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看著商璟煜:「關於重凌,你希望他回來,還是永遠困在地獄十九層?」

商璟煜半晌沒說話,回來后,他明顯心不在焉。

「怎麼了嘛?」我問。

商璟煜搖搖頭:「沒事,小鍾說在想想,我們不用擔心他!「

我看著商璟煜,總覺得他有事瞞著我,至於什麼事,我不太明白。

這邊,小鍾看著蒼茫的夜色,嘴角浮起一抹笑意。

重凌大人,他們會怎麼選擇呢?

雲城的天氣不錯,我起了個大早,一睜眼,就看見商璟煜倒在地上,我一愣,跑過去,才發現他臉色十分難看。

「你怎麼樣?」我知道這是落殤妖樹的副作用,這些年我們也找了很多的殭屍眉心血,但是越來越滿足不了落殤的胃口,在這麼下去,商璟煜會像被吸干養分的土壤一樣死去,之前他就一直隱忍著,儘管我發現了幾次,但是商璟煜不說我也裝作不知道,可是現在…

我把他扶起來,商璟煜躺了好一會兒才睜開眼睛,他的眼神有一瞬間的茫然,似乎忘了我是誰,過了一會兒,他才慢慢的恢復清醒,摸了摸我的臉:「讓你擔心了!」

我搖搖頭,笑道:「我才沒有擔心你!」

商璟煜忽然問:「若是我死了,你能好好活下去嗎?」

我一怔,看著他的眼睛道:「不能,這麼多年,我習慣依靠你了,你若死了,就沒人保護我了!」

「白痴!」商璟煜忽然說了一句。

我想起從前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商璟煜就這樣罵我。

時間一眨眼過去了這麼久。

我長舒了口氣:「我們今天就出發去找些眉心血來!」

商璟煜搖頭:「我恐怕走不出去!「

我一愣,實在想不到,昨天還好好的,今天怎麼就這樣了!

功法修改器 我上去,解開他的衣服,商璟煜笑道:「幹什麼,這是白天!」

我沒管他,解開他的襯衫,就看見商璟煜的血管已經凸起來,就像是樹根在蔓延一樣,十分恐怖。

難怪最近,他從來都是避著我,甚至於睡覺的時候都離我遠一點,我原以為是我們夫妻時間太長了,有了七年之癢,可是現在看來,他是怕我發現他身體的異樣。

「怎麼不早說!」我問。

商璟煜道:「早說也沒有用,白白害的你擔心!」

「我今天就去找眉心血!」

我起身,商璟煜默默看著,沒有阻攔,等我收拾好行李,他才說:「讓致遠和你一起去!」

我搖頭:「不用,我去找離影,她肯定有辦法!」

商璟煜點點頭。

「小心!」

「別擔心。」

多餘的話便沒有了。 等我出了門,商璟煜站起來,穿好衣服,到了小鐘的房間,小鍾這裡拉著窗帘,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到,他坐在床上,只有一道模糊的影子。

