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這邊是驚喜了。顧爸爸卻是一臉的為難。

「那個,客人,我跟你說……」

他躊躇著想要開口,卻又是被顧佳蕊給眼疾手快,一把攔住。

顧佳蕊扯了扯她家老爸,示意他不要說話,這才轉目笑盈盈望向那名,提出要單買他們家牛肉醬的客人:

「客人,您要一份,是吧?五塊錢一份特製牛肉醬,請問可以么?」

「可以!可以!實在是太可以了。給我來一份!喏,這是五塊錢,給你!」

客人聞言大喜,忙不迭的點著頭道。

說著,當即自衣兜之中,掏出一張五塊錢紙幣,徑直向著桌子上一拍。一副生怕晚了一步,顧佳蕊便要反悔,不將他心心念念的寶貝牛肉醬賣給他了一般。

五塊錢,這不貴啊!

要知道外面鋪子裡頭的牛肉醬,一份也是這個價錢。可是,那些醬,哪裡有這個小吃攤上的自製牛肉醬這麼美味?和這牛肉醬比起來,那些醬簡直難以下咽。

所以,他當然怕攤主反悔啦。這才急吼吼的付了錢。

「好嘞,我這就給您弄一份去。」

見此情狀,顧佳蕊嘻嘻一笑,麻利的收了錢。轉身便顛顛的跑到小吃攤的灶台前,尋了個乾淨的空瓶子,又舀了滿滿一瓶自家老爸自製的牛肉醬進去。這才折返回來,將那瓶牛肉醬,往那客人手上一遞。

「喏,客人,您的牛肉醬。您拿好!」

「誒,誒,好,好。謝謝!謝謝啊!」

客人當即大喜,如獲至寶般的一把接過那瓶牛肉醬,一迭聲的點著頭道。樂得都快合不攏嘴了。

此時,這名客人的心聲是:

這裡的醬,不僅味美,量還足。五塊錢一份,這麼一大瓶的么?可是比那些外面鋪子里賣的醬,好太多了。就是不知道,這醬以後還單不單賣。若是長期單賣的話,他一定時常來光顧。

「五塊錢一份么?我也要一份!」

「五塊錢這麼一大瓶么?老闆,我也要!」

「攤主,給我也來一份!」

「我也要!我也要!」

…… 林凡心無波瀾的沖眾人點了點頭。

就將洞府外所有的大陣禁制統統開啟,他一掃靈兒月兒開口道:

「接下來就看我的了,你們可不要想夫君哦!」

看到月兒二人都是不說話,眼中儘是晶瑩的淚光。

「不要這樣吧,你家老公又不是不回來了!」但是他心中暖暖的。

林凡不敢去看她們轉首沖段步平開口道:

「麻煩你們了。」段步平哈哈一笑,「放心突破吧!有我在,就啥事都沒有!」

隨後其又面色嚴肅道:「你來的消息除了師祖和我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而且你剛來,傳出去的幾率就更少了,安心突破,我不會讓任何一個人打擾到你的,我早已經安排下去,全宗進入苦修狀態,山門不出不進,之前也有過此種情形的,道不用擔心有人懷疑什麼。全宗保你進階!」段步平馬上又換做一副嚴肅面孔認真道。

「嗯。」林凡點了點頭轉身踏入了密室之中!

隨後石門無聲息的落下,門上千光閃閃,浮現了一層凝厚的符文,林凡在裡面又開啟了一層禁制,以防進階時受到么意外干擾。

不過,林凡不會這邊萬剛進來,那邊就匆匆忙忙的馬上開始進階靈虛。

靈虛雖然沒有靈主化為元神差距這麼大,但是從靈神期道靈虛期,所需要汲取的各種靈氣和諸多變化。法則。運氣。都是十分難得的,這也是這天地靈虛期修士稀少的原因,畢竟這天地本身就貧瘠,相對於靈虛期來說需要的東西遠遠不如靈神期,而這些對於其他修士而言則是需要百年乃至數千年的積累才敢嘗試突破的,而林凡殺了這麼多靈神期、靈虛期的強者,得到了他們的各種材料,因為神皇經、心境萬魔不侵。小石頭等,卻是免去尋常人數千年的苦修。

