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伊莎貝拉順利得到昊天大帝的認可,以血族的身份成為天界的一員。

昊天宮的數十名弟子一起前往荒蠻之地,他們的任務是儘可能多的獲得凶獸內丹,而秦烽的任務比較簡單:食用金丹和煉化內丹,爭取在比斗開始之前,把等級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

到第七天的時候,他順利升為中品靈仙,第十二天,成為上品靈仙,到第十九天的時候,眼看就要突破靈仙成為至仙,卻在最關鍵的時候發生小小意外,沒能順利升級。

說起來這件事也夠窩火兒的,罪魁禍首竟然是昊天大帝。

當時,秦烽同時煉化六顆內丹,昊天大帝關心徒弟的修鍊過程,專門過來巡視,看到他的兩條手臂上各擺著三顆內丹,不由自主的發出一聲驚嘆。

這聲驚嘆只有一個字–咦!

但就是因為這個字,打斷了秦烽的煉化過程,之前的努力功虧一簣。之後馬上進行彌補,接連煉化了幾十顆內丹,最後卻是一無所獲。

對此昊天大帝表示十分懊悔,覺得自己對不起徒弟。

秦少看的比較開,晉級了算幸運不晉級是應該的,短短時間裡已經升了兩個層次,他已經很滿意了。再者說,用於升級的內丹,可全是師傅派人出去獵到的,總不能因為這點小事兒埋怨他吧。

「師傅,明天就是比斗的日子了,徒弟想出去散散心。」他見實在是找不到之前的感覺,心想乾脆換個環境換換心情,省的明天比斗的時候出現緊張情緒。

大帝點頭說:「保持一個好的心態,是很有必要的,你想去哪裡就去哪裡吧,不要耽誤了明天的比斗就行。」

「多謝師父!」他躬身一禮,然後腳踩祥雲離開昊天宮。

看著漸行漸遠的徒兒,大帝自語道:「為什麼我會有一種錯覺,覺得小烽已經是下品至仙,而非上品靈仙? 新白蛇問仙 難不成,他還會有什麼奇遇?」

想到這裡,他伸出右手掐指一算,馬上笑了:「果然不出我所料,福兮禍之所伏、禍兮福之所倚,這句話真是太有道理了!」

一個弟子不明白的問道:「師傅,您說什麼呢,跟秦烽小師弟有關嗎?」

大帝收起笑容,一本正經道:「天機不可泄露,一旦泄露是要遭到懲罰的,我可不希望再誤他一次。」

按照秦烽的想法,應該去王母娘娘的果園或者是玉帝的後花園逛逛,據說這兩處不但不但景美而且能填飽肚子。可路上他分神了,等回過神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華夏,面前正是從胖彌勒手裡搶來的那條山谷。

迷霧陣對他這個高級仙人已經起不到任何作用,他一眼就看到正在花叢中澆水的眉莉。

除了各種時令蔬菜之外,她和林採薇的母親種植了不少的花卉,還搭起了葡萄架,山谷里一副欣欣向榮的景象。

「怎麼就來到這裡了?」他momo下巴,既來之則安之,明天跟人比斗一定會很耗費體力,正好今天大吃一頓好好補補。

他一邊降低高度,一邊轟騷無比的喊道:「老相好兒,我來了!」 一胎二寶:總裁寵妻太甜蜜 聽到秦烽轟騷無比的腔調,眉莉不慌不忙的放下洒水壺,慢慢的抬起頭,看著腳踩祥雲不可一世的他,說:「來就來吧,鬼叫什麼,很有意思嗎,」

「鬼叫,哥是神仙好不好,怎麼就成了鬼叫,」他一邊笑嘻嘻的說話,一邊降低高度,說:「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晶王星的老大薩菲托斯,很高調的擔任第二批談判代表,結果被我揍的抱頭鼠竄,當然了,功勞有你的一半,要不是老相好給我提供的道具,那傢伙是不可能被激怒的,」

說話的同時,他拿出上回從眉莉這裡借來的吊墜,

女魔頭白了他一眼,說:「你就是個不折不扣的魂淡,為了達到目的無所不用其極,我能想象到薩菲托斯被你揍的很慘,不過以他的性格,應該不會善罷甘休的,」

秦少把吊墜放在她的手心,說:「你說對了那貨的確沒有善罷甘休,應該是在他的攛掇之下,你們的魔皇向天界發出挑戰,派出的是個什麼魔族第一戰士,」

眉莉眉頭一皺:「第一戰士,難道是雷克斯,」

「好像是個叫雷什麼的傢伙,你知道他,」他眼睛一亮,能獲得對方的消息,當然很好,

女魔頭點點頭,說:「雷克斯的確是魔族第一戰士,他是魔皇的侄子,據說實力跟魔皇相比不遑多讓,甚至在某些方面,已經超越了魔皇,他的年齡在一百二十歲左右,四十歲的時候就已經晉陞王級魔族,被譽為出魔皇之外的第一人,對了,天界應戰的人是誰啊,」

