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但是二門主,正大光明地搶奪,互有損傷,也是實力所至,怪不得別人,可如此一來,只怕會徹底地與聖殿爲敵,只怕是後患無窮?”一名漢子略有擔憂,目光不時地掃向聖殿衆人。

壯碩漢子淡淡道:“你以爲不和顯鳳閣聯手,今天就不算得罪聖殿了嗎?數千年來,聖殿發展的如此迅速,靠的除了實力外,便是心狠手辣。”微頓片刻,壯碩漢子話鋒驟然犀利:“瞧着周圍的情形,本座猜想,脈精只是個幌子,聖殿恐怕最大的謀算,是想將我們天霜門與顯鳳閣今天來的人手一網打盡。若不聯手,哼哼,以後的碧波城,將是聖殿一家獨大,其他勢力在也無法插手前來。”

時間慢慢過去,天上的驕陽業已升到最高空。下面的脈礦依舊毫無動靜。緊張的氣氛下,天空中微散出來的殺機,便是讓空間中氣流輕微地顫抖幾下。這時,遠方天空中,晃悠地飄來一人,倒是暫時地打碎了平靜地緊張氣氛。

場中許多強者似乎已經發現了有些不對勁,但是奇寶都在眼前,任何人都不想放棄。現在每一個勢力都顯人手不夠,這新來一人陡然引起了衆人的注意。一身破舊的衣服,一張病怏怏的暗黃色面孔,及那過來時的慢速度,而且這人沒有與任何勢力交集,讓得不認識此人的強者們心中大鬆了一口氣。

這人晃悠悠地來到一個沒人的角落,不停地掃視着周圍大羣人,眼神中的不解似乎是顯示着此人是無意地來到這裏。當注意到淡白色長袍老者的時候,這人的眼神微微地動了一下,竟似有幾分興奮。

這一幕自然沒有逃過白袍老者的眼睛,饒有興趣地打量了新來人一眼,看不懂對方眼神中的興奮,旋即是搖搖頭,將目光轉向了下方的山脈。

“五長老,這人?”

“不用理他,一個普通的絕帝境界。”老者淡淡地說着,場中強者,修爲最好的也是絕帝強者,這陌生人實在是毫不起眼,被衆人稍一注視,便是沒有了多大的警惕。

一刻鐘之後,老者平和的眼光驟然變的銳利。不僅是他,,所有注視脈礦的人神情都是緊張起來。

一條脈礦地礦洞中,輕微地傳出一道聲響,在這些強者耳中已不締於驚雷。聲響過後,礦洞開始了慢慢地搖晃,衆人的心也隨着這個節奏開始跳動。

礦洞深處,黑漆漆地一片,但是略微有些淡淡地熱氣從中升騰而出。衆人感應之下,這股熱氣異常古怪,非是熱到令人無法忍受,而是在熱氣之中,隱約有股肅殺地金銳之氣,實力稍遜一籌着,在感受到這股氣息時,頓覺靈魂有種刺痛之感,讓人難以繼續探查下去。

僅僅是一道氣息,便是讓人這般難受,若果得到脈精。。每一個人眼神中,都毫不自覺地露出熱切地目光,貪婪之心大起,連那剛到此的陌生人也不例外。衆人的注意力顯然都放在礦洞中,並沒有留意這陌生人。場中那些個普通絕帝強者,此時都在一旁運功,恢復着方纔因爲探查時,受到的一點衝擊之傷。但是這陌生人卻仍是一付不以爲然地表情,看其樣子,顯然是繼續隨着衆人一起探查。若有人看到,只怕心中又要多存一份心思了。

礦洞搖晃了良久,可也僅僅是這樣的搖着,但衆人的感知力中,那股熱氣驟然是消失不見,在也察覺不到其他的動向,似乎,礦洞中,從來沒有發生過任何的響動,方纔那一幕也是奇異地出現,而後詭異地消失,讓人摸不着頭腦。

