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第一見到的紫楊山的時候,也覺得那應該是一個美麗的宗門,可是當他們晚上潛入進去的時候才發現……

如此美麗的紫楊山中,竟然存在著一個陰暗的宗門,處處是陷阱他們無話可說,可是那遍地的毒物,竟然讓他們頭破發麻……

而且,他們在其中一個院落中,還看到了無數無頭的孩童屍體,不可謂不殘忍…… 看來姥姥臨死前幫我撕這張照片是有意義的!

害怕引起他的懷疑,我也不敢表現得太明顯了,就撓撓頭說:“我也忘記了,可能是我不小心撕掉的吧。咋了,有什麼問題麼?”

班長皺了皺眉,把照片還給我,然後搖搖頭說:“能有什麼問題,是你的照片又不是我的照片。”

頓了頓,他又接着說:“對了,我這次來找你還有一件事,想請你幫幫忙。”

我說:啥事?

班長有些不好意思地說:上週我們不是在墳場拍了一次畢業照,我昨天才發現,我不小心把身份證丟那了,想回去一趟,看看還能不能找到。

墳場,又是墳場,班長絕對有問題!

我忍住激動,不動聲色地說:然後呢?

班長接着說:我想讓你陪我回去一趟,我自己一個人不敢去。我故意低頭猶豫,班長就着急地說:黃權,我們四年同學感情,你不會這個忙都不肯幫吧?你放心,我不會虧待你的,回來了我請你吃一個月的宵夜。

我故意爲難起來,說:班長,不是我不肯啊,而是那種地方,太邪乎啦。上次拍完照回來,我連續做了好多天的噩夢,都快精神分裂了,要不你找其他同學陪你去?

班長搖搖頭說:找過了,其他同學都不肯,一點義氣都沒有。我說黃權,以前在大學裏面我可沒少關照你,你該不會班長這個忙都不肯幫吧?

他越是這樣,就越說明他心懷不軌!

我明知道要跟着他一起去有危險,心裏強烈的好奇心還是讓我答應了下來,和班長一起去一趟墳場。

當然了,我不會冒冒失失地就跟班長去墳場,我偷偷地帶了一些辟邪的東西過去,放書包裏面,例如半斤糯米,一斤大蒜,還有一把小號的桃木劍,一個小八卦,甚至還在身上塗了一些黑狗血!我就不信有了這些辟邪寶物,那些玩意還敢來找老子麻煩。

從房間出來,班長皺眉說你沒事帶個書包乾啥,我沒敢告訴他,就隨口說了句怕肚子餓,帶點吃的過去。聽我這樣說,班長也沒再說什麼了。 我的絕美女總裁 他不知道從哪裏找來了一輛車,剛上車我就感覺到有點不對勁,坐着好像有雙手在託着自己屁股似的,說不出的彆扭。

班長車開得很快,像趕着投胎似的,連紅燈都闖了好幾個,有好幾次還差點撞到人了,嚇得我尿都險些出來了。

他這樣的速度沒多久就到墳場了,雖然心裏有了準備,但再次看到這一座座慘白的墳墓,心裏還是有些發毛。

偷偷地看了一下班長,他臉上也有些害怕,同時又在期待着什麼。

我說:班長,你確定把身份證丟在這了?

班長很堅定地說:肯定丟在這,其他地方我都找過了,都沒找着,不是這裏還有哪裏?不說了,我們趕緊上去找吧。

說完,班長就拉住我的手上山,力氣之大,我連甩都甩不開他。

沒一會到了山上,在我們以前集體照的那個地方,班長放開了我,左右張望了一下,然後輕聲地對我說:黃權,你知道爲什麼我非要帶你來這嗎?

正戲來了!

我心裏一緊,偷偷把手塞進口袋裏面,握住口裏的袖珍電棍,搖搖頭說:不知道



班長忽然向我走前了一步,嚇得我手一抖,差點就把電棍拿出來捅他了。

班長又左右張望了一下,然後搭住我肩膀,湊在我耳邊說:那你還記得我們那天晚上是多少個人一起來的嗎?

我緊張起來,繼續裝傻說:就我們兩個啊。

班長眯起了眼睛,嘿嘿地說:你是不是已經發現什麼了?

聽到這裏,我已經確認班長有問題了,他是肯定知道其他同學的,但他爲什麼要這樣做,對他有什麼好處?

我繼續忍耐着說:發現什麼?你的身份證麼,沒有啊。

班長的表情忽然變得複雜起來,並且望了我好久,我被他看的心裏發毛,考慮着要不要掏電棍捅他,他就說:黃權,你相信這世界上有鬼嗎?

