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但世間總有生機機緣,這無因果誕生乃是世之奇迹,天然命運之道乃是一種難以想象的大賜予,如此誕生的遺輪望巔果自然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因而當遺輪望巔果降生,它便獲取了有如獨立生靈天賦般的絕倫造化,那便是一場然推衍,所得的正是關乎古神遺迹的線索!

這確實是難以想象的大機緣,不枉遺輪望巔果以此作為投名狀,葉天對於如此造化甚至感到不真切,古神遺迹線索?未至眼前,似乎都是虛幻,但遺輪望巔果卻有著絕對的把握,並且指出了那條通往真正造化的康庄大道。

「倘若真能獲取這般造化,遺輪望巔果當為功!」葉天默念,古神遺迹,千宙難求,一旦在其中有所得便是在當今亂世搶了一分先機!

他也想將這等無比珍貴的訊息傳回神聖宇宙,但此時在混沌深處的他要回返實在不易,遺輪望巔果亦是強調它這指引是隨誕生的然推衍生出,乃是絕對的難求,這一指引不可能永存,即便遺輪望巔果竭盡全力將其維繫也絕不長久,按照遺輪望巔果所說,就算葉天竭力趕去,也有空知途而不及達的可能,更不用說還要回返神聖宇宙通告了,是以葉天只能全力趕赴,此時的他也終究體會到了翱郊聖以阿阮之石為引卻不得告知任何人的感受了。

於是他便在混沌中不斷突進,也繼續原本的參悟推衍,煉製神器等,在霜瑰混沌域后他有豁然開朗之感,於悟道時甚至憑藉獸之道借獸族視角對自己所有大道重新梳理檢閱,自有不同之感,當他站在獅虎狼等猛獸獸視角,便覺刀之道為爪牙奧妙,將搏殺技巧與刀法境界彼此結合,而他化作鳳凰朱雀之時,卻見到了火元素不同推衍,乃至融入己身的方式,他便以此挖掘自身,卻是將聖體血脈之力愈完善。

「呼!」一口猶如深邃黑暗般的氣息從口中吐出,浮現為一張英俊面孔在葉天面前出桀桀怪笑,接著又成整片黑霧直接覆蓋葉天全身,來得氣勢洶洶,被葉天揮掌,瞬間即湮滅,碎散的黑暗氣息滲入葉天聖體之內,與星光激斗形成無數微小漩渦,每一個都蘊含生滅之力,倒是氣勢洶洶。

「恭喜主上,又創出一招驚世絕學!」命運之音從葉天體內傳出,像是點亮明燈般耀得葉天頗為受用,他卻笑道:「遺輪莫不是今日研讀神界典籍,將阿諛之法都學了去?」

「不敢惑主上之心,只是此法確非凡。」遺輪望巔果的聲音著實平靜,葉天不多說什麼,只是細細感受著自己剛剛創出的這一招數。

等級相當於低階逆天戰技的煉體之法,倘若放在神級領域,可令自己舉手投足崩天裂地,一拳便將同等級對手身軀碾碎,體內更蘊含無窮生滅之力,一旦出擊便掃滅長空,攻擊性強得離譜,像葉天第一次遭遇芙蘭西露多時若有如此臂助,足可乘十萬星天領域直接將瘋魔身軀撕裂,那等霸道只是想象都令人熱血沸騰。

只是如今的葉天只是很尋常手段罷了,對其聖體倒是增幅不小,卻遠沒有到將自身戰力明顯提升的地步,但此法傳至神界卻可令不少後輩受用無窮,這到底是葉天對獸族大有借鑒創出的,頗有洪荒獸族體魄無雙的風範。

