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但是一打開手機卻傻眼了,系統維護,不能繳費。

艾濃濃想了想,說:「我去營業廳繳費吧,奶奶您在家裡等我!」

說完,她就一溜煙的跑出去了。

艾濃濃去了營業廳,工作人員告訴她,電錶裡面還有錢,估計是跳閘了之類的。

艾濃濃只好往回走。

她熟門熟路的在小巷子里七拐八拐的,笑著和幾個老街坊打了招呼。

「濃濃回來了?」

「你奶奶身體還好嗎?」

「好久沒見了,濃濃都長成大姑娘了!」

艾濃濃笑著和老街坊們打招呼,「是啊,我回來了。」

「我奶奶身體已經好了,我們又搬回來住了。」

「呵呵,張大嬸您看著氣色不錯,越來越年輕了!」

艾濃濃在自家的小院子停下來,她推開了大門,蹦躂著走了進來。

這家小院子是幾十年前的老房子,天井裡的煤爐燒著水,廚房裡飄來了飯菜的香味。

這熟悉又溫馨的一幕,讓艾濃濃一時間有些恍惚,好像這半年來發生的事情都好像是一場夢一樣。

似乎奶奶從來都沒有重病,差點和她生離死別過;

好像她從來都沒有遇到過孟星辰,

她和奶奶還簡單又溫馨的生活在這個老房子里。

艾濃濃定了定神,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堂屋裡亮著燈。

看來真的是跳閘了,老房子的電路老化了,時不時的就會跳閘,她怎麼把這一茬給忘記了?

艾濃濃搖了搖頭,喊了一聲奶奶,就朝著廚房裡走。

廚房沒人,她愣了一下,轉而走向了堂屋。

然而堂屋裡也沒人,只是艾濃濃的視線落竹藤椅子上搭著的男士西裝的時候,整顆心都砰砰的劇烈跳動了起來。

高級定製的手工男士西裝,顯然和這間破舊的老房子格格不入,就那麼突兀的搭在那裡,似乎是主人隨意的放置一般。

艾濃濃的心情浪潮翻滾,這不是先生的外套嗎?

他竟然來了?

她咬了咬唇,正想往外面跑,大門就「吱呀」一聲開了。

奶奶熟悉又親切的笑聲傳來,「這老房子的電路就是經常跳閘,今天真是多虧了你了……」

艾濃濃急忙走了出去,就看到了和奶奶一起走進來的那道欣長的身影。

孟星辰穿著一件黑色的高領針織衫,袖子挽起來,露出了半截結實有力的手臂。 孟星辰那雙指骨分明的大手,指甲修剪得很乾凈,此刻卻拎著一個老舊的工具箱。

段舒蘭這才注意到傻站在院子里的艾濃濃,道:「濃濃,還不去打盆熱水出來給小孟洗洗手?」

小孟?

艾濃濃吃驚地抬頭看向了孟星辰。

孟星辰沒看她,很淡定的開口,「不用,我進去洗就好了。」

說完就越過艾濃濃,走向了廚房。

段舒蘭還在那裡不停的催促著艾濃濃,「傻站在這裡做什麼?還不進去給小孟打熱水?」

「我還去收拾屋子。」艾濃濃說完,頭也不回的快步走去了自己的房間。

進了屋子,關上了門,艾濃濃靠在門背上。

她摸了摸自己的臉,滾燙得厲害,心跳得也很快。

先生是什麼時候來的?

為什麼要來這裡?

他來是要做什麼?

為什麼奶奶對先生的態度變化這麼大?

先生是不是和奶奶說了什麼?

一個又一個的問題接踵而來,艾濃濃用手拍了拍臉蛋,想要驅散這一刻的煩躁和心情。

艾濃濃一直躲在屋子裡面,直到外婆喊了她三遍,她才不甘不願的出來。

原本以為她已經做好了心理建設,可是在看到孟星辰的瞬間,情緒全部都洶湧而來。

是,她承認一開始是她求到他名下的。

可之後,是他不讓她離開。

原本這幾個月的相處,還以為他們之間會有一些不一樣的感情,然而在那個雨天,孟星辰凶她,逼得她從窗戶上摔下來,還養了三條藏獒在家裡看著她。

這些事情就像一根根的刺長在了艾濃濃的心裡,輕輕一碰,就會感到一陣陣的難受。

她微微自嘲的苦笑,以前的她太過自大了,以為他們之間會有什麼。

可他現在追到奶奶這裡來,又是想做什麼?

