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不過是一個小孩子,他不過是一個小孩子!蕭奈兒狠狠的深呼吸了幾口,剛要說話,但是話到了嘴邊卻開不了口了,說什麼?讓你小子恭敬點?

“你到底有沒有事情啊?”傅孤白終於不耐煩了,而小二終於看到形式不對,趕緊將傅孤白拉着離開了,蕭奈兒的性格他也有幾分瞭解,作爲蕭氏商行的下屬,必要的恭敬還是要遵守的,而傅孤白又是蕭江海指名的,哪邊惹了事情都頭大,而且傅孤白要是真動起手來,他都連平手的信心都沒有。

蕭奈兒看到傅孤白被小二拉走,這次沒有繼續追上去,心中一陣氣結,傅孤白一個小屁孩竟然能夠惹得她這麼憋屈和鬱悶,修長的小腳不斷的跺着地上的木板,彷彿把這當成傅孤白一樣,踐踏幾下才能消氣。


“奈兒,怎麼回事了?誰惹你生氣了?”旁邊突然傳來一陣問候打斷了蕭奈兒的動作,蕭奈兒擡頭一看,兩個人一前一後的站在她的前面,蕭奈兒口中不善道:“端木武,你怎麼來了?有什麼事情嗎?”

“沒事情就不能來嗎?我想你們蕭氏商行是不會拒絕客人吧?”來人是衝靈宗的端木武,當初小天魔谷出現的端木文的弟弟,旁邊則是他的隨從,端木武臉上笑意不減,似乎早就習慣了蕭奈兒的語氣。

“蕭氏商行是蕭氏商行,我蕭奈兒是我蕭奈兒,你要做客就去,別來煩我!”蕭奈兒看着端木武的眼神愈發的不滿,眼中的意思很明顯了,就在等待端木武自己識趣的離開。


“當日在拍賣的時候,奈兒你真是明豔動人啊!”端木武彷彿沒有聽到蕭奈兒送客的意思,反而轉了一個話題說道。

“我對你沒興趣,你還是省點心吧!”蕭奈兒看端木武沒有一點離開的意思,直接將話題挑明瞭,端木武的那點心思她還是瞭解的,話音剛落,看都不看端木武一眼,轉身就離開了。

端木武靜靜看着蕭奈兒的背影,面沉如水,他沉聲道:“查查讓奈兒這麼氣憤的傢伙是誰,我要好好的討教兩句。”

“是。”旁邊的隨從聽到端木武吩咐,立刻應了一聲跑去收集情報了。

……

“還沒到嗎?我想睡覺了。”傅孤白和溫如玉隨着小二七拐八拐,半天下來愣是沒有抵達傅孤白想要的睡房。

“實在抱歉,蕭氏拍賣場一般爲了保證客戶的隱祕性,一般都將房間的位置安排的比較隱蔽。”小二朝傅孤白告罪道,腳下的速度不自覺的快了幾分。

“話說,你們蕭氏商行都有個這麼潑辣的千金小姐啊?你等下別把我在這裏的事情給她知道,等下我要是醒來發現她在滾我的牀單你就該死了。”

“……”聽了傅孤白的話,小二的額頭上冷汗直冒,傅孤白的話讓他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所幸,走了這麼久的路終於達到目的地了,讓小二忍不住的鬆了口氣,打開眼前的一扇門,沒有回答傅孤白剛纔的話,說道:“到了,傅公子,就是這裏了。”

“哦,走了這麼遠的路終於到了,通訊靈石你有吧?”傅孤白腳下一動,逐流身法直接發動的撲進房內,然後轉身對小二說道。

“嗯。”

“聯繫方式留下你就可以走了。”傅孤白讓小二留下聯繫方式就下了逐客令,溫如玉也沒有心思去管了,事情現在怎麼搞,除了小勢力外,也就他們四個大勢力根本傷不到筋骨,一切看的就是衝靈宗的決定了,現在又不需要他什麼事情,偷得浮生半日閒,到時候恐怕就要忙起來了。

……

“少爺,剛纔惹惱蕭奈兒小姐的人名叫傅孤白。”而端木武坐在蕭氏商行的會客廳中,看着站在一旁的隨從,問道:

“傅孤白?他是什麼人?”