秦少指著自己的鼻子說:「是我,」

「你,」女魔頭瞪大眼睛,

什麼意思,我怎麼了,我不行嗎,他有些生氣的說:「你覺得我打不過那個雷克斯嗎,」

「不是覺得,而是一定打不過,」眉莉搖頭說:「你們天界沒人了嗎,竟然讓一個剛飛升才幾個月的人出面,你怎麼可能是雷克斯的對手,」

「為什麼我就不行呢,」他哼道:「哥們兒是才飛升幾個月,但已經成功的打敗了巨靈神,」

美女搖頭說:「巨靈神跟雷克斯根本不在一個層次上,這麼跟你們說吧,在魔族公認的第一高手是魔皇,他的實力跟你們的玉帝、昊天大帝、紫薇大帝有一拼,就算打不過他們,也至少不會輸的太慘,而雷克斯呢,實力跟魔皇差不多,你覺得自己跟玉帝能站在同一高度嗎,」

秦少十分乾脆的搖搖頭,說:「玉帝、紫薇大帝和師傅他們的等級是聖仙,而我連至仙都還沒有達到,」

女魔頭接著說:「那不得了,雷克斯就算沒有聖仙的本領,至少也得是個中品或者上品至仙,你怎麼可能贏他,」

擦,沒想到魔族還有這麼厲害的人物,一百二十歲的年齡,按照魔族的壽命來計算,根本就是少年,

老子是不是上當了,怪不得當初玉帝說派不出適合的人來,

「隨便吧,反正明天就要上擂台了,不是贏就是輸,反正無外乎這兩個結果,」他聳聳肩,故作輕鬆道:「反正哥們兒是代表天庭出戰,輸了不丟自己的人,我說老相好啊,你就不能給我點兒鼓勵嗎,至於這麼打擊我,」

「我是跟你實話實說,」眉莉白了他一眼:「省的你到時候輕敵,輸的更慘,今天想吃什麼,你可以隨便點菜,看在明天你就要挨虐的份兒上,姑奶奶勉為其難的伺候你一回,」

秦少面色一暗,合著哥們兒明天必敗無疑,一點兒懸念都沒有嗎,好吧,那就先填飽肚子再說,他一口氣點了二十幾個菜,而且都是做工十分繁複的那種,眉莉氣的直瞪眼,

兩個小時后,一桌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新鮮出爐,

秦少一邊很沒有形象的吞口水,一邊說:「老相好兒啊,以前還真沒看出來,你竟然有上得廳堂下的廚房的潛質,我感到很震驚,不過你敢保證這些菜沒毒嗎,說實話我很是懷疑呢,」

女魔頭哼道:「每一道菜都下了穿腸毒藥,你可以不吃啊,沒人逼你,」

「嘿嘿,就算被毒死也值了,」他拿起筷子開始大快朵頤,別說眉莉在燒菜方面的確很有天賦,短短几個月而已,手藝不亞於大酒店的名廚,

「沒人跟你搶,吃那麼急幹嗎,」她哼道,

秦少繼續往嘴裡塞東西,左手一揮從納戒里飛出一壇醉仙酒,說:「咱們喝兩杯吧,你酒量怎麼樣,」

「肯定不比你差,」眉莉傲聲道,

「好啊,那就比比看,」他打開塞子,一股醉人的酒香頓時充滿整個房間,倒酒之前他突發奇想,將三顆金丹扔了進去,

金丹遇水便融化開來,為醉仙酒增色不少,

「你放了什麼進去,」眉莉問道,

「太上老君親手煉製的金丹,怎麼你不敢喝嗎,魔族能吃金丹嗎,不行的話我再給你一壇,」他說,

女魔頭把手一擺:「魔族當然可以服用你們天界煉製的金丹,對我們的修為同樣有著很大的幫助,不用換,咱們就來這個,」

醉仙酒加金丹,味道更加醇厚,

兩人你一碗我一碗的拼起來,沒多大功夫,酒罈子見底了,

眉莉的酒量真的不小,秦烽這回拿出兩壇,同樣不忘各放三顆金丹進去,

第二壇也很快喝光了,兩人臉上帶著醉意,但誰都不肯認輸,繼續,

加了金丹的醉仙酒,後勁兒特別大,而且由於金丹的加入,使得酒味便的更加醇厚,陽性十足,

第三壇進行到一半的時候,渾身燥熱的眉莉開始脫外衣,再看秦少早就光著膀子了,

曖-昧叢生,最後醉酒的他們,水到渠成的發生了不該不發生的事情,

紅燭搖曳,滿室春-光,

隔壁的房間,林阿姨捂著耳朵,但還是能清楚聽到男女大戰時發出的聲音,久久不能入睡,她坐起來,一邊給自己帶上隔音耳塞,一邊自語:「小烽這孩子,什麼都好,就是太喜歡沾花惹草,這下好了,薇薇又過了個姐妹,」。.。 眉莉原本就是個性格狂野的人加上酒精的作用更加瘋狂

