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笑的時候,還有血水順着他的牙縫往外淌,看起來噁心又恐怖!

還好他只是在窗戶外面,而不是在裏面,否則的話,我現在一定解開安全帶大喊大叫跑開了。

就在我心中慶幸的盯着他的臉時,突然!

他的一隻血呼啦幾的手,漸漸穿過了窗戶的玻璃,一點一點的往裏面伸來,並且,我還聽到了他的笑聲:“呵呵呵,阿姨你快幫幫我啊……外面好冷,拉我一把!”

我嚇得“啊”的一喊,就接下安全帶,拼命的往駕駛室那邊跑過去,然後往後一看……

只見那個小男孩居然從窗戶裏爬了進來,在地上慢慢向我爬着追過來!

“開門!救命啊俞川!機艙裏有鬼!”我拼命的拍着駕駛室的艙門。駕駛室的門被我拍的“砰砰”響,可裏面的俞川並沒有迴應我。

難道他在裏面聽不見嗎?

我在拍門的時候,不忘看向身後,只見那小孩離我越來越近了,“你別過來!我和你無怨無仇的……求求你別來找我!”

神祕呆妃很有種 我真的好怕這樣的鬼東西啊!爲什麼他們都愛纏着我,就連我坐飛機都不肯放過我啊!

“阿姨……救救我,我好冷好餓好痛……”這個小孩卻一點不理會我的恐懼,只是手往前一點一點爬着。

這時我才注意到他的腿和腳,居然都是血,根本就不能動。仔細一看,我差點沒嚇吐了,因爲,他的腿鏈接腰部的只有一點皮肉了,一頓血肉模糊的地方,還出現了白骨。看的我都替他疼!

“你別過來……”我身子死死貼在艙門上,手還是沒放棄的拍着門。

“阿姨……我好怕!”他現在爬到我的腳邊了!

他說他好怕,我還說我好怕呢!

“秦可兒,坐好,我們要迫降了!”就在這時,飛機頂端的喇叭裏又傳來了俞川警告的聲音。

看樣子,他是根本就沒聽到我拍門的聲音!

我哪能坐好啊?這有小鬼呢!

“阿姨……”就在我驚恐加無奈的看着,伸手要拽我腳的小鬼時,飛機突然往下一滑,我的身體往上自然的騰空了一下,小鬼手沒抱到我的腳,反倒是,我隨後落地的時候,一腳踩在了他的手上。

他卻一點反應沒有,我也沒有感覺到咯腳。看樣子,鬼都不是有真的實體,只是一團我能看得見的影像一樣的東西!

“小朋友,別嚇阿姨了,你走吧!”我真的好求他了。

“阿姨……救救我!帶我離開這裏!”小鬼朝我擡起頭,腐爛的脫皮的眼眶中,那雙泛灰的眼瞳,朝我投來祈求的目光。

這一刻,我居然不是那麼的怕他了。

但不等我多想,飛機“轟”一聲,好像落地了,機身劇烈的一涌,而沒有系安全帶的我,一下就往機艙前面的牆壁飛撞過去。

我本能的閉上眼,連驚呼的來不及喊,就這樣撞牆上了,並且頭部悶痛了一下,隨後身子還沒落下,飛機又傳來“吭哧”兩聲,速度的涌了回來,我身子又往後飛回來,幸虧在關鍵時候,我抓住了座椅的椅背,才勉強沒被二次撞到牆上發出傷害。

這幾下劇烈的震動過後,飛機就一路顛簸的往前滑行,我抽空看着窗外一眼,發現周圍是黃燦燦的鋪滿麥子的打穀場,在飛機襲過之後,起了一層灰色的灰霧,估計,飛機的輪子碾壓地上的小麥發出的摩擦氣霧。

漸漸飛機逐漸平穩下來,可那小孩鬼還沒有消失,而是趴在地上,看着我有些絕望,“阿姨你怎麼不死啊……你必須死啊!求求你死吧!”

話末,就猛地目光一凌,張開血呼啦幾的嘴巴,就朝我脖子咬過來!

“啊……”我本能的鬆開扶座椅的手,捂住脖子,大喊出聲。

逼良爲妖 也是在這一刻,飛機最後停下來,往前慣性的一涌,讓我的身體直直的又撞向了機艙壁上,很重,重到我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黑暗中,傳來了一抹焦急的男音,“可兒!”

