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知道距離約是38.4萬公里,從北京到紐約的直線距約是1.09萬公里。人的正常步行速度約為6公里/小時,他從這走路回去地球,要不眠不休地連續走64000小時,即2666.666天,亦即7.3年。

但宇航服的氧氣和營養空氣越來越少了,他也不清楚還能撐多久,肯定不夠7.3年吧?

因此,他無法走回去。

突然間,一艘巨大的飛船衝出地球,朝銀河系中心方向疾速飛去了,是漫遊者15388號。

物理學家想了一會,轉頭對著裝在石頭上的那個安賽波基站盒子,大喊,「有人嗎!?救命啊!」

他瞪著那盒子,不斷地喊著,「有人嗎,哈羅!?林船長,東墨二副,我還在月球上啊,救命啊!!!」 羅陽憑一己之力,若又還要獨自對付忍者,那真的會很累。

現今他想奪得血煞子,機會不是說沒有,其實已很棘手了。

畢竟八仙堂,九陽殿,骷髏堡這些存在都不是吃素的。

先別說八仙堂等勢力,單說面對血煞門的競爭,就足夠羅陽喝一壺的了。

是以,為了盡量提高成功率,羅陽得跟花襲伊聯手。

借花襲伊的力量,那可做到事半功倍。

走在熟悉的村道上,抽著香煙,羅陽感到身心很放鬆。

鄉下的夜晚很安靜,沒有城市的那種令人心煩意躁的喧囂。

天空是那麼的潔凈,跟剛洗過一樣。

夜風輕拂,如水涼意陣陣湧來,使人神清氣爽。

呼吸一口清新的空氣,更是精神飽滿。

快要走到郎意鋒的家時,因香煙還沒抽完,羅陽便站在一棵松樹頭下,待抽完再去找花襲伊。

剛抽完香煙,便聽到有腳步聲從郎意鋒的家門口傳來。

彼時羅陽距離郎意鋒的家還有幾十米遠。

抬頭一看,隱隱看到3條人影。

兩高一矮,其中一人分明就是小惠子!

這麼夜了,她去哪裡?

一個疑問迅速湧上羅陽的心頭,帶著濃厚的好奇,他藏身於松樹後面。

只待3人走過去了,便悄悄的跟蹤。

結果3人並沒有走遠,反而是向松樹這邊走過來。

羅陽嚇了一跳,在想3人是不是要動手對付他。

可是他才剛來,又沒有要做對3人不利的事,怎麼會忽然惹起3人的殺意呢?

這說不通。

眼看3人走近了,羅陽屏住氣。

本想出來打招呼的,轉而一想,暗忖萬一不是來找自己的,那不是畫蛇添足?

若小惠子開口呼喚,那再現身也還未遲。

是以,羅陽繼續躲在松樹後面。

在松樹旁邊,還有一株石榴樹。

樹下那塊空地,平時有小孩來玩過家家遊戲,地面挺平整光滑的。

3人走到那石榴樹下,便站定了。

羅陽悄悄的伸了半個腦袋出去,借著明亮的月色,從身影來判斷,除了小惠子之外,另外兩個分別是劉奶奶和花襲伊。

3人都來自九陽殿,是熟人。

不過先前在眾人前面,花襲伊佯裝跟祖孫二人不認識。

只聽花襲伊說道:「呵呵,走了一尊夜傀儡,這事確實挺嚴重的。」

又聽小惠子冷冷道:「一尊夜傀儡還成不了事,就怕那東西被帶到這兒,那恐怕就真的要出大事。」

若不是親耳所聞,絕對不會相信小惠子說話時的真正語氣是那麼冷酷的。

不過羅陽已見識過小惠子的冷血無情,並沒有很震驚。

當時有3尊夜傀儡,一不小心,讓一尊逃走了。

聽了小惠子和花襲伊的對話,羅陽如墜五里霧裡,聽不明白說的是什麼。

還有小惠子提及的「那東西」,到底又是什麼。

好奇心越來越大,便豎起耳朵仔細偷聽。

「呵呵,那東西會不會就在她們身上?」花襲伊問。

「正在查。不過聽說若是那東西出現在附近,會有異象。」小惠子說道。

有那麼一瞬間,羅陽真想蹦出去,然後問清楚她們談的是什麼事。

這時劉奶奶說道:「我進去她們的房間找過,沒什麼發現。」

花襲伊說道:「呵呵,也有可能是藏起來了。最好別讓那東西出現在這兒,否則會產生多米諾骨牌效應。」

聽3人說話的語氣,比較平等。

羅陽猜3人在九陽殿的身份地位差不多。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小惠子的身份地位一定比劉奶奶的高。

