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站在原地,打量着四周,這時,郝歡突然出現,右手握着手槍頂在他的腰上,然後搜身,從劉明的腰間取過一把左輪手槍,單手卸掉了裏面的子彈。

這個動作,郝歡回去時練習了無數次,因此這裏表現得一氣呵成,特別流暢。

劉明撇過頭看了一眼,說着:“挺利索的啊!”

郝歡說道:“我也讀過警校!”

劉明牽強地笑了笑,打趣道:“你們這些臥底真有意思,老在天台上見面。”

郝歡從劉明的腰間拿過手銬,將劉明給銬了起來,鄙夷道:“我不像你,我光明正大!”

他隨後問着:“我要的東西呢?”

劉明回過身,說道:“我要的東西你也未必帶來。”

“呵!”

郝歡嗤笑一聲:“什麼意思?上來曬太陽嗎?”

劉明看着他,懇求道:“給我一個機會。”

郝歡問着:“怎麼給你機會?”

劉明真誠地說着:“我以前沒得選擇,現在我想做個好人。”

郝歡微微點頭:“好啊!”

話音落下,他露出諷刺的笑容,補充道:“跟法官說,看他讓不讓你做好人!”

劉明臉色陰沉道:“那就是讓我死?”

郝歡輕笑道:“對不起,我是警察!”

劉明反駁着:“誰知道?”

輾轉又念 二人對視着,郝歡突然擡起右手,那黝黑的槍口,指着劉明的額頭!

“咔!”

王樂欣喊停。

這一幕鏡頭又結束了,一旁的黃浩突然鼓掌道:“這次可以一次過了吧!太精彩了!你們倆的表情都太豐富了!”

郝歡走過來認真地看着剛剛錄下的這一段鏡頭,點頭道:“很好,這次過了!一次過了!”

劉明鬆了口氣:“我還以爲這一段我至少得拍10次呢!所以我昨天回去對着鏡子反覆練了幾百次臺詞跟表情,搞得我都快精神分裂了!”

“很好,這就是努力的後果!不像老黃,他回去要是也這麼努力,剛纔也可以一次就過!”

郝歡這麼一批評,黃浩瞬間就臉黑了!

郝歡接着道:“可以,復位,接着拍下一幕鏡頭!”

……

下午。

天台的劇情總算拍完了。

進度對郝歡而言還是挺快的,演員們的演技都被他給調教得很優秀了,好多鏡頭都是拍兩三次就通過了,哪怕是難度高一點,嚴苛一點的鏡頭,也沒有拍得超過10次的。

看了下時間。

郝歡改變了計劃:“老黃今天是領不了盒飯了,先拍我被幹掉的鏡頭,明天再拍一點,老黃就可以領盒飯滾蛋了。”

黃浩嘴角抽了一下,嫌棄道:“我怎麼覺得你對我好像充滿了敵意?”

郝歡鄙視道:“能不充滿敵意嗎?我花這麼多錢請你過來拍戲,結果你呢?這一天天的讓我給你示範,教你怎麼表演!我沒收你學費就已經不錯了!要不是時間來不及了,我今天就讓你領盒飯,省得看到你就心煩!”

“……”

黃浩心累了,我特麼是影帝啊!其他導演,那都是把我當成祖宗一樣供着,結果郝歡倒好,一天不罵就硌得慌!

現在看着他都開始心煩了!

王樂欣也是無奈,對方好歹也是影帝,也是大明星,當衆說這種話不是很好吧?

不過郝歡的性格,算了。

由他吧!

他要是不罵出來,心裏會很難受的。

反正他們被罵久了就會習慣了,就好比我,還不是天天被他罵成蠢豬……

大廈的其中一層樓裏,劇組各單位準備好後,電影繼續開始拍攝。

郝歡用槍挾持着劉明,打算乘坐電梯下去,劉明的手下在郝歡進入電梯的下一秒開槍,郝歡頭部向後一仰,後腦勺貼着的血包突然炸開,郝歡倒在了電梯裏,“死不瞑目”,“鮮血”從他的腦後潺潺流出,電梯門由於被郝歡的雙腿擋住,在反覆地開開關關着。

如果不是在拍戲,大家都懷疑郝歡真的被槍斃了!

那眼神,那反應,明明槍是假的,但他卻演得跟真的一樣!

