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已經很注意自己行走的方向了,但居然還是回到了原地。

這怎麼可能?

別的不敢說,確認方向的本領秦岳絕對是一流,否則他早死在迷霧森林裡了。

「你在這等一下。」

秦岳偏偏不信邪,這材料市場又不是按照迷宮設計的,怎麼可能迷路?

但僅僅過去了幾十秒的時間,秦岳就在自己的前方等待的融田。

「我們好像走不出去了。」

融田在等待著這幾十秒鐘的時間內稍稍觀察了下周圍,但卻沒有看出來到底是什麼地方不對勁。

「小黑,你發現什麼了嗎?

女人就要狠 小黑?」

當秦岳的目光重新掃描到小黑的時候,小黑正躺在不遠處的地面四肢朝天,似乎非常的放鬆。

「什麼情況?」

融田:「從我剛剛發現走回來的時候,就成這樣了。」 「喂,你到底怎麼了?」

秦岳在心中想要嘗試詢問小黑,但卻是沒有任何的回復。

「現在怎麼辦?」融田看向秦岳。

她看不出來附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周圍的建築沒有任何的變化。

融田同樣也沒有發現任何類似於禁制的波動,一切都顯得相當正常,但這卻是最不正常的情況。

「不清楚。」

秦岳一把將小黑抱起,環顧著周圍想要找出蛛絲馬跡。

「不過如果是想要對我們動手的話,那對方一定會有後續動作。

如果不是針對我們的話,那就簡單了。」秦岳低聲道。

重生宋末之山河動 秦岳和融田乾脆等在原地,今天遇到了太多的事情。

與其現在瞎轉悠消耗體力,不如待在這裡等著事件的發展。

不過在材料市場中出現這種怪事,如果沒有人為因素,那基本上不太可能。

「這小黑貓好像吸到貓薄荷一樣,但是周圍好像並沒有這種植物。」

融田擺弄了幾下小黑的爪子,她忽的想起遭遇了貓薄荷的小貓,似乎都是小黑貓現在的模樣。

「貓薄荷?」

秦岳詫異的看向周圍,這種植物不太適應星痕帝國的氣候,在星痕城基本上看不到這種植物。

即使這裡是材料市場,新鮮的貓薄荷也不太可能出現。

但如果是乾燥的貓薄荷,那應該不會影響太廣泛的範圍才對。

但很奇怪的是秦岳並沒有在周圍發現任何情況,這貓薄荷的氣味似乎就是憑空出現的一樣。

「這個傢伙剛剛在這個位置躺著。」

秦岳抱著小黑闊步走到小黑剛剛躺倒的位置,貓薄荷的氣味人類沒有辦法聞到,但是秦岳有辦法讓這種氣味顯形。

「這是什麼東西?」

當融田看著秦岳從口袋中掏出一塊黑乎乎的東西的時候,有些好奇的問著秦岳、

「這可是好東西。」

秦岳只是沖著融田笑了笑,反手一個小火苗直接落在了上面,一股難聞的氣味瞬間飄進了融田的鼻腔。

「哇,快點拿遠點!」

融田快步遠離了幾步,催促著秦岳將這玩意兒丟開。

「忍耐一下吧,這東西沒有任何害處的。」

秦岳看著融田將自己的口鼻遮掩的嚴嚴實實,低聲的向著融田笑道。

同時秦岳揮舞著自己的手臂,讓這氣味更快的擴散。

「怎麼會有這麼多?:」

僅僅是十多秒之後,周圍的半空中竟是有著各種各樣的色彩,秦岳有些驚詫的看著這些彩霧。

「這些彩色的東西是什麼?」

融田雖然站的有點遠,但是借著傍晚的陽光融田還是能夠清晰的看到這些彩霧。

「一些空氣中沒有的東西。」

「怎麼會這麼多?」融田有些詫異,秦岳面前的色彩太濃重了。

「我大概猜到我們為什麼走不出去了。」秦岳細看了幾眼彩霧快速向著融田說道「屏住呼吸,跟我走。」

融田並沒有出聲質疑,只是默默地緊跟著秦岳的步伐。

秦岳手中的黑色物體依然在燃燒,隨著二人快速的行進,融田能夠看到空氣中的色彩正在不斷的減少。

當融田再也看不到色彩的時候,二人竟是已經來到了材料市場的邊緣,他們的眼前就是出去的路口。

「我們出來了?」融田有些開心,雖然她不太清楚秦岳是怎麼做到的。

「你怎麼了?」

融田卻是忽的發現秦岳沒有任何的反應,回頭卻是發現秦岳正在注視著另一個方向。

「那個老人很特別嗎?」融田順著秦岳的目光看到一個正在掃地的老嫗。

「不清楚。」

「那你還看她?」

「但是只覺告訴我有點問題。」

「我們因為她被困在裡面?」

融田和秦岳就站在路口,看著老嫗將眼前最後一點落葉掃進簸箕。

「那個老頭讓你們來拿什麼東西?」

老嫗不急不躁的將工具放好,回身與秦岳對視著。

「季同大師?」

「難道還會有別人?」

秦岳和融田對視了一眼,他們是不是遇到了正確的人?

