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今天的李彬還是比較低調的,沒有開他那輛黑色寶馬,而是徒步在街上慢悠悠的走著,好不容易到了東城的古董街,此刻李彬竟然發現,八寶齋里除了王師傅之外,根本就沒有發現趙銘的身影。這讓李彬多少有些失望。於是他決定和八寶齋里的王師傅先聊聊天,或許再過一會,趙銘就會到店裡來,

功夫不負有心人,果然沒過多久趙銘來到了八寶齋,和趙銘一起的還有孫晴。看到李彬出現在八寶齋里,趙銘一臉的詫異。

眼前的李彬很眼熟,趙銘發現眼前的李彬,就是前兩日在八寶齋外面參與賭石,開著黑色寶馬車的男人。

李彬望著眼前的趙銘,開門見山的說:「這兩日省城的古玩市場里正準備搞大規模的賭石活動,不知道你是否有興趣參加?若是有興趣的話,考慮一下,到時候我們一起到省城去玩!」

李彬的話讓趙銘多少有些心動,可是目前他好像真的沒有辦法答應李彬的請求,孫老闆還在住院,若是他不在,八寶齋里就只有王師傅和孫睛兩個人,說什麼他也不放心啊。 這世界畢竟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趙銘知道有自己有一雙可以透視的雙眼,可是也不想因為此事,總是這麼的張揚,在他的內心,還是覺得萬事低調些為好。

「這件事我會考慮,不過我要先跟我的老闆商量一下才行……」趙銘望著眼前的李彬,笑著說道。

李彬特別想讓趙銘陪著他一起回到省城,畢竟在省城裡參與的賭石規模和陣勢可比在東城這裡的大多了,而且那賭石一場下來沒個幾百萬,幾千萬的身家根本就不會去玩,所以李彬要的就是那樣的刺激和心跳。

傍晚趙銘和孫睛一起到了醫院,省城的賭石交流會無論如何也是要和孫老闆商量的,雖然他現在是孫睛的男朋友,可不管怎麼說,孫老闆都是八寶齋里的老闆,而他也是八寶齋的夥計。

「孫老闆,聽說省城的古玩市場兩天後會有一場大型的交流會,我想去參加,但是卻也想著跟你先商量一下!」趙銘站在那裡,一臉淡然地說。

孫老闆一聽趙銘說起的省城古玩市場里的賭石交流會,眼神中便泛著光芒,若是孫老闆沒有發生車禍,以他的性子,一定會讓趙銘到省城裡參加賭石交流會的,只是眼下,店裡只有王師傅和孫睛兩人,感覺人手的確是少了些。

可同時孫老闆又充滿了猶豫,不能因為自己出了車禍在醫院躺著,就不讓趙銘去參加省城的賭石交流會,更何況趙銘也有這方面的天賦,他去參加除了對他個人今後在古董行業奠定基礎之外,還可以藉此提高八寶齋的知名度。

若是不久之後八寶齋里收購的那些古玩珍品都能拿到省城大型的拍賣會上,想想也是件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權衡再三之後,孫大德笑著說:「行,明天先在店裡好好上班,傍晚時分出發前往省城,此次一定要在眾多的賭石愛好者中脫穎而出,為咱東城,為咱八寶齋揚名。」

孫睛站在一旁,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沒想到父親孫大德竟然同意了,趙銘自己都說只是來和他商量,沒想到他竟然就這麼輕易的同意了,她老爸也真是的。這假請的也太容易了些。

一想到趙銘明天晚上便要離開,要到省城去參加所謂的賭交流會,孫睛的心裡就特別的不爽,等趙銘走後,八寶齋里就只剩下她和王師傅,想想就覺得無聊。

趙銘一轉身,看到孫睛抓狂的表情,心裡瞬間便猜測到,孫睛一定是在生氣,他去省城參與賭石交流會的事情,可如今事情已經成為定局,他也不想再去改變些什麼,更何況在趙銘的心裡也是特別想去的,他走上前,決定好好的安慰一下孫睛這隻小刺蝟。

「一會兒帶你去吃蛋糕,七若滋的蛋糕特別好吃,而且二樓還可以小坐一會兒,我記得你之前好像很喜歡那裡的。」趙銘拿蛋糕誘惑眼前的孫睛。

雖然草莓蛋糕是孫睛的最愛,可是這個時間吃蛋糕,難不成趙銘想讓她變成大胖子啊,想到這些,孫睛噘起了小嘴巴。

看著兩人在那裡吵架,一旁的董桂花和孫大德眼神里儘是笑意,不過她們的女兒孫睛這般的任性,能遇到趙銘這樣好脾氣的男生也實屬不易,看著兩人打情罵俏的樣子,孫大德和董桂花彷彿一下子憶起了之前的那些美好。只可惜如今已經是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趙銘牽著孫睛的手,兩人出了醫院,便漫無目的走在街上,孫睛突然想起趙銘之前在醫院附近酒店訂的房間還沒有退房,便一臉緊張地說:「我忘記幫你辦理退房了,怎麼辦?」

