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伯納爾多大主教看著自己教子眼底的色彩,心中很快便明白了幾許,輕輕說道:「那紫荊花的主人是一位有著不同信仰的孩子,我想他一定會好好使用那些材料的,但教父希望你能夠替我向他轉達一句話。」

「就算是真的去推翻了教皇至高無上的地位,也請不要將整個神聖教廷帶入覆滅的境地。將這句話轉給他,答應教父,好么?」

看著教父懇切的眼神,安東尼奧自然答應下來,他拍著教父的手,輕聲道:「教父,其實這些您不必擔心,因為關於那些異端材料,他曾經和我說過這麼一句話。」

「真正的信仰,事實上便是直指事物本源的支撐。它能夠幫你解釋萬事萬物的本源來歷。也能夠成為你在這個世界上不斷走下去的信心,而他……是一位對現代魔法虔誠的傢伙。」

說到這裡,安東尼奧輕輕笑了起來,他似乎想起了當初對方給自己隨意講的一些宗教故事。亦或者是關於這個世界的本源。思想觀念的變化過程。什麼從封建主義到資本主義改革,再到**的思想,還曾經很奇怪為什麼明明已經有了聯邦這樣看上去很開放的國家。卻依然沒有發展處這樣的思想,嘴角的笑意便越來越濃郁。

伯納爾多看著自己這位教子嘴角的笑意,自己則是將那話在腦海中轉了一遍,也微笑起來。

「我只希望我沒有看錯他,或許聖杯發出金色的光芒,真的是主的旨意吧!」

安東尼奧握著教父的手,隨後輕聲說道:「教父,這是奎斯特讓我帶給您的盒子,他說這一次不能來見您,真的十分愧疚。」

看著那個盒子,伯納爾多大主教沉默了很長一段時間,隨後他閉上眼睛,輕聲道:「孩子,幫教父將它打開吧!」

安東尼奧將盒子打開,裡面放著的,是一張用神墓之中惡魔之骨製成的審判塔羅牌。

「這是……」安東尼奧面容上流露出疑惑的神色,然而伯納爾多大主教卻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看來你們都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東西,教父也就安心了,我的孩子,奎斯特雖然醉心於權勢,又親近聯邦,但你放心,他心底依然善良,依然是你可以信賴的兄弟。」

安東尼奧輕輕點了點頭,沒有應聲。

伯納爾多大主教呼吸急促了幾分,張口道:「孩子,記住在這片星空之中,永遠不會缺少追名逐利爾虞我詐利益紛爭的人,但惟獨缺少那些有著高貴的心靈,謙遜的教養,純潔的夢想,自由的思維,對任何生命的敬重,對規則的遵守以及對家人的寬恕的人,所以無論未來發生了什麼,請寬恕你的兄弟,這是教父唯一的願望。」


這一刻,這位威斯敏斯特星球的領主,教廷內德高望重的伯納爾多大主教眼角滑落了一滴渾濁的淚水。

……

說了不少話,又刺激到了心神,伯納爾多大主教似乎有些倦了,安東尼奧才關上房門走出來,便急匆匆地向那名照看教父身體的修女詢問起他身體情況來。

修女輕輕搖了搖頭,擔憂地說道:「大主教的身子很早以前就接近枯萎了,要不是一直有恩典教義和神輝治療撐著,只怕都無法到您趕過來見最後一面。」

安東尼奧心中一驚,當即有些焦急地問道:「那你的意思是……」

修女有點悲傷地點點頭,哽咽道:「只怕這種說話的機會沒有幾次了,神子您好好珍惜,我進去照顧他的身體了。」

安東尼奧頓時呆愣在了原地,看著那修女急匆匆地走入了房間內,之後便有神輝的氣息傳遞而出,還有一陣陣的恩典教義吟誦,淡淡的白色光芒從整個教堂外湧進來,也在幫助著那位伯納爾多大主教。

然而安東尼奧心中卻很是清楚,這支撐不了多長時間,教父的身子就像是千瘡百孔的容器,任你在往裡面灌水,也不能截留住絲毫來修復著容器本身了。

在今後的日子裡,神聖教廷中又少了一位虔誠的引路人,未來將何去何從?

