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真的能夠將那些仇人全部擊敗嗎?他做這些,真的有意義嗎?

好累,真的好累!

活著,真累。

茫茫的復仇之路,到底什麼是頭?

蕭凌的心,在這一刻,有了一絲動搖。

望著無邊無際的帝皇劍海,根本沒有盡頭,聖蓮帝皇的考驗,分明就是開玩笑!

若是有個岸,那就有了希望,然後這裡根本沒有希望。

「好累啊,我真的很想休息一下。」

蕭凌的意識有些模糊,他心神看了一眼聖碑,在一處花叢當中,躺在一個絕美的少女,少女臉上掛著安詳的笑容。

「曦兒,還有大家,我真的好累啊。」

蕭凌喃喃自語說著,他現在真的很想雙腳一蹬,就這樣躺下去。

「蕭凌,你清醒一點,你不能死啊!」

感受到蕭凌意識模糊了,狄冷峻也有些慌了,道:「你死了,誰給雲曦報仇?你難道想看著天影繼續逍遙法外嗎?」

「蕭長老,你要振作起來!」

狄驚天等人也是說道:「你若是倒下了,就永遠都醒不過來了!」

對於這些話,蕭凌自然是聽到了,他無奈一笑,凄涼道:「就算將天影殺了,曦兒她能夠活過來嗎?」

「我累了,我真的好想去找我的曦兒……」

聽著這些話從蕭凌口中說出來,狄冷峻心中冷了下來,有著一絲絕望的滋味在心頭瀰漫。

「聖蓮帝皇的考驗,果然恐怖。」

狄冷峻心中一嘆,換做是他,他都不能像蕭凌一樣,堅持到現在。

蕭凌已經做的足夠好了。

狄驚天等人見蕭凌說出這樣的話,他們的心涼涼的,他們萬萬沒想到,堅強的蕭凌,也有心靈脆弱的一面。

「蕭凌,你還是當初的蕭凌嗎?你現在簡直就是一個窩囊廢!」

狄驚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怒罵道:「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你算什麼男人!連大仇都沒有報,就要這樣窩囊的死去!這些都是你想要的嗎?」

我能提取熟練度 聽著狄驚天破口大罵,其餘人都是安靜下來。

在他們心中,蕭凌的威嚴絲毫不遜色狄冷峻,煙妍。

然而,狄驚天卻這般罵蕭凌,換做以前,他們必然會不滿,現在的話,蕭凌自暴自棄的狀態,實在讓他們失望了。

「蕭凌,我一直很敬佩你!」

方傑棟喝道:「我敬佩你,勇往直前,不懼一切強敵。然後,談笑間將那些敵人全部擊敗!只不過,現在的你太讓我失望了!」

「帝皇劍海,這便是困難。你能夠繼續勇往直前嗎?」

對於這些話,蕭凌聽在耳中,卻是不屑的笑了起來。

「呵呵……」

蕭凌冷淡道:「這些大道理,我用不著你們教。」

他的聲音冰冷,有些自嘲,道:「帝皇劍海,我恐怕闖不過去了。我死後,聖碑就是無主之物。到時候,我會將聖碑託付給你們……」

「蕭凌,你給我閉嘴!」

狄冷峻也是怒了,道:「你這是在立遺言嗎?你真的要放棄了?」

「你難道忘記不久前,自己的豪言壯志了嗎?還有雲曦臨死對你說的話嗎?」

面對這些接連不斷的炮轟,蕭凌身形一頓,臉龐扭曲起來,顯得非常痛苦。

「我求求你們不要再說了,就讓我安然的死去吧!」蕭凌雙手抓著頭,痛苦說道。

吼!

一聲虎吟聲響徹在聖碑當中,吸引了蕭凌的目光。

他看見小金來到了雲曦的身旁,舔舐著雲曦的臉蛋,然後抬起頭來,一雙水汪汪的金色眸子,似乎在看著蕭凌,發出一聲哀鳴的吼叫聲。

小金不知不覺已經長的很大了,起碼有一頭成年妖馬那麼大。

此刻,小金哀求著看著蕭凌,發出一聲聲哀鳴吼叫聲,似乎在叫蕭凌振作起來。

「小金,我……」

蕭凌忍不住眼睛紅了,淚水涌動,苦澀道:「我感覺自己已經沒有前進的動力了。真的,這帝皇劍海,我真的過不去了!」

吼!