劉明傻眼了,“槍殺”郝歡的一位主演明星報出他的身份,然後解開劉明的手銬,進電梯裏砰砰砰地開着槍,鞭着郝歡的“屍體”。

電梯合上,裏面砰砰砰地傳來槍聲。

攝影團隊前往一樓,拍完了郝歡飾演的陳永仁被槍殺後的劇情。

這一段劇情有好幾分鐘。

斷斷續續地也拍了四五遍才結束,郝歡的衣服跟後腦勺,沾滿了道具血漿,他這個樣子走出去,絕對會嚇到路人。

“今天的拍攝工作就到這裏!大家收拾一下回去好好休息!”

郝歡拿着王樂欣遞過來的毛巾擦着腦後的道具血漿。

走出大廈,外面熙熙攘攘的全是圍觀的路人,馬路上也突然堵滿了車!

黃浩突然說着:“看吧!我就說了會是這樣!當有人知道我們在這裏拍戲,肯定會引來一羣腦殘追星族的!”

郝歡深呼吸,要不是當衆罵這些人有可能會引發難以收拾的動亂,他真想破口大罵啊!

明星那麼稀奇嗎?

一個個都特麼閒得蛋疼,跑過來圍觀你大爺啊!

郝歡不滿地拿出手機,一邊打着電話,一邊說着:“金融大廈樓頂有停機坪,我們坐直升飛機走,讓他們在外面乾等着!” “坐直升飛機離開?”

聽郝歡這麼一說,黃浩的眼睛瞬間亮了!

“這招狠啊!”

到時候他們這些明星都坐直升飛機離開了,外面那些圍觀的粉絲或者吃瓜羣衆們不知情的話,肯定會一直等下去,如果他們的腦子有病,說不準會等到天黑!

想想,黃浩就幸災樂禍了。

他們這種老演員老明星,其實都很反感這種被大衆圍觀的追星現象,只不過身爲公衆人物,他們爲了顧慮形象,所以纔不得不對這些所謂的粉絲們嬉皮笑臉。

行行 但實際上,心裏不知罵了多少句傻逼,不知有多反感這些無聊的人。

也就只有那些小明星,虛榮心強的明星,纔會喜歡這種追星現象,覺得很有面子。

很快,郝歡一個電話過去,讓人給他安排了兩架直升飛機過來。

像他這種身份的人,哪怕不利用他爸的地位名聲,就憑藉他捐出一座價值1.4億的“警校”給陽市,市領導們也會同意他的這種申請,然後派兩架直升飛機過來送這幾位明星主演離去。

郝歡開口道:“王樂欣,你跟劇組人員一起住附近的酒店就行,這樣就用不着每天來回跑了。”

“那你呢?”王樂欣問着。

郝歡如實道:“我想坐下直升飛機,俯瞰一下這座城市!”

“……”

這個解釋我給滿分!

王樂欣其實想說她也想坐下直升飛機,也想俯瞰一下這座城市啊!重點是,她還沒有坐過直升飛機,想體驗一下坐直升飛機的感覺!

但兩架直升飛機一共也就只能坐那麼幾個人,所以她就不湊這個熱鬧去浪費“機位”了,重點是她也不敢提出這種要求,否則肯定少不了郝歡的一頓臭罵!

不一會兒,好運影業的市場部兼宣發部經歷顧招紅女士乘坐電梯下來,向郝歡頷首道:“郝少,直升飛機預計會在半小時內抵達。”

“嗯。”

郝歡吩咐道:“顧經理,你讓人將劇組的這些設備搬到公司裏放好,這樣就不用搬出去了,順便可以瞞過外面那羣圍觀的人,讓他們覺得我們還在這裏面拍戲,然後眼巴巴地等下去!

我看他們等一晚上無果,明天還會不會繼續包圍過來!”

顧招紅應了一聲,對劇組人員說:“18層跟28層都是好運集團的辦公地盤,25層到28層是好運影業的總部,你們隨便找一層上去,說是郝少劇組的,想找個地方存放設備,他們就會給你們安排了。”

郝歡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問着:“《開心鬼》的宣傳安排得怎樣了?”

