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心頭一驚,立刻衝到了浴室里。

發現童阮阮光溜溜地躺在浴缸里,他鬆了一口氣,可是他發覺她有些不對勁,眼睛雖然睜著,可是卻空洞無神,身子也在發抖。

慕淵臨立刻走了過去,「阮阮?」

他喚了一聲她的名字,帶了一些溫柔在裡面。

童阮阮沒有任何反應,就像沒有聽到似得。

慕淵臨感覺到一陣冰冷,他將手伸入了水中試探了一下溫度。

驟然,他臉色一凝,縮回了手,手指上沾上了冰冷的水。

霸王一統諸天萬界從楚漢爭霸開始 她居然一直在這裡泡冰冷的水!

該死的女人,居然這麼折騰她自己的身體!

慕淵臨立刻將童阮阮從浴缸里抱了出來,她就像落湯雞似得,渾身冰涼刺骨,沒有一點熱氣。

將她抱出浴缸之後,慕淵臨立刻拿了毛巾為她擦乾了身上的水漬,然後趕緊將她抱出了浴室里,放在了床上。

「你這女人,瘋了是不是?」他為她裹上了被子,並且開了房間里的暖氣。

現在的季節不需要開暖氣,溫度適宜,可是他擔心童阮阮凍出病來。

光開了暖氣慕淵臨還覺得不夠,他立刻脫掉了自己的衣服,鑽進了被子里,抱住了童阮阮冰涼的小身子,將她整個人裹在他寬大溫熱的懷抱里。

漸漸地,童阮阮的身體不再發抖了,可是她整個人就像是丟了魂似的。

「阮阮。」他有些擔心地看著她,手指撩開了她臉上的碎發,「你為什麼要這樣?你想要把自己的身體弄壞跟我做對嗎?」

他握住了她冰涼的小手,輕輕搓著,想要將她的手給搓熱乎了,可是怎麼努力還是涼的,因為她的心都涼了,其他地方怎麼還能熱的起來。

童阮阮沒有理他,她的目光很獃滯,不去看他,不去理他,連呼吸都聽不見。

她只是想讓自己生病,自己最沒有痛苦的時候,就是自己發燒的時候,昏迷了就什麼也不知道了,再也想不起那些痛苦和詆毀了。

她只想讓自己昏迷過去,可是越是想要昏迷,就越是清醒。

越清醒,就越痛苦!

即便童阮阮不說,慕淵臨似乎也料到了她為何這麼做。

「不準再做這種事情了。」他攥緊了她的小手,聲音溫怒,「要不然我對你不客氣!」

「呵。」童阮阮忽然笑了,她的笑聲聽起來十分悲哀。

慕淵臨皺了皺眉頭,「你笑什麼?」

童阮阮終歸是願意看他一眼了,可是這眼神,卻讓人覺得很冰涼。

她什麼也沒有說,就這樣冷冷地望著他,過了好一會兒,才移開視線。

她的眼神彷彿是一道火焰,灼燒了他的身體,刺的他渾身都疼,尤其是心臟那裡,更是疼的厲害。

他討厭童阮阮用這樣的眼神看他!

陌生的,冰冷的,卻沒有恨!

慕淵臨終歸是沒等到她的答案,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萬籟寂靜。

童阮阮的身體已經熱了,恢復了正常溫度,她的呼吸聲十分平穩,而且陷入了睡眠。536文學

慕淵臨輕輕撫摸著她的身體,試探體溫,發覺沒有燙,他鬆了一口氣,好在沒有發燒,她的身體已經經不起生病了。

這樣的孱弱,卻還要割腎,也不知道能不能扛得住?

