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曾起過殺心。

「那你跟我說說,為什麼會跑到這裡來。」女規則之主問道。

「我……跟他來的,他看出我是規則之地的人了,說有人破壞規則平衡,請我過來協助。」青年指著神帝周武道。

「是嘛?」

女規則之主瞥了眼周武,嘴角的笑容卻不是真的笑。目光收斂,她輕輕的拍了下青年的頭,語重心長道。「幸虧你學藝不精,對規則的領悟還不是特別透徹,不然現在的你早就被某些有心之人給殺了。外面的世界可沒你想的那麼好,危機四伏,不知道有多少人想通過咱們獲取凝聚道心的捷徑,以後你可得長點

記性,不要什麼人找你,都跟著過去。如果真有人破壞平衡,身為規則之主的我們自然會提前洞察,記住了么?」

輕撫著青年的頭,女規則之主又有意無意的看周武數眼。

從最開始的殺意滋生被洞察之後,周武的臉上便一直都保持著和善的笑意,內心也不再去想,獵殺規則獲取道心的想法。

不光如此,在這回女規則之主朝著他看過來時,他還跟其說上了話。

「還請您見諒,我不知道您的這位族弟還未成年,貿然將其帶到如此危險之地是周武的過錯。」

周武態度誠懇,道。「可規則之主存在的目的就是為了權衡規則,也是為了平衡神族內部勢力。眼下這幾位都為神山之主,卻是想要對我這位天選之帝動手,還要滅去這白家這個為神族盡職盡責的家族。周武雖為神帝,但能力