我緊了緊手裏的袖珍電棍,手心冒出了汗水,吞了吞口水說:不,不信啊。

班長又眯起了眼睛,似笑非笑地說:真的不信?

我硬着頭皮點點頭。

他又接着說:嘿嘿,那你想不想看看?

聽到這話,我渾身一抖,忍不住了,猛地掏出口袋裏的袖珍電棍,就往班長身上捅過去,大罵一句:看你麻痹去死吧!

豪門童養媳 捅中了,班長啊地慘叫了一聲,然後摔倒在地上。

電倒班長後,我也不敢繼續在這鬼地方逗留了,撒腿就跑。

然而我還沒跑兩步,背後就傳來了班長的聲音:黃權,你是跑不掉的,認命吧。

我使出吃奶的力氣跑,拼命地跑,可是不管我怎麼跑,我都跑不快,好像是後面有個人在拉着我似的,我下意識地就回頭一看,嚇得差點把魂都丟了!

房客別這樣~ 身後果然是有個人拉着我,不是誰,赫然就是已經消失掉的張麗麗,她臉色像紙那樣的白,眼睛睜得大大的,眼珠子一動不動地盯着我,而且最恐怖的是,從她眼睛裏面,不斷地流出血……

“啊!!!”

看到這一幕,我嚇得雙腳發軟,失聲地大叫起來。

這都還不算,在張麗麗身後,忽然豎起一個棺材,棺材蓋自動打開,陳東從裏面走出來,然後睜開眼睛,他的眼睛也在流血,向我一步一步地走過來。

再接着,從我的左邊,右邊……八個方向,一個接着一個地豎起棺材,棺材蓋自動打開,從裏面走出一個眼睛流血的‘人’,都是那九個相繼‘消失’的同學!

一瞬間,我就已經被他們九個給包圍了。

原來那天晚上坐車回家遇到的紅衣女不是做夢,她帶我來墳場的事情也是真的,張麗麗他們真的睡在棺材裏面!

爲什麼他們會變成這樣?班長是怎麼做到的,他是人還是鬼!

我的三觀在這一刻,徹底地被顛覆,這根本就不是我從小到大認識到的科學世界!

然而來不及多想,他們一個一個地已經包圍了我,張麗麗用力一拉,我就被她拉到她懷抱裏面,被她緊緊地抱住,她伸出舌頭,在我脖子上舔了舔,我差點嚇暈了過去。

我撕心裂肺地大吼了一聲,使出吃奶的力氣,但卻都掙扎不開張麗麗,她就好像是一個鐵人似的,力氣大的不像是個人。

眼看着其他八個‘同學’也慢慢地湊過來,

我已經開始絕望了。我曾經幻想過自己會怎麼死,被車撞死,跳樓死,游泳被水淹死,甚至是吃飯噎死,但我就是沒想過自己會這樣死。

這時候身後再次傳來班長的聲音:黃權,你別怪我,我也是身不由己。怪就怪你當初答應我來墳場拍照,這是你的命,你逃不掉的。

聽到這話我膽戰心驚的同時,又火到不行,大罵了出來:“身不由己你大爺,老子死了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罵完了這話我自己都覺得傻逼,說不定班長就是鬼,我就算做了鬼都未必鬥得過他呢。

其他八個‘同學’已經走到我面前,我甚至已經感覺到了他們腐肉的氣味,緩緩地閉上了眼睛,等着他們把我分屍吃掉。

然而就在這時候,我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大膽鼠輩,膽敢和本宮作對!”

我睜開眼睛一看,竟然是紅衣女從遠處飄過來,大手一揮,張麗麗他們九個就尖銳地慘叫起來,聲音太大,我耳膜都差點被震穿!

感覺到張麗麗的力氣小了,我趕緊就用力一撐,從張麗麗懷裏掙扎出來,衝出他們九個的包圍圈。

班長看到了紅衣女,頓時就臉色大變,轉身就跑,但是他沒跑多遠,就被紅衣女虛空一抓,抓了回來,扔到我面前,紅衣女望着我說:“殺了他。”

班長馬上撲通一聲地跪在我面前,哭着向我求饒,讓我別殺他,他只是個傀儡而已,不關他的事。

老實說,我還真的下不了這手,怎麼說班長都是個活生生的人,和他之間還有同窗四年的感情。雖然我不知道他爲什麼要這樣做,但我相信他是迫不得已的。

紅衣女不知道哪裏弄來一把匕首,塞到我手上,瞪着我說:“殺了他,快點。”

