車!」摩托車女騎士對他態度卻並不怎麼好,吼了這麼一句后摁響了摩托車的喇叭。

作者留言:

我在這舉行一個小小的有獎競猜!

本章中,新羅馬利用簡訊來設計獵殺主角。

但是作為相關部門負責人的王副領事曾經說過,主角於正心這個手機號碼,只有王副領事和少數人知道。

於正心認為是相關部門裡出了內鬼,把號碼告知給了新羅馬。

但是我這邊劇透下,主角推測錯了。

王副領事和少數知道手機號碼的人員,都沒有把手機號碼透露給新羅馬。

但是,不知道於正心手機號碼,新羅馬又是怎麼把簡訊發送到於正心手機上的呢?這個答案會在下一章內容中公布。

但是如果哪位讀者能在8.11日下午16.30前在本章的書評區進行正確。那麼本人已個人名義退還這位讀者將來10章本作的VIP的付費。

注意,最先回答的一名讀者才有獎哦,答案也很簡單,大家想想就明白,機不可失哦。 刀迅看著奧迪消失了,才轉身返回。她雖然不知道這位喬秘書長是誰介紹給唐浩的,但是他知道,這位介紹人在喬秘書長心裡的位置一定非常非常重,不然他不可能一直堅持笑臉面對唐浩。

刀迅悄然進入總統套房,在唐浩的面前坐下,端起茶壺,給唐浩倒了杯茶。唐浩的表情依然平靜,也不知道他根本就沒有意識到把市委秘書長氣著了,還是根本就沒往心裡去。

「喝茶。」刀迅低聲說道。

「嗯。」唐浩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放下茶杯之後,對刀迅說道:「準備一桌飯菜。」

「好。」刀迅不知道唐浩要招待誰,不過不管招待誰,她都會毫不猶豫的安排。

刀迅給餐廳打過了電話,又回到唐浩面前坐下,低聲問道:「方勁飛在藍海的官場能夠排名第三,比喬廣舉更有實權,根基也更深。」

「我知道。」

「如果讓喬廣舉和方勁飛對抗,他應該不會答應。」刀迅再次提醒,她其實是想問唐浩怎麼解決碧浪山的麻煩。

唐浩平靜的看著刀迅說道:「我沒想過你要對付方勁飛。」

「嗯!」刀迅愣了一下,不對付方勁飛,怎麼解決碧浪山的麻煩。

「有些事情,不需要自己動手。」唐浩很隨意的笑道。

刀迅更不懂了,還會有人義務幫忙對付方勁飛嗎?

「嘀。」

唐浩的手機響了一聲,他拿起手機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是什麼?」刀迅好奇的低聲問道。

「你看看。」唐浩把手機遞給了刀迅。

刀迅接過手機,看見的是一條信息,內容是:方勁飛名下有十六套房產,藍海六套,省城六套,京城四套,其中包括兩棟豪華別墅。這些房產都是五年前購買的,最近五年沒有買任何房產。他名下的銀行存款只有三萬六千,兒子名下的銀行存款也只有兩萬三千。

看見這個信息,刀迅心頭一震,她不知道這個信息是誰發給唐浩的,但是這個信息的信息量卻讓人吃驚。不但知道房產的位置,還知道購置房產的時間,這樣準確的消息,就算是警察要查清楚,也不是太容易吧。

這個給唐浩發信息的人是誰!

刀迅把手機默默的放在了唐浩的手邊,低聲說道:「十六套房產雖然不少,不過也不是太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