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清楚的感到朱雀之炎在眉心紫府聚成四個血紅的“奠”字,熊熊勝火,瞬間將眼角的溫潤蒸發,陡然自黑寶石般的瞳孔中迸濺而出,如同四道無形的箭矢,逆着蟒眸射來的四道幽光,摧枯拉朽的逆流而上,直直的貫入巨蟒空空洞洞地眸子,將巨蟒攢射而來妖氣幽光擊潰擊散,一頭扎向地府黃泉。

這種交鋒及爲兇險,因爲朱子琛之前頓悟,若有若無地感知到含藏萬有的【欲】界、【色】界、無【色】界,目前雖然還沒有開天眼,不能看到鬼魅的幻影和幽冥廝殺的戰場,但卻被近在咫尺的巨蟒殘魂刺激心神,有如天魔入侵,極爲危險!

如果不是玄妙莫測地朱雀之炎自動護主,這種類似於冤魂衆號的不甘邪念入侵,雖然不至於造成他當場走火入魔,但久而久之,肯定會埋下有如定時**般地隱患,或者被冤魂厲鬼纏縛,或者在晉級時走火入魔,或者在與人熱血廝殺時墮入以殺止殺的不歸路,凡此種種,邪魔外道加身而不自知,最終只能成爲一個無惡不作的魔頭,執念深種,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

這兩頭泰坦巨蟒生前絕對擁有化形大妖的實力,筋骨上殘存的妖氣之濃烈,依然令哪頭九階母狐發出聲聲哀鳴,狹長的狐眼中透射出驚恐的目光,顫抖的身子,恍若撲楞着翅膀掙扎在大公雞鐵爪下的麻雀一般,瞅一眼都令人揪心!

“操!”

巨蟒不甘的殘念自朱子琛的識海內如輕煙般被蒸發之際,令恢復身體控制權的他伴着這縷升騰而去的魔氣魔性,抖手掏出混鋼摶煉龍角雕的花折傘,對比了一下,當即暴出一句粗口,對牛鼻子老道夢丘生的好感不翼而飛:“這特麼不是給塊糖果日哄小孩嗎?”

這把花折傘中龍角雕生前最多是七八階的兇禽,活着的時候不要說以蛇蟒爲食,這頭大雕膽敢飛掠到這兩頭泰坦巨蟒的領空,絕對會被人立而起,蟒尾一彈,躥向高空的巨蟒一口吞入腹中,而絕逼不會上演鷹鵰捉蛇蟒的把戲。

堂堂少爺,手中法寶居然不如一家狐媚吧的捆妖柱,令朱子琛把牛鼻子老道夢丘生的八輩祖宗一個一個的問候了個遍,又將朱傳武的八輩祖宗一個一個的問候了個遍,悻悻的收起。

……

朱雀之炎和巨蟒殘魂的交鋒,以及巨蟒殘魂消散之際依然對朱子琛的心性造成的一閃即逝的影響,一切都在無形之中,即便當事者朱子琛也是無知無覺!

但他瞬間無視道士的贈予之恩,正所謂受人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他依然對八輩祖宗冥靈的習慣性粗口,爲家族隱現的長河渡上憂鬱地陰霾,就可見他先前的遭遇有多麼兇險,差點就魔性深種!


……

“咻咻”兩聲!

只見捆妖柱上乍然間光芒四射,柱頂的兩顆巨蟒頭彷彿活過來一般,凌空躥射而起,門板一樣的骨嘴中兩條鋼釺般通紅的蟒信匹煉般電射而起,只聽“哧哧”兩聲黏膩的肉響伴着骨裂聲傳來。

瞬間被穿了琵琶骨的狐狸已然哀鳴着被吊了起來,兩根健碩粗大的後腿懸空踢蹬,寒光凜冽的狐爪堪堪觸及地面,將金屬檯面劃拉得火星子四濺。

精鐵鑄造的金屬平臺彷彿是豆腐做的一般,被鋒利的狐爪劃拉出一道道淺淺的痕跡,深達寸許,與舊有的痕跡縱橫交錯,有如阡陌縱橫。


又是“嗖嗖”兩聲,但見繞柱的蟒尾,電閃而起,迅速纏住狐狸的兩根後腿,將它呈大字型吊在空中,如同吊在空中的狂鯊巨鯨一般,混鋼摶煉的枷鎖上亦是躥出兩根鐵鏈將狐狸哪兩根粗壯發達的前肢纏縛。