安東尼奧抬頭看著教堂頂處的十字架,心中默默為自己教父祈禱著,而這個時候,他心中突然湧起一股強烈的不安,他轉頭看向房門內,敏銳的精神力已經察覺到,在那間小小的房間內,一股生命的氣息緩緩消散開去,最終化作了無形,一滴眼淚從他眼角落下。

伯納爾多大主教走了。

……

威斯敏斯特星球領主,神聖教廷最令人尊敬的伯納爾多大主教離開人世的消息很快便傳遍了整個星空,隨後不久西斯廷教堂的煙囪上空終於飄出了白煙,一位以前十分低調的紅衣大主教烏爾班?拉普利當選成為了神聖教廷新一任的教皇,接過了那把代表教皇至高無上的權杖。

之後又沒有過一個月的時間,神聖教廷【救贖】信仰之源在數十萬信徒的見證下建造完畢,神子安東尼奧以極為年輕的歲數登上聖徒之位,只是不知道為何,教廷卻並沒有真正給他這個聖徒的稱號,就連教廷內部,都極少有人再談起安東尼奧這個名字。

三個月後,神子安東尼奧接過威斯敏斯特星球,開始流浪星空,佈道主的光輝。(未完待續。。)

ps:自己很喜歡這一章,有點淡淡的悲傷,但也有幾分繼承的欣慰,求訂閱!求月票! 紫荊花莊園,一輛馬車靜靜地停在一望無際的紫荊花海之中,徐林沉默地看著遙遠星空中傳來的那則關於伯納爾多大主教逝世的消息,眼底也是閃過了幾分悲傷。

他雖然和那位大主教曾經有過一些猜疑和間隙,但從本心出發,徐林心中對這位老人還是十分尊敬的,甚至他十分佩服這個老人內心的智慧,那是歲月的積澱。

「願您見吾主,得以永世安眠。」

徐林在胸口劃了一個十字,輕聲說著,作為由伯納爾多大主教親自洗禮的教士,他沒有忘記這個老人曾經對自己的保護,無論是出於什麼樣的目的,在自己成長的那段歲月里,是對方在保護自己不受傷害,不然他又怎麼能安然無恙地活到現在?

隆巴頓如今已經成為這輛馬車的車夫,他坐在馬車上,看著徐林站在那裡禱告,眼神中有著幾分不解之色,他不明白不就是死了一個大主教罷了,縱然對方在教廷內有巨大的威望,又與你有什麼關係?

阿卡沙無聊地坐在馬車窗沿上,蹬著自己那雙白嫩嫩的小腳丫,手裡還抓著一把瓜子,不時磕幾粒在自己的嘴裡,然後吐出去。

普羅旺斯則是坐在馬車內,好奇地看著她,然後笑道:「其實我很好奇為什麼執政官在消失一年後,突然把我找來,要我做他唯一的下屬。」

阿卡沙吐出瓜皮,咂咂嘴道:「很簡單啊。因為他心中很清楚,像執政所這樣的機構不會長久的,所以也懶得找太多的人手了,就只找來你一個人。」

普羅旺斯眼中閃過幾分異色,但並沒有繼續往下問,只是笑了笑后便低頭做自己的事情,阿卡沙轉過頭來看了他一眼,又轉回去,繼續嗑瓜子。


徐林在外面站了一會兒,隨後便進入了馬車內。囑咐隆巴頓道:「走吧。好久沒有回紫荊花莊園了。」

馬車開始緩緩朝紫荊花莊園的中心而去,而馬車的後面,還有一個巨大的棺材拉著,裡面灌滿了血紅色的液體。以及躺著一個面容蒼白嘴唇緊閉的男人。

莫格里斯在那天被黑格斯重傷之後便一直昏迷未醒。黑格斯將他兩手的骨頭全部震碎。還有腹部的那穿孔,以及大大小小各種傷勢,若不是徐林及時用生命藥液和死亡骨棺將其裝起來。只怕便會有性命之憂。

但即便是這兩樣徐林在一年內得到的神秘之物幫助,莫格里斯的傷勢也很難在短時間內恢復,只能暫時養著,而此次徐林回到紫荊花莊園,主要便是為了一件事!

解決病原體魔法陣!

這件事現在在徐林的心中是極為重要的一件事,因為他心中有感覺,如果自己的實力不能再提升上一個檔次,尤其是在空間方面的造詣,那麼很快自己就會面臨極為危險的境地,就算是老師,那個時候也很難幫得上自己!

看著自己手頭那本《騎士絕密手札》帝國章,徐林陷入了沉思之中。

每一道信仰之源的建造都是耗時極為漫長的,從信仰之源的內容載體開始,也就是著書,過程便需要消耗著書者的靈魂,每一個字可以都說是有著靈魂波動的,非尋常人能做,而之後信仰之源還需要有海量的力量因子來使其穩固,如【榮耀】信仰之源便是由整個巨大的神之守護魔法陣提供力量因子,使得其擁有可以向整個星空散發出獨特精神波動的能力,之後騎士們才可以從中汲取精神力,使自己精神力增強,從而操控更多的力量。

