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一位空騎士突然向前邁出大步,揮起拳頭向他凌空打出!

轟!

伴隨着一聲雷霆般的悶響,隔着足足十幾步遠的這位世家子弟,他的胸膛瞬間凹陷下去,整個人不由自主地向後倒飛出去,口中鮮血狂噴!

當他落在七八步之外的地方,吐出來的已經是內臟碎片,掙扎幾下就不動了。

竟然是被一拳隔空轟死當場!

所有人全都瞠目結舌,包括聶鋒在內也被震住了。

那位空騎士不慌不忙地收回拳頭,冷冷地說道:“違令者,死!”

—————– “違令者,死!”

當這位大地武師空騎士說出“死”字的時候,躺在地上的那位世家子弟同時嚥下了最後一口氣,什麼靈丹妙藥都別想救回了。

這一拳也震撼了所有人,尤其是那些剛纔還蠢蠢欲動的世家子弟,更是個個都噤若寒蟬,連呼吸都不敢大聲,生怕遭了池魚之殃。

火部主事沉聲喝道:“你們都還愣着幹什麼,還不趕緊去收拾收拾離開營地!”

他給所有考覈學員離營的時間僅僅只有半個時辰,半個時辰之後,這座前哨營地將徹底封閉五天的時間,意味着大家將在危機四伏的霧隱沼澤裏面起碼要停留相同的時間。

就是這麼的殘酷!

所有人如夢初醒,紛紛轉身跑向自己所住的營房,去拿行囊補給物資。

“我們走!”

彭毅對聶鋒等人說道:“能帶上的東西都帶上,五天時間可不短啊!”

如果是在別的地方,野外露宿只是等閒小事,可這裏是妖魔盤踞的大沼澤地,五天時間絕對是一場生死考驗。

戰隊成員們一起返回了營房,以最快的速度收拾行李。

由於在出發前已經準備好了相應的包裹,所以也沒有用去多長的時間。

“走!”


彭毅一揮手:“我們離營!”

十人魚貫而出,排着整齊的隊列走出營區,再穿過塢堡的閘門,離開了這座安全的堡壘,去共同面對不可預測的未來!

誰也不知道,五天之後隊伍裏面還有多少人能活下來。


但沒有誰沮喪或者畏懼,自簽下那張生死狀的時候開始,他們就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決心加入這場艱苦而危險的考覈任務之中。

相比之下,那些世家子弟在意志方面就差了很多。

“那個死掉的傢伙我認識…”

在前往霧隱沼澤的路上,彭毅對聶鋒說道:“是浩元陳氏的子弟,嫡系!”

他的聲音裏帶着不加掩飾的幸災樂禍。

陳氏是浩元城裏的豪門大族之一,難怪當時他敢對火部主事叫囂,肯定是依仗自己的身份,以爲有什麼特權可以利用。

結果被武閣武師一拳轟殺,估計到了九泉之下都不會瞑目。

聶鋒好奇地問道:“那以後陳家人知道了,他們會怎麼做?”

衆目睽睽之下,這件事情被在場四百多位考覈學員全都看得清清楚楚,想要遮掩是不可能的,浩元陳氏遲早都會得到消息。

聶鋒好奇的是陳氏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投訴?報復?還是忍氣吞聲?

“他們會怎麼做…”

彭毅笑道:“他們會將這個傢伙從族譜裏面開革出去,作爲反面典型來告誡所有的族人,不要想報復什麼的,否則就是跟我們帝國軍爲敵!”

“剛纔那位大人,執行的是軍法!”

“軍法如山,不可動搖!”

聶鋒點了點頭。

仙羅帝國的強大不是沒有緣由的,正是因爲有了這些鐵血鑄就的軍人,才能捍衛住帝國的榮光,壓制住世家大族的氣焰,讓國祚繼續傳承下去。

否則內憂外患之下,早早就崩潰掉了。

聶鋒前世的地球幾千年歷史,就從來沒有傳承上千年的帝國存在!