兩人在房間里的每一處都留下了愛的痕迹隨著激-烈的動作一股奇異的氣流將他們包裹起來

這股氣流最早的時候是從秦烽身體里出來的進-入眉莉的身體之後隨即發生變化

一個是神仙一個是魔族氣流不斷的發生變化最明顯的一點就是秦大少的奇經八脈在無形之中變得更加寬闊靈力流動的速度也有所增加

再看眉莉雪白的肌膚呈現出一種略帶怪異的紅色

兩人早已經喝醉根本沒有注意到這些變化一個人只記得大力殺伐另一個只懂得全力迎合

高亢的喊叫聲一直持續到深夜

……

魔域魔皇宮

老魔皇一臉欣慰的看著英俊的侄子說:「明天就是跟仙界比斗的日子了雷克斯你準備好了嗎」

雷克斯淡淡一笑說:「叔叔請放心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

魔皇點點頭:「那就好據說天庭派出的是一個青年才俊也就是上次暴揍薩菲托斯的那個人埋在天界的卧底也傳來消息說天庭和昊天宮不惜重金正在提升那小子的實力」

「叔叔我們還有卧底在天界嗎不是說在上次的大清洗中他們都被挖了出來沒誰落得好下場的嗎」雷克斯問道

老魔皇笑了:「那些只是表面現象叔叔在天界安排了那麼多人怎麼可能全都暴露呢總會有幾個幸運的傢伙活下來當然為了保住這幾個碩果僅存的人不是重要的事情我是不會啟用他們的」

雷克斯很佩服叔叔的做法又問:「我的對手叫什麼名字實力如何」

「他叫秦烽」魔皇回答說:「據可靠消息他的等級是上品靈仙此人善於扮豬吃老虎雷克斯你要小心一些免得陰溝裡翻船」

帥氣的他呵呵一笑:「區區一個上品靈仙根本不具備讓我翻船的資本叔叔請放心我一定會大比分打敗他揚我魔族之威」

叔侄兩人一起哈哈大笑

……

早上陽光明媚鳥兒盡情的歌唱著

秦烽睡覺的時候習慣翻身他剛要翻一下卻感覺到好像有人壓住了自己的半邊身體下意識的睜開眼睛

我滴媽這是什麼情況

當他看到懷裡的人是眉莉的時候嚇了一跳腦海中這才浮現出昨晚瘋狂的畫面本以為那是喝醉之後做了個夢呢竟然是真的

要說負罪感還是有一些的雖說兩人曾經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但隨著幾萬魔族大軍的覆滅仇恨也就跟著煙消雲散對朋友下手是一種很不厚道的做法

怎麼辦開動腦筋趕緊想

可就在這時眉莉長長的眼睫毛動了動然後毫無意外的睜開了大眼睛四目相對

啊……

一聲震耳欲聾的女高音周圍幾百米範圍的鳥兒全都被嚇的飛了起來

「秦烽這是怎麼回事」

「你都看到了還有必要問嗎再說了我也正迷糊著呢要不你先給我解釋一下」

「魂淡你竟然灌醉老娘然後做出這樣的事情」

「喂喂我也是受害者好不好你不要把責任都推到我的頭上一個巴掌拍不響你敢說自己沒有主動」

「魂淡你還說把衣服給我」

「自己拿又不是沒長手」

廚房裡正在準備早餐的林阿姨搖搖頭自語道:「年輕人啊總是這麼火爆大清早起來就不能好好兒說話嗎」

正在穿衣服的秦烽突然眉頭一皺伸出手來仔細檢查自己的經脈吃驚的喊道:「我晉級了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情我怎麼一點兒都不知道太奇怪了」

