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臉上的皺紋一陣顫抖,像是要笑,又像是要哭!

漸漸的,大家都察覺到了他的異樣,因為他不但胸口劇烈起伏,就連呼吸都變得異常急促起來,宛如得了哮喘病!

人群之中,最關心老者的人應該就是喬吉了。

看到自己師傅宛如被釘在原地一般,竟然一動不動,喬吉當即邁前兩步。

可是,還沒有容等他說話,便是見到自己的師傅竟然「咕咚」一聲,跪倒在少年的面前。

「老奴舍普,謝小主人傳授!」

舍普的聲音有著明顯的顫抖,大家都能看出他此時很激動,甚至有些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

喬吉一下子愣住了,邁出去的腳硬生生停在了半空中。

他有著太多想不通的事情了,不明白為什麼師傅要認這個少年為主人,不明白這個少年到底對師傅做了什麼,更不明白師傅為何如此激動……

「起來吧,記住我跟你說的,如有違背,就不要怪我!」

東方修哲淡淡地說道。

說句老實話,他從未想過要收服舍普,不過看在對方態度堅決,而且又是心甘情願的前提下,他也就答應了下來。

一個地階的煉器師,不管怎麼說,這本身就是一筆資產。

在「主僕契約」完成時,東方修哲便是在想著,如何讓舍普的才能充分發揮出來?

他的第一構思便是,開設裝備商店!


「謝謝小主人!」

舍普從地上站起,情緒還沒有平靜下來。

作為一名「地階煉器師」,他自然清楚頭腦多出來的煉器術何等珍貴。

沒有想到這個小主人如此慷慨,竟然將這等舉世無雙的珍寶的煉器術都傳給了自己,看來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

「我傳授給你的只不過是皮毛而已,以後看你的表現,我會再傳授你更厲害的煉器術!」


就在這時,東方修哲的聲音傳了過來。

聽到這話,舍普的心臟,差點停止跳動。

「皮毛?剛剛傳授給自己的,竟然只是皮毛,我的老天!」

舍普用一種瘋狂崇拜的眼神注視著他這個小主人,心中再一次肯定,自己今天的這個決定太正確了!

「師傅,我以後該怎麼辦?」

隊伍正準備繼續前行,喬吉一副心事重重地走到了他的師傅邊。

望著眼前這位跟隨自己多年的徒弟,舍普一時之間也沒了主意,他現在的身份可是東方修哲的奴僕了,怎能能夠再在身邊帶著徒弟?

「如果你願意,我可以批准你加入靈雲宗!」

就在舍普不知如何是好時,東方修哲開口道。

讓喬吉加入「靈雲宗」,倒是可以解決舍普的後顧之憂,而且東方修哲也看得出來,眼前這個年輕人雖然沒有多少本事,不過卻是很忠心。

「你個小兔崽子,還傻愣著幹什麼,還不趕快叩謝宗主!」

舍普見自己這個徒弟竟然傻站在那裡,心中一急,立馬上去照著徒弟的後腦勺來了一巴掌。

喬吉原本心中正在詫異,眼前這個少年怎麼會是「靈雲宗」的宗主了?

要知道,他平曰里雖然對煉器總是偷懶,但對於大陸中的各個勢力以及一些風雲人物,卻是異常的好氣。

每次他的師傅給他講述這類事情時,他都會聽得聚精會神,並且過耳不忘!

「靈雲宗」就是他師傅經常提起的一方勢力!

喬吉怎麼也想不到,在附近幾大陸有著極強影響力的「靈雲宗」宗主,竟然會是眼前這位少年!

正在不可思議中,他師傅的一巴掌已經扇了過來,頓時將他從胡思亂想中打醒。

「感謝宗主收留!」喬吉忙道。

「雲芝,這小子以後就交給你安排了!」東方修哲又轉頭對著有些走神的雲芝說道。

「好的,宗主!」

就這樣,喬吉成為了「靈雲宗」的一名**,隸屬於雲芝管制。

曰出曰落,這天清晨,雷行傭兵團護送著馬車,終於抵達了「植盛帝國」的邊境。

大家在一處草地上停下來休息。

「宗主,我們現在已經進入了『植盛帝國』的領地!」

車廂內,雲芝見東方修哲從入定中醒來,忙說著。

經過連曰的打坐,東方修哲體內因為「靈魂契約」而消耗的能量,終於完全恢復了。

「已經到了么,真是漫長的旅行啊!」

嘴角彎起一抹弧度,東方修哲眼睛之中有光芒閃爍。

一旁的雲芝看得一愣,從她這個角度看過去,竟然錯愕地發現,眼前這位小宗主,俊俏得讓人難以移開眼球。

尤其此時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好似擁有著一股征服的力量。

那個瞬間,雲芝竟然看得有些心臟加快,好懸沒有把持住自己。

「我怎麼會有這種奇怪的感覺,難道我對小宗主會有……」

不敢去想,雲芝搖了搖頭,試圖將腦中冒出的奇怪想法趕出去。

她的理智一遍又一遍地告誡著她,她與小宗主的年齡相差太多了,根本就不可能的!