而這越發堅定了他加入帝國軍的決心。

十人的隊伍,逐漸深入沼澤。


別看隊形很鬆散,但其實是很有門道的,兩位當場斥候的軍士走在最前面。


他們腳步輕盈而迅疾,來回之間動靜很小,眼睛左右掃視,耳朵微微聳動,一旦附近有任何的風吹草動出現,那必然逃不過兩人的探查。

彭毅手持戰盾跟在斥候的身後,用魁梧的身軀來掩護後面的聶鋒和衛良才兩位神射手,而其他五位軍士分列左右和最後面,保持着默契的配合隊形。

假如遭遇到危險,這支隊伍能夠在最短時間內組成戰鬥隊形,凝聚出鐵血軍氣抗衡敵人,所能發揮出的戰力遠遠強過同數量、同級別的烏合之衆。

在這陌生又危險的地方,也只有這樣的戰隊才能生存下來。

霧隱沼澤環境之惡劣,超乎想象。

這裏終年被迷霧所籠罩,一天之中只有很短的時間霧氣纔會消散,而且還不是很規律的,說不定前一刻霧散了,下一刻濃霧捲土重來。

在迷霧之中探索沼澤絕對不是一件好差事,這裏的空氣彌散着一股腐朽的味道,四周密佈着水塘、河流、草地和矮樹叢,而且能見度很低。


以聶鋒的眼力,大概只能勉強看到二十步開外的景象,更遠的地方就朦朦朧朧的分辨不清楚,誰也不知道那一團團的物體究竟是草木還是妖魔。

在這裏必須要保持極高的警惕,問題是人的精神不可能長期亢奮,時間一長就很容易疲憊懈怠,反過來又加大了危險。

最麻煩的是選擇行走的路徑,誰也沒有霧隱沼澤的地圖,就算有地圖也沒用,所以戰隊只能依靠自己來摸索出一條可供通行的道路來,再去尋找妖化魔物的蹤跡,另外祈禱不要撞上虛空之妖!

問題是這裏並不平原,看起來很安全的草地,說不定踩上去之後發現下面是極深的泥沼,一不留神陷落進去都有可能。

兩位斥候的工作就變得非常辛苦。

好在彭毅很有經驗,沒有一味地讓隊伍前進再前進,每隔一段時間就讓大家就地休息,吃點乾糧和清水,恢復和保持體力。

他的想法很實際,先不考慮獵殺妖魔什麼的,而是找個合適的地方紮下營來,建造臨時營地,然後等到霧氣退散的時候再出擊,一旦起霧就立刻退回來。

這樣的做法最大的好處是穩妥,能在最大程度上保證隊員們的安全,讓大家不至於像無頭蒼蠅那般亂碰亂撞。

但壞處也不是沒有,因爲有了營地就有了顯眼的目標,萬一遭到大羣妖魔的襲擊,那就十分危險了。

只是既然到了這裏,就不可能還有真正的安全,風險是無法避免的,戰隊只能隨機應變。

而對於彭毅的想法,聶鋒沒有任何的異議,畢竟對方的經驗遠比他來得豐富。

他只期待妖魔快快出現,因爲未知的探索和等待,更加考驗人的精神和意志!

——————– 妖魔的出現,是如此的突然!

當彭毅戰隊深入霧隱沼澤將近半天的時間,在還沒有找到合適紮營地點的情況下,數十頭很像是水獺的妖化魔物,藉助迷霧的掩護向他們發動了攻擊。

“敵襲!”

首先發現危險的是走在前面警戒的一位斥候,他剛剛踏出一片水草豐茂的區域,冷不防一道黑影驟然竄了出來,張開血盆大口朝他咬來!

保持高度戒備的斥候反應極快,立刻彈身向後倒掠躲閃,同時大聲呼喊示警。

下一刻,越來越多的黑影從水草叢中躍出,一支支腳蹼帶着利爪劃開地面上的植被,發出讓人毛骨悚然的嗤嗤聲響。

這些妖化魔物體長超過七尺,豹頭魚身蛇尾,四肢粗壯腳蹼寬大,帶有倒鉤利爪,全身上下覆蓋着厚厚的暗黑色鱗片,在草地上掠行的速度非常快。

在很短的時間內,超過四十頭妖化魔物對彭毅戰隊形成了半包圍的態勢,並且悍不畏死地從不同的方向撲擊而來!