至於小惠子和花襲伊,誰的身份地位更高,則還是個未知數。

但這時花襲伊說的話,讓羅陽得到了結果。

「呵呵,要不要找人逼問她們?」花襲伊說道。

「不用,你做好你的事情就行了。」小惠子冷道。

聽了這話,羅陽很吃驚。

從二人的對話中,可以明顯看出小惠子比花襲伊的身份也要高!

這小惠子到底是什麼人?

羅陽暗忖她會否是九陽殿殿主的女兒。

不然,以她小蘿莉的年歲,怎麼可能有那麼高的身份地位?

想想平時還抱了幾次小惠子,羅陽都有些后怕。

像小惠子這種特別的人兒,一旦怨恨羅陽,那容易給羅陽帶來血光之災。

晚上小惠子還送了個用核桃核雕刻成的小籃子,看她的樣子又不像對羅陽心存不滿。

這麼一想羅陽又心寬了些兒。

又聽劉奶奶說道:「我隱隱感到有些事可能要發生,人算不如天算。咱們防得再嚴,最後還是……」

小惠子打斷劉奶奶的話頭,冷道:「別說了!」

可能是聽不得劉奶奶啰哩啰嗦的,劉奶奶只得閉嘴。

若非親耳所聽,真的無法相信這祖孫二人那麼的神秘。

隨即聽花襲伊說道:「呵呵,有3個人很可疑,她們的身份,我叫人查過了,查不出來歷。」

一聽這話,羅陽嚇了一跳。

花襲伊所指絕對是谷家三姐妹。

當時會讓花襲伊等人起疑的主要原因很簡單,就是谷家三姐妹出現的時間太不正常了。

羅陽勸她們不要跟去,可是谷家三姐妹急著想要把血煞子弄到手。

「繼續查,查清楚為止。」小惠子說道。

「呵呵,張小姐怎樣說?」花襲伊打探。

祖孫二人來這兒,正是要張靜答應她們什麼要求。

當然,那是九陽殿要得到的好處。

不過張靜似乎極力拒絕。

「哼,她還是不願意答應。八仙堂想要得到姓洪的小妮子,沒那麼容易!」小惠子冷道。

洪佳欣到底是不是八仙堂某位高層的私生女,這是個未知數。

現今看來,張靜,祖孫二人和花襲伊都有可能了解洪佳欣的來歷。

可惜無法直接問她們,不然事情就簡單得多了。

「呵呵,你們在這裡住了這麼久,以後還能不能下手?」花襲伊笑道。

「這你不用管。你辦好你的事就行了。不要讓羅陽知道咱們認識。回去吧。」小惠子說道。

羅陽聽了,心裡覺得好笑。

若是立時站出來,估摸她們會很尷尬。

不過為了安全起見,羅陽還是藏在松樹後面。

冷情少爺的逃婚小妻子 以小惠子的冷血無情,讓她惱羞成怒了,還真難以保證她會手下留情。

隨後3人又返回郎意鋒的家裡。

本來是想找花襲伊商議一下怎樣對付忍者的,現今羅陽都不便再去找她了。

一想到祖孫二人極有可能會殺了洪佳欣,羅陽心情就特別沉重。

此時若趕祖孫二人走,那就相當於翻臉了。

以羅陽的身手實力,還不足以抵擋九陽殿的進攻。 這個王妃愛逃家 以曲速模式從地球回到飛馬星系,漫遊者15388號著實又花了七天,而且沿途沒有安賽波網路。不管船員還是遊客都很難熬,遊客更難熬一點,因為他們的口袋全清了,沒錢再在船上消費了。

(那位剛剛找到自我的蟲族遊客,看著一時興起刷信用卡買的兩個兵馬俑複製品,又迷失了自我,想死。)

豪門寶貝:媽咪不負責 當系統提示飛船進入安賽波網路飛馬站範圍,整艘旅遊船才歡騰起來,有一種劫後餘生的喜悅。

「存活確認!」遊客們都立即上網衝浪。

「我跑這一趟到底是圖什麼呀?」娜森飛真的無奈,那些地球人真狠!旅遊船這趟只是勉強沒虧錢而已。

這時主艦橋上,通信站突然響起通信官的驚聲:「指揮官……出大事了。」

「什麼?一驚一乍的。」娜森飛走去,她的宇航頭盔已經收到些雜亂的信息,來自托蘭星港。

船員們基本全是托蘭人,看著屏幕的新聞,都頓時臉色大變,怎麼會!?