奶奶對孟星辰很是熱情,和之前在醫院的時候判若兩人,要是說這裡面沒什麼貓膩,艾濃濃打死都不相信。

這個家裡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熱鬧了,以前大伯和丁白蓮整天只知道鬧,丁白蓮更是挖空了心思,想從奶奶這裡拿錢,又因為奶奶的身體不好,時常一片愁雲慘淡。

現在奶奶的身體好了,大伯一家也不來搗亂了,彷彿這個破舊的家裡也煥然一新,沒有了吵鬧聲,很是溫馨。

艾濃濃站在廚房裡,手裡拿著一把筷子,一時間竟有些走神。

「在想什麼?」一道男聲彷彿穿透層層的薄霧,讓她瞬間清醒。

艾濃濃側頭,就看到孟星辰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她的身後。

正午的陽光暖和,他高大的身軀在她身上投下一道陰影。

艾濃濃感受到他落在自己臉上的目光,她擰開水龍頭,用力搓洗了兩把筷子,然後不著痕迹地避開他出去了。

期間,一個字都沒有說。

艾濃濃在桌前擺筷子,奶奶說:「筷子擺反了!」

低頭一看,才看到自己把一雙筷子的兩頭放倒了。

「是因為小孟?」奶奶問。

艾濃濃咬了咬唇,沒吭聲。

奶奶看她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看了看外面,問:「你心裡是怎麼想的?」

艾濃濃不解地看著奶奶,一時間沒聽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奶奶看著她,目光中包含著擔心,「奶奶都知道了,小孟就是收養你的人。」

艾濃濃瞪大了眼睛!

奶奶微微嘆息了一聲,也不再說話,轉而去忙別的了。

艾濃濃擺好了筷子,又去廚房端菜。

孟星辰正端著一盤菜出來,艾濃濃去接,他卻沒鬆手,艾濃濃連眼皮都沒有掀一下,索性也不拿了,越過他去端別的菜。

瞥到那抹高大的身影走出了廚房,艾濃濃輕咬了嘴唇。

覺得她和孟星辰的關係又恢復到從前剛認識的冰點狀態,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明明這裡是她從小生長的環境,因為有了他的存在,讓她很是彆扭,這樣的氛圍壓得她有些喘不過氣來。

吃飯的時候,艾濃濃特意選了距離孟星辰最遠的位置,孟星辰彷彿沒差距似的,不動聲色。

奶奶十分熱情的招呼孟星辰吃菜,「小孟,都是些家常菜,你隨便吃點。」

飯吃到一半,艾濃濃卻忽然放下了碗筷,臉頰有些紅地站起來,「我出去買點東西。」

奶奶很是詫異,「這在吃飯呢,你要出去買什麼?」

艾濃濃有些羞惱地狠狠瞪了對面的孟星辰一眼,丟下一句「我去買燈泡」就走出去了。

而孟星辰始終淡定地吃著飯,幾乎連眼皮都沒有掀一下。

走了出來,一陣微風撲臉而來,微微吹散了艾濃濃臉上的潮紅。

剛才吃飯的時候,孟星辰的腳尖時不時的就來勾一下她的小腿。

當著奶奶的面,她不好發作,可那傢伙越來越過分了,甚至腳尖還沿著她的小腿肚不時的摩挲!

她實在是忍無可忍了,才找了個借口跑出來。

艾濃濃憤憤然的想,以前怎麼沒覺得他這麼急色?

自從先生這次回來之後,整個人都變了!

艾濃濃心煩,不想這麼快就回去,她打算等到天黑再回去,她就不信了孟星辰還會死皮賴臉的在家裡蹲她?