林凡獨自一人,在這靈氣充沛的密室內找了一處相對陰暗的隱蔽之處。靜靜的盤坐在那裡一動沒動。

「突破靈虛大約要準備多少靈丹和靈氣?」

「這我也不知具體數目,按照我得到過的一些記載……估計至少和靈神一星突破到靈神期巔峰時所需的還要多很多……」

「突破靈虛之後,靈虛各星之間,突破之時,還有什麼需要注意的么?」

「按照我的所知,似乎只有到靈虛三時,還有一個關卡,但具體如何。我卻是也不知道,只是每星修為之間,據說修鍊所需的靈丹等物,都是至少翻番。」

「這麼多?靈虛……果然是靈虛啊……」林凡深吸了一口氣,忍不住在心中苦笑了這麼一句。

這麼多年連續不斷的修鍊,他早就感覺自己打到了靈神期巔峰頂端,而他吸收的極品靈氣和天地法則吸收的天地靈氣。固神丹等等核算靈石下來簡直是用數十億來計算了。

光是突破一個靈虛,就至少再要準備這麼多……之後再行突破……靈虛的修鍊,真是難於登天,尤其他還好,直接可以煉化靈石,高階的靈石,對於他來說就已經是難得靈藥,但是對於一般的靈虛大能來說,突破到靈虛之後,再想提升修為,恐怕真是要各種驚人天材地寶堆起來的。一般的靈藥和靈丹,所能提供的靈氣量,對於靈虛大能來說,太過微乎其微了。

在此期間。他將自己以前的人生經歷,從頭到尾的細細品味一番。

年幼時在田裡嬉戲打鬧,後來家中發生變故,他上學、開始奮發讀書,再後來被同學欺負,不得已開始反抗,抽煙、喝酒、打架慢慢學壞不再學習…..

再後來離開學校步入社會,開始了自己的打拚……

再後來被李立抓去進入秦始皇陵。老頭靈印覺醒.再到神秘無巴爹龐大空間,再到大石荒,字啊到這落仙宗…他才算是真正正踏足修仙界……

再後來奪取董青的靈脈,開始了修行,再到東勝大洲、西域大洲。北漠,最終,再回到這落仙宗!

隨著回憶由原來的模糊不清。到漸漸的清晰猶見,林凡臉上的表情也忽喜忽怒,變幻不定,再也沒有以前不喜形於色的沉穩之狀如此這般三日之後,林凡雙目緊閉,臉上表情恢復平靜下來,,開始什麼都想的靜靜領悟天地之道。

就這麼過去了整整兩個月後,林凡從隱秘之地再次出來時,不論身心、法力都處在一個充盈巔峰地極佳狀態,特別在心靈鍛煉上,又上了一層。

「九陰之水?是什麼東西?」林凡神識一掃,抓出了一個黃色銅色的扁壺,只有三個巴掌大小,但是極其的沉重,如同裝著數萬斤的水一樣。

「這是一種煉器、修魔、渡劫等等多用途的一種神水,據說是靈虛期三星以上才能運用諸多珍惜材料才能煉製出的。看來是那個大宗門的老古董給那個『天才弟子』煉製的,被你小子撿了個便宜。」這種東西身為其他天地老頭卻是聽說過,此時直接接著解釋道:「這種神水據說激發起來威能十分驚人,是諸多魔道修士的補品,卻也是能幫助修士突破靈虛的很厲害的一種材料。」

「而且這件東西倒是也可以抵擋天劫之中的神雷的,上古很多大能尋找這東西都不可得,沒想到抵擋天劫的東西,你倒是又得了一件。」

「這種神水如同法器,直接用元氣激發?」林凡神探入,感覺這壺中的九陰之水十分奇特,水中似乎有一種混沌的元氣在翻滾不定,那種奇特元氣明顯不是靈紋,但是卻似乎又自己帶著一種奇特的法則。「這種東西的威能,到底達到多少?」

