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是殺人兇手,殺了她的奶奶,以這樣殘忍的手段!

“啊啊啊啊!”

冷苒完全失控的衝過去,卻撞進了一個柔軟的懷抱。

“苒兒,你醒醒,你醒醒,是我啊,是我”

擡眸,冷苒對上那雙狹長妖冶的鳳眸時,微微一愣。

九玉白!面前白衣飄飄,一臉擔憂的男子,是九玉白。

“九玉白,幫幫我,幫幫我!”

冷苒發瘋似的拽住九玉白的手,拽着他就要把他往龍清絕身旁拽。

“苒兒,清醒點,這是幻境,你看清楚!”

九玉白雙手搭在冷苒的雙肩上,不斷的搖晃着她的雙肩,讓她看清楚。

“幻境?”

那麼說這些都是假的?可是她臉上的鮮血那麼刺鼻,溫熱的感覺那般明顯,怎麼會是幻境。

看着冷苒依舊不相信的臉,九玉白無奈的嘆了口氣,雙臂收緊,把這個單薄嬌小的身影狠狠的抱在懷裏。

“與其說是幻境,不如說這是半個時辰前發生過的事情來的更準確,現如今你看到的只是情景從先而已,苒兒,別太傷心,一切有我”

清越的聲音夾雜着濃濃的心痛,他的指腹劃過她的髮絲,心疼的爲她擦乾眼角的淚水,見她如此模樣,他心好痛,好痛。

對不起,苒兒,對不起,不過以後,我不會讓你受傷了,因爲以後你只屬於我一個人了。

“半個時辰前?”

冷苒在他懷裏,喃喃自語,聲音突然就沒有起伏,平淡的讓人害怕。

九玉白擔憂的擡起她的臉,在她的額間輕輕的親吻了一下。

“別難過,我會爲你報仇,殺了龍清絕!”

九玉白眼眸中涌起殺機,聲音冰冷如寒霜。

“龍清絕……他是兇手!”

冷苒擡起眼眸,定定的看着九玉白的眼睛。

看着如此冷苒,九玉白忽然有些感覺到毛骨悚然。

此時的冷苒,給他的感覺,就好似一個人受到巨大打擊後已經完全扭曲的性格一般,而此時的冷苒雖然平靜的讓人有點莫名其妙,卻是最可怕之處。

九玉白知道,他的計劃達到了,可是面對這樣的冷苒,他心抽痛的難以復加。

“是,他是兇手,他不止殺了奶奶,還殺了除了劉大娘,一人外,全村所有的人!”

“全村所有的人……”

九玉白壓抑住心中的不忍,白袍一揮,瞬間四周的一切發生了鋪天蓋地的畫面。

一身玄衣的龍清絕,手提長劍,雙眸嗜血,面無表情的衝進核桃灣村,見人就殺,逢人便砍。

三十戶人家,不管是老人還是孩童,無一倖免。

清澈的溪水被鮮血染紅,蘆葦蕩旁,屍體遍野,死不瞑目的熟悉面孔一張一張的出現在冷苒的面前,當然還有龍清絕狂妄充滿報復塊感的臉。

一個個畫面,一具具屍體,猶如一把利刃,狠狠地刺向了冷苒,冷苒只覺得她的整個世界瞬間崩塌,再也沒有一點色彩。

眼前一黑,冷苒再也承受不住仰頭倒了下去。

九玉白眼疾手快的抱住冷苒,遠遠的一抹俏麗的身影由遠而至。

“將軍還真是大手筆,讓清苗刮目相看”

清靈的聲音夾雜着意思嘲諷。

九玉白眉頭微微蹙起,寒冰一般的眼眸鎖定蠱清苗。

見九玉白不善的眸光,蠱清苗淡淡一笑,攤了攤手:“將軍別誤會,你做的一切對我有益無害,我並不會拆穿你,只是希望以後你能管好這個女人,讓她別再接近龍清絕”

蠱清苗說着,眼眸看向九玉白懷中的冷苒,清澈的眼眸中閃過一絲促狹的笑意。

沒想到這個賤女人竟然得到這麼多男人的寵愛,原本她以爲九玉白和龍清絕都是自己的,即便是自己拒絕九玉白,九玉白心中也是被她的美貌折服的,卻萬萬沒有想到,這兩個男人竟然同時這般刻骨銘心的愛着這個踐人。

現如今九玉白爲了讓冷苒離開龍清絕,竟然不惜用全村人的性命做代價,當真是大手筆。

不過她樂見其成。

“別以爲你是苗疆三公主,本將軍就不敢動你!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不需要本將軍教你了吧!”