「已是近了?」新創絕學的葉天目光飄渺,直望著遠方混沌,在那裡彷彿有一座巍峨神聖的殿堂聳立天高,所散的氣息足可令葉天心懷虔誠。

「當在一千三百道徑到兩千四百道徑之間。」遺輪望巔果道,當然這是穿梭時毫無誤差的估計,實際所需穿梭距離卻可能是一倍都不止的。

葉天凜然,這距離說遠不遠,說近不近,相比起混沌無盡雖小,但要自己搜尋卻是絕找不到的。

忽然間,在葉天眼前有一道光影極掠過,倒像是一條長滿利齒的黑鯊滿口鮮血逐獵物而過。

一種悸動感,在葉天心中生出。

「大機緣伴大兇險!」他念著這一句,前路分明滲出幾分兇險血色,到底有什麼在等待著他?他只知道自己對命運的理解不會無的放矢。

再進三百道徑,元瀚星辰河忽有出言。

「有大道瀾動,為掌道層次!」

「哦?」葉天望向前方,混沌茫茫尚無所見,可似乎已有未知的兇險展露獠牙。

「有戰鬥。」心頭一陣燙,憑戰之道的感應他牟定道。

當即,聖魂中三大聖器聖物皆是警惕起來,混沌中爆戰鬥那可確是混亂孤立之事,沒有留手可能,沒有背後依靠,還有可能陷入大凶,被詭異的混沌災劫直接吞噬,是以無論自身戰力何等強大,面對混沌戰鬥也要做好準備。

「當去,勿論。」遙望那彷彿泛起血色波瀾的遠處,葉天鄭重道,三大聖器聖物皆不反對,它們明白葉天擔憂戰鬥中有神聖一方,前往戰場雖有危險,葉天卻有把握承受。

再踏混沌,行之六十道徑。

「聖界?」望著眼前龐大領域,葉天神情卻是一陣恍惚,這是一片紅黑綠三種極深色彩相混的混沌巨界,與百黃界相似卻是更小些,但那與周圍混沌截然不同的光芒也足以令它成為這混沌中的奪目明珠,可此時這聖界卻淪落到了什麼地步?

紅為血,黑為煞,綠為殟,這座聖界被噩夢籠罩,應有的天地鍾秀生命氣息全無,有的只是一種淪喪的大悲哀!

戰鬥氣息在此止了,姍姍來遲的葉天只見到在這破敗的聖界中心分明有兩股聖之氣息洶湧而起,一股呈現毀滅之勢,是為大惡,一股則顯得平實內斂而危險,前者當是魔,後者卻顯得模糊,難以分辨究竟是妖,是神,是人,是獸,是鬼,亦或其他。

但葉天能感覺到這兩股氣息相對自己都落於下風,見這破敗聖界而受到刺激的他自然不會就此離去,卻如幽靈般穿越混沌直至聖界之外,在短距離內泛起層層混沌漣漪屏蔽自身的手段已是修得高深,未領悟混沌之道或擅於洞察的聖者欲要將其尋得卻是極難。

「魔族,流浪聖者?」在這聖界之外葉天終能部情況,眸子也是冷了許多。

這座聖界為血腥色彩籠罩,滿地山原淵的屍骸也不知究竟是多少生靈留下,就連怨魂孤鬼也無法在過分濃郁的死亡氣息中存在,唯有破滅的風暴一次次掃過大地,開墾出鮮血淋漓的溝壑。整個聖界都是如此,這裡或許曾有壯麗江山,美麗海洋,遼闊天空,可它們都沒能逃過這場大劫,盡數歸於死亡混沌。

而在這片混沌中心正對彼此站立的分別是一名身穿骨甲,渾身傷痕纍纍氣勢萎靡的鴻蒙魔聖,與一名頭花白身形佝僂,渾身披著濕漉青鱗的老者,當葉天出現在聖界外時,那鴻蒙魔聖身軀微微顫抖,似是產生本能恐懼,而那老者卻是直接望來,一雙眼眸若黑夜的燈籠,被注視的葉天產生一陣不適感。