詭異仍在繼續,片刻之間,略有幾分安靜地礦洞中,淡淡地紅芒,時隱時現地射出洞外,不同用於上股氣息,紅芒給人一種暖洋洋地舒服,如同是天空上的驕陽。再是過了一刻鐘,洞中再也沒有特別的異動,不由地,已經有人緩慢地向着礦洞接近。

不論是聖殿的人,還是天霜門與顯鳳閣都沒有阻止這些人的舉動,他們也想有人進去幫忙探下路。強者雖然是不少,不過夠資格搶得脈精而全身退走的,並沒有多少個,所以他們並不急。雖然是緩慢,也沒過多長時間,這些人已經到了礦洞口。

正在猶豫是否進洞查看一番時,突變異生,礦洞內忽然金光四射,從礦洞深處,一直蔓延到礦洞口,而後衝出礦洞從山脈上直射天際。那耀眼地金光,瞬間將天上的驕陽比奪下去,宛如另一個更加熾熱地太陽。

不僅如此,在金光中還蘊涵着強大的攻擊力,空間中的氣流,山脈中的叢林,以及那些普通地魔獸,在接觸到金光之時,無一例外地,爆起團團火星,不到秒鐘時間,便是化爲灰燼,消失地無影無蹤。而那些到了洞口的人,饒是已經做足了準備,但在強大攻擊之下,仍舊是一番狼狽的逃回到安全地帶中,多數人身上,已帶着不大不小地傷口,泛着紅色地血跡。

如此十多分鐘後,金光開始變弱,逐漸沒有那麼大的殺傷力,與此同時,衆人視線中,一個只有十多公分的金色小人突兀地出現。

“是脈精!”天空中一陣陣興奮緊張的喝聲。聲音飄起中,不少的人快速地射向脈精。一場爭奪搶殺,由此開始拉開序幕。 瞧着金色小人的模樣,黃色面容人低聲喃喃道:“脈精原來是這樣的?”隨即眼神瞄向聖殿的人,只見這一干人神定氣閒地在原地不動,似乎沒有爭奪的意思。神色微微一動,便是心生警惕。

同樣的,天霜門與顯鳳閣,還有數個勢力,都是站在雲端,冷漠地看着下方混亂的人羣。最先靠近到脈精的那人,面色不由大喜,蘊涵強勁奧氣的雙手已經迫不及待地伸了過去。


那知樂極生悲,身後一衆慢了些許的人,竟是齊齊地發出一道強悍的能量攻向那人。即便是實力不凡,但是沒有防備之下,且是如此多人一起動手,這人只淒厲地慘叫了一聲,便是直直地墮下地面。

“在這樣混亂的場面,奇寶地強力誘惑下,居然沒有去防備別人,死了也是活該。”這種想法,不只是那黃色面孔人如此想,沒有出手的幾方勢力對此情景,均是冷笑不止。

“竟敢殺我的人?”天空中突然一聲暴喝,混戰由此開始。頓時一道道震撼人心的尖銳聲,響徹雲霄。而此刻,戰場中心,不時的有人對攻,但是顯然很多人都在害怕背後突然而至的陰手。所以即使是與人交手間,也僅僅是一觸即退,絲毫不敢過分纏鬥。目光不斷的在四周掃過,所有闖進攻擊範圍人都會讓他們宛如驚弓之鳥的急急後退退或者是主動攻擊。

他人若不死,便是我亡了,秉承着這個壓力,在進攻之時,沒有一個人敢留一手。而這種瘋狂地嗜殺,卻是沒有一個想要退出戰場之外,因爲脈精地存在,因爲富貴險中求。

沒過多久,混亂便是因爲各方勢力衆人慢慢地靠攏,而有所收斂,場面似乎沒有那麼血腥。一剎那間,金色小人突然自某一處涌現,那剛有些沉平下來的場面頓時又在激烈起來。

到處迴響着暴喝之聲,鮮血如水,很輕易地就被揮發出來,讓得大地,暫時被染上了一種顏色,觸目驚心。

“寶貝雖好,難道命不是更重要嗎?”雲端另一處,黃色面孔人輕聲呢喃,視線中那幾方還沒有動手的勢力,依然保持着平穩的態度,下方的慘烈,絲毫沒有讓他們有所變化,這份冷漠,頓時讓這陌生人倍生寒意,心中殺機驟生。