可是,她是必須要救雨馨的。

「阮阮,跟你姐姐沒關係,你要怪就怪我狠心吧。」

他抱著懷中的女人,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翌日。

總裁辦公室。

慕淵臨坐在電腦前,視線幽幽的盯著電腦屏幕上面顯示的新聞,是關於童澤華向童阮阮下跪,媒體誇張的標題,添油加醋的內容。

評論區是無數人對童阮阮咒罵。

慕淵臨看著這些刺目的文字,目光越來越幽深,黑色的瞳孔涌著一股濃烈的厲色,臉色鐵青得可怕。

想到昨天晚上,阮阮將自己泡在冰冷的水裡,渾身發抖,生無可戀,或許就是被這些新聞刺激的

雖然……可能……也有他的緣故……

這些人真是不要命了,欺負到童阮阮頭上來了,這個世界上能欺負她的人,只有他一個!

慕淵臨伸手按了一下辦公桌上的座機電話。

沒過多久,助理走了進來,嚴謹而專業,「慕總,請問有什麼吩咐嗎?」

慕淵臨將筆記本電腦轉了一下,冷厲的說,「關於這個新聞,全網下架,如果再有媒體敢播,直接封殺。還有,通知下去,慕氏集團跟童氏集團的合作終止,告訴童澤華,欺負我的人,是要付出代價的。」

助理記下了慕淵臨的話,說道:「好的慕總,我馬上就去辦。」

能夠當慕淵臨的助理,能力自然不容小覷,對於慕淵臨的話,更是不存在任何質疑,讓他幹什麼他就幹什麼。

助理離開之後,慕淵臨啪的一聲合上了筆記本電腦。

……

別墅。

到了吃午飯的時間,可是童阮阮卻毫無胃口。

她光著腳丫子坐在窗台上。

風,輕輕吹起她黑色的長發,捲起她單薄的睡裙裙擺。

她整張臉蒼白的,毫無血色,就像一個沒有靈魂的軀殼時,目光毫無焦距的望著前方冰涼的風景。

這裡的一切對她而言都是冰涼的,殘酷的。

砰砰砰,房間的門被敲響,可是,童阮阮彷彿沒聽見似的,沒有任何回應,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門外的人,似乎擔心會出什麼事,於是主動將門打開了。

是管家韓清風。

韓清風看到童阮阮還在,鬆了一口氣,不過看她坐在窗檯,心裡有些擔心她會受涼。

他走上前來,柔聲說道:「少夫人,晚餐已經做好了,你吃一點吧。」

童阮阮安靜如處子,依舊坐在那裡,不聲不響,彷彿當韓清風不存在似的。

韓清風見她不回應,並沒有急著追問,而是安靜的在這裡站了兩分鐘,等她還不回應,他又上前一步,開口道,「無論如何,不要跟自己的身體作對,吃點東西,要不然我把晚餐端上來。」

「……」

童阮阮依舊沉默。

韓清風見狀,轉身要去將晚餐端上來。

忽然間,童阮阮開口,聲音又冷又孤寂,帶著傷感,「有什麼用?我的身體早就已經不屬於我自己了,甚至都沒有權做主。」

她的聲音凄凄慘慘,聽得讓人有些灰心,多絕望的人才會說出這樣的話。

這些日子以來,童阮阮所受的一切,韓清風都看在眼裡。

他轉過身來,高大的身影再一次靠近了童阮阮。 平日里淡漠疏離的眼神,這一刻,帶著一絲對她的擔,「生活選擇折磨你,你也選擇折磨你自己嗎?」

童阮阮微微一怔,末了,她轉過頭看向韓清風,淡淡道:「不然,我又能怎麼樣?」

「……」韓清風沉默了,安靜的站在那裡。

童阮阮自嘲一笑,「我就是個微不足道的人,如果不是我的腎跟童雨欣合適,慕淵臨怎麼可能願意多看我一眼呢?真是笑話,我太自不量力了。」

童阮阮痛苦的閉上了眼睛,兩行淚劃過眼角。

當初,自己如果有那麼一點點自知之明,甚至多照照鏡子,看看自己的醜臉,或許,她會放棄嫁給慕淵臨,她會覺得自己配不上這個男人。

慕淵臨這樣高高在上,矜貴不可一世的男人,又怎麼會愛上她這種女人呢?她低微到塵埃,就像螻蟻一樣活著。

只可惜自己太傻了,居然相信了童話故事裡,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

自己是灰姑娘嗎?

