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任健笑著說:「以後,我不會逼你了,你說的對,我們都還年輕,還有足夠長的路要走,還有足夠多的事情要做。」

舞清清聽后這才徹底放下心來,安心地窩在座椅里,眯著眼睛聽音樂。其實她內心並沒有這麼多複雜的想法,無非就是想出一招緩兵之計來拖住任健不讓他把早上打啵兒的事情說出去而已,沒想到還真就奏效了,任健有時候也是比較好糊弄的嘛。前提是,這個傢伙別施展那麼變態的讀心術。 ?玉髓之體能生出通靈玉氣,不僅對女修的修為有很大好處,而且還能逐漸改變體質,讓女修的肌膚變得有如美玉一般。

這還是對本人的好處,對男修的好處就更大了。

若男修能與擁有玉髓之體的女修交|合,就能奪取女修的通靈玉氣,洗筯易髓,修為暴增,而女修失去處子之身後,其通靈玉氣就會自行散去,失去玉髓之體,變成普通的體質。

因此,擁有玉髓之體的女修,簡直就是一件人形寶物,一旦曝光,會引起男修瘋狂的搶奪,甚至引發勢力的戰爭也不奇怪。

陳妃雪也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向凌天透露她是玉髓之體的秘密,哪知道凌天根本就不知道這體質的好處,真是有夠無語的。

陳妃雪害羞不說,凌天自然也不知道這玉髓之體的最大妙處,不過他隱隱猜到,這玉髓之體和陳妃雪越來越漂亮有關係。

「你不好奇我要去哪裡嗎?」陳妃雪輕咬玉齒。

「大周?」凌天道。

「你……太神了!你怎麼知道?」陳妃雪驚道。

「真是大周啊,我隨便猜的。」凌天摸了摸腦袋。

「師父要帶我去大周的鳳儀門,鳳儀門不收男弟子,是一個完全由女修組成的宗門,以我的特殊體質,也只有在鳳儀門才會安全,才能獲得最好的發展。」陳妃雪道。

「鳳儀門,這名字有點怪啊。」凌天道。

「鳳儀,就是鳳儀天下的意思,哪裡怪了,我們鳳儀門雖然比不上大周的頂級宗門,但也是排行前列的,而且志向很大。」陳妃雪語氣中有幾分驕傲。

「哦?志向很大?」凌天道。

「現在蠻荒大陸,武者分屬不同的勢力,殺戮不休,而在上古時代,人族武者團結得多,幾乎沒有內鬥,你知道為什麼嗎?」陳妃雪道。

「為什麼?」凌天道。

「因為上古時代,沒有王朝,也沒有宗門,而是母系氏族社會,大家都屬於同一部落,女人是部落最高領導,男人都聽女人的話,所以才沒有紛爭,哪像如今的天下,掌權者十之八九都是男性,我們鳳儀門的宗旨,就是恢復上古聖人的制度,讓大陸和平……」陳妃雪滔滔不絕,這些道理都是師父教給她的,她從未向人傾訴過。

她對凌天說不上愛,但有幾分喜歡,能對喜歡的人傾訴衷腸,也是一件樂事。

「女人掌權就沒有爭鬥?這什麼邏輯?我看,不過是為了爭權奪利豎立的幌子。」凌天毫不客氣道。

「你說什麼?!我是白痴和你說這麼多,你滾出去!」陳妃雪柳眉一豎,就把凌天往外推。

這女人怎麼說翻臉就翻臉啊,真被鳳儀門洗腦了啊!

凌天無語,這鳳儀門倒讓他想起了地球上的女權主義者,如果那些女權主義者也穿越過來,和鳳儀門一定有不少共同話題的。

陳妃雪怎麼使力,也推不動凌天,累得索性放棄了,又道:「我的特殊體質,還有鳳儀門的志向,都是大秘密,我師父要我絕不能告訴任何人的,我真是白痴,竟然說給你聽!」

「我承諾,不告訴別人就是。」凌天道。

「妃雪,師父來接你了!」

就在這時,一道清冷的聲音透入屋中。

「師父!您老人家終於來了!」

陳妃雪歡呼一聲,奔出屋子,只見庭院里站著一個白衣女子,微笑著把陳妃雪擁入懷中。

凌天也走出房間,見那白衣女子相貌也算極美,只是兩行眉毛高高揚起,給人凌厲之感。

「這個男人是誰?」白衣女淡淡掃了凌天一眼,目光如冷電。

「晚輩凌天,拜見前輩。」凌天行了一禮。

白衣女理也不理,顯得很是無禮。

不過,她也有無禮的本錢。

因為凌天用手機查看她的數據,竟然是煉體境。

陳妃雪的師父,絕不可能是煉體境,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她隱藏了修為,凌天的神識還不強,手機的數據功能與凌天的神識強弱直接掛鉤,看不出白衣女的修為也不奇怪。