「用元氣滲透,便可和元氣結合,爆發獨特威能,就像控制元氣一般,等你突破的時候就將潑灑到肉身之上便可」老頭說道。

「此顆丹藥你是否知道來歷?」林凡取出了老頭挑選出的幾件著重突破所需繼續問道。

「這是玄虛神丹。」老頭看到這顆丹藥,也是有些震驚,眼中不自覺的閃現出貪婪的神色,「這玄虛神丹,可以防止突破靈虛時,靈虛未成。」

「靈虛未成?」林凡的頓時疑惑道。

「什麼叫做靈虛未成?」他馬上追問道。

「靈虛未成分為兩種,一種是突破靈虛之時,靈神期破壁,會湧出驚人丹氣,丹氣浸入肉身,會使得肉身發生獨特變化,壽元、包括生機、神識等等,都隨之得到很大的提升。但是若是肉身承受的丹氣浸潤過多,就會導致全身癱軟,肉身也就廢了,但是其心境和法則。元神都突破到了靈虛,而突破者想要尋找肉身奪靈,雖然抱住了修為,比一般靈神期巔峰厲害數倍,但是想要再次突破到靈虛可就難了,至於這點,以你的肉身和天雷木倒不會出現的,而另一種靈虛未成則是指的,你的肉身。經脈神識等等突破成功了,而你的元神卻未成功,這種半突破半失敗都稱之為靈虛未成。

而這玄虛神丹就能阻止這種靈虛未成。而沒有此種或者類似此種丹藥,到了快要修到靈虛的修士,都會準備防止其未成的術法,或是其他丹藥。要麼就是阻斷一部分丹氣,要麼就是靠此種靈藥藥力,防止肉身軟化,要嘛就是暫時增強元神的術法和丹藥。」 老頭繼續答道,「不過用此種靈丹防止靈虛未成,要比術法阻斷一部分丹氣要好得多,因為肉身浸潤的丹氣越多,肉身各方面提升越多,而且據說接下來化成的靈虛法相,威能也會更高。」

「你對突破靈虛時,還有多少了解,都告訴我啊!」林凡深吸了一口氣,問出了他最想知道的正題。

「靈神期破壁,肉身成玄,化出法相,這是突破到靈虛時的自然法則。靈神期修到巔峰巔峰之時,會自然破壁,靈神期粉碎,化成元氣,改變肉身,然後又凝聚法相。」老頭明顯是看出了林凡的用意,慢慢道:「除了心魔侵襲和靈虛未成這兩大劫難之外,自然凝聚法相之時,還需要驚人元氣,否則靈虛法相無法吸取到足夠元氣,就會抽盡修士體內所有元氣,精血,到時修士隕落而法相未成,衝擊靈虛便功虧一簣,徹底失敗。所需元氣,必須是和功法同系的元氣。」