「我會把重凌帶出來!」商璟煜說完轉身回了房間。

小鍾回頭,嘴角掛著一抹笑意。

雲城的的夜晚有些冷,小鍾離開酒店,李靖正要去找他再談談,就看見他急匆匆的出了酒店,李靖也跟了上來。

小鐘的速度很快,李靖差點跟丟了,等她到了小鍾所在的地方,小鍾已經進去半個多小時了。

這是一棟廢棄的大樓,李靖很疑惑,小鍾來這裡做什麼。

她走進大樓,夜裡,樓里靜悄悄的,一個人都沒有,故而任何響動都會很清晰的傳來。

所以,李靖一進來,就聽見有聲音,她跟著聲音走了幾分鐘,那聲音越發清晰的傳來。

「大頭鬼,放開老子,等老子出去,一定打的你魂飛魄散!」

李靖一怔,這個聲音太熟悉了,是…

小鍾…

她往前走了一截,就看見大樓的地下室里,一個人被關在籠子里,嘴裡正罵罵咧咧,儘管他衣衫襤褸,頭髮很長,鬍子拉碴,但是他的聲音李靖永遠記得,這就是小鍾。

而籠子前面,站著的也是小鍾。

李靖微微一思考,就明白了,她心裡一涼,恐怕自己之前見得是個冒牌貨,籠子里關著的才是小鍾。

難怪那個小鍾總讓自己覺得不舒服。

她這麼想著,一抬頭就發現原本站在籠子邊的那個假小鐘不見了,李靖一怔,還沒來得及思考,忽然一股涼意從後背傳來。

「在…找我嗎?」

李靖醒來的時候已經在籠子里了,她看了看身邊那位髒兮兮滿是滄桑的男人。

男人也看著她,忽然朝她笑了一下:「李靖,你怎麼老成這樣了?」

李靖瞪了他一眼,不過也紅了眼眶,她想,這才是她認識鍾慶,嘴果然又賤又欠。

小鍾見她瞪自己,緊跟著又快哭了,他有點慌:「你哭什麼,你本來就老了嘛,還不讓人說,不過你看起來倒是比以前有了那麼一點點女人味。」

李靖站起來,看了看他,撇撇嘴:「嘴賤會死!」

說完兩個人笑了,笑著笑著就紅了眼睛。

小鍾問:「你怎麼找到我的?」

「我跟著那個來的!」李靖不知道要稱呼剛剛那個是什麼,應該是鬼吧,虧的她還以為那個是小鍾,想起來就覺得臉紅。

「他是千面鬼,能變換人的樣貌,以前還能被看出來,如今他的道行更高了,難怪你沒有看出來!」小鍾咬牙切齒的說。

「對了,你怎麼會在這裡?失蹤的這十幾年你去了哪裡?」李靖忍不住問,她已經很確定,眼前這個才是真正的小鍾。

冰山首席請自重 「十幾年?」

小鐘不解的看著李靖:「你開玩笑的吧,我明明…」小鍾說到這看了一眼李靖,發出一聲驚呼:「我靠,李靖,你真的老了,真的過去了十幾年,怎麼回事?」

等小鍾消停了,李靖才把這十幾年的事情說了,小鍾聽完久久沉默,他說:「當年我上了特殊部門的船,後來船翻了,我抓住一根木頭飄了很遠,後來上了一座島,那座島很漂亮,我在島上待了一年,自己做了個木頭筏子出來的,回來后,我先回了申城,可是商家老宅沒人住了,商璟煜那幾個別墅的人都換了,我姐他們也找不到,我就想去申城大學那裡看看,結果就遇到了那個該死的千面鬼被他綁來了!」

李靖久久沒有從驚訝中回過神來,她看著小鍾道:「你上的那座島或許真的是仙島!」

小鍾也是一臉可惜:「你這麼一說還真是,上面有很多好東西!」說完,他從破舊的口袋裡摸了摸,摸出一給木頭雕的很光滑的鐲子:「這個是送給你的禮物!」

李靖一怔,結果來,那鐲子雖然是木頭,但是沉甸甸的,隱約間似乎有一道白光,看起來更像是神木之類的東西。

李靖心中歡喜,又有些感動:「謝謝!」

小鍾並沒有什麼感覺,他從袋子里有掏出一顆果子說:「這玩意也不知道是什麼,都幾個月了,一點沒壞,而且吃了感覺很好,就剩一個了,給你吧!」

李靖本來不餓,但是那果子一拿出來就散發出一陣異香,看著就很誘人,李靖猶豫了下,咽了咽口水。

小鍾笑道:「吃吧,在島上這東西多的很!」

李靖接過果子吃了,果然感覺四肢百骸頭十分舒服,本來疲憊的身體此時也變得輕盈暢快。

「真是好東西,你上的不會是蓬萊仙島吧!」李靖說。

小鐘點點頭:「你這麼一說還真有可能!」

兩個人又說了一會兒,李靖沉聲道:「你說千面鬼想幹什麼?」

小鍾道:「能幹什麼,他的主人是重凌,千面鬼十幾年前就假扮我,想必早就和陸長生沆瀣一氣,陸長生當年肯定答應他要把重凌放出來,可是後來陸長生死了,這個千面鬼又蟄伏了十幾年,如今跳出來,想必就是為了重凌!」