望著眼前單純而有些任性的孫睛,總是這麼突然間的一驚一乍,趙銘瞬間不知道說些什麼,不過他早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孫睛,若是有天,她突然變得安分起來,那一定是發生了什麼嚴重的,讓她感覺不開心的事情。

對面的街道上就是蛋糕蛋,孫睛一下子便發現了,她笑著說:「你剛不是說要請我吃蛋糕的嗎?瞧,對面就是了!」

孫睛的樣子看起來很興奮,趙銘牽著她的手朝著街道對面的蛋糕店走去。蛋糕店裡的店員一看到眼前出現一個陽光帥氣的男生牽著一個漂亮女生的手站在櫃檯前,瞬間都特別的開心。

或許現在這個社會,不管是做什麼,人都會先去看顏值,畢竟沒有人有義務和時間去通過你醜陋或是邋遢的外表去探究你的內心或是靈魂。

「請問兩位是想吃些簡餐呢?還是需要一些麵包和甜品呢,而且剛做好的抹茶蛋糕很不錯哦……」女店員看到孫睛的眼睛一直盯著櫥窗里的蛋糕,便猜想眼前的漂亮美眉一定喜歡吃蛋糕,而且她的猜測向來都是很準確,畢竟她察言觀色的能力也算是登峰造極。

「好吧,就要一個抹茶蛋糕,再來些巧克力曲奇餅乾!」孫睛興奮地說,說完這些便同趙銘一起朝著樓上走去。

這個時間樓上除了吃蛋糕的人,還有一些人點的簡餐,類似於牛排或是咖喱雞塊飯之類的,大都是一些約會的小情侶,此情此景,對於前來約會的趙銘和孫睛,可以說是尤其的合適。

李彬此刻一個人住在酒店裡,這會兒才晚上八點多,讓他這樣的一個自在慣了的公子哥,這個點兒老老實實地待在酒店裡顯然是不可能的,下午父親李振國提前離開的時候,原想帶著他一起回省城,可是被李彬婉言拒絕了。

對於李振國而言,與其讓兒子李彬回到省城和那些狐朋狗友一起去闖禍,倒不如讓他在這東城待上幾天,更何況自己的同學是東城古董街聚寶堂的段老闆,多少也會有些照應,於是便自己先行離去。

可是李振國卻不知道,他的兒子李彬,早已經有了自己的打算,留在東城不願意離開,那是因為要等著明晚帶上八寶齋里的資深鑒定師趙銘一起離開。這樣耗著,就是想要帶上趙銘,回到省城,參加省城古玩市場里的大型號賭石交流會。

相信到時候高手雲集,一定特別的刺激好玩,不管怎樣,李彬現在倒是特別看好趙銘,他感覺趙銘肯定會在眾多的人中脫穎而出。

無聊的李彬撥通了東城裡王少和郭少的電話,可是兩人卻是一直都沒有接聽電話,李彬猜想這兩個紈絝子弟這個時間不是在飯局上,肯定就是在賭局上,再晚些自然就是沒事在城中找樂子了,畢竟大家都是一路人,對於郭少和王少,李彬再清楚不過了。

既然沒朋友陪著一起玩,那隻能玩手機遊戲了,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只有等著到了省城暢快地好好玩一玩,想到這些,李彬的心裡多少有些不爽,不過幾局遊戲下來,早已經把心中不爽的情緒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趙銘和孫睛在蛋糕店裡靜靜地坐著,服務人員將抹茶蛋糕端了上來,小小的蛋糕在孫睛的眼中是那麼的美味,或許上一秒她還在擔心著吃蛋糕會長肉肉,會變胖,可是這一秒,看到眼前的蛋糕,卻是已經不管不顧起來。

趙銘吃著盒子里的剛做好的,還熱乎著的巧克力曲奇餅乾,只感覺口腔中甜膩酥脆,或許之趙銘還會特別抗拒吃這些甜膩膩的東西,可是和孫睛交往了這許久,他好像早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被孫睛影響,潛移默化間,彷彿也沒那麼討厭吃甜食了。

特別是在心情煩悶的時候,吃上一些甜食,瞬間就會變得特別的開心,正當趙銘吃著餅乾,望著窗外發獃的時候,孫睛將勺子中的抹茶蛋糕遞了上來。

「快嘗嘗,這個是抹茶味兒的蛋糕,是不是也很好吃啊,之前一直喜歡吃草莓蛋糕,沒想到這抹茶蛋糕也是別有一番風味,以後我要把這裡所有口味兒的蛋糕都吃上一遍,可以嗎?」孫睛望著趙銘,撒嬌著說道。

「只要你喜歡,當然可以了!」趙銘笑著說,眼神中儘是滿滿的寵溺。窗外可以看到車來車往,還能看到閃爍的霓虹,這個時間,和自己喜歡的女生牽手走在街上,就算是一起散步也是件很浪漫的事情。