總裁,我們離婚吧 顧招紅彙報道:“各大社交平臺都陸續開始投放廣告了,廣告收益目前來看算是很不錯的,目前爲止,《開心鬼》今日的票房漲幅已經突破4000萬元,預計明天中午票房可以突破一億。

排片率這邊由於同期有兩部人氣挺高的電影,所以場次佔比不是很高,我這兩天儘量聯繫院線追加一下場次,到時候票房漲幅還能提高不少,以我對電影市場的瞭解,我建議追加一下宣傳,爭取電影可以突破10億票房。”

郝歡問道:“那你覺得要追加多少宣傳成本?”

顧招紅說着:“五千萬左右。”

郝歡問道:“你能確定追加5000萬元的宣傳,可以帶來價值三五億元的票房收益嗎?”

“理論上可以。”

顧招紅以她的市場經驗來分析道:“現在的觀衆都會有從衆心理,如果大家都說這部電影值得買票觀看,網上都說這部電影好看,那麼他們就會動搖,然後購票觀影。

如果一部電影的質量不是很差,那麼投入的宣傳成本肯定可以賺回來。

比如周忠才的《雙喜臨門》,按照我的調查,這部電影的宣傳成本至少也投入了一億元,如果《雙喜臨門》沒有投入價值一億的宣傳成本,那麼它的最終票房可能連10億元都達不到。

正因爲廣告營銷,大量地給觀衆營造出《雙喜臨門》其實很好看的假象,讓觀衆們覺得那些說不好看的評論,其實都是惡意競爭的一種現象,然後成功誘導觀衆進行消費。

當然,這針對的是電影質量還算不錯的情況下!如果電影質量很差,那麼投入這麼多宣傳成本也是徒然。

所以我認爲《開心鬼》還是有必要加大運營力度的,它現在的真實評分跟口碑就很不錯,只是因爲觀衆們覺得主演都是新人,導演是你的助理,所以不抱什麼期待而已。”

郝歡看着這個不簡單的女人,說道:“行,既然你這麼有信心,那就追加5000萬元的宣傳成本,這筆錢先掛在好運影業上,到時候票房分成再一次算。”

“沒問題。”

顧招紅迴應着,好運影業本身就是郝歡家裏的產業!所以宣傳成本是算郝歡的,還是算郝歡他爸的,其實都一個樣了。

到時候她向上頭申請宣傳資金,肯定也是不帶猶豫的,除非郝富不肯讓他兒子賒賬!

“行,那我們上去吧!直升飛機估計已經在半路了,接下來的這段時間,你們這幾位主演估計都得以飛行的方式過來拍戲。除非外面那羣腦殘粉不再過來圍觀,不然你們一出去,這車走到哪裏,他們估計都得追到哪裏!”

郝歡安排妥當了,帶着黃浩、劉明以及其他兩位明星主演上樓。

今天拍的就只有他們這四位主演的戲份,所以劉雨曦、張樺那幾位明星主演都不需要過來,也沒空過來。

畢竟他們參與《無間道》的拍攝都是推掉各種通告活動趕過來的,所以這時候他們肯定得忙着其他工作。

片刻後。

踹了首席總裁 很快便有兩架直升飛機先後降落在了金融大廈的那寬敞的樓頂。

這一棟大廈裏除了有好運影業這個總部外,還有好運集團在這一座城市的子公司。

除此之外,整棟大廈裏還有一些大大小小,有名沒名的企業,所以這天台上的停機坪,其實就是方便一些企業大佬過來視巡的。

比如郝歡他爸,上一次突然出現在陽市,還去了豎店影視城看他海選,就是坐直升飛機過來的,而馬叔,除了是保鏢司機外,還是一個擁有國際飛行執照,以及擁有持槍證的一位退伍老兵。

“走了!”

郝歡領着黃浩四人上了天台,這兩架直升飛機飛過來的時候,外面圍觀的人羣都不約而同地覺得這兩架直升飛機是請過來拍電影用的。

畢竟郝歡這次拍的是警匪片,所以有直升飛機的場面也很正常。

因此,郝歡帶着明星主演離去後,這羣腦殘粉們還眼巴巴地守在外面,等着明星們出來。

安保人員跟輔警們喊着說明星演員乘坐飛機走了,讓他們別聚在這裏影響交通影響社會秩序了,結果這些人都不帶信的,覺得這是在忽悠他們。

於是天都黑了,這大廈外的人行道上,街上都還有很多人聚在一起,也不知是什麼支撐他們做出了這種腦殘的行爲。

郝歡回去後就發了一條微博諷刺着:“一羣無腦的追星族!我實在想不明白他們是怎麼想的!看一眼明星能給他們帶來什麼?一個個的就跟個智障一樣聚集在街上,不只是影響了社會風氣,還影響了城市交通!