名字:鳳天音。

這是凌天手機能看到的有限信息之一。

鳳天音全身上下,沒有一點氣息釋放出來,看上去就像是一個不懂武技的普通人,但是她給凌天的感覺,卻比遇到過的任何一個抱丹境後期的武者還要危險。

法相境! 極品小村醫 她已到了返璞歸真的境界,所以才能氣息不外露,比抱丹境武者還要內斂。

凌天做出猜測,一個法相境的強者,親自收陳妃雪為徒,可見重視,看來陳妃雪前途無量。

「師父,他救了我……」陳妃雪小聲對鳳天音道。

鳳天音聽了陳妃雪的話,淡如冰的眼神才緩和幾分,對凌天道:「你救了妃雪,我從來不欠人情,我這裡有一本功法和一瓶增進修為的丹藥,你任選一樣吧。」

陳妃雪沖凌天連連眨眼睛,示意凌天接受。

「我也從來不欠人情,妃雪曾幫過我,我幫她也是份內事,多謝前輩好意,在下不需要。」凌天道。

陳妃雪露出失望的表情,連連搖頭。

「小子倒有點傲氣,你可知道,你錯過了天大的機緣。」鳳天音笑了笑。

凌天也置之一笑,別人眼中的大機緣,他卻不屑取之。

鳳天音又拉開陳妃雪的袖子看了看,見手臂上代表著貞潔的守宮砂,還完好無損的存在,也是微鬆了一口氣。

陳妃雪見師父查看這裡,臉色羞紅,看了凌天一眼,又低下頭去。

鳳天音見陳妃雪對凌天似乎頗有情意,才有這方面的擔心,又神情嚴肅道:「妃雪,你以後入了本門,就要遵守門內的規矩,一心修鍊,別再讓那些臭男人接近你。」

「是!」陳妃雪又回屋,很快換了一套衣服,打包好行李,走到凌天面前,道:「凌天,咱們就此別過,我在大周,祝你事事順利。」

「你也萬事小心,我以後會去大周的,說不定我們還能再見面。」凌天想到這一別,就是相隔數十萬里,也有些不舍。

「你以為大周是你家後院啊,說來就來?」陳妃雪撲哧一笑,神色又變為感傷,「我入了鳳儀門內門,按照門規不能和男子來往的,就算你真的來大周了,我也不會見你的,我……我以後可能永遠也見不到你了,但我會記得你的。」說到這裡,眼中竟有些濕意。

「謝謝你記得我。」凌天道。

鳳天音不耐煩的催促一聲,陳妃雪道:「你能把面具脫下來嗎?」

凌天脫下面具,露出一張英俊的臉孔,陳妃雪凝視他一眼,一轉身,和師父走了,再不回頭。

陳妃雪的背影消失在視線中,凌天嘆了口氣,向陳家大廳而去。 停下攻擊三人再次挨在一起,對抗。

何弘翰走了出來將他們護在身後,才說「我不管你跟咆哥有什麼恩怨,你口中的小妖精是我的妻子,想要欺負她先問過我手上的槍肯不肯!」

「哈哈哈…不知死活的人,你現在跑還來得及,不然休怪我先將你這礙事的廢了!」見何弘翰之美貌那女人心底里是不想浪費了,於是想放他。

何弘翰可不領她的情,輕蔑笑道「不必,廢話少說你不是想要解決你們三個人之間的恩怨嗎?說吧怎麼解決。」

「拿命還!」

她的意思很明確,就是要取了咆哥和蘇心優的性命。

這會蘇心優可不服了,站了出問「我不服,第一,我還是第一次見你,第二我們從沒打過照面我根本不可能做了什麼傷害你的事情,令你要取我性命,第三你和咆哥之間的恩怨跟我沒有半毛錢關係,我跟他不過是認識的人僅此而已不足以讓我為你們之間的事抵命。」