她一邊用腳尖踢著地上的小石子,一邊在路上瞎轉悠。

路上遇到了不少老鄰居,紛紛跟她打招呼。

「濃濃,你對象是做什麼的啊?長得可真俊啊!」

艾濃濃急忙解釋:「不,他不是……」

「哎喲喂,你那個對象挺有錢的吧?他給你們家買了好多新家電呢!那個大冰箱還是雙開門的,你們家廚房放得下嗎?」

艾濃濃瞪大了眼睛,「什麼冰箱?」

「喲,你還不知道呢?剛才那個送貨的來跟我們問路呢,說是送去你們家的,肯定是你對象買的吧!嘖嘖,你對象對你真不錯啊!」

艾濃濃沒心情解釋了,撒丫子就往家裡跑。

果然遠遠就看到了一輛貨車停在門口,兩個穿著藍背心的人正在把一個大冰箱往廚房裡抬。

孟星辰則是站在那邊指揮,看到她回來,只是淡淡地掃了她一眼。

艾濃濃突然就覺得自己的太陽穴突突跳得厲害,奶奶焦急的把她拉到一旁。 段舒蘭把艾濃濃給拉到一旁,壓低了聲音問:「濃濃,你和小孟到底是什麼關係?」

艾濃濃有些無語,「您不是已經知道了嗎?」

段舒蘭白了她一眼,「既然是他收養了你,你們之前在醫院為什麼還聯合起來在我面前演戲?」

提到這個,艾濃濃有點心虛,「我這不是怕您受刺激,一時不敢說嗎?」

「你跟我說實話,之前我做手術的錢,是不是也是小孟給的?」奶奶問。

艾濃濃輕輕點了下頭。

段舒蘭看著院子里進進出出的人,過了一會兒才說:「奶奶年紀大了,卻也不是老糊塗。奶奶看得出小孟是喜歡你的,罷了你們年輕人的事情,自己決定吧!」

「先生收養我只是出於一時的善心,不存在什麼喜歡不喜歡的。」

艾濃濃的聲音很是平靜,就像是在說什麼無關緊要的事情,段舒蘭聽了后卻沉默了。

嘆息了一聲,段舒蘭說:「如果真是這樣也好,他的穿著氣度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兩個人如果身份懸殊太大,終究是沒法勉強在一起的。」

艾濃濃看著孟星辰挽著袖子,幫著工人們抬家電,一點兒架子都沒有,完全不像是平時那個不沾人間煙火的先生。

「我們……本來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她的聲音帶著幾分自嘲。

「你能想開就好。」段舒蘭安慰地拍了拍艾濃濃的手背,「奶奶這裡還有點錢,你拿去給小孟。咱們已經欠他太多了,不能再占他的便宜。這些家電都送來了,也不好送回去,那樣會落了小孟的面子。把錢還給他,就當是咱們自己買的吧!」

艾濃濃看到五十寸的液晶電視,又看了看雙開門的大冰箱,還有最新型的電飯鍋……這些都要不少錢。

見段舒蘭打算轉身真的要去拿錢,艾濃濃急忙拉住她,「現在還有外人在,馬上就拿錢給先生不太好,回頭再拿給他吧!」

就算是心裡有了芥蒂,但是艾濃濃還是在為孟星辰考慮。

段舒蘭的臉上露出了笑容,「我看小孟出身不凡,應該是個忙人。難道他為了我們祖孫這麼費心,那就不要浪費他這番心意了。你去還錢的事情,也要好好說,知道嗎?」

艾濃濃點了點頭。

段舒蘭握緊了她的手,「如果你們真能在一起,那倒也不錯。」

艾濃濃忙說:「奶奶你想到哪裡去了?」

「奶奶是過來人,還有什麼看不明白的?小孟對你有心,只可惜咱們家身份太低,怕是配不上他。可如果他真能保持對你的真心,奶奶倒也放心把你交給他……」

艾濃濃扶著段舒蘭,「奶奶,您先進屋去休息一會兒吧!」

段舒蘭滿眼的失落,自言自語道:「可惜了這麼好的孩子……」

孟星辰好不好這個問題,艾濃濃真的說不清楚。

當初他是很好,非常非常好,可是突然就不好了。

原本溫柔的男人,忽然就變得冷酷無情。

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就像是一盆冷水當頭澆下來,讓艾濃濃在迷茫之餘又感覺到一絲絲的慌張。

艾濃濃把段舒蘭扶回房間休息,出來的時候送貨員正拿著單子讓孟星辰簽字。

察覺到她的注視,孟星辰抬起頭看過來,艾濃濃下意識的就轉身,逃也似的跑回了屋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