「原是神聖。」那青鱗流浪聖者全沒有與魔聖對峙的意思,只是沖著葉天稽並露出一口黃牙,混沌高階聖級氣息散,卻顯得頗為熱情地笑道:「倒是面生,不知尊姓大名?」

「通天戰聖。」葉天冷冷報出名號,向前一步,已是沖透界壁,踏入這方乾坤內,濃鬱血氣頓時遮蔽他眼,使其面色更冷了一分。

「通天戰聖,好名號!」青鱗聖者恍然狀,望著葉天那陰沉面色眼珠子轉了轉,卻笑道:「通天戰聖勿要誤會了,此處災禍全為這魔頭釀造,當我趕來時這聖界已是如此。」

說著,他竟是微笑著走近魔聖,那骨甲冷峻青年狀的魔頭亦是冷冷,明明渾身凶戾氣息洶湧,魔威作勢吞天,竟是沒有出手。

「你將他封印了?」葉天自然怪異景象的原因,為這聖界悲痛之餘也不禁露出異樣神色。

此時這魔聖雖滿身傷痕但生機正常,眸中都有靈光,甚至能感覺到它的強烈毀滅意志。然而他面對這尊流浪聖者絲毫沒有攻擊意識,只是冷漠地注視著一切,倒像是化為一具傀儡。

他的聖魂意志已是遭受鎮封,此時連自己的聖體都控制不得了,甚至連本能生命都算不上,這等現象出現在一聖者身上無疑是非常驚人的,葉天對這流浪聖者已是警惕了不少,封印聖者?哪怕對方只是鴻蒙聖級巔峰層次,可這也是異常恐怖手段,畢竟每一尊聖者都是然的,便是欲殺也極難做到,更何況是將其封印,化作這種求死不能的狀態!

「這惡魔肆意殺戮,殘暴不仁,我也變儘力把他收了,如今尚不知該如何處置,煉為傀儡,或成道源大葯,似乎皆美。聽聞神界與魔族世仇,不知通天戰聖可有興趣將其買下?」這老者笑眯眯的,竟是將一尊破壞聖界的大魔頭當做貨物一般進行推銷!

「買?」葉天眼中精芒閃爍:「不知閣下打算開什麼價位?」

「不多,不多。」老者笑容猶如花開般燦爛:「也不需玄虛之寶,一件巔峰混沌聖器,一件高階混沌聖器,足矣!」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 第二千六百九十三章:幻靈

「巔峰鴻蒙聖者換一件巔峰混沌聖器,一件高階混沌聖器?」聽得此言葉天一聲冷哼:「閣下倒是打得好算盤!」

「這可是廉價得很。.ΩM」老者笑容燦爛無比:「生靈聖者,價值可比聖器聖物高出不知幾何,更何況這魔頭犯下如此滔天罪行,想必通天戰聖也是極欲將其除之後快了。」

「呵……」葉天目光冷峻地注視著眼前老者,倒不是對這交易提議太過不滿,而是從一開始他就感覺到對方極不正常。

這流浪聖者氣息似乎與妖族虛空生物皆有相似之處,源頭當是宇宙生靈,然而境界混沌聖級高階的他氣息卻顯得極為模糊,卻讓葉天本能地察覺到異常,不斷有血煙屍毒之氣飄過要迷亂他眼,可這一切皆在眸子耀起的精芒照射下無處遁形。

感覺到主人的心緒,三大聖器聖物皆是斂息,生命之道卻在微微顫動,如若伸出無數觸鬚探索著這被破壞殆盡的悲慘領域。

不正常,葉天容滿面的老者不禁這麼想著,生靈聖者,除卻魔外,無論神妖鬼獸,雖觀念不同,但對大滅絕之事卻是絕不贊同的,若見一處聖界被屠戮悲慘至此,即便與自身沒有關聯也會沉痛,哪怕其中有過於高高在上蔑視弱小者,也不至於擺出這般愉悅嘴臉,漠視魔禍,亦是一種魔。

但葉天在這笑容中又不是魔的暴戾凶怖,他越感到迷離與虛幻。

「便是你將他帶往六大宇宙,也絕賣不出這等價格。」與這老者交流之時,葉天也是動著心念,種種大道手段盡施,要破這樊籠迷霧,辨明真相。

有光芒欲耀,照亮這片枯索的茫茫,於是明鏡終究映出一片真容。

有一道道聲響衝破血色迷霧傳入葉天耳中,是流動的潺潺,是崩裂的轟然,是生靈的咆哮,是哀痛的啼哭,是虔誠的禱告,風光在血紅漆黑中浮現,雖布滿溝壑波瀾但不曾磨滅與乾涸的山川大海崢嶸地凸顯著自己的生機,雲層中有天雷翻滾,也有神龍鱗尾與青鵬翅翼劃過,大地之上萬獸奔騰,更興建起一座座村落城池乃至古老國度……

只是不同的生靈不曾見到蒼穹之上的裂縫,乃至那乎裂縫,也乎生養它們之整個聖界本身更然偉大的聖者存在,這與百黃界不同,不加掩飾的聖之氣息足可引起無盡生靈的關注膜拜,此時聖界上故有幾道觸目驚心的大裂痕張開,可整個聖界依舊處於平和乃至生機勃勃的狀態,與先前布滿血腥死亡氣息的悲慘破敗截然不同!

