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的字體流暢,鏗鏘有力,就跟他的人一樣,向來決絕,從來不會拖泥帶水。

她發了發上面的照片,猛然間翻到了一張他上學時期的照片。

那張照片上他穿了一件白色的t恤,手裡拿著一顆籃球,似乎是正在跟誰說話,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

跟現在的他簡直大相徑庭,而他身上穿的這件衣服,卻是她送的……

紫筆文學 「丑將,以後,你就跟着我吧。」聽完丑將的彙報,界王的紅色電子眼球閃過一絲電芒,看起來極為詭異。

「是,多謝界王。」聽到界王的話,丑將喜出望外,微躬的身子這才站直了。

「你且回到影霸身邊,監視他的一舉一動,剩下的事,你就不要管了。」界王眼中閃過一絲陰翳,沙啞的聲音猶如破風箱,難聽至極。

但丑將卻沒有任何不適,反而臉上諂媚之笑不斷,像是聽到了世上最美好的聲音。

「屬下明白!」丑將連忙躬身行禮。

「好了,你去吧!」

「是,界王!」

等到丑將走後,冰兒便開口問道。「義父,這個傢伙什麼事都辦不成,為什麼要找他?」

「冰兒,現在影霸手上還有幾張光影帖,等他用完,他自己也就沒用了,到時候得有個辦臟活的,丑將雖然不堪大用,但用來跑跑腿倒是沒問題。」界王淡淡一笑,僵硬的嘴角扯起來,臉都有些變形了。

······

「風鷹劍!」

「穿風刺!」

「風鷹腿!」

經過一系列的打鬥,東杉成功將皮糙肉厚的魔蠶獸收拾了,。這些日子,他跟着李玄空習練國術,身體素質逐漸增強,再加上鷹拳的打法,讓他的爆發力進一步增強。

現在對付這樣的皮糙肉厚的異能獸已經不費太大勁了。

解決了異能獸之後,他就趕回了EPR實驗室。

而在另一側,李玄空正與三隻異能獸不斷纏鬥。

兩隻異能獸的本體都是被環境污染的草木,後來被影界魔化,這才變成了異能獸,它們本身的戰鬥力並不強,畢竟,它們連武器都沒有,不像那隻蛤蟆,還拿了個三叉戟。

迅捷的刀光攜帶着霸道的力量,一陣火花閃過,三隻異能獸同時軟倒在地,身上的氣息也在不斷下降。

它們的攻擊,對於李玄空而言,就像是撓痒痒一樣。

「沒有其他異能獸了么?」李玄空一邊出刀i,一邊觀察著周遭,並沒有其他的異能獸出現。

「嘭!」又是勢大力沉的一刀,沒有任何花哨,只有絕對的力量和速度!

刀光落下,三隻異能獸再次倒在地上,奄奄一息,身上散發出綠色光芒,氣息降到了冰點。

「不跟你們玩了。」李玄空搖搖頭,就準備使用必殺帖。

就在此時,一道綠色光芒從天而降。

一個通體漆黑的鎧甲出現在他面前,見到他,李玄空便停下動作。

「黑犀鎧甲?」

「對付這麼弱的異能獸,居然到現在還沒解決,你的戰鬥力真是讓我失望!」然而,那人沒回答他,只是召喚出流星槍,開啟了必殺帖。

「嘭!」一道霸道的刀光直接砍在他背後,長長的火花從肩部延伸至腿部。只是一刀就將黑犀鎧甲劈倒在地,差點把他打解體。

「去你的吧,我打了這麼久,你跑來裝逼搶人頭,問過我的意見?」李玄空長刀斜指,立在黑犀鎧甲脖子前。

犀利的刀鋒讓他立刻不敢動彈。

李玄空點點頭,大為滿意。

隨後轉身啟動必殺帖,將三隻異能獸封印。可憐這三隻異能獸,雖然有逃跑的機會,但他們已經被李玄空打的連逃跑的力氣都沒有,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被封印。

封印完之後,李玄空便解除了鎧甲,被劈翻在地的黑犀鎧甲也解除了召喚狀態,來人,正是北淼。

只不過,比起剛出場的救急高光時刻,現在的他,臉色鐵青,極為難看。

剛剛想摘桃子裝逼,裝逼沒裝成,反而被砍了一刀,直到現在,他的背還隱隱作痛。

「剛剛不好意思,失手了,我以為是異能獸,一下子沒收住刀,見諒。」說着李玄空笑眯眯的伸出手。

「哼,下次出刀注意點,別沒傷到異能獸,反而把自己人傷了。」伸手不打笑臉人,見到李玄空笑眯眯的樣子,北淼即使有怒氣也沒處發,剛剛畢竟是他貿然出手,現在已經被砍了,他還有什麼好說的?

「好,兄台,我先回去了,有機會再見。」李玄空點點頭,然後轉身離去。

只剩下北淼站在原地,臉色異常難看,此時的他,別提多難受了。

本來想裝逼的,結果被打斷了,現在,他竟然連問都不問一下,你難道就不對我身上的鎧甲感到好奇嗎?

你就沒有什麼想問的嗎?