蘇心優句句表達著此事與她無關不要扯上自己。

「與你無關?好,我就讓你們死個明白。」

也不知道這瘋女人要幹什麼,但是她拿出了個寶貝手一揮一個非常大的鏡子出現在他們面前,只是一閃光,幾個人就被吸附了進去。

他們被帶到了一個古老的村落里,放眼望去,一排排高低錯落的徽派建築,屋檐微微翹起,煞是好看,房子沿河而生,鄰里和睦,家家戶戶不閉門,舀一勺河水,淳樸的民風和輕柔的鄉音都很迷人。

走前一些是一條與剛才那條連接較大的河流,這的河邊上沒有住人用特定的木頭圍攔圍住,想對面只能通過橋。

眼前這小橋流水,河內正在龍舟賽,岸上不少的人在吆喝為自己的隊伍加油打氣,鑼鼓喧天好不熱鬧。

「莫然哥哥加油!莫然哥哥加油」喊勁最大的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天真小丫頭,這丫頭個子不高皮膚不白,卻長著一副洋娃娃臉。

呃~

蘇心優發現那個喊加油的人不正是年少的自己嗎?只是自己年少時並沒有這麼活潑可愛,她年少時每天都在想著怎麼讓自己變強不被淘汰。

順著她的目光找去她正喊頭著的莫然哥哥在穿著紅色馬掛衣服的船上,他是領隊奮力地敲著船頭大鼓,用激昂的鼓聲激勵著隊員們向前進。

小女孩站的地方就是終天,她站在最前面,應該是只要他一上岸就可以迎接他。

叫莫然的男人看著有二十多了,可小女孩仍叫著他哥哥,看來是未婚。

果然在萬眾矚目下,莫然那一隊紅旗隊獲勝,這興奮得小女孩尖叫不已。

之前聽那女人說那個莫然就是咆哥的前幾世,也就是與她的情緣開始的那一世。

那個男人長得有點消瘦跟現在的咆哥比那可是一個天一個地,但是長得比咆哥帥多了,面色濕潤如玉,再說他是古裝,這個也不知道是什麼朝代,你是遊俠劍客那種年代,男人們打扮得都是特別的洒脫,一襲的衣,一髻長發額頭秀髮隨意散落。

女人們也是穿著抹胸漢服,前面有個大大的蝴蝶結,青紅綠紫的蕾絲長裙,就像是一群現代人穿著幾個不同朝代的衣服在這個空間中行走一樣。

蘇心優在那個女孩興奮的整個人掛到那個莫然身上時,她用手肘撞了撞咆哥「咆哥,你前幾世這麼帥咋到了你這一世長歪了咧!」

「老子年經時也是很帥滴,不然怎麼會有女人追著我幾輩子。」

「得了吧你,口說無憑,你年輕時帥一會讓那女人倒放你這一世是怎麼過的啊。」

他這世老風流了,年輕時因長得可能所以女人都自動送上門,被狍哥逼迫到走頭無路了才上山當山寨大王去跟他對著干。

重生之君子好球 「行啦行啦你,快看你的,不是你想要死個明白嗎? 重生之渣受策反 還不看影片都放過了,你以為是你做主沒看著的還能倒放不成?」為了不讓她知道自己是怎麼風流過來的,他不願意跟她講倒放他這一世的事情。

蘇心優並沒有多在意他年輕時長是啥樣,只不過是取笑他罷了,就像是好朋友那樣。

在一旁的何弘翰可是不幹了,這娘們有他在都跟另一個男人打情罵俏的,他一生氣就像個孩子似的撥開他倆,他站到中間去,一起看那女人帶他們去到的一個空間里。

他倆顧著在那鬥嘴一些沒看,再看時就是莫然娶妻了。

原來那個小女孩莫然家隔壁的一個鄰家妹妹,從小莫然寵愛她,比寵愛自己的弟弟還要疼,所以小女孩是一天一天的長大了,也是開始認清喜歡一個人和喜歡一個男人的區別,她慢慢地喜歡上了這個對她非常好的鄰家哥哥。