有限,還請您進行評判,還我們個公道。」

「惡人先告狀。」趙千荷哼道。

女規則之主淡淡的看著言語真誠的周武,明明感覺到自己對之心存敵意,他卻可以用一副磊落之態,在道歉時言及自己的無心之舉。之後在話鋒一轉,請她主持公道。

能言善辯,頗有城府頗深。

這樣的人讓她這從未離開的族群的族弟被哄騙,倒也沒什麼值得驚奇。

不過周武的有句話她倒是很贊同,規則之主存在的意義,的確是為了權衡規則,平衡神族內部勢力,抹殺那些挑釁規則或是有意篡改規則之人。

儘管對其心中有敵意,好歹他也是神族神帝,要是真有人想要對付他,還想滅去一族,而且眼下已是如此血腥,屍體堆積如山,死者粗略估計得數十萬,她確實是要出面處理。

至於他說的真假,她不需要多做詢問。

一柄玉如意出現在其中,通過玉如意她能夠洞察這裡發生過的一切,事件的前因等等,都可以洞察。只不過這柄玉如意也只能洞察之前發生過的,不過未來卻是無法預知。

眼帘輕垂,女規則之主已經開始去翻閱這裡發生過的一切。

「嗯?」

驀然間,通過玉如意查閱情況的規則之主雅眼眉一鎖。旋即她便睜開眼,目光在周圍張望,最終鎖定在了葉子晨的身上。

「你們跟他是什麼關係?」女規則之主面無表情道。

「怎麼?」嘲風鎖眉。

「問你便答,剛才想要抹殺規則之主的事情,我已放過你一回。」

「真是笑話!」

「規則不容挑釁,看來我有必要……」

「他是我兒子,有什麼問題沖我來。」就在嘲風和女規則之主看似要交手時,葉蓉突然間開口。

聞言,女規則之主看了葉蓉許久。

之後便看到她眼中恍若閃過一抹驚容,只不過她掩飾的極好,周圍的人都未能察覺的到。

「我且問你,在我未來這裡之前,你們準備如何?」

「滅白家滿門!」

「為何!就為了那普普通通的青年?」

「對!」葉蓉眼中沒有任何退卻道,「斷我兒一臂、壞其一眼,滅白家滿門又能如何!怎麼,你想阻止?」

「如此,那我大致也都清楚了。」

規則之主淡淡的點了點頭,手裡的玉如意也被她收好。

她看著分別立於兩邊神帝一方和朝風大帝一方的兩方人手,嘴角劃過一抹笑容。神帝周武眼中充斥著自信,白家滿門被滅,以規則之主的公允,是絕對不會放任不管。

只要她站在自己這邊,有能夠靈活運用時間道法的她協助,就算嘲風他們幾人同時出手,神帝周武也有自信能夠將他們一一鎮壓。

這不光是解決了白家之難,更是解了他的心頭大患。

待到一切結束,他還可以憑藉這恩情跟這位規則之主拉近關係。

說不定……

這時間道心就能被他攥到手裡。

從規則之主的神色上看,她像是準備要宣布結果。

玄機閣和星壇的人都捏緊了武器,他們都得到消息,要是這位規則之主偏向神帝,那麼就算忤逆規則之意,也必滅白家滿門。

就在這時,規則之主看向周武,朝著他輕輕一笑。

看到這抹笑容,神帝周武眼中閃過喜色,嘲風他們卻都是眉頭深鎖,之後那位規則之主便看向葉蓉淡笑著開口道。

「你們想滅白家滿門,對吧,到現在沒想過改變想法?」

「是!那又怎樣!」葉蓉道。

那位規則之主只是輕輕一笑,抓著那名青年規則之主的手向後退出一步。「那……請繼續吧!」 「星壇!」

「玄機閣!」

規則之主話音剛落,玄姬和葉蓉同時開口。兩方勢力人手不在有絲毫遲疑,直接殺向白家一干人等。

「規則之主。」

周武亦是瞪大了雙眸,死死的盯著虛空之上的規則之主。

怒意盎然,渾身氣勢大盛。

薛央等幾位大帝也在這時都逼了上去,數道帝級氣息將周武全然鎖定。可在周武這邊也只有神司,神力宣洩而出凝視著這些大帝。

白家宗族虛空之上慘叫不止,星壇內的繁星之主們猶如虎入羊群,漫天星光閃爍,收割著白家族人的亡魂。

亡魂的匯聚怨氣襲人,耳畔之處儘是哀嚎。

兩位老祖眼眶欲裂,他們眼睜睜的看著手下的族人被屠,看著白家萬年基業被毀。

「是你,都是你!」

白明理赤紅著雙眸看向虛空之上的規則之主,是她宣判了白家的覆滅。

洶湧的殺意從白明理和白金盛的身體釋放而出,那種殺意化實質的刺痛讓女規則之主不自禁的朝著這兩位白家老祖望了過去。

「為什麼!」白家老祖怒喝,「規則之主的存在是為了平衡神族內勢力,你不覺得你的決斷有失偏頗么?」

白明理聲嘶力竭的怒喝著,蒼老的臉此時也被仇恨渲染的扭曲不堪。

面色猙獰的扯著脖子,怒視著虛空之上的規則之主。

其實哪怕規則之主兩不相幫,就算是神帝蒞臨也扭轉不了,有星壇繁星之主蒞臨之後的局勢。

葉蓉的強勢已經在她到這裡的那一剎那,便宣布了白家的滅亡。

「沒為什麼,就看你這家族不爽,不希望你這個家族在留存於世,不行?」

此時這位女規則之主的言辭中確實是摻入了太多屬於她的個人情緒,以規則之主的中庸權衡之道,是不應該出現這種言辭和決策的。

只不過她就是這麼說了,還說的很是理直氣壯。

「你……你……」

聽著規則之主說出的話,白明理的手都被氣的劇烈的顫抖。他緊握著拳頭看向周武,想求他為白家一族施以援手,但讓他絕望的是,周武自始至終卻都未曾想他這裡看上一眼。

他知道了,神帝周武是不會為他們白家撐腰。