九玉白一臉冰冷,看着蠱清苗的眼神毫無憐惜,若不是估計她的身份,她早已死無全屍。

“將軍放心,你不過是爲了抱的美人歸,而我,只要龍清絕一個人而已”

對於他們之間的恩怨,蠱清苗完全沒有興趣,她要得到的是龍清絕這個人和他的心而已。

“但願三公主說到做到。”

九玉白冷哼一聲,抱着冷苒消失在了茫茫白霧中。

蠱清苗看着九玉白消失的背影,嘴角的笑意越發深,伸手,玉簪再次變成馬車,騰空而起,轉瞬消失不見。

未完待續……

-本章完結- 將軍府。

柔軟的軟榻上躺着一個一臉蒼白,額頭上不斷冒出細密汗珠的女子,她喉嚨骨不斷髮出一聲聲淒厲的嘶吼,秀眉緊緊的擰緊,似乎被夢魔纏身,久久不見醒來。

一旁的小丫鬟不敢怠慢,不停的換着汗巾,幫軟榻上的人兒擦汗。

夢境中,冷苒如同一個被遺忘的孩子,不斷的走在白茫茫的白霧中,除了白色,沒有其他的顏色,她不斷的呼喚,沒有聲音,沒有人。

她迷失在其中,不斷的走着,不斷的走着。

“嗚嗚嗚……爹……娘”

一個稚嫩的哭喊聲響起,冷苒身子微微一怔,這個聲音好熟悉。

視線慢慢展開,清晰的恍若真實一般。

一個衣衫襤褸的小女孩,小臉和身上都髒兮兮的,她捲縮在一顆大槐樹下,不停的哭泣。

轟隆隆,天際響起一聲悶雷,打在槐樹上,嚇的小女孩惶恐的擡起眼,身子更加縮成一團,緊緊的靠着大槐樹,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丫頭,天要下雨了,你怎麼躲在這裏哭啊”

一個蒼老卻很慈祥的聲音響徹在耳邊,冷苒瞳孔瞪大,眼淚滾滾而下。

她自然認出了那個蒼老的背影。

那是奶奶,她的奶奶!

“奶奶,苒兒好想你”

冷苒淚水滿面的撲過去,想要抱住那抹蒼老的背影,卻是從她身子裏穿過去。

淚水越發洶涌,她癱軟在地。

回不去了,回不去了,她的奶奶已經不再了。

她再也看不到她蒼老慈祥的容顏,再也感受不到她對她的疼愛以及溫暖。

控制不住的悲傷沒頂而來,冷苒怔怔的看着那雙蒼老的手牽着稚嫩的小手,慢慢消失在她的淚眼裏,那是她遺落在覈桃灣村,差點餓死的那天,遇見了奶奶。

從此,奶奶的身影便陪伴着她長大,而她駒摟的背影卻越來越彎,她髮髻上的白髮越來越多,臉上的皺紋越來越密。

每次淘氣弄髒了衣裳,她總是先僞裝生氣的瞪她一眼,然後說,“苒兒,怎麼弄的這麼髒,快些換了吃飯了。”

每次吃飯時,她總會笑着把好吃的夾進她的飯碗裏,她會說, “苒兒,多吃些,你看同村的孩子那個都比你高,比你壯”

每次噩夢中醒來,她總是默默的陪在身邊,搖動着手裏的摺扇,幫她驅趕蚊蟲,她會說,“別怕,有奶奶在呢,快睡吧”

……

十年的美好,太多太多讓她忘不掉的溫暖陪伴,冷苒根本無法細數,她是多麼地渴望她的日子能一直像那時一樣,有奶奶陪在她的身邊,她努力讓奶奶過的更好,兩人在一起吃飯,每天起來能看到奶奶慈祥和藹的笑容。