不過他們不能在一起,因為小女孩跟莫然的弟弟莫方正是指腹為婚的未婚夫妻,而莫然也是大她十歲所以娶妻要早一些。

在莫然娶妻當天,小女孩是哭得死去活來還絕食,她不顧大人的阻攔大鬧婚禮現聲,鬧得他們都沒有辦法好好的成個親,連新娘新郎兩人牽的大紅綢牽花都被她用剪刀剪得稀巴爛。

她是被幾個大男人給架出婚禮現場。

「莫然哥哥,不要娶她,我喜歡你,不要娶她,我要嫁給你!我要嫁給你….」

因為平常太過於寵愛她,如今導致她這麼囂張的大鬧他的婚禮現場,他的心也是喜歡她的只是因為她是弟弟的指腹為婚的未婚妻啊,身為大哥怎麼可以去指染弟媳?

但是她那一句,我喜歡你,讓莫然心動了,想要拋開一切世俗跟她在一起,可是他不能,因為他娶的不是尋常的妻子,而是當今聖上的養女,賜了公主之名的女子,如果他現在什麼都不顧的去跟她在一起,那麼他的家人,莫家所有的人,只要跟莫家有點血緣關係的人都會被誅。

他轉過身去,不聽不看不理她的苦苦哀嚎,命人把家裡整理過之後接著舉行婚禮。

在洞房花燭夜時,他聽到了小女孩上吊自殺的厄運,撇下還沒掀起蓋頭來的親娘去找小女孩。 左逢源問衛肖肖:「肖肖,待會可不可以和我單獨坐一會兒?」

衛肖肖看了看手機說:「還不到三點,你四點半準時到清清家裡接我就行。」

左逢源問:「是要回去換衣服嗎?」

衛肖肖點點頭:「總不能就這麼一身泥水的過去吧?」

如果沒有碰到左逢源恐怕他們就在山上湊合對付一下午餐開開心心地玩上一整天了,可是這麼早就回來了,也不知道清清媽媽在不在家。

左逢源說:「要不我帶你去買一身,再去美容店裡化個妝,就不用回去了。」

衛肖肖說:「我還是和清清商量一下吧,看她怎麼說。」

衛肖肖撥通了舞清清的電話,舞清清說暫時不想回家,想去一趟小時候經常捉魚摸蝦的那條小河去看看。

衛肖肖說:「你不累啊?不嫌曬?」

舞清清說:「河邊全是樹,曬不到的。」

衛肖肖只好把左逢源的話說了一遍問舞清清的意思。舞清清直接讓她自己拿主意,畢竟自己還是個懵懂無知的小姑娘。

衛肖肖掛了電話說:「要不就如你說的,不回去了,也不知道阿姨在不在家,我貿然回去恐怕會打擾到她,原本說好了今天不回去的。」

左逢源立即追上任健的車靠邊停下,任健會意也靠邊停了。

「清清,任健,你們先去玩吧,我和肖肖有事先走一步,抱歉。」左逢下車說。

任健點點頭:「晚上記得把人送回來。」

左逢源尷尬一笑:「你把我當什麼人了?一定。」

「最晚10點!」舞清清又補充了一句。

左逢源開心地笑起來:「有你們這麼忠心的朋友,我就是想幹壞事恐怕也不能夠。放心,九點半之前保證送到。」

「好,你說的。」舞清清一臉孩子氣。

「對,我說的。」左逢源非常像哄小孩。

重新上路之後,左逢源感覺心裡輕鬆多了,至少衛肖肖沒有再拒絕自己。

上車之後,衛肖肖的電話響了,衛肖肖劃開屏幕一看是老爸的,於是趕緊接了起來:「爸,什麼事?」

老爸呵呵笑了兩聲說:「想我寶貝女兒了唄。你最近跑哪裡去了?怎麼Petter說你最近不接活也找不到人了?」

衛肖肖調皮地說:「你猜?」

老爸說:「我才懶得費那個腦筋,聽說你到汝縣去了?」

「你怎麼知道?」衛肖肖驚訝地說。

「哦,你以為你不老實天底下的人都不老實?小鄭跟我說的。」老爸最後的語氣里充滿了濃濃的親切感。

「這個大嘴巴!憑什麼把我的事情告訴你?」衛肖肖略帶嬌羞的質問。

「行了,人家也是為你好,怕你在外面吃虧上當。今天早上我路過他辦公室進去和他聊了一會兒,他才說的。」老爸對小鄭很是袒護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