葉天眸光暴涌,卻是緊盯著眼前這名老者,他的笑容不再那般燦爛,甚至身形都層疊出眾多影子顯得格外虛幻,這已不再是一名源自宇宙的生靈流浪聖者,那變幻而琢磨不定的氣息屬於極異之族,其實力也絕不止混沌聖級高階,分明在巔峰,隱有玄虛氣息縈繞,可這是否亦是虛幻,葉天分辨不出!

「竟是被你識破,苦劫獄境尚不足夠。」這存在主體臉上還殘留著幾分先前老者的笑容燦爛,如今分明是一種面具假光的餘韻,此時它身邊太多幻影浮現,有的是生靈,有的是器物,有的卻是山川天地乃至混沌,竟是呈現眾界,令人分辨不出虛幻與真實,言語也分明不包含多少感情,對於葉天識破真相一事只像是平靜闡述一客觀事實,彷彿自己於此毫無關聯。

「幻靈?」葉天緊盯著這名身形不斷變幻,又像是化作蹁躚公子,幼稚孩童,妖嬈女子的聖級存在,態度帶著足夠的戒備。

幻靈一族的特性他在巨晨星有所了解,這種與生靈截然不同的存在難以情感道德判斷,在第三次聖戰中眾多幻靈便追隨幻宙王,在六大宇宙肆意殺戮破壞,更將宇宙天地,眾多生靈都投入無邊幻境內化作它們推衍幻之大道的犧牲品,其殘酷不及魔族,但冷漠更在其上,無疑,這種與生靈根源不同,更是將整個世界都視為虛幻的存在確實難以理喻,需要以最大的戒心對待!

這幻靈也顯然意識到了葉天的態度,但它依舊漠然平靜得很。警惕?它自然毫不在乎,眼前這聖者降臨在它只是測試自身幻道的一個機會而已,除此之外對方還能有什麼威脅?雖然這人族身上散的氣息似是非凡強大,但那神聖宇宙素來以和平道德著稱,若不是想挑起與幻宙之戰,葉天絕沒有理由對它出手。

畢竟,他只是設下一幻境,在葉天面前蒙蔽了聖界而已,卻未曾與神界為敵,更何況此時那魔聖還呆愣愣地站在它身邊,它終究是做出除魔衛道之事的,難道眼前這人族還會對他這拯救聖界的大功德者出手?

對於宇宙生靈,這幻靈有著不少了解,再加上本身存在性質決定了它的肆無忌憚,葉天微皺眉,卻道:「不知閣下打算如何處理這魔聖?」

「通天戰聖買下?」幻靈聲音飄渺而顯得有些尖銳,葉天搖了搖頭。

「既是不買,便與通天戰聖無關。」這幻靈聲音飄飄渺渺,以至於整個聖界都變得虛幻起來,有些生靈便行走在山間或游在海浪波濤中忽然便隱沒消失了,簡直像是有一未知凶物在暗中吞噬生靈,葉天是一陣悸動,這迷霧卻迅擴散,再度覆蓋了整個聖界。

此時,他就只能見到萬物消散,生靈盡數淪陷了,心下明白這又是一然幻境,可眼睜睜就方施展,而自己卻無力擺脫,這實在恐怖得很!

「消失了?」更恐怖的是在葉天未察覺中那幻靈已是從眼前鴻飛冥冥,這使葉天目光更警惕了些,眼前也就那魔聖身形搖晃,只散魔氣不斷撕碎迷霧,然依舊無法將神秘施術者揪出,這般渾渾噩噩的模樣足以令所有生靈聖者為之駭然,沒有誰願意如此,喪失真實分辨,身化幻境囚徒。

「它用的不是封印,而是將這魔聖囚禁幻境中。」宙界星炎出言憤憤:「不過竟能將整個聖界直接變化,明知為幻卻無法這廝實力強得離譜!」

「先前它說那是苦劫獄境,應當也是其類似逆天戰技之流頂尖手段,如今亦是如此,易施展,也可謂其竭力施為矣!」遺輪望巔果道,它掌握命運之道,對諸多事物比透徹,聽到這話一旁的宙界星炎倒是鬆了口氣,倘若這幻靈真能輕描淡寫將葉天的認知都給蒙蔽顛覆,豈不是代表它已能掌控通天戰聖的生殺大權?但若是它全力出手方能造成這種場面便沒那般可怕了。