廝殺之中,脈精尋得一個機會,閃電般地一飛沖天,便想就此離去,但是升到一定的高度,卻被一股強大的能量壓制住,以它那本身地攻擊力,也是無法衝出,只好快速地向下飄去。細小地尖銳聲從脈精身體上發出,片刻間,只見它迅速移動小身軀,衝向那些混戰人羣中,這一舉動使得場面更加的混亂與暴力。

“小傢伙很狡猾啊!”淡淡地笑聲響起,觀看衆人不甚爲意,這等靈物,若是不具備人類的靈智,那麼衆人也就失去了拼了命也要追逐的熱情了。

隨着時間在漫天廝殺中緩緩流過,場中混亂終於是開始有着減弱地趨勢。

下方,百多名強者,不到十分鐘的時間,除了還沒有動手的高空中人外,因爲不分彼此地廝殺,現在只剩下寥寥數人。而這活着的人也是滿帶着傷痕,對於爭奪脈精已經失去了資格。

黃杉人楊宗笑着看看白袍老者,旋即是作了一個請的動作。老者冷冷一笑,神情中盡是不屑:“四號,你帶人上,務必要得到脈精。”

一名黑衣人沉聲道:“長老大人請放心。你們跟我來。”身後一衆聖殿門人隨着三名黑衣人快速地衝向脈精。

見此,楊宗與許霸同時地揮揮手,二人身後的那些人快速地躍向聖殿衆人,將他們攔在了半空中。對此,老者不意外,也沒有任何地反應,只是冷冷地笑道:“楊宗許霸,你二人果然聯手拉?”

許霸狂聲笑道:“聖殿如此好計謀,將這個消息瞞了如此之久,讓我們沒有充裕的時間從宗門內調強者過來。面對你們這麼強大的陣容,也只有如此了。”

“如此你們便能攔的住我們聖殿了嗎?”老者沒有了寒意,無比輕鬆地道,鎮定地模樣,讓人不由自主地警覺性大起。

楊宗掃了眼一衆手下,與聖殿勢均力敵,於是微笑道:“但不知五長老還有什麼後招?不妨一起使出來。否則,即使您老實力高強,可是以一敵二,也不會太輕鬆。”

“那便如你們所願。”老者微眯着眼睛,淡淡地道:“你們還不動手,等什麼呢?”眼神望向另外一邊還沒有動手的那幾個小團體。

“是,長老大人。”整齊地喝聲響起,多位強者瞬間消失,再次出現時,已經是圍住了楊宗二人手下,配合着聖殿衆人,猛力地對他們大下殺手。

不去搶奪脈精,卻是對天霜門與顯鳳閣大下殺手,看來許霸說的沒錯,聖殿此次不僅是要想取得脈精,另一個重要的目標,就是將許楊二者盡數消滅,以獨霸碧波城。

許霸臉色一震,寒意大作:“流土,你倒作了很大的打算,嘿嘿,想將我們一網打盡,就是不知道五長老你有沒有這個實力?”

“那只有試過才知道。”老者淡淡地道了一聲,身影猛然間消失。楊宗與許霸神情一片肅然,頓時間,二人四周激盪着無比犀利的勁氣。突然,一道人影快速地穿過勁氣,兇悍的能量直直地罩住二人,讓他們壓力倍生。

楊宗二人凝重而視,雖然話說的都很圓滿,可畢竟對方來頭不凡。聖殿八大長老,在原界裏威名赫赫,實力之強,令人不得不小心應付。兩股極其雄渾的氣息,自體內滲透而出。瞬間,便是暴涌在身前,沒有絲毫地猶豫,便是直接地撞向襲來的兇悍能量。