就眼前的這些位大帝,此時他的情況怕都是自身難保。

「我要你死!」

就在這時,女規則之主的背後猛然間出現一道怒喝。白金盛一身血光,銀白色的頭髮都在此時染上了淡淡的血色,整個人猶如一柄脫弓而出的飛箭矢從她的背後殺了過來。

太過混亂的局勢都未曾有人注意到他是何時過去的,等那名女規則之主反映過來時,白金盛跟他之間的距離已經不足百米。

百米的距離,對於主宰來說不過是瞬息之間。

「去死吧!」

右手化作利爪狠狠的朝著女規則之主的天靈蓋拍下,跟神帝對峙的幾位大帝也都是心頭凜然。

「時間……靜止!」

只見那位女規則之主不急不緩的口吐箴言,剎那間,在她附近的時間流動竟是完全靜止,白金盛距離女規則之主天靈蓋不過十幾公分的手,也在時間靜止之下停了下來。

「可憐之人,我賜予你來自時間終結的毀滅!」

懸浮靜止在半空中的白金盛,面容和軀體開始有了劇烈的變化。

他的身軀逐漸變得蒼老,臉上也堆滿了像是樹皮似的皺紋,滿口牙齒都是鬆動脫落,雙臂也變得乾枯。

「這是時間加速?」大帝中不禁相互傳音。

棲身為九大道之一的時間大道,他們這些大帝都曾嘗試過去理解參悟。

時間大道分為三個階段,時間加速、時間靜止和時間倒退。在這當中時間倒退屬於時間道法的終章,能將之習得便代表凝聚了時間道心,也屬於三種時間道法中最強的一章。

只不過眼前這位規則之主手下的時間道法,卻是讓他們嘆為觀止。

時間靜止和時間倒退無需多說,這位規則之主能夠相當隨心所欲的使用,他們震撼的是他的時間加速。

時間加速的運用普遍是用來改變周圍的時間流速,提高自己出手頻率。

就好比一名未能參悟時間道法的人,去面對已參悟時間加速的人,對方以二倍、三倍、十倍的時間流速去跟他交手,那位未能習的時間加速的高手自然會手忙腳亂,疲於應對。

這屬於普遍用法,是施加在自己的身上。

也有比較高端的用法就是施加在對手的身上,比如說對方出手即將打重自身要害,為對方施加時間加速,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這樣就可以讓對手由於出手過快,錯過了攻擊要害。

只不過這些都是改變空間內的時間流速,但那位女規則之主……

她是在以時間加速去損耗白金盛的壽元。

可以說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說是主宰級別永恆不滅,其實主宰也不過是壽元足夠悠遠,悠遠到讓人看不到他的終結,但說到底他終究還是有個盡頭。沒有人的壽元是真正的永恆不滅的,哪怕是這世界紀元,也有終結的那一天。

有一點卻不能否認,主宰級別的壽元絕對夠久,甚至是超過了紀元能夠存在的時間。那名女規則之主通過時間流速去消耗白金盛的壽元,而且從外看到的還是如此直觀。

那麼在白金盛的身上時間流速要加速到了多少倍……

十萬、百萬亦或是千萬。

可能白金盛身邊的時間流速要比這還高的多,只不過這些大帝已經不敢在想下去。

這便是九大道的威力么!

哪怕是薛央他們這種大帝,都從未想過大道的威能能到如此地步。如果規則之主中都習得時間道法,他們還怎麼可能會被獵殺。

或者說,蘊藏時間道法的規則之主,誰能殺的了。

他們只能怔怔的看著白金盛從猶似壯年,逐漸走到歲月的終止,在滿心不甘中閉上了眼睛,在到身體骨化……直到化作一抔骨灰,揮灑在天地之間,靈魂都沒能留下! 曾站在神族巔峰高手行列的白金盛,此時卻只留下一抔骨灰揮灑在天地。

神族內的一眾大帝心中的驚嘆都是溢於言表,神帝周武亦是目光閃爍,死死的看著規則之主冷峻的側臉。

「時間大道。」

拳頭輕輕握緊,這是神帝在得到帝星星運之後,第一次如此想要得到的東西。

「金盛!」

白明理紅了眼,滿面絕然的殺了上去。

想要白家在屹立下去已是不可能,星壇的繁星之主們能夠不費吹灰之力將白家的這些普通族人抹殺。

規則之主的偏袒,神族的數位大帝的敵意。

滅族恍若怕是已成定居。

既然如此,白明理也不想在龜縮彌留於事。

殺了她。

他要殺了這個規則之主。

「還敢過來么?」

解決了白金盛的規則之主漠然一笑,她頭都沒回,只是將手指向身後。

「時間靜止!」

沒有任何意外發生,悍然來襲的白明理直接被定在了虛空之上,只不過他的決策卻是跟白金盛有著相當大的差異。

他沒有試圖去打破時間的束縛,而是……

「他要自爆。」

被禁錮住的白明理整個人都是脹開,渾身肌膚都開始破裂,只不過由於時間靜止的緣故,鮮血卻是無法從其體內流淌而出。

透過破裂的皮膚,其體內的神力也化作一束束絢爛的金芒。

帝級主宰的自爆的攻擊力幾乎可以毀天,神族的諸位大帝瞬間在周圍布置出一道光罩,獵殺白家族人的星壇繁星之主全部回到星壇之上,鎮妖塔的修士逃回鎮妖塔,玄機閣修士們都來到光罩之內。

「如姐。」

坐著獨角獸的青年閃過驚慌,女規則之主在看到這一幕時瞳孔也是一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