但就像水之源一樣,信仰之源一樣需要精神力的反哺,這就是所謂的信仰反饋,信仰越是堅定,精神力越是強大的人,信仰反饋時所產生的精神力也會更大。

然而若是信仰不堅定,或者是違背了信仰,則這種反饋反而會損傷信仰之源,也就是這《騎士絕密手札》中所記錄的騎士行為,這本小冊子和信仰之源之間必然有著某種聯繫,使得每一次出現損失信仰之源的事情發生時,便會有記錄在上。

而當信仰之源損傷過於嚴重的時候,便需要有人來犧牲自己來彌補損失的信仰之源,當初的羅爾德拉克家族便是承擔了這種任務,所以家族的每一代家主都早早故去,就像徐林的爺爺離奇死去一樣,其實他們都是被犧牲用作了騎士信仰之源的彌補。

而他的父親也是如此,徐林自身的力量都源於自己,但他的父親應該曾經在那三大信仰之源中留下了自己的靈魂烙印,所以在死後,那位奧古斯丁陛下一定不會放過他強大的精神力,去補充那信仰之源。

只是為什麼自己總感覺這《騎士絕密手札》想要告訴自己的,不僅僅只是這個呢?

徐林不由得皺起了眉頭,這個時候,他似是想到了什麼,打開《騎士絕密手札》最新的部分,看著上面新出現的內容,終於明白自己心底為何會如此不安了。

因為他雖然有修鍊著光輝鬥氣,但他並沒有在三大信仰之源留下過自己的靈魂烙印,換句話說,三大信仰之源和他之間並沒有什麼直接聯繫,而這《騎士絕密手札》無論出現多少損失,都和自己無關。


而此刻在《騎士絕密手札》帝國章最新的部分中,逐漸有更多的騎士傷亡記錄開始出現,也就是說在這片星空中,不久前發生過極為慘烈的戰鬥,而且戰鬥中的騎士有很大一部分違背了自己的騎士精神和信仰,所以才會在這裡有記錄。

那麼,這麼多騎士的信仰損耗,由誰來彌補?

顯然不會是徐林,只要他自己不願意。誰也沒有辦法硬生生將他死後的精神力奪走,那麼帝國之中還有誰會犧牲?

需要強大的靈魂,和足夠的精神力,又要在帝國騎士聖殿的三大信仰之源中留下過烙印……

漸漸地,徐林面色變得越來越差,他終於知道那位奧古斯丁陛下還要對付的人是誰了,只是這位陛下真的那麼狠心,竟然想要犧牲掉自己的胞弟?他瘋了?

想到這裡,徐林將手中的《騎士絕密手札》收起來,緩緩吐出了一口氣。抬頭看向馬車外的星空。

「看來需要趕緊準備病原體魔法陣的各項事宜了。而且不僅如此,還需要同時娜塔莎和畢夏普,無論是情報系統也好,還是財務系統也好。都需要儘快做好收縮和隱藏的準備……晴天很快就會消失在空中了。風暴也即將不遠了吧?」

他喃喃著。

……

帝都通向南方的郊區外。在筆直的大道上,正有一輛馬車緩緩前行,趕車的似乎是一個很老的老人。眯著眼睛昏昏欲睡的樣子,但滿頭銀髮卻梳理得十分整齊,他手中持著一根鞭子,偶爾朝空中噼啪揮舞一下,控制馬車前進的方向。

在馬車內,坐著一個穿著極為樸素的女子,她正神色平靜地閱讀著一本哲學家尼採的《權力意志》,專註中帶著幾分安詳,很難想象一個女子會閱讀這麼深奧晦澀的書籍,但若是她便不怎麼稀奇,因為她是西西?埃利奧特?奧古斯丁。

別人不知道她的后兩個姓氏,只會覺得她如此的普通,普通到就和帝國大部分底層平民一樣,沒有絲毫的區別。

而今天,這個普通而又不普通的女人從帝都離開,來到這郊區之中,自然不是沒有原因。

有個人想要見她。

那個人是她的父親,斐迪南?埃利奧特,曾經輝煌的埃利奧特家族的家主。

西西感到了幾分心煩意亂,以往看手頭這本《權力意志》總能讓她精神格外專註起來,但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卻是怎麼也安靜不下來,因為她即將要去見一個許多許多年都沒有見過一面的親人。

想了一會兒,她合上了那本書,將它放回了桌子上,撩開窗帘看向外面。

帝國的南邊郊區外全部都是大草原,而在大草原的遠處,有一顆小黑點停留在那裡,西西看著那顆小黑點,已然知道那就是自己父親的馬車,心跳再次加速了幾分,眼底也閃過了幾分回憶。

父親,這麼多年,你可還好?