一陣凌厲撞擊聲陡然升起,高空中氣流如同實質一樣,讓人有種扭曲地感覺,呼呼風聲中,夾雜着強烈地毀滅氣息。

“不過如此!”老者猖狂大笑,帶着暴涌而起的兇悍鬥氣,再次狠狠地砸向楊宗二人,那般模樣與氣勢,令人望而生畏。

黃色面孔人端坐在雲彩上,十分愜意地欣賞着衆人的大戰,腦子中卻有着一絲疑惑。現在脈精身邊並沒有人來圍捕,爲何不逃呢?先前的一次逃脫,在高空中被逼了下來,那時空間隱約一陣能量波動,或許就是聖殿人所爲,可是現在聖殿人正在交戰中,爲什麼。。。

望着場中間一動不動的脈精,黃色面孔人謹慎地向它走去。他可沒有忘記,那數名僅僅是被就幾道金光便弄的無比狼狽的人。

天空之上,一道厲嘯聲自遠處傳來。黃色面孔人驟然眼神一緊,靈魂感知力中,響起一道輕微的能量波動。投向上空的目光中,輔助靈魂感知力,只見空間似乎被撕裂開來,一條人影閃電般地從裂縫中射出,掠向脈精。

“原來如此?”黃色面孔人喃喃地道着:“聖殿果然好手段,這個如此大的能量防護罩,只怕是比暖山閣那一個還要來的大,來的猛。那個小傢伙有麻煩了。”

楊宗與許霸臉色一變:“聖殿居然真的還有後招?”二人眼神快速交錯,頓時明白了對方的心意。黃影一閃,楊宗正想離開戰場,速度快捷無比。


突然,身前人影晃來,老者那強悍地能量,讓黃影無奈地退回了戰場:“楊宗,你們不是說以二敵一有把握勝我嗎?怎麼戰還沒有完,就想走呢?”

被人一掌逼回,楊宗面色鐵青地喝道:“既然如此,就算是得不到脈精,也不會讓你好過。”狂風一閃,數道風刃犀利地涌向老者。

老者哈哈一聲大笑,三人旋即戰在一處。天空另一處,破空而來的人影無比迅捷地追逐着脈精。知道自己危險來臨,脈精移動的速度也是非常的快。

但是在這個狹小的空間中,脈精愈來愈吃力。人影在追逐的過程中,在脈精經過的地方,不斷地釋放住強悍的能量,逼得脈精金光快速涌現,對抗着襲來的能量。只不過所有的人都知道,這樣消耗下去,脈精支持不了多長時間。

黃色面孔人瞧着這追逐的遊戲,靈魂驟起一陣波動,非常焦急的模樣。好奇地伸開掌心,一個比之脈精還要小上一圈的小人出現。黃色面孔人隨手一拂,將空間隔絕開來,隨即問道:“你要出來做什麼?”

小人淒厲地尖叫幾聲,小手指指脈精,叫的更加大聲。能夠隔絕一切氣息的能量罩,此時黃色面孔人卻是奇怪地發現脈精的眼神瞥向自己手中的小人,同時也發出一道尖銳的叫聲。

黃色面孔人道:“你是叫我救那小傢伙?”

小人連忙彎腰,繼而不停地做着不一樣的動作。

“你沒搞錯吧,周邊那麼多強者,你讓我送死嗎?”黃色面孔人苦笑着道。

小人趕緊膜拜,尖叫聲不停,似有不幫忙,便是永遠地這樣下去。

“好了,逗你玩呢?即使你不開口,我也不會這麼輕易地讓聖殿得到脈精,你先進虛空吧。”黃色面孔人冷然道,面色瞬間冷俊下來。 脈精在那名黑衣人的轟炸下,愈來愈不堪,全身的金光已然是黯淡無比,移動之間,遠沒有了初時的流暢。

黃色面孔人漫步向着場中間走去,動作隨意,似乎是不經意間走向脈精與黑衣人。幾處大戰如火如荼,好象都沒有留意到黃色面孔人的動向。又或許先前黃色面孔人的表現,讓這些人絲毫沒有放在眼中,此時也就沒有去理會他。