李靖也覺得他說的又道理,她說:「如果把重凌放出來,又要出亂子了!「

小鍾搖頭:「你錯了,把重凌關起來才會出亂子,你想一下,重凌是誰?魔尊!他不會安分的待在十九層,到時候,若是他自己想出來,那就不是出來他一個了!「

李靖看了他一眼?「所以,你是自願被關起來的?」

小鐘點頭:「不然呢!」

李靖看了他一眼:「我覺得這件事還是告訴商璟煜的好,畢竟,提前有個準備,現在若是千面鬼忽然發難,你怎麼能保證重凌這一次就不從十九層帶東西出來?」

地獄十九層的怪物,隨便出來一個都足以毀天滅地了。

小鍾一怔,隨即點頭:「你說的很有道理!」

李靖很想罵他,但是想了想到底忍住了。

「我們現在就出去!」小鍾出來,手指一點,鐵籠子上先是冒了一層金光,然後籠子從裡面打開了。

亂了流年傷了婚 小鍾走出來,伸了個懶腰。

李靖看著他的背影,忍不住笑了。

… 兩個人到酒店的時候,發現商璟煜已經退房了,電話也打不通。

李靖的電話又一次打到了我這裡,此時我還沒有離開雲城。

沒錯,當我覺得商璟煜很奇怪的時候,我就留了下來,果然看到商璟煜和小鍾出門了。

我也跟了上去。

雲城是個盆地很多的地方,野外到處都是高山,丘陵。

他們走了幾個小時后,就在一座山腳下停了下來。這個時候,我接到了李靖的電話。

「姐,我是小鍾!」我沒想到聽到的第一句話是小鍾,然後我看著前面不遠處的那個小鍾,瞬間明白了什麼。

難怪我總覺得小鍾變化也太大了,而且我們之間的感覺也怪怪的不夠親近,我以為是他這十幾年的經歷導致,現在看來,那個根本不是小鍾,他之所以那麼冷淡像是看透了一切,不過是假象,怕說多了,我們發現他的異常。

我心底升出一股怒意,死死地盯著前面那個假小鍾,他把商璟煜騙到這種地方來是想幹什麼?

「姐,你聽我說,那個是千面鬼,他想把重凌放出來!「

我拿著電話,看著遠處的那件橫空飛來的兵器道:「重凌已經出來了!」

三叉戟和商璟煜的黑月劍交纏打鬥在一起,而商璟煜冷漠的看著前方,千面鬼慢慢的露出他的真面目:「冥天戰神,請吧,大人恭候你多時了!「

商璟煜並沒有多吃驚,朝著一棵樹走了過去,身影消失在一片密林中,而千面鬼往我這邊看了看笑道:「你也一起來吧,大人最想見的其實是你!「

我走出來,看著千面鬼,恨不得在他身上盯一個洞出來。

「十幾年前的也是你!」我說。

千面鬼道:「別這麼看我,這都是大人吩咐的!」

跟著千面鬼進了結界,就看見一顆盛開的桃花樹,這個季節桃花該謝了的,可是這一顆卻開的十分茂盛,而且長的十分好。

重凌還是一身紅衣坐在樹上他對面坐著商璟煜,兩個人面前有一個小石桌,桌上放著酒杯。

聽到動靜,兩個人都回頭,商璟煜示意我放心,而重凌則有些高深的笑了一下:「你來了,坐!」

我坐在他們兩個中間,看了看重凌,他和十幾年前一樣,一樣的英俊,只不過眉宇間多了幾分邪氣,甚至於笑起來都感覺不到半點溫度。

「師父,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我問。

重凌依舊是笑:「雲曦,我救了你一命,還教了你那麼多東西,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師父,我很感謝你為我做的一切,可是你在地獄十九層不是我所願,當年景鈺出來后,我們在那個地方守了很久,直到大門關閉,你都沒有出來!」我說。

重凌搖搖頭,眼睛死死的盯著我,嘴角的笑容讓我看的心驚:「所以,你就不找我了嗎?」

「我去不了地獄十九層,那時候陸長生一直在暗處,我自顧不暇!」

重凌冷笑:「如果是他,你會怎樣?」

他指著商璟煜。

商璟煜喝了一杯酒,卻是什麼話都沒有說。

「他是我丈夫!」

重凌愣了半晌,最後他看著盛開的桃花笑了:「是啊,他是你丈夫!」

他說完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就不再說話了。

過了一會兒,重凌忽然說:「雲曦,我姑且再叫你這個名字,你雖然不是花無月,可是你有她的記憶,你就是她的一部分,不管你承認不承認,那麼你和我之間是有帳要算的,對嗎?」

我一怔,隨即點點頭,不管我承不承認,重凌說的都是對的。

重凌看著我,笑了一下,商璟煜卻站起來,走到我前面看著重凌:「問夠了嗎?」

重凌笑:「怎麼?我戳中你的傷口?別忘了,當初你對花無月可是不屑一顧的!」

「那又怎樣?你說的這些沒有意義,凌安不是花無月!」

「那雲淺落呢?」重凌忽然冷笑:「凡人真是麻煩,生老病死,還需要轉世,簡直蠢極了,不過…」

他看著商璟煜的眼睛:「很快,我們冥天戰神,康陽王李肅,申城首富商璟煜,就要永遠的消失早歷史的洪流中了!」

商璟煜死死的盯著他:「我就算是死,你也沒有機會!」

重凌笑:「那就拭目以待吧!「

他說完看著我:「雲曦,不得不承認,我還是喜歡你,這樣吧,只要你肯陪在我身邊,我就拿無塵土救他一命,我給你足夠的時間考慮,在商璟煜死之前,你都有時間。」

我們出了結界,我一步三回頭的看了幾眼:「他千方百計把我們引過來就是為了說這些的嗎?」

當然不是。

商璟煜剛來的時候,重凌已經在等著他了。

「冥天,我真是不想輸給你!」重凌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