只可惜,他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李玄空瀟灑的背影離去。

等到北淼趕到快餐店,卻發現李玄空居然跟自己的妹妹在一起。

「小細,你怎麼跟他在一起?」

「哥哥,就是這個大哥哥昨天救了我。」小細指著李玄空,奶聲奶氣的說道。

「原來,救我妹妹的人是你,謝謝你救了我妹妹,不然的話,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說着,北淼就從懷裏掏出錢包,寫了張支票,以表達自己的謝意。

李玄空微微一瞟,二十萬,搖搖頭,他雖然剛大學畢業,但養父母也是本市有名的富豪,並不缺錢花。

「不必了,舉手之勞罷了。」

「行,如果以後有什麼問題,隨時可以跟我聯繫。」北淼愣了愣,遞給李玄空一張名片。畢竟,在他看來,自己可以召喚黑犀鎧甲,正是他們所急缺的,到時候只要他求上門,自己就可以拿捏他了。

李玄空挑了挑眉,接過名片,沒說什麼。

等到他們走了,李玄空回到EPR實驗室。

「咦,你今天怎麼這麼慢啊,不像是你的風格啊。」東杉早已經解決了異能獸,見到李玄空姍姍來遲,揶揄道。

「得虧今天去的是我,要是你的話,估計就被留在那裏了。」李玄空捏了捏手指,神色淡然。

「怎麼了?」東杉微微一愣,有些不解。

「這次對付我的,是三隻異能獸,以你的能力,對付兩隻都勉強,別說是三隻了。」

「什麼?三隻?」一旁的美真驚叫道。

「對,三隻,不僅如此,我還見到了水之鎧甲的召喚人,這是他的名片。」說着,李玄空就把北淼的名片遞給了美真。

「你怎麼沒邀請他呢?這麼好的機會。」

「來日方長,不急於這一時,對了美真,麻煩博士尋找光影石的事辦得怎麼樣了?」李玄空不想在這件事上多說,轉而問向美真。

「博士說已經在找了,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了,對了,除了找光影石,我們還要準備鎧甲召喚人啊,現在水影石已經出現,也有了召喚人,那我們就先物色土之鎧甲和金之鎧甲的召喚人。」

然而,聽了她的話,李玄空搖搖頭,「不,先找土之鎧甲的召喚人吧,金之鎧甲不急。對了,找的時候一定要找十八到三十歲之間的人,這個年齡段的人正是戰鬥力最強。,身體素質最好的時候。」

「我明白。」美真點點頭,看向手上的名片,眼神閃爍,若有所思。 時間不知不覺來到了7月3日,對華夏球迷友好的是,這一場比賽在華夏時間晚上10點進行。

這對華夏球迷非常的友好,不再需要去熬夜看球了。

當然也有一些球迷想看其他球隊的比賽,比如說凌晨2點哥倫比亞隊和英格蘭隊的比賽。

同樣是精彩的比賽,看完華夏隊的比賽后歇一會就可以看這一場比賽了。

蔡健這一天將會解說這一場比賽,而這一次搭檔的不再是劉家園和徐洋了。

而是賀偉和楊辰,三個人是第一次合作傑作。

「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今天的直播,今天為您帶來的是世界盃18決賽,華夏隊和瑞士隊的比賽。」賀偉開場解說道。

「今天我們邀請了著名經紀人蔡健先生,在之前和德國隊的比賽,蔡健先生同樣進行了解說。」

「不知道蔡健先生對於這一場比賽如何看待?」賀偉好奇的詢問道。

「瑞士隊是一支有實力的球隊,隊中有很多優秀的球員,比如說效力於阿森納的扎卡以及效力於利物浦的沙奇里。」蔡健回答道。

「但是我還是認為華夏隊是弱勝熱門,相比較而言華夏隊整體實力更強一點。」

隨後蔡健又和他們聊了聊,相比上一次蔡健不再那麼緊張了。

聊著聊著說到了魯雲龍,對此蔡健還是很有發言權的。

很快雙方球員登場了,距離比賽開始越來越近了。

「介紹一下雙方的首發名單,首先是瑞士隊方面,官方給出了4-2-3-1陣型:

門將:1索默;

後衛:13羅德里格斯,5阿坎吉,20約翰·朱魯,6米夏埃爾·蘭;

中場:14祖貝爾,11貝赫拉米,15德澤邁利,10扎卡,23沙奇里;

前鋒:19德爾米奇。」

「然後是華夏隊方面,官方給出了4-3-3陣型:

門將:13單威(84);

後衛:2甘凡(77),3李軍(78),20喬國禮(85),21舒昌元(79);

中場:8夏忠(83),6陶佳(84),23周源(86);

前鋒:7薛陽(90),9錢浩佳(87),10魯雲龍(90)。」

看到瑞士隊的首發名單,蔡健非常的意外。

因為他發現好幾名有實力的球員,都沒能在這一場比賽首發。

「哦~瑞士隊的首發陣容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了!」蔡健驚訝的說道。

「瑞士隊竟然將扎卡里亞放到了替補席,扎卡里亞是一名很優秀的中場。」

「作為一名中場扎卡里亞很全面,把他放在替補席可能有點可惜了。」

「瑞士隊的主教練可能是擔心扎卡里亞的犯規問題,在上賽季的德甲聯賽,他足足吃到了11張黃牌。」賀偉解釋道。

「在這一場關鍵的比賽,扎卡里亞雖然有實力,但是可能會是定時炸彈。」

聽到賀偉的話,蔡健點了點頭,他說的確實有些道理。

此時雙方球員都已經就位了,此時鏡頭掠過觀眾席。

瑞士球迷真的很亮眼,有的人身穿紅色隊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