一聲透露出深深驚恐的悲鳴聲響起,連番驚變和摻入混鋼摶煉宛若活過來的泰坦巨蟒,當即把這頭九階母狐嚇得魂不附體,尖叫一聲,突然頭一歪,四肢一陣抽搐,居然口吐白沫的昏了過去。

身高兩米的馴狐女瑪莎,掏出一塊湖色熟羅手帕,拭了拭額頭的香汗,揮手間,如同童話故事裏收起水晶球的女巫一般,浮現在她身前如同銀幕大小的控制光屏星星點點的散去,望向坐在椅子上的朱子琛甜甜一笑,道:“十八爺,一會兒,你小心一點,狐狸大大的狡猾,你看它像是昏死過去了,但它那根蓬鬆的狐尾翹得老高,就跟死硬了似的,如果你忍不住意猿心馬,去摸一摸,它絕逼會一尾巴將你抽飛!”

話音未落,哪根火紅如火把燃燒的狐尾真個就軟軟的垂落向地。

朱子琛興奮的搓着雙手,帶着幾許靦腆、幾分羞澀、幾多猥瑣、幾分調侃的道:“擁有聖母一樣絕世好咪咪的瑪莎姑娘啊,你看我少年心性,血氣方鋼的,可能會把持不住,你是不是……”

瑪莎微微一笑,掠了掠零亂的髮梢,彎彎的眼睛彷彿會說話似的,嫋嫋停停的走上近前,道:“九重狐媚之火,對於你這種新晉殖裝的後生,確實有些生猛霸道了,特麼像磕着【春】藥看彩裙飄飄翻【肉】浪的大片,但姐姐雖然不是勾攔裏賣藝不賣身的當紅小館人……” 這是赤【裸】【裸】極其【露】骨的兜攬生意地言詞!

而且馴狐女瑪莎說這話時,純粹是風塵女子的情態,極爲自然大方,沒有半點青澀少女哪種臉飛紅霞、聲音顫抖的忸怩風情。

這種煽情的熟女作風,倒是令少年朱子琛激動得如同毛毛蟲一般,坐在椅子的身體興奮得輕輕顫抖。

她話裏話外的意思,朱子琛懂,如果以瑪莎的身體爲橋,等於她用身體將媚火洗淨鉛華,自已吸收到的就是純淨狐火,極爲便當!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便當是有代價的。

更爲關鍵的是:以瑪莎的身體爲橋!也就是說如同【九星連珠】的九重媚火會經過瑪莎的任脈、即陰脈之海的洗滌,然後流入朱子琛的督脈、即陽脈之海。

任督二脈,陰陽交匯,【欲】海橫流!這兩脈皆起於人體臍下丹田,下出會【陰】部,上行至眼耳口鼻舌,這就等於兩人坦誠相對,小底褲不飛也得肚兜飛,相擁相偎脣齒相依的旖旎爛熳倒是極爲可觀。

正所謂,【待到山花浪漫時,她在叢中笑】。這特麼是待到媚火氾濫時,丫的哧哧笑。

瑪莎說:“她雖然不是賣藝不賣身的當紅館人”,含藏的意思就是說:這是一門手藝活,極爲耗費心神,比給嬰幼兒哺乳還勞心費力,不是說長了一對聖母瑪利亞一樣粉紅色的胸膛就能勝任的事兒!

這種靠實力和技術吃飯的青銅級女高手,不用費神思量,不能說是千金買笑,也是極其金貴!

朱子琛匆匆瞥了一眼朱重基,見他瞬間就扭過去的頭臉,知道這種事找人請客特麼不地道,腦波掃描了一下賬戶餘額,見有5萬多血幣,當即底氣十足,呵呵笑道:“瑪莎,能得到你的服務,是少爺我的榮幸,不知服務價格幾何?”

瑪莎笑意盈盈的伸出一根骨關節略顯粗大的手指,道:“現在皮【肉】生意不好做,我們的行情跟着下滑,對你們這種公子哥兒來說就更顯得微不足道了。如果公子覺得滿意,還請多多打賞喲!”