“傅孤白出身兵域,這次新來的歷練弟子,這次交易廣場的事變也是由他而起,而此子今年不過十一歲,青冥劍派和蕭氏商行在這的負責人都對此子十分的在意和關注。”隨從手中拿着一張紙,念着上面寫的情報道。

“也就是說,是一個小孩咯?”端木武越聽越警惕,直到聽到傅孤白不過十一歲,直接過濾了隨從其他的話,臉色緩了幾分。

“是的。”隨從回答道。

“沒想到奈兒竟然是和一個小孩慪氣,是我多慮了,不過這個傅孤白竟然是引起這場風波的人,雖說三足鼎立的情況早就該緩緩格局了,傅孤白的出現不過是一個契機而已,只是一個十一歲的少年就能達到煉氣化神,這個倒是不能小看。”端木武自嘲了聲,緩緩說道。

“據情報上說那位傅孤白剛剛殺了金古修,不過用了一招,而上次殺了金古烈纔是引發這次的風波的根源,而更重要的是,擊殺金古烈的時候,此子纔剛入小天魔天,實力不過一品。”隨從又吐出一個重磅消息,讓端木武的神色不由得變了變:

“什麼?金古修已經達到七品,但是實力穩壓一般八品高手,此子的天賦實在驚人!我要好好和大哥商量一下了,如此實力如此天賦,難怪蕭江海和遊蕩頂都在拉攏!”

“哈哈哈,端木兄說笑了,人才自然是人人搶着要,這怎麼能怪我呢?”

蕭江海聲音從門外傳來,端木武聽到聲音趕緊起身,畢竟是和他大哥一個級別的負責人,規矩是必須的。 “失言失言,還望蕭兄不要見怪。”端木武拱了拱手,尷尬的笑道。

“端木兄這麼說是不是太看不起我蕭江海了,我蕭江海是那種沒肚量的人嗎?”蕭江海擺擺手,道。

“呃,呵呵,蕭兄大才。”端木武一愣,才笑道。

“端木兄對傅孤白此人有興趣?”蕭江海轉過話題道。

“難道蕭兄還不知道這個傅孤白把奈兒氣的火冒三丈呢!”端木武用開玩笑的口吻說。

“端木兄還不知道傅孤白這個人的性格怪異吧?老實說,我也很頭疼呢。”蕭江海見識過傅孤白的性格,自然開口道。

端木武對傅孤白的興趣又上升了幾分,不過一碼歸一碼,他開始和蕭江海談起了正事。

“那我改日去會會這個傅孤白,到底有什麼過人之處,好了蕭兄,不必說那個了,我這裏有一批貨……”

……

小天魔天的某個地方,杜望和齊長生那個地方的交易廣場離開。

“主人,三鼎交易場據說發生了械鬥事件,肇事者沒有抓到。”路上齊長生在一旁說道。

“那裏看來有事情要發生了,貨物呢?準備好貨物,我們發財去。”杜望聽到齊長生的話沒有半分的猶豫,直接拐了一個方向,去往傅孤白所在的三鼎交易場了。

……

“滴滴滴!”

此時,傅孤白所在的房間傳出奇怪而緊促的聲音,從傅孤白的乾坤布袋之中傳出,而傅孤白陷入夢鄉沒睡得正香,就被這個緊促的聲音吵醒,拿起通訊靈石一看,卻看見蕭江海的頭像卻出現在上面。

“有話快說。”傅孤白從夢中吵醒,正火大無處發,等蕭江海說完後,他還要補上一覺。


“不好意思打擾了傅兄弟的睡覺,不過這裏有一份事情,希望傅兄弟能夠幫我完成……”蕭江海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傅孤白打斷了:“叫小二拿給我就可以了,事情不差這個時候吧?”

“好。”蕭江海看到傅孤白一臉不耐煩,識趣的說完掛掉了。

“咚咚咚——”掛掉完門口就傳來了小二的敲門聲,還有小二的聲音:“傅公子?”