那樣的日子真好啊。

“奶奶…”

看着浮現在面前的沈鳳賢,冷苒的聲音卡在喉嚨裏,幾乎用了全身的力氣才喊出了這兩個字,想要拼命地控制住眼裏的淚水,可最終還是止不住地簌簌而下。

沈鳳賢擡眸,呆滯的目光落在冷苒的身上,她眯眼一笑,笑容依舊和藹可親,充滿了寵溺。

“苒兒,你回來啦”

“是,我回來了,奶奶!”

再次撲過去,卻依舊是空的,冷苒心猛的抽痛,感覺一抹冰涼覆蓋在自己的額間。

慢慢的睜開眼眸,當她看到九玉白憔悴的俊顏時,微微一愣。

“謝謝你,九玉白”

冷苒說着微微偏過頭,避開九玉白覆蓋在額間的手指。

看到冷苒依舊梳離的態度,九玉白心微微一擰,不過轉瞬,臉上便恢復了溫潤如玉的模樣。

“餓了嗎?要不要吃點什麼?”

九玉白在軟榻旁坐下,狹長的鳳眸中佈滿了濃濃的情愫,這樣灼熱的眸光讓冷苒心中一陣苦澀。

她在經歷了背叛,失去親人,只有仇恨的這一刻,對於愛情而言,她已經心如死湖,九玉白的心思,她一直都是再清楚不過,不過,以前給不了他,現如今依舊給不了他。

微微搖頭,她蒼白的笑了笑:“我不餓,我睡了多久了”

“姑娘,你都昏迷三天三夜了,我們將軍可是寸步不離的守着你,現在您醒了,多少吃點東西,別餓壞了肚子”

一旁的綠衣丫鬟一臉機靈的插嘴,繼而手腳利索的端來了一碗清淡的米粥。

九玉白只是淡淡的掃了丫鬟一眼,繼而從丫鬟手中接過粥碗,看向冷苒柔聲道:“我知道你的心思,不過你這樣糟蹋自己的身子,沈奶奶在天有靈也會不安,難道你想讓她連走都走的不安心嗎?”

提到奶奶,冷苒心一陣抽痛,眼眶中的淚水打轉,她死死的咬住貝齒,崛強的不讓眼淚落下。

冷苒,你爭氣點,不是哭就有用的,你的眼淚沒有任何人憐惜,你若不變強,核桃灣村三十戶人的性命,奶奶的仇誰來報?你必須堅強點。

看着冷苒仰頭死死的把眼淚憋回去,九玉白袖中的手指不斷緊握。

這樣的冷苒讓他心痛。

因爲對方是龍清絕嗎?

果然,深愛的男人即便是他殺了你至親至愛的親人,你依舊做不到全心全意的恨他嗎?苒兒,果然是愛比恨還要深嗎?

這樣的你,如何能忘記他呢?何時才能接受他呢?

眼眸中閃過一絲沉痛的決裂,看來他做的還不夠,還不夠,這樣的冷苒,愛龍清絕太深,即便有滔天的恨意,讓她殺了自己曾經愛過的男人,確實很難!

苒兒,既然你如此痛苦,那我便幫你一把,只要你全心全意的愛上我,我九玉白髮誓,絕對不會讓你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

“你放心,奶奶的骨灰已經派人送過來了,我想你應該希望送奶奶最後一程,至於其他人,已經妥善安葬了”九玉白輕微的嘆了口氣,看向冷苒的眸光多了一絲無奈和憐惜。

“謝謝你,九玉白”冷苒看着九玉白狹長的鳳眸,儘管不願承認,不過卻是真心實意的感謝他。

“吃了粥好好休息,別想太多”

九玉白起身,對上冷苒一抹深潭的黑眸,欲言又止,終究是什麼話都沒有說,然後把粥碗放在一邊,替她掖了掖被角,轉身出去。

看着九玉白的背影,冷苒眼眸中除了感激還有深深的愧疚。

對不起九玉白,像我這樣的人,不配你喜歡的,請你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

“姑娘,粥得趁熱喝”