最可笑的是我讓明星主演們乘坐直升飛機走了,他們卻還在原地等着!據說現在都還有不少人聚集在金融大廈外面,我就想問一句,你們不覺得這種行爲很幼稚很好笑嗎?”

評論下,立馬有網友回覆着。

“本來我還想罵郝歡的,拍個戲搞得我坐公交車被堵了兩個小時!但現在看郝歡懟這些腦殘的追星族,我就不罵他了!”

“這些追星族都是腦殘吧!明星有什麼好看的?實在理解不了這種人的想法!”

神醫寵妃 “其實追星族都是一羣從衆心理的跟風狗!他們本身就不是這些明星的粉絲,只是因爲知道這裏面有明星,然後他們恰好就在附近,所以就聚了過來,覺得遇到了明星,拍到了明星就很有面子,就可以在朋友圈裏顯擺裝逼了!這種人,我的朋友圈裏都屏蔽好幾個了,感覺就跟個傻逼一樣!”

……

第二天。

直升飛機接送郝歡跟明星主演們過來。

上午,外面依然有不少人聚集在路邊。

郝歡吩咐道:“這兩天就拍大廈裏的鏡頭!我特麼就是不讓他們看你們一眼,到時候我看明天還有多少個腦殘是有耐心,繼續過來守候的!”

兩天過去。

次日上午,繼續趕過來圍觀的人們果然少了許多,估計連續兩天連明星的影子都看不到,所以他們已經沒興趣了。

郝歡露出了勝利的得意笑容:“一羣傻鳥,還以爲他們不會死心,要一直等下去呢!”

黃浩苦笑道:“連續兩天白等,如果這都還要過來等的話,那就只能說他們是真的腦殘了!”

郝歡總算可以拍死黃浩,讓黃浩領盒飯了,說着:“你去準備一下,我爭取今天就讓你領完盒飯!當然,前期是你給我演好了!”

“……”黃浩無比嫌棄。

接下來要拍的,就是黃浩被黑社會的人給暴打一頓,然後從樓上扔下來,摔死在出租車上的劇情。

這是電影裏最感人的一段劇情,同時也是演技要求最高的一段劇情,當然,這裏針對的是郝歡的演技。他飾演的臥底陳永仁,在目睹上司好友被殺害後,那不敢相信、絕望、悲傷的情緒,都得在眼神裏呈現出來,但作爲臥底,他又必須得控制住這些情緒。

所以,這對郝歡來說,絕對是他表演生涯中最難表演的一次情緒反應。

電影在街上拍攝後,慢慢的,又引來了不少人的圍觀。

事到如今,郝歡也管不着那些蛋疼的圍觀羣衆了。

反正安保人員不讓他們過來影響到片場的拍攝工作就行。

從上午九點到中午十二點。

黃浩領盒飯的這段鏡頭反覆拍了7遍都還是沒能通過,郝歡也不知是故意的,還是覺得自己的演技還差一點情緒,所以繼續重拍,黃浩繼續躺在被砸凹的出租車頂上躺着,嘴角流着血,死不瞑目,一動不動地躺着裝死。

直到第9次,這一段鏡頭總算拍過了。

但黃浩依然得躺着裝死,因爲接下來的槍戰,還有他的鏡頭,還得對他的屍體進行鏡頭特寫。

這一場槍戰,拍了三個多小時才得以通過,主要是羣演們的演技差距很明顯,所以需要調整重拍的次數比較多。

時間不早,爲了不影響下班高峯期,劇組又得早早地結束了拍攝工作。

郝歡這時說着:“老黃,你這角色到這裏就要領盒飯了!現在你所有的鏡頭都已經拍完,所以後面的拍攝你就不用過來了!”

黃浩感慨着:“那我可就解脫了啊!”

拍《無間道》的這些天來,絕對是他演員生涯裏最難忘,也是捱罵最多的一段時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