“你特麼有完沒有,現在幾點了?”傅孤白終於火了,朝門口狂吼道。

“現在已經正午時分了,傅公子。”小二說道。

“很好,我在睡一覺,等我醒了在叫你,午餐放在門外。”傅孤白聽到小二的聲音,被子一蒙,直接喊道,這個房間也太陰暗了,一點陽光都沒有。

“傅公子……”小二對於傅孤白的無理取鬧不知如何面對了,只是當家交代的任務沒有完成,他也必須再次吵醒傅孤白了。

“你丫還不滾蛋?”剛要睡下的傅孤白又聽到小二的聲音,終於不耐煩了,頭從被子中探出,話音提高了幾分。

“當家這裏有一份任務情報,請您過目一下。”小二說道。

“叫一個小孩去打打殺殺很有意思嗎?從門縫裏仍進來,不然交給溫如玉也可以。”傅孤白一口氣說完這麼多,終於耗盡探頭的力氣,直接縮了回去,任小二如何說也不迴應了,無奈小二隻好從地下的門縫中將那張寫着任務的白紙擠了進去,然後爲了保險起見,只能又給溫如玉說了一番。

……

此時,青冥劍派的駐地之中,遊蕩頂和遊離所正站在一起。

“現在我們的人手和旗下的商鋪損失了多少?”遊蕩頂問道。

鬼仙狂妃:王爺求雙修 ,貨物的損失,在加上專業的人手,生意不好繼續做下去了。”遊離所看着手中的數據,回答道。

“他們的損失呢?”遊蕩頂接着問道。

“從我們反擊的時候開始算的話,他們就死個一個金古修畢竟嚴重,其他的算上去其實和我們差不多,現在街上也沒多少人了,這事情一發生,不是選擇戰隊就是選擇離開。”遊離所沉吟了片刻,才說道。

“既然事情都到這個地步,買賣就先關着吧,我們動手的時候就要開始了,這個三鼎交易場遲早需要改名的。”遊蕩頂點點頭,說道。

“可是讓傅孤白去刺殺金古冥真的行嗎?”這次還遊離所發問了。

“沒關係的,傅孤白和萬獸門早就結下了樑子,這事情根本無法算了,就怕傅孤白的性格拖拖拉拉,沒有好處的事情他恐怕不會多做什麼。”遊蕩頂肯定道,沒想到他竟然打算讓傅孤白去刺殺萬獸門的負責人。

“那大哥你打算給他什麼好處?”遊離所看出遊蕩頂早有準備,好奇的問道。

“好處自然是有,他就孤家寡人,算上那個溫如玉不過兩個人,到時候劃分一塊小地盤給他,然後一些戰後的貨物,這些他絕對能夠滿意。而是是先支付一些給他而已。”遊蕩頂說道。

“大哥英明。”遊離所不大不小的拍了一記馬屁,兩人的會話結束。

……

接近傍晚時分,傅孤白終於從第二覺醒來了。

傅孤白懶洋洋的打了一個呵欠,牀上的都讓他忍不住陷了下去,口中自言自語道:“睡覺睡到自然醒,這纔是人生一大樂事!”

說完,做了幾個伸展運動,才走到門邊撿起小二拿來的那份任務情報。

“刺殺金古冥?有必要這麼送死的任務嗎?”傅孤白一入眼就看到那特別醒目的幾個字,不過下面明顯不止這些字,瞥了幾眼,傅孤白才念出上面寫的:

“刺殺陸火炎?這個排行第二嘛?陸火炎混得真差?這個算是我的刺殺列表吧?刺殺金古冥算是主任務,其他都是支線了?算了,沒有規定時間就慢慢來。”

傅孤白打開門,正好發現溫如玉正好這時候也從對面的一個房間中出來,氣息又有上漲的感覺,這麼拼命修煉幹嘛?溫如玉看到傅孤白一愣,半晌才走到傅孤白身邊給他來了一巴掌。

“你以爲做夢啊!現在不是做夢!”傅孤白對於溫如玉這次莫名其妙的拍自己有意見了,直接說出來。

“我知道,想看看過幾天還拍的到嘛!”溫如玉也難得開了一次玩笑,然後正色道:“你看到那份名單了沒?”