朱子琛見狀,豪氣頓生,暗想:“一萬倒是不貴!”

當即色授魂與地笑道:“對你這種實力雄厚的手藝人,明媚動人不說,還這麼波濤洶涌,確實便宜了,賞,一定要賞!大賞而特賞!”

“賞你個大頭鬼!”

朱重基將半截驢鳥“嗖”的一聲咂過來,罵罵咧咧的道:“哪根指頭代表一百萬,你個傻叉!”

朱子琛聞言,揚起的手頓在空中,任憑呼嘯飛來的驢鳥狠狠的砸在鼻子上,臉色劇變,鼻血橫流,只覺頭暈目眩,瞬間蔫頭巴腦,尷尬的望着瑪莎笑成月牙兒的雙眼。

朱重基騰的一聲站起,一臉正氣的道:“瑪莎姑娘,吸收狐媚之火,不僅僅是壯大甲源這麼簡單的事,更重要的是鍛鍊心志感悟狐媚之火的精髓,修煉有成的狐妖,噴出舞動的火球,都能像先秦煉氣士哪樣煉丹制器,你就別誘惑我這血氣方鋼年少無知的兄弟了。”

他頓了頓,望着朱子琛道:“你別想圖省事,花幾十萬,僅爲壯大丁點甲源,還不如哥送你一枚火屬性禽蛋,純粹白瞎了這麼好的機會……想你哥來的時候,就是以頑強的意志剋制住了【欲】火【焚】身的考驗……”

他得意洋洋又充滿鼓勵的望着如坐鍼氈地朱子琛加了一句,意猶未盡的道:“不論是人的還是狐的喲!”

一百萬,想想就令朱子琛覺得蛋疼,沉吟之間,正在準備宛拒的措詞,脣齒開合間正要說話。

“叭!”的一聲

瑪莎陡然側身,再次抽了一記響鞭,勁運鞭身,將倒刺森嚴的軟鞭抖得筆直,直直的指向三丈開外的朱重基,如同一隻發怒的雌貓,道:“真是這樣的嗎?姑奶奶還沒有找你算舊帳呢?”

朱重基見鞭梢如同蛇信般吞吐,濺射起縷縷銅光,居然在虛空中揮鞭潑墨,寫下一行行龍飛鳳舞的絹絹小字,臉色一變再變。

朱子琛心中暗歎這娘們不愧是青銅階的高手,巾幗不讓鬚眉,但見她揮鞭振腕之間,居然將顏體的神韻、柳體的風骨傳神的寫意出來,一撇一捺有如行雲流水氣度不凡,更是彰顯了青銅階高手對自身甲源和武器出神入化的運用,堪稱人器合一,虛空生香,已然不帶絲毫人間氣像。


朱子琛大爲佩服的看着搖曳的鞭梢濺起一片片氤氳的銅光,每一片銅光中升騰跳躍而起久久不散的銅色小字,一行行的輕聲誦唸:

“九爺,你個【嫖】不付資的主,如今壞人姻緣,惡事做盡,故奶奶都不想和你用嘴交流……”

朱子琛扭頭看向九哥,見他瞬間臉紅脖子粗,一會紅一會紫的窘相,禁不住詫異道:“不是吧,我風流倜儻的九哥誒,你居然有這麼光輝的歷史!”

瑪莎說朱重基壞人姻緣,是有道理的。因爲這是復甦歷二十六年,不是遙遠的民國時期——不是泛舟秦淮河的朱自清,看見歌舫上汽燈照得妙齡歌妓、纖毫畢現、彩裙飄飄、抖【乳】顛【臀】、翩翩揮手、香帕如旗……做出種種誘惑的姿態招攬客人,他還能牛皮烘烘的對同舟的俞平伯侃侃而談:“我的思力能拆穿道德律的西洋鏡,而我的感情卻終於被它壓服。”

“我於是有所顧忌了,尤其是在衆目昭彰的時候。道德律的力,本來是民衆賦予的;在民衆的面前,自然更顯出它的威嚴了!”