聽著蕭凌這些話,小金依舊是用著哀求的目光看著天空,似乎在看著蕭凌,旋即,它繼續低下虎頭,舔舐著雲曦的傷口,將雲曦的傷口舔乾淨。

然後,小金又對著蕭凌吼著,聲音有著激動,有著顫抖。

「小金,你是有什麼要告訴我嗎?」蕭凌心中一凜,忍不住問道。

嗡!

隨著蕭凌語音一落,在雲曦的嬌軀上,有著點點光芒漂浮而出,形成了一道耀眼的光芒,出現在半空當。

在那道光芒出現后,耀眼的光明,似乎照亮了聖碑。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蕭凌瞳孔一縮,立馬知道了那是雲曦的光明武魂。

「小金,你是要告訴我,曦兒她沒死?」蕭凌眼中有著一絲光芒浮現,呼吸都是急促起來,連忙問道。

吼!

獨家試愛,腹黑總裁別太狠 小金虎頭點了點。

「這……」

蕭凌心中難以置信,他分明察覺到了雲曦生機全無了,現在又是什麼情況?

咻!

驀然間,光明武魂離開了雲曦,呼嘯而出,穿越出聖碑,懸浮在蕭凌面前。

望著眼前耀眼的光明武魂,蕭凌有些失神了。

「曦兒,是你嗎?」蕭凌嘶啞問道。

那光明武魂不會說話,自然沒有回答蕭凌。

嗡嗡嗡!

一道耀眼的光芒從蕭凌眉心緩緩亮徹起來,那是雲曦吻過的地方。

隨後,在蕭凌的目光下,光明武魂朝著蕭凌暴掠而來,湧入蕭凌眉心,然後化為光明細流,席捲在蕭凌全身。

「蕭凌哥哥,替我,活下去。」

雲曦的聲音,在蕭凌腦海當中回蕩起來。

「曦兒!」

豪門契約新娘 蕭凌失聲喊了一句,然後驚駭的發現自己身軀之中,竟然多了一個武魂!

那個武魂,赫然是雲曦的光明武魂! “是!”

得到銀色蝙蝠妖魔的命令,其餘的妖魔都是響應道。

“吱嗚!”

一頭頭蝙蝠妖魔深吸一口氣,驟然張開了尖牙密佈的嘴巴,發出尖銳的鳴嘯之聲,頓時空氣中產生了一圈圈肉眼可見的波紋,向着落日峯之上的道袍男人襲擊了過來。

“靈光罩!”

道袍男人臉色大變,他立即是從乾坤袋中取出了兩張符篆,注入法力,兩張符篆熊熊燃燒了起來,兩張符篆化爲了兩個圓形的光幕,分別將他和唐傑護在其中。

唐傑見到這一幕有些意外,這道袍男人倒是頗爲有正義感,面對強敵的時候還順帶還幫他上了護盾。

“咔咔咔!”

那些蝙蝠妖魔發出的音波蔓延而來,頓時附近山頂上的一顆顆石頭都被震的碎裂了開來。

嗡嗡嗡!

那半透明的靈光罩遭受音波的震顫,只堅持了幾秒鐘就碎裂了開來。

“咳咳咳!”

音波襲來,道袍男人只覺得心臟都隨着這音波震顫,不由得張嘴噴出了一口血來,半跪在了地上,臉色蒼白如紙!

“該死……失血太多了,眼前頭暈腦脹,而且這些妖魔太過狡猾,不靠近我,我的飛劍在百米外速度、力量都大大的削減……”

道袍男人焦急萬分,他雖是築基期的修仙者,但此時身受重傷,且這些能夠飛行的妖魔遠遠的不靠近,他的飛劍面對百米外的敵人,很難對這些靈活的妖魔造成威脅。

“對,就是這樣,直接以音波震死他!修仙者又如何?一樣是我們的食物!”銀色蝙蝠妖魔得意的怪笑了起來,他們原本只是普通的人類,別說是這種築基期的修仙者了,就是一般的煉氣期修仙者對他們來說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可如今他們卻有資本拿下這等強大的修仙者,生食其血肉!

“老大……那個人類小子似乎沒事啊!”