“看了,小二還說了什麼?”傅孤白點點頭,問道。

“小二還拿給我一個乾坤布袋,就走了,說是預支的……”溫如玉話還沒說完,就被傅孤白打斷了,氣的又拍了傅孤白的腦袋。

“預先支付的任務獎勵,拿出來看看。”傅孤白一聽到溫如玉的話,就直接開口道,直接伸出手討要。

“急什麼啊!”溫如玉嬌嗔了傅孤白一眼,拿出一個乾坤布袋就交給傅孤白。

如果是預先支付的話,就算百分之一也不少了,傅孤白期待的打開乾坤布袋,直接盤腿坐在地上,掏出其中的東西。

練氣丹?有了。

辟穀丹?也有了。

生血丹?特麼盡搞些我有的,暴風雨來多點吧!

連續掏幾下都是傅孤白常見的丹藥,這種摸獎彷彿實在讓他很鬱悶了,不過好在還沒摸完。

繼續,傅孤白伸出手摩擦了一下,然後做出了一個龍抓手的動作,繼續伸了下去,卻不知爲何又被溫如玉拍了一下,不過這依舊抵擋不住傅孤白摸獎的熱情。

“還有一些什麼丹藥嗎?金古烈和金古修的乾坤布袋也有這種丹藥呢?”傅孤白看着手中黃豆大的丹藥,聞着其中的清香,忍不住開口道。

“這是三品丹藥,培元丹,和練氣丹一個系列的,突破的時候專用的。”好在不懂問溫如玉,一下子就有了解釋。

“怨念啊怨念,兵域怎麼沒給我們配備這種東西?”傅孤白估摸着乾坤布袋估計還有不少,聞着藥香忍不住咬了下去,淚流滿面的說道。

“你加入兵域的時候沒有仔細瞭解過兵域嗎?”哪怕溫如玉對傅孤白的無知有些瞭解,還是忍不住翻了白眼道。

“沒有,戰無名帶我來的。”傅孤白很直接的說出了戰無名的名號。

“煉神返虛在兵域都算不上什麼,怎麼會給我們配備這些?”溫如玉的話終於讓傅孤白嚇了一跳,小心的問道:

“那你的意思是?我們是弱暴了的層次?搶這些怎麼還要死要活的?”

“慾望纔是人心的唯一動力嘛,這是某位即將破空的存在說的,結果就出現這事情了。”溫如玉解釋出原因。

蛋疼啊,還是繼續摸獎吧!傅孤白也懶得想這些,手繼續伸下去了。 這次傅孤白的手剛伸入乾坤布袋,其中就傳來了乒乒乓乓的響聲,拿出來一看,竟然是一捆綁在一起的低階法器。

“武器?都是低階法器一系列的,連續給我來了幾副,這個屁用,乾坤刀幣呢?難道還要我自己跑去賣掉嗎?”傅孤白納悶了一下,一個接着一個的東西從乾坤布袋拿出,然後換入另外一個乾坤布袋。

“還有草藥,這個可以留着。”摸着摸着,傅孤白終於摸到了幾根靈氣逸散的草藥,又拿出一個乾坤布袋分類裝好,現在這個階段都連什麼事煉丹都不知道,留着等回到兵域再去傳功執法閣找找吧。

“還有石頭,上面刻畫的那些蚯蚓是什麼東西?”傅孤白的伸入乾坤布袋的手碰到一個硬物,發現不是靈石,沒有靈氣,隨隨即掏出來觀摩了一下,孤陋寡聞的他還是不懂這是什麼石頭,不過溫如玉眼尖,抓住時機的出口了:

“陣石?”

“什麼是陣石,佈陣的嗎?”傅孤白裝出一副好奇寶寶的模樣,難道這種石頭放在地上就可以發動了嗎?溫如玉懂的還真多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