「也需小心,那所謂苦劫獄境等言也可能是迷惑,甚至這聖界,眼前魔聖都可能為假!」葉天眸子里精光爆耀,他想起了一些令人憤慨的傳聞。

曾有幻靈,見一混沌異象「邪羅玄殿」奇異,施展幻象引誘神聖踏入其中,結果遭受大殺伐生生滅殺!曾有幻靈,誘導一聖界之主,令其殘暴不仁,對聖界中生靈時而折磨殺戮,而幻靈則在一旁冷漠觀測,視萬物為芻狗。曾有幻靈,顯神獸血異象誘惑聖獸魔聖激烈廝殺,最終方知所奪不過一場空……

儘管在明面上,幻宙與六大宇宙並不會敵對廝殺,可在漫長歲月中幻靈以此所做的歹事絕不會少,它們無疑極其冷漠,更可恨的是即便神皇對幻宙王施壓也未起到多大作用,一是幻宙太遠,以幻宙王實力根本無畏施壓,二是幻宙王也素來放縱麾下,任幻靈亂散,三是幻宙本身也是龐大神秘得很,複雜程度可比六大宇宙之和,正如人有善惡,有性格區分,生靈更有無數種類,種種幻靈也是截然不同,按照幻宙王解釋,那些為非作歹的幻靈只是少數為惡者,不足以代表幻宙。

似乎也真是如此,也有一些幻靈仁德善良到令人欽佩,可幻靈整體的無常卻令大多數聖者都難以將其信任,這個一來就擺出聖界破滅場面的幻靈更是引起葉天的惡感與忌憚。

「不知閣下施展這幻術何意,打算與我對弈一場不成?」葉天冷漠地望著眼前迷霧,聲音雄渾傳出,引眾多迴音層疊,每一層卻皆不相同,聽著怪異得很。

幻靈不曾回應,葉天不由冷哼一聲,卻向前一步,一手爆耀炎勢,卻猛然揮出,直接抓向猶如傀儡般的魔聖!

儘管此時感到忌憚不安,但葉天卻不能直接離開這一聖界,他未曾感知到其他聖者氣息,向前追溯都沒有,這似是一遭受遺棄長久無主的聖界,他若是離開,這幻靈在此足可肆無忌憚,根本難以預料會釀成何等災禍,於情於理他都應該在此停留應對,至少盡自身力量避免最壞的可能。

倘若這聖界也是幻境,實則根本不存在,那葉天更不能離開,因為那意味著這降臨聖界從頭到尾都是一場局,對方圖謀的或許便是自己,那麼倒不如先安定心神穩紮穩打,避免因將後背露給敵人遭遇不測!

「嘶!」裹挾著猛烈聖炎的手掌有強悍的焚天之勢,燃燒著天生敵對的魔氣,作勢就要將那迷茫渾噩的魔聖打得灰飛煙滅,手掌終究拍中魔體,實力弱小又毫無防備的魔聖理所當然地化為一片碎肉,接著便在一片烈火中化為灰燼,彰顯通天戰聖除魔神威。

「不對。」但葉天面色凝重,先前一擊反應顯得無比真實,魔聖之氣爆碎湮滅,聖火也如願得噬魔族聖魂,似乎這尊魔聖真的被他一掌滅殺了。可他還是從戰之道火之道生命之道歷史之道的眾多反饋中察覺出不對,這魔聖只是幻影!

「是被幻境籠罩轉移了,亦或從最初便不存在?」這個疑難令葉天心緒複雜萬分,幻之局便是如此,一旦入局,便是套中套,猶如一團死結般愈複雜難解!

「這幻境世界,卻是比混沌更莫測難熬!」望著重重迷霧湧來,自身所處時空又像是一面虛幻之鏡映照出己,宙界星炎都不禁出一聲抱怨,愈覺兇險不安。

「那便前,無論幻境混沌,便以力破了!」葉天眸子耀亮,虛抓一刀在手,氣凌幻霧,虎視雄哉!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 第二千六百九十四章:陰影再現

「為虛?」望著那穿透自己頭顱的金鐵般利爪,青年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一縷火苗卻從利爪上燃起,並漸漸蔓延,席捲了那半人半獸狀的生靈全身,使其在類似哀嚎,隨後便化作扭曲雜音的異樣中離去。