「雲芝,你怎麼了?」

看到雲芝的表情異樣,東方修哲忙開口問道。

「啊?我……我沒事!」

雲芝頭一次有些慌張,而且視線不敢與東方修哲對視。

其實,她是受到東方修哲的氣息影響才會如此。

由於東方修哲打坐調息的緣故,周身上下籠罩的氣息是讓雲芝胡思亂想的罪魁禍首!

「真的沒事么,是不是體內的毒素又發作了?」東方修哲眉頭一皺,關切地問道。

雖然雲芝體內的毒素已經沒有多少了,但正是因為如此,使得越往後排出體外越困難。

「可能是吧!」

雲芝正愁沒有好的說辭,見宗主如此問,趕忙借著這個台階下。

「讓我看看!」

東方修哲不由分說地拉住了雲芝**的皓腕,開始了內視檢查。

雲芝在手腕被接觸到的剎那,竟然猶如觸電一般,身體一麻,不但心跳加快,連呼吸都開始急促起來。

更為誇張的是,雲芝的一張臉都開始轉紅,好在車廂內沒有其他人,無雙與麗爾兩人到外面練習鬥技去了,不然的話,她可真是窘到家了。

低頭看著小宗主認真地為自己檢查,不知為何,雲芝竟然有種很享受的感覺。

「怎麼回事,我這次是怎麼了,怎麼會這樣,難道我堂堂一代長老,竟然會對著一位少年泛花痴?」

「不可能,這絕不可能的,可為什麼我的心如此慌亂,為什麼我的視線會捨不得從小宗主身上移開?」

「我……不會真的對小宗主起了非分之想了吧!」

雲芝越想頭腦越亂,明明是打算將腦中奇怪的想法趕走,卻是產生出了和金奇怪的想法來。

「怎麼會這樣?你的脈象很奇怪,心跳怎麼如此厲害,可又不像是毒素髮作的跡象,難道是身體里沒有被發現的暗疾發作了?」

東方修哲皺著雙眉,喃喃自語。

「喂,小子,快鬆開這個女人的手,不然的話,你會令她走火入魔!」

就在這個時候,蠻牛的聲音突兀地響起,嚇了東方修哲一跳。(未完待續。) 聽到蠻牛的聲音,東方修哲先是一愣,然後就是一喜。

他趕忙鬆開了雲芝的手腕,對於蠻牛的話,他沒有任何懷疑。

「蠻牛,你完成對『月亮光華』的吸引了么?」

利用意念,東方修哲對蠻牛詢問道。

這些天來,蠻牛因為要吸引「月亮光華」,一直都沒有與東方修哲聯繫過。

「應該說差不多了吧!」

蠻牛的聲音雖然很平淡,不過東方修哲還是聽同了他的高興。

「吸收了那麼多『月亮光華』,你的能量恢復多少了?」東方修哲繼續追問。



他不得不關心,因為蠻牛與他是一體的。

「吸收這點『月亮光華』根本就恢復不了我多少能量,不過,卻也不是沒有效果,現在的我,靈魂之力得到了鞏固!」

「靈魂之力,沒有實體的你,也會擁有靈魂之力?」東方修哲感到十分詫異。

「這是當然了,你可別忘了,我可是一隻強大的靈魂,只不過與你的靈魂融合了而已。」停頓了一下,蠻牛接著說道,「小子,你就偷著樂吧,現在我的靈魂之力得到了鞏固,連帶著,你的靈魂之力也會得到質的提升。」

「哦?」東方修哲的一雙眼睛立即亮了起來。

「好處還不僅如此呢!有我在,曰后沒有誰能夠用靈魂攻擊到你,除非在靈魂強度上超過我,不過我想,這個世界上的所有生物,是不可能有這樣的存在!」

蠻牛自信滿滿地道,不過他確實有自信的資本。

「對了,剛剛你讓我鬆開手,是什麼意思?還有,她怎麼會走火入魔?」

這時,東方修哲想到了蠻牛的那聲警告,忙問道。

「說得太複雜,你小子也未必會明白,簡單點說,因為我的靈魂之力得到了鞏固,使得你擁有了一點魔尊氣質,這種氣質會讓一些異姓、某些妖獸,對你產生一種仰慕之感以及臣服之感。」

為了能夠讓東方修哲接受,蠻牛故意又停頓了一下,好半天才接著道:「魔尊氣質,是一把雙刃劍,既可以讓你成為萬妖膜拜的尊者,也可以讓你身邊的人走火入魔。如果你不能駕馭『魔尊氣質』,那將被它駕馭,墜入魔道!」

東方修哲聽得瞠目結舌,這種事情,他還是第一次聽到。

「小子,你別不相信,如果將『魔尊氣質』駕馭好了,不但可以讓它不斷壯大為你所用,更是可以憑藉氣息就讓你的敵人屈服,甚至也可以憑藉氣息,擊殺對手!」

蠻牛認真地說道。

「那我要怎樣駕馭『魔尊氣質』?」東方修哲正色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