「當然,若是你沒能進入靈虛之境,即便你度過了神雷、心魔、靈虛未成也可以說是突破失敗了。」老頭向了西安補充道。

「那我……」

「有我這個大師在,你還問個毛線啊!沒有什麼重要的了,最重要的幾點我都說了,不要浪費時間啦!按照我說的來!」老頭不耐煩道。

林凡只得照做。

又是半個月過去了。

「老頭,我怎麼還沒有進入你所說的靈虛之境?靈虛之境到底是什麼啊??」林凡滿臉疑惑得開口問道。

「靈虛之境是每個要突破靈虛的修士,必須要經過的一道坎!就好像你先前突破靈神期需要的那一層突破契機一般,沒有突破契機,就算你發例在怎麼巔峰也是無用,無法突破,而這靈虛之境則像是某種心境更像是某種心魔!也只有度過了它,再煉化各種準備之物才能一句突破靈虛。你先前集聚了五行本源之氣,練就了萬魔不侵的心境,可能和旁人不同吧,靈虛之境進不去可能也屬於正常,等你突破之時或者煉化材料之時就可以直接進入那靈虛之境了。你先把那大話古香點上,這可是號稱突破神香!足足提升你一般的突破幾率!你先煉化這些材料,按照我說的步驟開始突破,說不定哪個環節就直接進入靈虛之境了,慶幸的是,你之前經歷過諸多天劫,連靈聖期的天地神雷都被你渡過去了,而你又是『身死道消』過一回,肉身破碎,元神消失,破法重修后,你所有的劫難都隨之而去了,所以這一次,你不會再有什麼雷劫了,就算是有,也很小,而其他突破靈虛之人這是需要李靖各種神雷煅體的,天地感應之下,再加上你去記得了肉身自然不會再有神雷煅體,就算有你也能輕鬆應對的,而心魔一關,以你的萬魔不侵足以輕鬆應對。這一次突破可以說是比任何人都順利!當然無天、紅衣男子那種變態除外。」

聽到老頭一口氣說了這麼多,林凡點了點頭,直接吞服下了一瓶不知道哪個倒霉鬼積累個百年才煉化出的一種專門突破靈虛用的絕品資源。

隨後林凡點燃了那一截大話古香。

頓時感覺身心飄然,而隨著丹藥的融化和古香的裊裊,林凡此時無論是肉身還是心境都大感舒暢!

接下來林凡按照頭所說一步一步開始了突破!

………….

如此這般,又是大半個月過去了。

在趙國,落霞山山門內,落霞山宗主,靜靜地修鍊著。

忽然一股莫名的驚秫降到身上,接著空中靈氣忽然間混亂翻滾起來,轉眼間形成了無數的靈氣漩渦。

這讓不提防的此女身形一個跌蹌,差點連人帶法器一齊從空中跌落下來。

「我整個趙國的靈氣都被攪動了!這是怎麼回事!!方才我差點靈氣反噬!」

落霞山宗主正是之前靈兒的師傅,她的修為也不過區區靈神一星,而且還在鞏固之中,甚至連其他靈神期一星的修士都比不了,由於她正在修鍊的功法,徐亞哦大量吞噬靈氣,也隨著靈氣的變化自身經脈也隨之變化,這才遠在數萬里都被攪得心神打亂大驚之下,急忙全身靈力一提,才勉強在靈氣波動中穩住了身形,然後急忙四處旁顧,入目的情形讓其愕然異常!

只見在百餘米高空中,出現了無數肉眼可見的點點靈光。這些靈光五顏六色,忽暗忽明,但無一不蘊含著精純之極的天地靈氣,顯得絢目美麗立之極。

「這是怎麼回事??」

而此時在整個趙國,同樣的一幕爆發著!只是他們沒有像落霞山宗主一般被靈氣反噬,而是感覺到了天地靈氣的變化。

距離落仙宗最近的一個名為『狼刀山』的宗門,其靈主期三星的宗主此時駭然非常,他目光稍微朝落仙宗方向遠遠一掃后,臉上更是面色大變。

與此同時落仙宗方圓數百里所有的修士、妖獸都沖了出來。

一位只有靈動期的美女修士望著天空愣住了。只見其明眸流轉之處,漫天高空中都是點點靈光,無邊無際,彷彿根本沒有盡頭。

天呢!這是怎麼回事?