「這廝是打定主意與我等為敵了。」宙界星炎的聲音比先前暴躁了太多,顯然是遭遇太多襲擊實在按捺不住:「難不成是幻宙王授意,欲要挑起混沌巨戰不成?」

此言無忌,卻像是引起世界關注,引發一股莫測力量落入火焰核心,令其聖音驟然驚變一分,葉天面色冷漠:「倒是未必,幻宙王之意難測,可這幻靈一族,明面雖相安無事,此事怕是不知做了幾回。」

曾有生靈聖者被幻靈「戲耍」,可難道歷史上真的只有戲耍?倘若上升到最兇險層次,自不會有半點遺留了,此時這幻靈布下的卻是不可闖出的大幻障,葉天因不願輕易波及聖界生靈未施展絕強戰力直接破之,也承受了多次不痛不癢的襲擊,但此時的退讓不代表他會將已經做出出格舉動的異族依舊以賓視之。

困局加襲擊,已是可以視為真正戰鬥,對方實在膽大包天,難道看不出自己的戰道高度?葉天此時還有閑心略微作陪,但他豈是真的閑著,聖念早將幻境無數次掃蕩,只待一舉攻破時機!

「嗯?」就在此時葉天眸光一閃,手中一直持握的戰刀猛然揮出,化作一道極其優美與霸烈的弧線掠過這分不出天與地,宇宙與鴻蒙的大幻境,在渺茫中終有獠牙展露,乃是一柄周身長滿鋸齒與棘刺的黑鐵寶劍,周圍縈繞著無數巨鼎、大鐘、寶塔、船錨等沉重法相與動人盈彩悍然垂落,端的是勢大力沉,更有一股高高在上的碾壓之勢!

「玄虛聖級?」葉天瞳孔微縮,手中戰刀卻是直接逆上,斬中這法相沉重的寶劍引起轟然大碰撞,整個幻境也是因絢爛到不正常的衝擊波被生生撕裂殘破,卻露出一片千瘡百孔的天穹,葉天隱隱見到天幕之上有氣息恐怖的身影發散窒息威壓感站立,與先前幻靈截然不同!

「怎麼回事?」葉天心驚,那幻靈還有幫手?亦或是插入爭端的第三者?可以肯定的是天幕上的存在確為一尊玄虛聖者,他雖無懼,可此時場面之混亂卻令他難以看透!

眾多代表著幻象的煙雲正在浮動,葉天見到身披熊皮戰甲的戰士赤足飛奔著躲避從天而降的金色羽箭,卻被從背後直接射穿,當即血濺亡隕,更有眾多幻氣朝眾多方向以不同速度遊走,其中似乎也有一道道身影顯化,是老者,是青年,是婦女,是蟻蟲,是巨魚……這些幻氣正在洶湧而走,卻被天幕之上眾多可怕殺劫瘋狂追殺,在金色羽箭、青銅落斧、煉獄門戶、斑駁骨矛等劫難垂落之時被殺得慘不忍睹,簡直在下一刻就要徹底碎裂。

那眾多天幕劫難的源頭卻是另一道清晰得多的影子,這令魔氣洶湧發散的聖者實在猖獗無比,亦驕傲地將自身晶瑩潔白的面容展現在葉天面前,卻是一名紅眉紅髮,美貌妖異的萬兵魔女,渾身恐怖氣息洶湧,亦是玄虛層次!

「劫星女王?」葉天看著這魔女神色微變,這劫星女王絕對是初階玄虛聖者中極度危險的一位,原因是她殺意瘋狂,更有專門用於殺戮的高階玄虛聖器劫星門,據說在這次魔宙叛亂之中劫星門自我燃燒的終極合擊甚至令血閻魔帝流血受創,且不論這消息真假,此器此魔的實力無疑恐怖得很!

此時幻境破碎,那幻靈終究無法繼續圍困葉天而選擇逃離,儘管它幻術高明無比,可論戰鬥力未必就強得過同等級生靈聖者,先前只是葉天不願傷及聖界才令他有所施為,可面對那一尊對聖界生靈完全不在乎,甚至以殺戮為樂的劫星女王,這依仗完全就是笑話!

一顆顆劫星——不同形態的兵刃不斷落下,擊散幻氣,粉碎幻象聖體,更將整個聖界撕裂,大地溢血皆成殤,突如其來的襲擊已是釀成無可挽回的惡果,葉天卻沒有時間為這慘狀悲嘆,那柄黑鐵劍再次斬落,激得他揮刀上斬,手中戰刀卻被黑鐵劍撕得粉碎!