拿着冰冷的匕首,我腦海裏面鬥爭了好久,搖搖頭,嘆了口氣說:我下不了這手。

紅衣女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起來,恨鐵不成鋼地瞪着我說:你現在不殺死他就別想走出來了,趕緊的,我時間不多了。

看着地上跪着不斷給我求饒的班長,我握着匕首的手都在顫抖,大腦裏面又鬥爭了很久,都始終狠不下心,我就轉過頭對紅衣女說:“別逼我,我真的下不……”

然而我這話沒說完,就看到紅衣女臉色一變,叫了一聲小心!我心裏一顫,還沒來得及轉身,就感覺到了自己後背一陣劇情,好像被什麼尖銳的東西插進心臟一樣!

我艱難地擰過頭去,就看到了班長獰笑,緊接着,他的頭被紅衣女一掌拍爛……血肉橫飛。

“記住我的話,找到下一個……殺……”

我聽不到紅衣女後面說的是什麼了,只感覺到自己天旋地轉,身體裏面什麼東西被抽出來,緊接着,陷入了無盡的黑暗。

不知道過了多久,好像是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我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喂,黃權,醒醒,別睡了,該起來拍畢業照了。”

我緩緩地睜開眼睛一看,看清楚了眼前這個人的樣子,嚇得我詐屍一樣地跳了起來,摔倒在地上。

站在我面前的這個人,竟然是張麗麗!

咦不對,她怎麼……她眼睛怎麼不會流血,她的臉色怎麼這麼紅潤?!

(本章完) 墨九狸倒是沒有想到,紫楊門內竟然如此喪心病狂!無頭的孩童屍體,想來他們是用那些孩子在煉毒了……

大概因為有了寶寶的關係,聽到這樣的事情,墨九狸就忍不住有些憤怒! 借據新娘 心裡暗自盤算著,這紫楊門是否還有存在的必要了……

帝溟寒看到墨九狸眼中的寒光,揉了揉她的頭髮道:「紫楊門怎麼說,都是隠族傳承千年的宗門,即便只是一個二流宗門,底蘊也是非常深厚的!除了那些弟子和長老之外,紫楊門內還有三位太上長老,兩位開宗老祖,實力都已經臨近神玄……

而且,紫楊門的藏寶庫中,有不少的天材地寶,其中藥材居多,紫楊山玄氣濃郁,盛產天材地寶……」

墨九狸低著頭,聽著某人醉人的嗓音,講解著紫楊門的事情,也沒介意他在自己頭上作亂的大手……

墨城等人也豎著耳朵仔細聽著,柯雪晨和月飛幾人不知道帝溟寒的來歷,墨城卻是知道的,在他看來凌天大陸上,應該沒有事情,是自己這位表妹夫不清楚的了……

只是,眾人聽著聽著,都覺得有些不對勁!他們不是要去紫楊門救人么?為毛前面說的還好好的,說紫楊門有多少強者什麼的,後面怎麼就變成細數紫楊門,有什麼寶物了呢?難道,這是要去打劫么……

可是,眾人的反應怎麼樣,帝溟寒卻並不關心,因為他看到自己說起紫楊門寶貝的時候,他的女兒和女人,眼睛瞬間亮了起來,這就夠了……

暗護法的嘴角抽搐著。心裡暗道:「主子,你確定這樣教夫人和小主子,出去打劫真的好么?」

他沒記錯的話,自家的小夫人,貌似今年剛滿19歲吧!19歲啊,不由得暗護法身上抖了抖,主子這嫩草吃的,簡直太嫩了點啊……

帝溟寒眼角掃了眼暗護法,心裡有些委屈:「他可不是老牛吃嫩草,當年分明就是這丫頭吃了自己好么!嗯,就是這樣,自己雖然有點老,卻是被吃的那一個,還是被這麼嫩的小丫頭給吃了!」