隨後,我好像被人抱起來了,頭好痛,痛的我睜不開眼,看不到是誰抱起了我。

“秦可兒,我說了不讓你死的時候,你就不能死!你給我堅持住!”耳邊,又傳來一抹怒吼聲。

這聲音很熟悉,可我卻怎麼也想不起來是誰的了。

我只感覺他好像抱着我一直走,一直走……

——

等我打破黑暗睜開眼的時候,已經天黑了,我看到的只是檯燈發出來的昏黃光線,屋頂上的水晶燈沒有開,但在臺燈的光下映照出閃閃爍爍的光芒來,看起來讓我恍惚。

我這是回家了嗎?這個水晶吊燈,是我京城別墅裏的燈。

我記得我是在飛機裏,因爲俞川緊急迫降,而我沒繫好安全帶,頭撞到了機艙壁上,昏了過去。這會怎麼在自己的房間裏呢?

想到撞到頭,頭頂就傳來了一陣陣悶痛來,我伸手去摸,卻在擡手的時候,手指碰到了硬硬的頭髮絲上似得。

我忙往牀邊看過去,我就看到了一個男人趴在我的牀邊,居然睡着了。

仔細看了看髮型和臉部相貌,這才知道是誰。現在,正考慮着要不要叫醒他。

但看着看着我就失了神,這個男人靜靜的看着,還是很有魅力的。濃密的劍眉,長睫如黑色的蝴蝶翅膀,輕輕垂下來,在臺燈光的映照下,投出深深的黑色陰影,更顯得他的睫毛濃密誘人。鼻子不算太高,但鼻樑很直,鼻子的形狀很好看,脣瓣更是輪廓分明……

就在我失神看他的時候,突然,那雙如蝶翼的長睫一掀,露出了裏面黑色深邃的眼瞳,只見他眼睛一睜開,目光就很準確的盯着我的眼睛,“我知道自己長得很帥,但你也不能趁我睡着,肆無忌憚的偷窺我吧?” 雖然幫助了陌生的少女,但輝心裡的警惕和疑惑卻依舊沒有消除。

正在為少女手臂上傷口消毒的輝,同時也在琢么著一些事情。

她究竟經歷了什麼?她身上的傷口又是因為什麼造成的?

看她的樣子,似乎想要逃離什麼人的追捕,這又是怎麼回事?

這一大串問題雜亂的浮現在輝的腦海,讓他無法梳理出一點線索來。

但輝知道,以少女現在的狀態,問她這些問題顯然是不合適的。

也許過一會,少女的精神恢復一些之後,輝才能解開自己心中的疑惑。

而那少女一臉感激的看著身旁的輝,輕輕拭去了眼角的淚水。

「那麼,這樣一來就包紮好了,如果哪裡還不舒服的話,一定要說出來。」

輝在傷口上系好繃帶之後,這樣說著,同時也收拾著剛才因為匆忙而翻亂的藥品箱。

「謝謝…只有你願意幫助我…」

「好了,感謝的話就此打住吧,再說下去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知為什麼,輝聽不下去那少女對自己表達的謝意。

因為輝知道,自己並不是值得少女感謝的人。

萬界修仙傳 畢竟之前的時候,輝還打算無視掉門外這個急需幫助的傢伙。

所以,對於少女的感謝,輝是感覺有些愧疚的。

「那…請告訴我你的名字吧…

我不會忘記…救了我性命的人…」

見輝打住了自己感謝的話語,少女的臉上露出了意外的神色。

但少女並不打算就此收聲,以前就很健談的她,問起了輝的名字。

「我的名字嗎…我的名字叫做輝。」

聽少女問自己的名字,輝愣了一下,他不知道究竟應不應該把名字告訴眼前的陌生人。

不過,看著少女人畜無害的樣子,輝還是告訴了她自己的名字。

「輝嗎…嗯…咱記住了…咱永遠不會忘記的…

那麼…我的名字…叫做塔可妮婭哦…

可能很繞口啦…直接稱呼咱塔可…也是沒有問題的…」

得知了輝的名字之後,塔可也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此時的她雙手合十立於胸前,似乎手心裡握著什麼重要的東西一樣。

「直接稱呼塔可就好了嗎?