“妖化黑獺!”

見到這些妖化魔物,彭毅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直接罵娘:“老子幹他孃的,這是撞到老窩上了嗎?”

沼澤黑獺原本是棲息在大沼澤區域的一階頂級蠻獸,它們生性兇悍,追逐魚羣行蹤不定,通常都是大羣大羣的出現,非常的不好惹。

妖化的沼澤黑獺那就更加可怕了,這些黑獺眼睛裏閃耀着詭異的赤芒,那是嗜血妖魔獨有的特徵,其實力恐怕已經達到了二階初級甚至高級層次!

妖化的蠻荒獸, 一戰成婚:軍少,別動粗 、妖元,一旦凝聚出妖晶,戰鬥力往往拔高一兩個級別,而且更加兇殘。

彭毅戰隊的成員精銳,戰鬥力十分強悍,但是對上這麼多的妖化黑獺,那情況無疑非常不妙,頃刻間就陷入到了危險的境地。

“結陣防禦!”

驚懼歸驚懼,在關鍵時刻彭毅依舊保持了足夠的冷靜,立刻指揮戰隊結成戰陣,激發鐵血軍氣來抗衡源源不斷出現的黑獺。

而在斥候剛剛示警的時候,聶鋒就發現了前方出現的黑獺身影。

他不假思索地朝一頭衝得最快的妖化黑獺射出一支破甲箭,支援斥候戰友。

在探索霧隱沼澤的過程中,聶鋒一直都牢牢握着神臂弓,所以他出手的速度極爲迅疾,這一箭也射得異常精準,正中妖化黑獺的胸腹。

噗哧!

蘊含着強勁力道和精純星能的箭矢射穿了黑獺厚厚的鱗甲,但箭頭僅僅只深入三四寸就頓住,這頭妖化魔物在噴出腥臭鮮血的同時,在地上滾了兩圈又重新爬起,居然嗷嗷叫着繼續向前衝。

如此高的防禦力,如此兇悍的性情,讓聶鋒頓時大吃了一驚。

毫無疑問,這些棲息在霧隱沼澤裏的妖化黑獺比先前遭遇的妖化魚人強悍多了,假如它們全都悍不畏死,那戰隊的麻煩真的大了!

心念電轉,聶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扣上了第二支破甲箭。

在拉開的弓弦抵住箭尾的剎那,兩股精純的星元自聶鋒右手大拇指和食指透出,一股注入箭體,一股彷彿像是靈蛇般圍繞着箭桿旋轉,以螺旋狀延伸向箭頭。

咻!

下一刻,這支透出烈焰光芒的破甲箭疾射而出,在空中拉出一道細長的赤色軌跡,瞬間射中了四十步開外的一頭妖化黑獺。

流星箭!

前後經歷幾次殊死的搏殺,如今的聶鋒對於自創的這套箭術法門已經修煉到了嫺熟無比的程度,挽弓扣箭上弦,凝元化勁激發,完全是一氣呵成。

而他分化的心神,依舊牢牢鎖定住目標,指引着箭頭射擊的方向!

噗哧!

那頭兇悍的妖化黑獺幾乎是應聲而倒,流星箭直接穿透了它的身軀,並且在其體內產生了可怕的內爆,無數破碎的黑鐵無情地撕裂了它的五臟六腑。

妖化黑獺再強悍,也無法承受如此巨大的傷害,一頭栽倒在草地上斃命當場!

但是這頭黑獺的慘死,並不能阻擋其它妖化黑獺衝刺的腳步,相反同伴淋漓的鮮血和淒厲的慘叫聲,反而徹底激發出了它們血脈中的兇厲。

眨眼之間,十幾頭妖化黑獺衝近到了剛剛結成戰陣的彭毅戰隊前面!

嘭!嘭!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