至於不是衆目睽睽時,咋個辦?他沒說,估計說多了麻俅煩什麼的,他懶俅得觸黴頭。

但復甦歷二十六的778號小鎮級納米繭卻與此迥然不同,有着青春狂野放浪形骸的一面,比遠古哪個自由奔放的美利堅合縱國有過之而無及,所以瑪莎將身體作爲祭品送上,朱重基橫插一腳,其心中的惱怒可想而知了。

哪個誰說的:有X不操,大逆不道,但是“瞟”不付資,特麼沒有紳士風度俠客情懷了,猥瑣,極端的猥瑣!

……

“意外!意外!純粹是意外!”

朱重基尷尬的笑道:“瑪莎妹子,哥當時雖然又是啃又是摸的,但終歸沒有進入主題吧!你怎麼能說哥們【嫖】不付資呢,再說你憤然而去,我總不能追着你拿血幣砸你吧!有些冤枉了啊!”

說話之間,探指一點,銀光綻放,璀璨奪目,呼嘯的勁氣如同銀色箭簇般徑自斬入銅光濺射銅汁四溢的層層光幕之中。

響起極輕極微的“哧哧哧!”

這根色白如雪宛若白銀鑄就的食指,連續刺爆一個個迎面飛起的恍若遙遠的青銅歲月中飛來的古樸銅字,攸忽點向混鋼摶煉的鞭梢,“錚”的一聲,點得馴狐鞭倒卷而回,隨即收了回去。

這靈犀一指,堪稱出神入化,勁道分寸拿捏得恰到好處,比一指點爆金石鎮殺邪魔還牛逼閃電,真正是具有羞煞陸小鳳,驚得西門吹雪不敢拔劍的非凡氣像,朱重基不愧是步入殖裝白銀階的少年英雄。

……

朱子琛擡袖拭了拭橫流的鼻血,眼簾忽閃,睫毛眨動,耳朵微微抽動,詫異的發現自己居然清晰的感知到了九哥靈犀一指剎那間的神韻,這是一件令他極其震奮的事。

因爲九哥的靈犀一指已臻化境,一指點出比風還要快,像月光一樣悄無聲息,直到閃電般點在金石之上,纔會響起輕微的“哧哧”聲。

他哪一指的風采,似慢實快,像飄一樣,以前朱子琛沒激活荒種的時候,見他掌指跳躍間與人爭鬥,他的對手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他一指點出,後人發先人至!

如是九哥搶先發招的話,更加不可思議,對手連話都來不及說出口,已然中招!

自己在一旁也聽不到指風呼嘯,看不到指動軌跡,只覺一道柔和地光掠過,如同皎潔的月亮穿出烏雲,搖曳的【月色瞬間滿荒林】,如同他指勁帶起的風聲,如揮灑的月色般裹挾的虛空浪潮,哪氣場哪指風,伴着他實力的提高,漸至籠罩方圓畝許地方,指動間如同月洞一般,僅憑氣場就能懾人心神,不戰而屈人之兵,等月洞中如同烏雲彎月的一指點到實處,對手的生死已然全在他念動之間,箇中妙處非言語能夠形容。

瑪莎氣惱的輕叱一聲,將倒卷而回的長鞭一振一抖,振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瞅了眼鞭梢處沒有丁點破損,含怒的俏臉稍微緩和一點。

她知道自個兒絕逼不是朱重基的對手,要不是這小子手下留情,自個今天就得吃大虧不說,手中心愛的混鋼摶煉馴狐鞭早就寸寸崩列了!當即抖手間將長鞭在腰間纏了幾圈,瞪目“咦”了他半晌,扭頭邁步跨到朱子琛身側屁股一撅就擠擦着坐下,雙手已然抱住他一側的胳膊,只差將整個身子壓將下來,氣喘吁吁吐氣如蘭的道:“琛少爺,有些人惱羞成怒,我偏要說給你聽,你給評評理……”

八卦恆久遠,一卦恆久遠!

這麼八卦的事,而且還事關九哥,朱子琛當即咧開嘴就笑了,頭點得就跟拔浪鼓似的! 這個晚上,淨土天黨般的778號納米繭,也有很多男人在磨刀擦槍,殺氣四溢,射衝斗府!