慌忙逃竄中的脈精驟然是幾分尖叫,身上金光再次大作,堪堪逼散了襲來的能量,對着黃色面孔人閃電般地射來。

黃色面孔人倒不覺的意外,身子猛然加速,速度快捷無比,令所有人都意料不到,在黑衣人驚詫的眼神中將脈精手入手中然後消失不見。繼而身子拔地直起,強悍的能量猛衝上方的能量防護罩。

“轟!”那堅不可破的能量防護罩頓時出現一絲裂縫。

一干人等均發現了意外的發生,倆方人馬大感驚訝之時,卻是有喜有憂。

“小子,留下脈精?”黑衣人飛快地射向黃色面孔人。但此時,所有交戰的人赫然發現,先前他們不屑的人,此時速度竟是無比迅捷,實力更是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

黃色面孔人轉頭冷冷一笑,掌心上一股灼熱的烈火瞬間印在能量防護罩上,‘嘶嘶’如同是乾材被焚燒,那絲裂縫在衆人的視線中,迅速出現一個不大不小地豁口,這已足夠讓人安然而去。當黑衣人才剛到能量防護罩邊,黃色面孔人已經衝出了能量防護罩,轉眼間已經是消失不見。

脈精業已失去,戰鬥也無意義地激戰下去。楊宗與許霸看着臉色鐵青的一干聖殿中人,皆是面露一絲嘲諷。

“螳螂捕蟬,想不到是黃雀在後!”

老者怒聲喝道:“楊宗、許霸,你們也沒有得到脈精,有什麼值得好高興的?”

楊宗淡淡地道:“這一次你們聖殿準備瞭如此充分,我們本來就沒打算要取的脈精。現在你們也沒有得到,那人當真是有一套,呵呵。”


“哼!”老者冷冷地道:“傳令各處人手,全力查出剛纔那人的下落。”殺機凜然地掃了眼楊宗與許霸,攜衆人快速地離開了此地。

楊宗沉聲道:“沒想到我們忙活了大半天,卻是便宜了他人。許兄,你可認識剛纔那人?”

許霸搖搖頭:“我從未見過此人。少宗主,此次得罪了聖殿,我得先回去稟告家兄了,以後有機會我們在好好地聚上一聚。”

“也好,不送!”

轉眼間,無比熱鬧的礦脈邊,只留下數十具體屍體。

一道人影在空中閃電般地掠過,能量輕微的波動,人影瞬間不見。進得虛空,伊辰摘下面具,看着虛空中與蟲心草鬧的正歡的脈精,二者不覺讓伊辰有些好奇。

蟲心草與脈精均是天地間的奇物,看其他人如此的熱切便是知道它們的難得。不過伊辰對這倆個傢伙卻是一無所知。即便是蟲心草跟了他許久,目前也只是發現對靈魂修煉有着莫大的好處。當然這個效用已經是非常大的好處,但是不可能就這倆個好處?

見到伊辰,二者雙雙射到伊辰的手掌心,脈精更是興奮不已。比之蟲心草,脈精更像一個人類,除了小之外,其他無一不像一個人類。

伊辰笑着道:“小傢伙,你現在有伴了。帶我去靈魂之光。”蟲心草彎彎腰,疾速地朝某一個地方奔去。那道黑色光芒伊辰也不知叫什麼,不過對靈魂修煉有幫助,就稱爲靈魂之光了。

在靈魂之光中修煉,不僅靈魂之力修煉的速度會略快上一絲,即便是本提能量也在同時修煉着,這無疑是讓伊辰的時間充足了許多。現在還無法確切的知道靈魂融合虛空之法,那麼,儘快提升自己本身修爲纔是迫不急待的事情。