她不是,什麼都不是。

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什麼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都是假的,騙人的,現實比恐怖故事還要殘忍,童話故事全都是假的。

韓清風很是沉默,他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此刻說任何話,好像都是站著說話不腰疼,都不過是風涼話而已。

童阮阮所承受的痛苦,無論放在誰身上,都會讓人絕望的,他們這些旁觀者看著都覺得心寒,可是卻沒有人能阻止慕淵臨。

那個男人,是一個魔鬼,沒有人敢去阻止魔鬼,除非他比魔鬼更厲害,可是,似乎沒有人能比慕淵臨更加厲害。

他就這麼安安靜靜的站在這裡,陪著童阮阮,沒有走,也沒有說話。

不知過了多久,五分鐘還是十分鐘,童阮阮漸漸的睜開了那雙無神的眼睛。

她別過眼來看了他一眼,有氣無力的問道:「你在這裡站著幹什麼?我不吃晚飯。」

她現在什麼都吃不下,也不覺得餓了。

「少夫人,我知道你心裡難過,可是吃飽了把身體養好,才能夠有希望,有時候希望不是從天降的,而是自己找的,你不去找怎麼會有呢?」韓清風的聲音很淡雅,聽起來很令人舒適。

她從來沒有想到,在這裡原來還有一個能讓人舒服的人,沒有壓迫感,他不像是慕淵臨的幫凶,可是,他又的確是他的幫凶。

一個溫柔的幫凶。

「你是慕淵臨的人,跟我說這些,要是被他聽到了,他會對你不客氣的。」

「我知道你不會告訴他,不是嗎?」他微微一笑,風輕雲淡,卻又透著溫柔,這是他與生俱來的溫柔,不知對誰都這樣,還是只對童阮阮這樣。

童阮阮忽然笑了,只是這笑容沒有輕鬆,僅僅只有苦澀而已,她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然後從窗檯下來。

可是,因為在上面坐的太久,她渾身都僵了,血液彷彿都凍在了一起,下來時,兩條腿打顫,沒有站穩,身體往地上倒去。

她本能地想抓住些什麼,可是已經來不及。

關鍵時刻,韓清風衝上前,也顧不得男女有別,將她抱在懷中,摟住她的身子,「你沒事吧?」

韓清風摟著她,發覺她整個身子都是冰涼的。

童阮阮心頭一驚,她立刻強撐著,站直了身子,從他懷中掙脫,臉上閃過一抹尷尬,她扯了扯嘴角說道:「謝謝你,我沒事。」

「沒事就好。」韓清風往後退了一步,極有紳士風度,這一點,彷彿比慕淵臨強多了,那個男人也只會強迫她而已,用卑劣的手段,殘酷的對待她,讓她痛苦。

「少夫人,吃點晚餐吧,如果你實在沒什麼胃口,我讓廚房給你做一些開胃的菜。」無憂愛書網

「可是我真的什麼都不想吃。」童阮阮嘆了一口氣,她來到床邊,頹廢的坐在床上,無力的靠在床頭,目色空洞,沙啞的說道:「一想到自己所經歷的一切,我就什麼也吃不下去。本來,只是慕淵臨傷害我,可是現在,所有人都在傷害我,他們比慕淵臨還要更惡劣,至少慕淵臨傷害我是有原因的。而那些人比慕淵臨還要自私。」

韓清風皺了皺眉,有些不懂她的話,可是忽然間,他想到什麼?於是問道:「你指的那些人是誰?」

童阮阮苦澀一笑,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充滿了無奈的憤怒,「悠悠眾口,現在所有人都在罵我,我的親生父親演了一場好戲來陷害我,讓我成為眾矢之的,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支撐下去。」