丫鬟聰明伶俐,早就看出了將軍對冷苒的不同,不過見到冷苒如此冷冷淡淡的態度心裏對於冷苒有些怨恨。

九玉白啊,將門之後啊,癡情,英俊,才華橫溢,多少姑娘小姐眼巴巴的想要嫁進將軍府啊,她冷苒倒是好,生在福中不知福。

不過她臉上沒有表現出絲毫,而是恭恭敬敬的伺候着。

“你下去吧,這裏不需要你伺候”

冷苒搖了搖頭,倒不是她矯情什麼的,而是確實吃不下。

丫鬟還欲說什麼,嘎吱一聲,房門被推開,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苒丫頭啊,這粥要吃,身體要緊啊”

熟悉的聲音,熟悉的身影,冷苒看着劉大娘關切的眼眸,眼淚再也控制不住,流了下來。

“劉大娘你……”

她暈倒的太突然,滅頂的悲傷襲擊着她,讓她根本沒有世間去顧及別人,當時劉大娘瘋瘋癲癲的,現在看到劉大娘竟然完好如初的站在自己面前,冷苒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哎……都是白公子好心,不僅救好了我,還要救活子軒呢”劉大娘嘆了口氣,想到自家男人的慘死,臉上劃過一絲悲傷,不過想到自家兒子竟然有機會活命,她便也看開了。

至少上天憐憫她,讓她和兒子相依爲命。

“你說子軒哥哥也沒事嗎?”冷苒想要坐起來,被劉大娘按在了軟榻上。

“現在還昏迷不醒,不過白公子說等他尋到藥引,子軒便能醒過來”

“真的嗎?那太好了”冷苒眼眸中閃過由衷的慶幸,畢竟,有人活着是好事,況且霍子軒是好人,他能醒來更好不過。

心中感動的同時,對九玉白的感激越發多了。

九玉白,你做的這麼多,要我怎麼感謝你。

書房。

九玉白迎窗而立,淡淡的月光灑滿他玉白色的長袍,讓他整個人沐浴在月光中,清冷的仿若謫仙。

“她依舊顆米未進嗎?”

九玉白沒有回頭,眸光依舊靜靜的看着窗外,聲音沒有起伏。

“冷姑娘在劉大娘的勸說下,吃了半碗米粥”門外,淡青色的身影恭敬的站在那裏,畢恭畢敬的回答。

“以後讓劉大娘照顧她吧,你只需要保護她的安全即可”

“是”

丫鬟退了出去,九玉白掏出袖中的玉笛,想到和冷苒初次見面的情景,嘴角微微上揚,清俊的臉上染滿了絢麗的柔情。

-本章完結- 一首清越充滿淡淡憂傷的笛聲穿破長空,迴盪在整個院落裏,讓原本躺在軟榻上久久不能入眠的冷苒慢慢閉上了眼眸,夢境裏,有奶奶,有親人,有愛,有陽光,冷苒熟睡的嘴角微微上揚,可見她在夢境中很幸福。

“斷魂曲,你能治的了她一時,治不好她一世,事情已經到這地步,玉兒,不可再心軟!”

低沉充滿了震撼力的聲音從黑暗中襲來,笛聲止,九玉白轉身對着身後的黑影行禮。

“師父”

黑影點點頭,緩緩從黑暗中走出來,一身道袍,一隻拂塵,看似不問俗事的仙骨模樣,但是那一雙如鷹般銳利的眸子卻泄露了他勃勃野心。

“那具純陽之子的肉身意志力堅強,他雖然昏迷不醒,靈魂卻異常頑強,根本驅不走”清修微微蹙眉,響起了霍子軒的肉身,頓時有些頭疼。

純陽之子和九玉白的鬼體融合度達到了百分百,加上太陰之女的血液,融合起來應該不難,假以時日,等得到了蠱毒王養的蠱王后,復活計日可待!

可他們千算萬算沒有想到霍子軒竟然在毫無意識狀態下,魂魄依舊不離體。

若是魂魄不離體,純陽之子不如常人,他們也不能硬生生的逼出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