「無聖刀之刀聖,簡直可笑。」譏諷聲從天幕上傳來,隨著幻境消散乃至聖界破碎,葉天終於看清了他的面容,那是初看年輕,卻布滿歲月霜痕的青年面容,一件髒兮兮的布袍掩不住布滿刀痕的身軀,灰發青年持劍傲立,雖行邋遢卻眸光盛烈,自有一股劍心傲然!

「寡劍至尊!?」葉天更是瞳孔收縮,這寡劍至尊分明是一位神族,且自己也聽過對方傳說,玄虛境界的神聖氣息令他都有膜拜之感,其劍道無疑達到玄虛層次,已是對他的刀道產生直接壓制效果,但在他手中的黑鐵劍卻發散濃烈妖氣與染血沉重法相,與其神脈輝煌顯得衝突明顯,格格不入。

一種極為荒唐怪誕的事實在天頂展露,手持玄虛妖器的神族與另一尊玄虛魔聖聯手,滅聖界,截殺神聖驕傲通天戰聖!

葉天一陣心寒,這整個聖界卻是更殤,於四尊超強聖者搏殺對抗之時遭遇餘波所傷,瞬間已是本源開裂,煉獄遍野!

劫星之刃恐怖垂落,直接將這聖界最高的山峰斬為兩段,紅色熔岩暴涌奔流,鮮艷如血。

刀劍碰撞中巨鼎法相缺失一角,全體裹滿符文熾盛下落之中卻是不斷放大,竟是化為足有億宇高大的龐然大物,直接壓塌無盡大地,其上所有生靈受極為熾盛的聖芒照耀統統屍骨無存,唯有一股悲意流淌,呈現悲劇痛不絕。

還有猶如黑鴉般的漆黑幻影穿梭遼闊海面,幾根縈繞雷光的連鎖弩矢在其後窮追不捨,卻是發散滅世雷光將汪洋乃至其中無數生靈打得湮滅,那黑鴉發出一聲悲楚啼叫,所做卻絲毫不比弩矢要好,竟是發散層層灰黑氣息吸攝整片汪洋的魂魄力量轉為己用,令那本要在雷光轟擊下焦爛的黑翼重新蓄力,使之以無數魂魄為代價繼續展翅逃亡!

整個聖界陷入無邊慘狀,葉天望之,心中大悲大怒,可以他的實力此時可與強敵過招,欲要將殺劫餘波盡數攔截卻是怎麼也做不到,悲慟憤怒的他只得再聚一柄聖刀輝輝煌煌劈向上方那尊寡劍至尊,對方雖為神族,可此時眼中的冷漠卻彰顯著他早已不再是那神脈的真正繼承者。

刀劍再度碰撞發出鏘然響聲,一道缺口被葉天含怒斬擊強行撕開,其上若有熔岩翻滾,卻更冒騰出一股令葉天倍感熟悉與忌憚的陰影之色。

陰影再現!葉天心底徹寒,神魔聯手,果真是有那神秘黑手在背後操控,兩尊極負盛名的生靈玄虛聖者都被不知名的邪惡操控了,卻欲以此出擊,將他與這聖界與幻靈一同滅絕!

「通天戰聖,與我聯手。」就在此時頗顯飄渺的傳音抵達葉天心中,正來自此時竭力奔逃的幻靈,儘管此時陷入生死大劫,它的語氣依舊平靜,似乎那瘋狂奔逃的姿態只是迷惑對手的假象。

「你襲擊於我,此時還打算聯手?」葉天架住黑鐵劍,不禁戰勢陡升,冷笑回應,倘若不是先前受幻境襲擊,葉天哪怕無法挽救這聖界於危難,面對如今襲擊也會更有準備些。

「我只欲與你切磋,無意為敵。如今兩大玄虛聖者欲亡你我,聯手方是正道。」幻靈道:「你便是不願逃出,也可與我聯手,斬殺這兩尊邪魔復仇。」

對於這幻靈之言葉天毫不信任,但此時不單單是黑鐵劍又一次勢大力沉地劈下,骨矛、羽箭等劫星也隨著那劫星女王的殺意落下,在葉天聖體上撕出凄慘痕迹,葉天冷哼一聲,手中戰刀煌煌耀世,有荒山軍歌響起,有星炎無敵法相縱橫,也有瀾塵、最終決戰時無數身姿顯化,乃是葉天逆天戰技絕倫結合,堪稱無雙聖神!