體內一處,猶如一片汪洋大海,洶涌澎湃之時,海面上飄着強大的靈魂之力。大海中,不時地涌上一股青色氣體,快速地融入到靈魂之力中。

雙眼微閉,手中法印不斷地結出,靈魂似在歡騰一樣。驟然間,靈魂忽然強烈的震動,彷彿是遇上了強敵一般,但是伊辰並沒有感覺到有危險的來臨。

而此時,體內本身能量也同樣地瘋狂涌動,似乎要衝出伊辰體內。在虛空中,伊辰不怕有敵人侵入,實力不夠強大之人進來,等於是找死,而那種無法抗拒的敵人進來,就算伊辰有心抗敵也是徒勞無功,而且靈魂與本身能量的反常都不是因爲有敵人的來臨。

所以伊辰腦中盡是疑惑,正想退出修煉想查個究竟之時,突然一道道金光接連不斷地涌進身體。本身能量在見到金光之後,涌動的更加激烈,想要衝破伊辰的控制,涌向那些金光。

伊辰心中一動,想到脈精出現之時的情況,旋即放鬆心神,讓本能量自己去流動。當能量有了自主權,便是爭先恐後地衝向那些金光。同時地,金光也在瘋狂地迎上伊辰的本身能量。

在伊辰的瞠目結舌之下,這些金光竟是詭異般地與本身能量融合。剎那時,本身能量發生的急劇的變化。虛無縹緲的它們,此時隱隱之中,透露些許的金色光芒。靈魂感知力之下,這些能量更加的恐怖與強大。

心中不不由地感嘆:“不愧是天地奇物!”當金光完全與本身能量融合之後,伊辰退出了修煉。這一番結果,讓得伊辰忽然間似變了一個人。漆黑的眸子中閃露出奇異的金光,震人心魄。

倆個小傢伙同時地從靈魂之光衝鑽出,射到伊辰的掌心。看着倆個如此奇物,伊辰由衷地道:“謝謝你們了。”都說天材地寶,惟有德之人居之。伊辰卻是自詡多有幾分運氣。

倆個小傢伙稍稍地露了一番,就讓伊辰享受到了天大的好處,不免讓他對二者更加地充滿了期待。而融合了金光之後,也是讓得伊辰信心大增。

摘了面具,伊辰出了虛空。本來面目只有得罪聖殿,而另一個身份得了脈精,這一個多月過去,只怕是半個原界都知道了。伊辰雖然膽大,也不敢行事莽撞。

現在所處之地,距離碧波城已經千里之遙,伊辰也不須掩飾什麼。加上對實力的自信,堂而惶之地步入了眼前的城市。

此城名萬花城,一入城內,如城名一般,熱鬧的街道上,擺放着各種奇花異草,其中不泛珍品。如此公開地放着,也不怕有人強搶,倒是看出此城的安全非常的好。

隨着人羣,伊辰好奇地看着每一盆奇花,心中對這一城的勢力升起了幾分好奇心。每一個花攤前,均是有着許多人圍觀,而易主的方式更是奇怪,以物易物。

想想也是,除了一些普通人對錢財還有一些在乎之外,大多數強者自是對此不屑一顧。此中花卉如此多的珍品,錢幣萬萬是換不到的。

移動中的腳步忽然被一株奇花吸引住,一個小攤上,類似一朵雪蓮般的奇花傲然凌立。若是放在別處,此花自然是孤芳自賞,但是身在此處,也只能淪爲綠葉的命運。

伊辰看上的只是此花的美麗,至於什麼效用,他沒有放在心上,戒指中多的是靈藥奇草,虛空中還有倆個無價之寶,做人不能太貪心,不是嗎?

“老人家,此花叫什麼名字?”走見小攤,伊辰低聲問着。

見來了客人,老者連忙介紹道:“公子,此花名七彩幻靈,在開花的時候,會有彩虹的七種顏色相互交替,煞是好看。並且藥效也不錯,入藥制丹也可補氣之用。不過,此花在還未完全成熟的時候,便是被一隻小魔獸禍害,因而只能這樣了。公子想要的話,隨便給點什麼都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