頭頂蒼白的人造月亮飄過一幢幢高樓,從散發着橘黃色燈光的窗戶內帶起婦女纏綿的哭泣,越來越淒厲,給這個夜抹上了極其肅殺的色彩。

鎮府長官張天賜,有如金甲神人般挺立在鎮府廣場北側雄偉的【點將樓】上,跟廊前高大的樑柱一樣肅靜佇立着,腰懸的魔刀被飄搖的月色拖出長長的影子,風一吹,刀鞘內響起令人驚悸的彎彎曲曲的聲音。

月色搖曳,百丈刀影飄搖在城樓白牆之上,伴着月亮升高,百丈刀影一點一點的縮小,彷彿被月光揮灑的魅影一口一口的吞噬,饕餮的魅影彷彿要順着刀影攀附上魔刀,又順着魔刀鑽入張天賜的心裏,將他無情的啃齧。

這個神一般的男人,這個被他兄弟兵馬都監張蒙方指責爲【不具有神授才能的掌舵者】,挺立在城樓之上,伴着魔刀唳嘯,竟然嗚嗚咽咽地淚流滿面!

這個只在兄弟決裂,死生不復相見時才淚溢眼眶的男人;

這個只在高堂明鏡悲白髮,祭奠祖宗冥靈時才放聲慟哭的男人;

這個也曾兒女情場,雙手捧着女人【白】花花的【屁】股,熱淚盈眶的男人;

居然站在點將樓上,望着萬千將士,傷心得象個孩子一樣。

佔地幾百畝的鎮府廣場上,由府軍和民團組成的軍陣,上萬或執長槍、或持大盾、或端弓弩的軍爺,雖然白鬍須飄蕩在胸鎧之上,但個個精神矍鑠,陣容嚴整,布成九宮八卦陣,與天空中盤旋閃爍的幾百艘無翼飛碟形成神祕的奇門遁甲格局。

“隱!隱!隱!”

近萬府軍爺齊齊開口暴喝之際,聲音滄桑豪邁,但見成百上千塊巨盾騰空而起,喀喀啦啦之間,如同玄武神龜的殼一般,組成一個巨大的鋼鐵盾牌,將整個戰陣保護在弧形的鋼盾之後,橫亙數百米,高達數十米,恍若一座拔地而起堅不可摧的鋼鐵長城!

陡然,如龜殼般的鋼盾,豁琅琅閃開一道山洞一樣口子,箭出如蝗。

緊隨着箭雨的,是一支手持長矛大戟的幾列百人軍陣,一字長蛇陣,勢如龍躍於淵,鐵流滾滾地破陣而出,從空中轟隆隆劃過,勢如下山猛虎,殺氣驚天動地,勢能摧城拔寨!

盤旋在上空的艘艘無翼飛碟,火力全開,磨盤大的火石、手臂粗的火箭、混鋼摶煉的獵網,早就搶在府軍如蝗的箭雨之前,鋪天蓋地落下。

這些府軍民團中的百歲老人,無不是經過戰火紛飛千錘百煉的勇士,對戰機的把握之準確、與戰友的配合之無間、與禽獸廝殺的經驗之豐富,無與倫比。

這些從毀滅歷走過來的老人,無數次深入荒野,戰勝了無數次獸潮禽亂,捨生忘死,纔有了今天依然如同天堂淨土般地778號納米繭!

這些老人,堅信臨陣磨槍,不快也光,要搶在出徵之前,通過實戰演煉,找回曾經並肩作戰的感覺。

……

坦蕩如砥的通衢大道上,源源不斷的還有形容高古的軍陣奔襲而來,氣勢如虹!

鎮府廣場東南西三個方向,足足有上十萬人攢聚圍觀,要不是有幾千軍健維持秩序,不知有多少人要強挨強擠而入。

面對這次向死而生的出征,後死者到底何去何從?

……

視死如歸!

在這些老牌府軍民團身上,看不見絕望憂傷,哪種壓抑的悲壯,彷彿鐵了心的要以殘存的生命之火,照亮子孫後代生的希望。

……

“我要拯救他們,我不能無所作爲,我的鎮府不能任由一頭人形兇獸擺佈和毀滅!”

張天賜想大聲的呼喊,在內心裏喊,和着淚喊,和着血喊!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