而有蝙蝠妖魔卻是注意到了下方的情況,道袍男人在音波的影響下,此時半跪在地上苦苦支撐,失去了反抗能力,他們原本一直沒在意的那黑衣青年卻是神色如常的模樣,沒有收到絲毫的影響!

“妖魔?遇到了便順手解決掉!”

唐傑臉色平靜帶着一絲冰冷。

呼!

唐傑隨手一招,地面上幾顆碎石受到了無形力量的牽引,落在了唐傑的手中。

“咻!”

唐傑右手拿起一顆石子,屈指一彈,那枚石子頓時以肉眼難見的速度激射而出,帶起輕微的破空聲!

“噗嗤!”

一個正張開嘴巴不斷髮出尖銳鳴嘯聲的蝙蝠妖魔閉上了嘴巴,他滿臉的驚愕,一滴滴血液流淌而下,滴淌進入了他的嘴中。

那顆石子貫穿了蝙蝠妖魔的頭顱,穿透出了一個血洞。

頓時蝙蝠妖魔感覺頭重腳輕,意識模糊,從天空中栽落了下去。

“什……什麼?”

其餘的蝙蝠妖魔的尖嘯聲戛然而止,都有些驚愕的看着那黑衣青年。

“噗!”

唐傑再次屈指一彈,百分之一秒的時間都不到,第二頭蝙蝠妖魔只感覺頭顱一痛,被石子貫穿,栽落了下去!

“躲……躲開啊!”

一隻只蝙蝠妖魔都驚恐了,急忙想要躲的更遠,遠離唐傑的射程範圍。

但奇異的事情發生了,這些蝙蝠妖魔感覺自己的身體有些不聽使喚,飛行的速度變得無比緩慢了起來,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唐傑不緊不慢的彈射出一顆顆的石子!

“噗!”“噗!”

唐傑每彈射出一顆石子,都有一隻蝙蝠妖魔墜落,他就像是在玩以石頭打鳥的遊戲一樣,輕鬆無比。

半年的時間,唐傑的洗髓經修煉到了極爲高深的境界,如當初的摩羅那般,他能夠做到以自己的意志影響對手的意志,讓對手身體都不聽使喚,力量都難以調動!

這些蝙蝠妖魔在唐傑強大的神魂影響下,都跟陷入了泥沼之中,輕鬆的被唐傑以一顆顆的石子擊落。

“這……這……這是什麼?”

一邊大口喘息着終於緩過勁來的道袍男人早被眼前這一幕給驚呆了,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一隻只跟下餃子一樣被擊落的蝙蝠妖魔,目瞪口呆。

這個黑衣年輕人是怪物麼?一顆顆最普通不過的石頭在他的手中,爆發出了跟法寶一樣可怕的威力,每一顆石子都輕鬆的擊落一頭妖魔!

“小……小子!我殺了你!”

轉眼間天空中只剩下了銀色蝙蝠妖魔,銀色蝙蝠妖魔口中發出尖銳的咆哮聲,血紅着眼睛向着唐傑俯衝而來,手中持着的鋼叉對着唐傑當胸刺來,像是一道銀色的閃電。

而此時唐傑手中的石子剛好用完。

“小心啊!”道袍男人忍不住發出驚呼聲。

然而讓道袍男人驚愕的是銀色蝙蝠妖魔這閃電般的一擊離唐傑越來越近的時候,速度和力量都不斷的削減,最終竟是停在了唐傑胸口的一尺開外!

“這是……怎麼回事?”

銀色蝙蝠妖魔眼中滿是無法理解,它只覺得整片天地都似是在阻止它的攻擊,令它的攻擊無法命中唐傑,這種詭異的感受讓銀色蝙蝠妖魔驚駭交加!

唐傑握住了鋼叉,將之從銀色蝙蝠妖魔手中奪了過來。

“不……不要!”

銀色蝙蝠妖魔頓時發出驚恐的叫聲,隱隱意識到了不妙。

“噗嗤!”

唐傑手持鋼叉,用力一刺,鋼叉貫穿了銀色蝙蝠妖魔的頭顱,頓時銀色蝙蝠妖魔失去力量的墜落在了地上,身體抽搐的失去了生命的氣息。

“咕咚!”

全程目睹這一幕的道袍男人吞嚥了口唾沫,看向唐傑的眼神如同在看着一個怪物一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