也是呢,塔可的確比起塔可妮婭來,更容易記憶呢。」

聽少女這麼說,輝也就沒有客氣。

雖然他的心裡還在想,剛見面就像老友一樣簡潔的稱呼,是不是不太好呢?

但輝也並沒把這些小細節放在心裡,他很快就接受了塔可這個名字。

互相道完名字之後,兩人陷入了短暫的尷尬之中。

因為兩個人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打開接下來的話題。

可就在此刻,塔可的肚子發出了不爭氣的聲響。

被追了很久,感到又累又餓的塔可,她的身體自然會發出這種抗議。

而聽著肚子里傳來的聲響后,塔可有些臉紅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她不願意讓別人看到自己這樣一副軟弱的模樣,所以她想說些什麼來掩蓋這份尷尬。

「餓了嗎,那你真的是來巧了。

剛剛做好早餐,還沒有動一筷,正好可以填飽你的肚子呢。」

聽著塔可肚子的抗議聲,輝對塔可微微一笑。

他站起身來,指了指桌子上的食物。

「這…好吧…謝謝你…輝…」

塔可順著輝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果真看到了餐桌上那誘人的早餐。

為了不讓自己顯得更為尷尬,所以塔可也就沒有拒絕輝的邀請。

只不過,此時塔可臉上的紅暈卻比之前要更紅了。

塔可和輝就這樣默默的走到了餐桌上,準備吃點東西。

但是輝卻意外的發現,盤子里的食物似乎已經不冒熱氣了。

想想也是,輝為塔可包紮傷口也用了不少時間,足夠讓食物變涼了。

看著已經涼掉的食物,輝有些惋惜的嘆了口氣。

「已經涼掉了嗎,真的有些可惜,那我去重新做一份吧。

畢竟吃下涼掉的食物,對胃可不好呢。」

輝這麼說著,端起了桌子上的餐盤打算去廚房重新做一份早餐。

只不過,塔可卻從輝手中接過了餐盤,攔住了輝去廚房的道路。

「不用勞煩重做啦…稍微加熱一下就好了吧…

輝都幫了我那麼多…不能再給輝添麻煩了…

你看…就像這樣稍微一用力…食物就變熱了呢…」

塔可這麼說著,一隻手捏住了餐盤的邊緣,而另一隻手卻稍稍向後縮了回去。

但就在下一秒,塔可那隻空閑的手上就冒出了火焰來。

在那火焰的燒灼下,食物很快就冒出了熱氣,恢復了之前的溫度。

但看著塔可手中不知為什麼產生的火焰,輝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而此時的他,心裡也產生了一種不好的推論。

那火焰,我沒有看錯,的確是從塔可她手心中升起的,她創造了那份火焰。

塔可她可以使用火焰,而一般的正常人是不會這樣的吧。

那也就是說,塔可這傢伙並不是人類!

這不就意味著,追她的人,可能正是我們的治安官嗎?!

我說塔可為什麼會被人追殺,又為什麼沒有人願意幫助她,原來都是因為這樣嗎?

這樣一來,到底該怎麼辦?我難不成是引狼入室了?

輝這樣思考著,他一下子就緊張起來,瞬間就繃緊了自己的身體。

對於塔可的這種異樣,輝並沒有選擇接受,而是將塔可列為了異類。

輝明白,對於塔可這種不同尋常的人,自然會被治安官追捕。

畢竟如果外星人降臨地球的話,治安官和軍隊是不會什麼都不做的吧。

而輝同時也知道,如果自己繼續收留塔可的話,很有可能就站到了社會的對立面上。

不過,在輝這樣思考著的時候,塔可卻在一臉陶醉的吃著餐盤裡的早餐。

「味道很棒哦…感謝輝的招待…好久沒有吃過這麼棒的食物啦…」

也許是餓了,也許輝做出來的食物是真的美味,才讓塔可發出了如此的感嘆。

她這麼說著,並沒有注意到輝臉上不自然的神色。

到底該怎麼辦,我不能像這樣愣下去。

雖然她看起來需要幫助,雖然她看起來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可她並不是正常人啊。

而且她正在逃避追捕,這怎麼想我都不應該庇護她吧。

真正需要和她溝通的並不是我,而是治安官啊。

她究竟是什麼了,她究竟來自何方,這些事情已經不重要了。

因為,這大概也不是我可以觸及到的秘密。

最佳女婿. 所以,我必須將這個情況彙報給治安官才行,不能有任何拖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