「把東西拿出來吧,為什麼這次不是長明過來,你們倆是什麼人?」

老嫗看著秦岳二人的反應,反而先向著秦岳問道。

「您好,我叫秦岳。

現在正跟著季同大師學習鍊金術。」

秦岳很恭敬的向著眼前的老嫗說道,能夠直接叫出長明的名字,眼前的老人應該對於季同很熟悉。

「那個老東西給了你一張紙條吧?拿出來吧」

老嫗深深的看了秦岳一眼,隨後低聲的向著秦岳問道。

「是有一張紙條。」

秦岳撓撓頭,心中雖然驚訝老嫗如何猜出來,但還是把自己懷中的紙條給掏了出來。

在季同再三叮囑的情況下,秦岳倒是沒有把這抽象的紙條給丟了。



老嫗的手掌才碰觸到紙條,紙條竟是直接自燃,僅僅眨眼的時間紙條就已經化為了灰燼。

秦岳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火焰過後,數個秦岳不認識的字元竟然就這麼的在空中飄散著。

「把清單拿出來吧。」

老嫗靜靜的等著這些符號消失,隨即低聲的向著秦岳說道。

「不拿出來我怎麼給你材料?」

「您不會把它燒了吧?」

秦岳咂咂嘴巴,還是沒敢將清單拿出來,萬一清單也沒了他還得再花大量的時間去整理一份。

「我燒它幹什麼?」

老嫗反問了一聲,隨後秦岳就看著原本在自己懷中的清單就這麼的飛了出來。

秦岳下意識的想要將清單攔截下來,卻是忽的發現自己竟然沒有辦法動彈。

「十分鐘后你們倆就能動了,半個小時之內如果沒有辦法走進門的話,你們倆就回去吧。」

老嫗倒是很清楚秦岳二人現在的情況,給秦岳融田留下這麼一句話后竟是直接轉身離去。

「怎麼會這樣?」

秦岳扭頭看著身側的融田,他能夠動彈的就只有脖子以上的部位,即使秦岳還有知覺但卻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四肢。

「沒感受到魔法或是禁制的波動,這是怎麼做到的?」

融田的目光注視著前方已經關閉的大門,這種控制手段融田還從來都沒有見過,老嫗甚至都沒有接觸到兩個人的身體。 小黑:「喵~」——-氣味

融田的疑問小黑一語道破,但只有秦岳能夠聽懂小黑的話。

「小黑貓終於醒了。」

融田有些開心的看著地面上的小黑貓,對於貓貓狗狗這種毛茸茸的動物來說,融田是沒有半點抵抗力的,只是她的家人卻不給她養。

「空氣中有很多沒有味道的氣味。」

「剛剛我沒看到有其他的顏色啊。」秦岳有些奇怪。

「小子,這世界能人多了,你沒看出來不是很正常?」小黑毫不客氣的向著秦岳說著。

「你這麼厲害,剛剛怎麼還會中招?」秦岳當然不會一味被損。

「還不是怪我變成只貓?」

「你不是想變成什麼就變什麼的嗎?」秦岳抓住了問題的關鍵,現在的情況好像和小黑一開始說的不太一樣?

「你管我?」

小黑直接氣呼呼的離開。

一人一貓的對話過程非常短暫,當融田看著小黑搖頭晃腦離開的時候,也不過僅僅過去幾秒而已。

「它還會回來的吧?」融田可憐兮兮的看著秦岳。

「當然會。」秦岳回了一句。

「你有沒有聽過有人能夠利用氣味,來實現控制別人?」

「我倒是見過不少利用氣味殺人的。」融田低聲向著秦岳說道。

「怎麼感覺你有切身體會啊?」

秦岳看著融田的表情變化,有些驚詫的向著融田說道。

「仇家是多了點。」

融田吐了吐舌頭,露出一副非常俏皮的表情,頓時把秦岳給看呆了。

「你們有錢人的生活,好像也不是我想象中那麼的舒坦啊~」

「那在你想象中有錢人應該怎麼生活?」融田有些好奇。

「像什麼吃的用的,用一份丟一份,想去哪去哪,想幹啥幹啥。」

「你那個叫浪費。」融田向著秦岳翻了個白眼。

「不過你說我們因為某些氣味而被控制在這裡?」

「之前我拿出來的東西就是季大師研究出來的工具,它可以讓不屬於空氣成分的氣體染上其他顏色。

我們之前被困在市場裡面就是因為吸入了某些特殊氣體而導致的。」

「那剛剛的那個老人?」

「我沒看出來她是怎麼做到的~」秦岳有些無奈,他的確不知道對方是什麼時候動的手。

紙條是季大師交給他的,即使燃燒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問題,唯一有點問題的就是那些在火焰過後出現的怪異符號。

秦岳與融田正在閑談的時候,在大門的後面,老嫗靜靜的站在窗前,目光透過窗帘的縫隙看著外面的二人。

她的身後幾個懸浮在半空中的盤子,正在不斷的從裡面運送出各種各樣的材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