韓清風恍然大悟,他說:「少夫人,如果你指的是那些新聞,現在那些新聞全部已經下架了,網路上一點也看不到了。」

冥河傳承 「什麼?」童阮阮有些詫異。

韓清風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打開了搜索欄,然後遞給了她。

「不信你自己可以搜索一下。」

童阮阮半信半疑,她將手機拿了過來,然後輸入了關於她的標題。

她搜索了一下,結果的確如韓清風說的那樣,搜不到關於她的消息了,雖然搜出了一大堆內容,可是這些內容跟她沒有半點關係,那些詆毀她的新聞全部都消失了。

她又換了幾個關鍵詞搜索,全都沒有了。

這是怎麼一回事?怎麼會突然下架了?

這麼多新聞席捲全網,甚至上了熱搜,那麼多人罵她,怎麼說消失就消失了?

如果沒有人在背後這麼做,那些媒體是不可能主動下架的。

童阮阮心頭疑惑不已,她將手機交還給了韓清風。

「之前這些新聞熱火朝天,怎麼突然就沒了?」

韓清風突然露出一抹高深莫測的笑意。

「或者是有人在背後幫你呢。」

「幫我?」童阮阮也想到了這一點,如果沒有人幫她,這些新聞是不可能下架的,那些媒體不可能良心發現。

可是誰會幫她的?所有的人都想害她,都在逼她,誰會那麼好心?

忽然之間,童阮阮睜大了眼睛,難道是他……

肯定是他,除了他,沒有人會這麼好心的幫她了。

看到童阮阮臉上的表情,韓清風猜想,她應該猜到是誰。

「少夫人,你知道是誰了對嗎?」

童阮阮忽然露出一抹溫柔的笑容,多了一些欣慰,「肯定是他,除了他沒有別人了。」

一定是顧寒琛,顧寒琛是個好人,她都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他,一次又一次的幫她。

看到童阮阮笑了,韓清風鬆了一口氣。

如果她能經常這樣笑一笑該多好,她笑起來還挺漂亮的。

雖說這臉上有瑕疵,可是如果耐心一點,仔細觀察,便會發現她的五官長得很耐看,越看越有味道,要比那些第一眼看著驚艷的女人好看多了。

只可惜她臉上的疤影響了這一切,讓人根本就沒有耐心去觀察她的臉,第一反應就是覺得她丑,實際上她並不醜。

「少夫人,有些事情,或許並不是那麼絕望,你瞧,這不是峰迴路轉一點了嗎?」 韓清風知道這些新聞,肯定是慕淵臨勒令他們下架的,只要他一聲令下,沒有人再敢散布關於童阮阮的消息,或許慕淵臨還是有點良心的。

童阮阮深吸了一口氣,她忽然覺得輕鬆了不少,「是呀,峰迴路轉一點了,或許沒有那麼絕望。」

童阮阮望著窗外,漆黑的夜色,突然覺得很黑夜照入了一束光芒,顧寒琛就是她的光芒。

「要不要吃點晚餐?我讓人送上來給你。」

童阮阮本來沒什麼胃口,不過一想到還有人在關心她,她也不想讓那些關心她的人失望。

韓清風說的對,生活選擇折磨她,她不能再折磨她自己,要不然該多痛苦呀。

「管家,謝謝你,雖然我不了解你,不過謝謝你對我的耐心,還有勸導。」

「少夫人,你別這麼說,其實我也幫不了你什麼,最重要的是你自己要想開,否則的話任何人也幫不了你的。」

韓清風並未居功,實際上他也沒有為她做什麼,最多只是說了一些話而已,可是這些話,並沒有讓童阮阮脫離困境。

「你已經幫了我很多了。」童阮阮感激道:「謝謝你。」

韓清風淡淡的笑了笑,隨後說:「我下去給你準備晚餐,麻煩你了。」

童阮阮忽然覺得有些胃口了,不至於連口水都喝不下。

韓清風隨後退下了,到了門口,他停下腳步,轉頭看了一眼。

只見童阮阮走到了窗戶旁,伸了一個長長的懶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