什、什麼鬼?娜森飛從眼前的頭盔全息影像也看到了,【托蘭與巴畢突發星際戰爭,仲裁者介入裁決】她驟然後背發涼,被她已經拋之腦後的那條「總督」發的緊急信息湧上心頭……

「指揮官,」通信官的彙報聲慌得口吃,「巴畢智能體入侵,星港大斷網,總督下戰爭令,千萬托蘭飛船圍攻巴畢星,雙方都說是對方先發起戰爭,請仲裁者介入,結果是……仲裁者判定巴畢人贏,托蘭需要支付1000億仲裁費用,給巴畢人500億賠償費……」

一段全息影像彈出,是總督代表托蘭的官方宣告,她沉重道:「我不服氣,我也知道每個托蘭人都不服氣,但我們會尊重仲裁者的決定,本次戰爭到此結束。另外,我不得不遺憾地告訴你們,因為星港的智能系統受損,今年的托蘭杯將停辦一年。」

扯蛋!!娜森飛搖著頭,「這是好巴畢√2偽造的信息,它盯上我們了!我不信。」

船員們面色蒼白,卻也不肯相信,星港不可能斷網,托蘭杯也不會停,這是托蘭的榮光啊!

「立即到塔安星,再回托蘭!」娜森飛下令。

漫遊者15388號進了超空間網路飛馬站蟲洞后,一路全速不停歇,還不到5小時就跳躍到了塔安站,接著去了趟塔安星拓界城,把遊客們扔下太空港,就馬上出來又進超空間,躍到3光年外的托蘭站。

不久,全船人看到那片龐大的星軌社區了,終於松出一口氣,家鄉好好的還在那裡。

然而當他們靠近星港,突然有中心點圓柱工作站發來的通信請求!

「漫遊者15388號,森飛船長。」一接通,總督的面容出現,一船人嚇壞了。包括娜森飛,他們的級別根本就從來接觸不到總督。總督皺著眉,沉著聲:「為什麼沒有回復緊急信息?又一直失去聯繫?」

「呃……」娜森飛結巴,幻覺,假的,「好巴畢√2,別裝了,我知道是你。」

「所以說,那條影像信息真是你們船發的!」總督臉色一變,「你到中心點來吧。」她說罷,通信就斷了。

通信官接著就為難道:「指揮官,港口對我們發出紅色警報指示,要求我們立即停船,接受警方的扣押……」

之後,幾艘警察船飛來圍住漫遊者,警察們上船后,娜森飛當眾被拘走,由快速飛艇把她載去中心點。

她看到星港一片死氣沉沉,沒有半點托蘭杯的影跡,有幾處船塢還嚴重受損在修理中。當經過競技場的時候,亦是一片寂靜,競技場可是全年無休的……她被可怕的現實敲得發暈。

就以這種暈乎乎的狀態,她在圓柱工作站的議會室人生第一次親眼看到總督,還有一眾上百名的大人物。

這些現任高官、星港元老、傳奇船長或者競技場傳奇冠軍,全都顯得有點煩躁。他們這些天都幾乎在這裡開會度過,長圓形的會議桌上滿是亂糟糟的通訊器、文件、飯盒,飛船的全息影像資料到處都是。

娜森飛一躍進議會室,眾人都望來。她看到兩位傳奇船長「無星者」宏卓飛與「通河者」嘉靈飛談著什麼,看到上任總督「托蘭之手」奎古飛發出一聲低沉的嘆息。

這些偉大的托蘭人,現在竟然齊聚在這裡,不是遠程通信,是真人就坐在這裡……

「娜森飛,解釋你的行為吧。」總督坐在會議桌正位,嚴肅地望著她。

「我……」娜森飛內心是蒙的,我他媽解釋什麼啊,我連怎麼回事都不清楚!

總督又問:「為什麼你們飛船要把一條名為《純潔心靈-逐夢演藝圈》的影像信息發給好巴畢√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