眉莉嘟囔道:「別做夢了你怎麼可能平白無故的晉級」

「是真的我沒有撒謊」他信誓旦旦的說然後便察覺到她的氣質也有變化說:「你不覺得自己跟昨天有什麼不同嗎」

「廢話當然有」眉莉沒好氣道:「老娘昨天還是黃花大閨女呢今天就已經……咦我什麼時候升為王級了真的是王級不是做夢吧」

秦少恍然大悟說:「我明白了一定是昨晚咱們做……的時候發生了奇怪的事情我升為至仙你成為王級對就是這樣」

眉莉的驚訝中帶著一份驚喜:「怎麼可能一個神仙和一個魔族會出現這樣的現象嗎喂喂你幹什麼再脫我的衣服我跟你急人家好不容易穿上的……喂你很過分知道嗎」

秦少一邊快速的脫她的衣服一邊說:「昨晚喝多了沒什麼感覺我認為咱們很有必要在清醒的情況下嘗試一下純學術性的我可不是為了占你的便宜」

「騙子這還不是佔便宜」

很快眉莉在本推半就中進-入正題高亢的喊叫聲再次傳了出來

事實證明他們同樣滿足雙修的要求而且更加出色

一番「大戰」之後兩人都有酣暢淋漓的感覺非但不累而且全身充滿了力量

對此眉莉覺得疑惑不解:「怎麼會這樣呢不是說仙人和魔族是不能結合的嗎我們魔族的觀點一直都是這樣」

「我也覺得不可思議」秦烽想的比較多分析說:「我覺得有兩個可能性一是你我的體質特殊所以能夠滿足雙修;第二魔族和仙人本來就可以在一起因為天界和魔域之間存在仇恨兩族又都不想自己純凈的血統受到污染所以昧著良心說神仙和魔族不可以結合」

「嗯你分析的很有道理我覺得第二種可能性比較大一些」眉莉在他懷裡找了個最舒服的地方說:「所謂的種族血統多數情況下都是統治者才會鼓吹的內容對了老公你今天不是要跟雷克斯對戰嗎怎麼還不起g」

一聲老公讓他心花怒放可接下來的話讓他瞪大了眼睛:「你怎麼不早提醒我」 秦烽慌張的穿好衣服,臨走之前不忘在眉莉的額頭上親一口,說:「乖乖的在這裡等著老公我,等打敗了魔族第一戰士,我就把你接到天界去,」

「可以嗎,我是魔族呢,」眉莉眨著大眼睛說,

「當然可以,我已經跟師傅打過招呼了,」他笑嘻嘻的說:「而且這次哥們兒為了天庭出戰,玉帝總得得這個面子吧,到時候誰敢找你的麻煩,我絕對饒不了他,」

說完,他才依依不捨的離去,

天界和魔域的交界處,搭起了一座巨-大的石質擂台,距離五百米遠的地方,魔族和天庭各自布置了豪華看台,玉帝和魔皇親臨現場,為己方的選手助威,

魔族這邊,雷克斯在十幾個王級魔族的簇擁下,大步走到看台前,對著魔皇行禮道:「叔叔,我已經準備好了,」

「今日我族必勝,」魔皇笑著說:「雷克斯,等你贏了之後,我就把西南那片區域的數十顆星球,全部送給你,那樣一來,在魔域中你的領地將僅次於本皇,」

「多謝叔叔,雷克斯一定全力而為,為我族贏得勝利,」雷克斯高聲到,

再看天庭這邊,氣氛有些緊張,玉帝的臉色不太好看,壓低聲音問道:「派出去的人回來了沒有,到底有沒有找到秦烽,」

太上老君哭喪著一張臉,說:「啟稟陛下,還沒有回來,確切的消息是秦烽沒在昊天宮,也不再天庭的任何一處地方,他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似的,」

巨靈神在一旁用嘲笑的語氣說:「陛下,我看那小子是膽怯了,躲在某個角落不敢出來,我就說嘛,不是咱們天庭的人,怎麼可能靠得住,」

上次敗在秦烽手裡,讓他覺得很沒面子,當然不會放棄任何一個貶低秦烽的機會,

「你是天庭的人,朕能靠你嗎,要麼你上去跟雷克斯打一場,要是能贏的話,朕封你做大將軍,」玉帝沒好氣道,

巨靈神馬上蔫兒了,他很清楚自己有幾斤幾兩,跟一個勢力接近魔皇的魔族對打,那簡直是自己找死,

太上老君勸道:「陛下不用過於擔心,據我的了解,秦烽不是那種輸不起的人,他肯定是遇到什麼事情耽擱了,我確信他出場的時候,一定會讓大家股刮目相看,」

玉帝點點頭,說:「我也希望是這樣,昊天大帝說過,秦烽是個修鍊天才,在短短二十天的時間裡,就從下品靈仙上升到上品,如果換了其他人,至少要幾十幾百年的時間呢,」

就在這時,魔族代表飛過來,對著玉帝行禮說:「魔皇陛下讓我來問玉帝陛下,比斗可以開始了嗎,」

玉帝瞄了一眼太上老君,老頭兒會意,上前一步說:「比斗隨時可以開始,不過我方代表尚未完成熱身,所以還請魔族這邊稍等片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