帝溟寒瞬間覺得圓滿了,說明自己還是秀色可餐的!不然,這丫頭也不會那麼猴急的把自己給吃了……

要是讓墨九狸知道,絕對會大吼一聲:「別說當年遇到的是老牛,就是老狼她也會吃行么!」

誰讓當年她身不由自,毒發喪志啊!不然的話,墨九狸怎麼會做出那麼彪悍的事情來……

「咳咳,表妹,我們什麼時候前往紫楊門!」墨城見帝溟寒不說話,只是看著墨九狸,不好意思的打斷道。

墨九狸抬頭看了眼墨城,又看了看帝溟寒,帝溟寒會意的點點頭,墨九狸這才說道:「晚上吧,晚上我們潛入進去看看!」

「好,那大家休息一下!晚上前往紫楊門!」墨城立即說道。

這個小院,是當初柯雪晨兩人來到紫城時購買的,因此他們這一次再來,便直接在此處落腳了……

「寶寶,你過來!」墨九狸看著寶寶道。 「娘親,什麼事情啊?」寶寶跑過來說問道。

「晚上你……」墨九狸貼著寶寶的耳邊,說了幾句話。

「我知道了娘親,你放心好了!」寶寶聞言眨了眨眼,非常自信的說道。

「晚上,我陪你去!」帝溟寒看著墨九狸說道。

「不用,讓暗護法跟著我好了!」墨九狸想了想說道,看到帝溟寒臉色變了,立即解釋道:「寶寶在,你留下我才放心!」

帝溟寒的臉色瞬間從陰轉晴,她一句你留下我才放心,讓帝溟寒的心情瞬間變好了,無奈的點點頭道:「好,一切小心,打不過就跑!」

「呵呵,我知道!」墨九狸被他的語氣萌到,輕笑出聲。

暗護法無語望天,主子啊,我不是還在么!一個紫楊門,還不至於讓在下和夫人跑吧……

至於手下的想法,帝溟寒完全不在意,因為知道墨九狸剩下的時間不多了,他恨不得時時刻刻跟她秀恩愛,那裡還管得了暗護法想什麼啊……

天色暗下來之後,墨九狸看了眼眾人道:「我和柯少主,月飛兩人一起去便可,其餘的人先留下來!」

「表妹,我跟你們一起去,我想去看看舅舅怎麼樣了!」墨九狸的話落下,墨城第一個說道。

墨九狸早就料到會如此,最後點點頭道:「好,我們走吧!」

「小心!」帝溟寒看著墨九狸道。

「嗯,幫我看好寶寶!」墨九狸親了親女兒的臉蛋,將她放到帝溟寒懷裡道。

「嗯,放心!」帝溟寒有些羨慕寶寶的說道。

為什麼不親親他呢,這是區別待遇么……

墨九狸不理會某人哀怨的視線,隨著柯雪晨,墨城和月飛還有一名暗衛,五個人身影陷入夜色中,暗護法則在暗處,守在墨九狸的身邊……

寶寶轉頭看了眼自家爹爹道:「我們去帶舅舅回來吧!」

「好!」帝溟寒輕笑道。

墨九狸之前讓寶寶暗自給墨城下了葯,離開后,墨城體內的藥效發作,眼前就會出現幻覺,然後跟墨九狸等人走散……

最後讓寶寶和帝溟寒將墨城帶回來,好好看著就行了!墨家已經沒有那麼多人去犧牲了,表哥想救人她可以代勞,但是,她卻不能再讓表哥涉險……

「咦?城小子呢?」柯雪晨發現墨城不見后,疑惑的問道。

「表哥實力太低,我讓他回去了!」墨九狸直接說道。

「哦,也是!我們走吧,你們兩人小心點,進入紫楊門后,千萬注意腳下,和周圍的植物,全部都是有毒的!」柯雪晨看著月飛兩人叮囑道。

「我們知道了!」月飛兩人點點頭。

幾人沒過多久便來到了紫楊山下,紫楊門坐落在半山腰,山門此刻是關著的,上一次柯雪晨和聖俟夜兩人,是從山門左側潛入進去的……

墨九狸眼神一眯,看了眼紫楊門的山門,眼中劃過一抹深思,隨後直接向著山門走去……

「小九狸,你做什麼?」柯雪晨見狀一驚,玄氣凝音問道,這丫頭瘋了不成?難道她打算直接從正門進去么…… “你你你……”我驚駭地望着她,連話都說不清了:“你你,你不是已經……”

張麗麗皺眉說,“我已經怎麼了?”

我艱難地吞了一口水,然後用最大的力氣給了自己一個耳光,很痛,很真實的疼痛,但眼前的畫面並沒有改變!

張麗麗滿臉古怪地望着我說:“我說黃權,你這是怎麼了?從來到學校開始你就趴在桌子上睡覺,都睡了一個上午了,睡得跟死豬似的,怎麼叫都叫不醒,還不斷地說夢話,什麼紅衣女,什麼真陽道長,什麼班長我下不了手……你這是做的什麼夢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