「動手吧!」葉天冷叱揮刀,那一聲卻是對幻靈而出。

「請通天戰聖掠陣。」那聲音仍然古井無波,卻有一等秘力催發,突然間揮劍抵擋聖刀的寡劍至尊便面色一僵,輝煌神眸中產生極為激烈的掙扎之意,他不禁大聲咆哮,可掩蓋不了眼中那一縷迷惘乃至劍斬的傾斜。

好一等幻靈手段!葉天暗驚之中卻把握住這一機會,手中無雙聖神斬耀無限光輝將這位已**控的神族劍聖淹沒,浩蕩戰威如山海傾軋,可見神脈聖體盡皆粉碎的壯觀場面,如此葉天還不知足,又一聲爆吼中以無數宇宙作星塵的輝煌符印攜著大聖威勢鎮上強敵胸膛,頓時將其神脈磨滅大半,就連那劍芒銳利的聖魂本源也在如此威勢衝擊下黯然,竟是裂痕橫生,有潰滅之勢!

但此時這尊劍聖神回,一聲怒吼中卻以燃燒姿態揮劍猛斬,硬生生將差點將其滅殺的葉天避開,這尊神族同時厲喝:「先殺幻靈!」

「你打算命令我?」劫星女王冷艷孤傲,無數劫星甚至在空中一滯,以體現自身並非附庸,但緊接著這些劫星皆爆射而出,瘋狂襲殺漫天幻氣!

「我已助你,救我。」幻靈的聲音傳來,帶著幾分虛弱,也帶著幾分蠱惑。

葉天冷然頜首,當履這暫時的盟約權職,就在這時忽有一種恐怖如魔星現世,從身後而來!

【公告】客戶端特權,簽到即送vip!

【專題】暢讀熱播劇同名

if((‘readtype!=2(‘;

本站推薦絲襪美腿,童顏**,豐滿肥臀圖片視頻在線看!!快速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ta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第二千六百九十五章:黑手現

「請死。ΔΔ『.M」平淡冷漠的聲音宣告著聖道的終末,根本無法望清殺手的真容,甚至連那來襲的大道本質都無法辨識,但一種如面死亡絕滅的恐怖感卻令葉天聖魂都到炸裂,極凶的殺勢入侵,葉天的聖體都徹底化作灰白晶體,無論燦爛星辰還是熾烈火焰都在此時凝固黯然,便像是花草枯萎,徹底焉了氣焰。

殺,滅,所需太短,早不是所謂始間所能描述,也出了大道可反應的範疇,葉天神形俱滅,在這大襲殺下消亡天地間,隨著這被無數劫星擊為碎片的聖界一起在混沌中泯滅……

「藏頭露尾,滾出來!」但那立於葉天先前所處位置上空一臉漠然的寡劍至尊一聲怒斥,黑鐵劍斬捲動無數重物猶如沙塵暴般洶湧席捲,竟是將聖界碎片層層解裂,極深的聖界裂縫中又析出更深的裂縫,微弱的暗金光芒也從這些碎滅痕迹內滲出,竟是一滿身詛咒般痕迹的葉天再度走出,只是此時的他面色極冷,渾身布滿猶如魔蟲攀爬的傷疤,卻如同從偉大天神墮落為惡鬼,正攜著仇恨從地獄歸來!

一時間,暗金狂潮猶如一張吞天大口將天地上下盡數席捲,有一條星河攜著已消逝的極道氣息環繞葉天,將這重傷的戰聖襯托得愈偉岸,神聖氣息始源氣息之中竟有憎惡襯出,以至於遭受圍攻的葉天更像是一名大凶之徒,殺勢蓋三聖,虎目顯天威!

「救我。」幻靈卻彷彿對這等比玄虛聖者氣勢兇悍太多的惡鬼毫無忌憚,卻對葉天直言求救,宛若修羅歸來的通天戰聖虎目中精光爆耀,渾身星華綻放猛然將最近的兩尊聖者吞噬,流動著繁雜戰紋的刀芒直接斬過寡劍至尊身軀,接著葉天便猛然月空,竟是強勢粉碎眾多劫星,抵達劫星女王面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