狼刀山宗主御器浮在空中,望著眼前的詭異情形,目瞪口呆起來。

實際上,林凡洞府為中心的方圓百里之處,這靈光凝現的奇景,遍布整個區域。

就在美女修士發現靈氣異變的同時,有成千上萬其他落仙宗修士,同樣感應到了這種巨變。

而在百里之內的修士,則和落霞山宗主一樣親眼目睹了這奇景。

不過,這些修士身處其內的滋味可並不好受。靈動期以上的還好,除了身體不適、心中彷徨外,還能勉強保持著鎮定。

但數最多的靈脈期修士,則明顯感受到了一種巨大靈壓,無一例外的微微氣喘,修為更淺些的的連呼吸有些困難了。

這些修士心裡恐懼之下,也顧不得追究此天地異兆倒底代表什麼意思,紛紛在原地打坐吐納。盡量抗拒這種讓他們都有些毛骨悚然的異變

至於落仙宗以外的地修士,雖然無法目睹此景象,但天地靈氣的劇烈震蕩,他們或多或少的紛紛感應到一些。

有些修為高深之極的修仙者,甚至遠在千里萬里之外,就把驚愕目光投向了落仙宗所在的位置。

雖然絕大部分修士沒見過,更不知道這種天兆奇景的出現,代表著什麼。

但凡知道的則或驚或喜。駭然的,驚愕地,更多的則是羨慕之餘,嫉妒萬分!

落仙宗主峰之上、高達數千米的某洞府內,盤膝打坐的一名何雲,正面色灰千的吐納氣息,彷彿大病初癒的樣子。

就在數百裡外靈光浮現的剎那間,何雲的千色長眉一抖,雙目驀然驚愕的睜開,露出了難以置信夾帶著大喜的神色。

他幾乎毫不猶豫地收了功法。馬上化為一道黃光飛遁出了洞府。

片刻后,何雲出現在了主峰的峰頂,站在一塊高大巨石上。

他凝重的瞅著林凡洞府所在方向,有些怔怔起來,臉上神色陰晴不定。

在他身後,月兒小魚靈兒都激動地打量著林凡的方向。 就在這時,一道黃光從天外飛遁而來,看方向正是沖何雲洞府而來。不過,一見何雲已站在了洞府外。黃光立刻到了老者身前,光華一斂后,現出了一個面色黃色黃的中年人

這時,林凡洞府的上空,靈光浮現的越來越多,並漸漸凝聚連成一片起來。

一會兒的工夫后,方圓百里內的天空,就出現了一望無際的七彩霞光。

霞光裡面風雨雷鳴之聲大起,片片彩霞隨著雷鳴聲滾滾翻騰起來,隨後從四面八方向中心處飛快匯聚。

林凡洞府所在的小石山上空,刺目耀眼,形成一團直徑里許的巨大光球,裡面瑩光流轉,讓人無法直視分毫。

驀然一聲驚天動地的驚雷憑空響起,整座石山都猛然間晃動一下。

隨後,一道黃色光柱從石山之中噴射而出,正好射進了高空的光團之內。

巨大光團四周馬上陰雲密布,風雨雷電交加。

光團在陰雲中開始一點點的收縮變形,同時七彩靈光閃動,越發的刺目耀眼。

附近離得較近的一些修士,已經趕到了小石山的附近,看著空中那驚人的天象,一個個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才好。

沒有多久,巨大光團在眾人驚愕目光中,凝聚成了一團拳頭大小的晶瑩圓珠。上面蘊含的龐大可怕靈氣,讓附近觀看的修士,個個臉色大變,更加沒人敢輕舉妄動。

「砰」的一聲輕響,圓珠一亮一閃之間,化為一團直徑米許的五彩霞霧,往下飛快遁去,轉眼間鑽入了石山之中,不見了蹤影。同時附近的風雨雷電等天象,瞬間消失不見,一切都恢復了正常。

這一下,附近眾修士大眼瞪小眼,一個個不知如何才好。

就在這時,從石山之中傳來一陣仿若龍吟之音,直升九天雲霄,天地隨後為之色變,一個高約百米的人形光影,浮現在了石山之上。

此光影閃爍四色靈光,手腳粗大驚人,因為面目靈光太盛,竟無一人能看清楚巨人的陣容分毫,只覺得此人影似乎威嚴之極,讓人不敢仰視而望。更讓這些修士驚駭的是,此光影微一頷首,兩道森然光柱往眾人身上一掃而過,所過之處讓人瞬間屏住呼吸。

「噗通」之聲接連響起,一些修士全身一沉,如同泰山壓頂一般的半跪在地,無法起身分毫。

幾名修為高深些的修士,雖然勉強站穩住身形,但是雙膝微微顫抖,額上黃色筋跳動,一副勉強之極的樣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