馬車緩緩駛過去,沒有過太長的時間便停了下來,老人輕輕地打斷了她的思考道:「夫人,到了。」

西西回過神來,這才從馬車上走下,目光複雜地看向那輛不遠處的馬車,一個鬢角已生白髮的中年人從車上下來,同樣也是一臉複雜的樣子。

西西看著他,漸漸地面前這個男人和自己印象中的父親重疊在了一起,一樣的眼睛,一樣的鼻子,一樣的嘴,唯一的變化就是頭髮的顏色白了,額頭的皺紋多了。

「父親……」西西想要說些什麼,但最終什麼都沒有說出,只是沉默地站在那裡,似乎因為某些原因而不願意去靠近。

斐迪南公爵看著自己的女兒,溫和的笑了笑道:「你是在擔心我又對你跟在那位親王的身邊不滿么?」

西西倔強地看著他,依舊沒有說話,但眼中卻已經透露出了這種意思。

斐迪南公爵心中微微一聲嘆息,因為他身為埃利奧特家族家主卻一連生了三個女孩的原因,所以他自小就對這第一個孩子很是嚴厲,希望她即便身為女性,也要有能夠為家族出力的實力,卻不曾想,這種嚴厲的日子非但沒有讓西西成為那樣的人,反倒使得她因此而逃出了家族,從而使得與普林斯頓家族的聯姻破滅,喪失了家族繼續保持榮光的能力。

雖然後來埃利奧特家族遷出帝國,在聯邦邊緣找尋了一顆星球隱居,也因為他第三個女兒嫁給聯邦總統而獲益不少,但曾經龐大的埃利奧特家族早已消失不見,現在僅存的,也就是一個公爵的頭銜罷了。

在帝國的爵位審查過後,這個頭銜還能不能保存都是一個問題,所以如今的斐迪南公爵反而更加看開,正好那位親王大人和自己聯繫,便正好回來看一下自己的女兒。

他是真的沒有想到,西西會跟了那位奧古斯丁家族的親王撒克遜,若是早知道如此,或許自己也不會在當初她離開的時候,說那麼重的話了吧?

看到女兒看向自己的目光,斐迪南公爵張了張嘴,但最終還是什麼都沒有說出,只是在原地站了一會兒,然後緩步過來,從懷裡掏出一本厚厚的圖冊遞給西西。

隨後他又凝視了一會兒自己女兒的模樣,轉頭朝馬車走去,西西看著手中的這本圖冊,任由眼淚模糊了自己的雙眼。

那圖冊……是她小時候一筆一劃最愛的星圖繪畫冊,沒想到父親還一直保存著。

西西強忍著沒讓眼淚流下,抬起頭正打算叫住自己的父親,一道魔法炮光束驟然從天而降,將那輛馬車和她父親的身影徹底淹沒了進去。

近在咫尺,一瞬間,卻遠如天涯。

一隊隊全副武裝的騎士突然出現在了這郊區草原的周圍,為首出來的是城衛軍監察溫萊特殿下,和一片深邃宛若黑夜的陰影,馬車上的老人瞬間便閃到了自己家夫人的身邊守護起來,然而西西卻像是什麼都沒有感受到了一樣,只是一臉獃滯地看著那化作火海的馬車。一臉獃滯,想哭卻哭不出來,曾經無比接近,如今無比遙遠。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而是你就在不遠處,我卻無法再說出這三個字。

痛徹心扉,撕心裂肺!(未完待續。。)

ps:求訂閱!求月票!求推薦!謝謝! 盧東月不知那毒樓厲害,仗劍追去,被屠大川慌忙攔住,道:“二哥,不可魯莽!這樓你進不得!”

盧東月又奇又急道:“這是爲何?再耽誤片刻,等蕭四醒來,抓他們就難了!”

屠大川並不知道蕭家內力水火雙爲,百毒不侵,所以笑道:“這樓中被我師傅臨死前下了絕世巨毒,他們進去無非自尋死路!”

盧東月道:“可方纔洪大明明喊道他們不怕劇毒,難道就這麼放了他們?”


屠大川信心滿滿道:“二哥不必擔心,想必是洪大覺得他們內功深厚,所以纔不怕劇毒,不是我誇口,這毒樓中的毒,便是連宮主也不敢靠近!何況他們一個內力尚未恢復,一個重傷昏迷,我看他們難逃一死。”

盧東月鬆了一口氣,笑道:“他們慌張之下竟犯了這麼大的錯誤,今晚咱們總算是成功了。”

兩人相視大笑。

屠大川忽的拍了下大腿,驚道:“哎呀,宮主還被洪大和洪二纏住,咱們快去!”

盧東月方纔想起天女還被洪大,洪二前後死死的抱住,慌忙同屠大川一起竄進廳內。

只見洪大雙手正緊緊的抱着天女的腰,而洪二雙臂則包着天女,緊緊的抓着洪大的雙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