孫睛正吃著蛋糕,突然想起,明天晚上趙銘就會到省城去,參加省城古玩市場里舉行的超大型的賭石交流會,雖然有些不舍,不過作為趙銘的女朋友,她還是希望趙銘能一切順利。

「希望你明天一切順利……不過,一定要記得想我哦……每時每刻……」孫睛吃了一口抹茶蛋糕,便把臉轉向窗外,趙銘一臉鬱悶地望著她,許久后溫柔地笑了起來。

外面夜色如醉,趙銘和孫晴從蛋糕店走了出來,趙銘決定送孫睛回醫院附近的酒店裡,這段時間,孫老闆一直在住院,孫晴住在酒店裡,去醫院的時候也會方便許多。而且距離趙銘也會相對近一些。兩人每天早上都可以一起去上班。 酒店外面孫睛望著眼前的趙銘笑著說:「時間還早,要不上去坐一會兒吧。」這樣的夜晚,面對孫晴的邀請,趙銘的心裡多少有些心猿意馬,他怕自己面對孫睛時會定力不足。可是兩人談戀愛了許久,趙明對孫睛一下都是特別尊重的。

趙銘抬起手臂,看了看腕錶,笑著說:「是啊,時間還早……」之後便同孫晴一起朝著酒店走去,剛坐上電梯就有一男一女也匆忙的進了電梯,可能是借著酒意,電梯里的男女竟然旁若無人的擁抱親吻,電梯在二樓停了下來,那一男一女出了電梯便快速朝著客房奔去,看著電梯又迅速的關上,電梯里的孫晴和趙銘兩人多少有些尷尬。

現在的許多男生女生談個戀愛,很快便會無所顧忌地在一起。這樣的速食愛情,也讓許多保守的男女在戀愛中處在了絕對劣勢的地位。

電梯到了三樓,孫睛趕緊走出電梯,她拿出房卡,然後和趙明朝著三零七房間走去,門打開以後,孫晴趕緊插上了房卡,房間里馬上變得明亮起來。

這幾日,孫晴雖然在酒店裡睡覺,但每晚她都不會關掉房間里的燈,因為她怕一個人睡。這個習慣小時候就有了,可能是和父母分房睡的太早,她時常覺得自己特別沒有安全感。

趙銘坐在房間的椅子上,孫晴燒了一些水,然後倒了一杯給趙銘。她笑著說:「今晚你陪我一起吃甜食,我真的好開心哦,你有沒有覺得很開心嗎?」

或許此刻的孫晴對於趙銘陪他吃甜食,多少還是有些感動的。只是女孩子都喜歡吃甜食,但是吃了之後又有些後悔,因為怕長胖。

「跟你在一起,我什麼時候都會覺得很開心。」趙銘望著孫晴一臉溫柔的說。在趙銘的心裡,像孫晴這樣單純善良的女孩子實在是不多,而且孫睛的脾氣是任性了一些,但也不是那種胡攪蠻纏蠻不講理的女生。

聽到趙銘這麼說,孫晴的心裡特別的甜蜜,她笑著說:「是不是因為,你今晚吃了太多的巧克力曲奇餅乾這會兒嘴巴竟然也變得這麼甜,這麼會說話了?」

「你怎麼知道的,要不要嘗嘗?」趙銘離孫晴本來就很近,此刻還如此曖昧地說,讓孫睛的心裡一陣小小的緊張,還沒等孫晴反應過來,趙銘已經覆上了她的唇。

房間里充斥著一股曖昧的味道,許久之後,趙明才放開了孫晴,他很清楚,在他和孫晴沒有結婚之前,絕不會越雷池一步,在這段感情中,孫睛對他來說,不只是一種尊重,更是一種愛與責任,面對孫晴這樣單純柔弱的小女生,趙明只想永遠保護她,寵她愛她,不讓她受任何的傷害。

趙銘起身笑著說:「時間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明天早上我會打電話給你,叫你起床,我們一起買了早餐送到醫院,然後再到八寶齋去……」

孫晴待趙銘走後,心裡多少有些糾結,他不知道趙明是不是不愛她,還是她沒有魅力,特別是,趙銘在面對她的時候竟然如此的理智,這讓孫睛很納悶。可是剛才兩人親吻的畫面還是不停的在腦海里浮現,擾的她無法進入夢境。

一大早像往常一樣,趙銘打電話讓孫睛起床,然後兩人一起買了早餐,送到醫院之後,便手牽手一起到了八寶齋。王師傅早已經到了八寶齋里,此刻正拿著雞毛撣子在那裡打掃衛生。

趙銘買了早餐,而且還多買了一份給王師傅,三人這會兒正坐在八寶齋里悠閑的吃著早餐,自上次八寶齋舉行賭石活動之後,八寶齋的生意一直都不是特別的火爆,不過王師傅卻覺得這實在是太正常不過了。

在王師傅的眼中,古董行業不可能生意如同街上賣大白菜,或是賣服裝,或是賣電器,或是賣生活必須用品那樣,生意天天那麼的火爆。

畢竟一件古董或是上好的玉器珠寶。從大概三至五萬到幾十萬、幾百萬、甚至幾千萬不等。若是生意天天火爆,那還怎麼得了,豈不是所有的人都改行開古董店了。

一上午,店裡來了零星幾個人,大都是前來諮詢賭石的事情。吃了午飯,三人坐在店裡,王師傅一邊喝茶,一邊聽著戲曲,孫晴到二樓的辦公室里去午睡,趙銘一個人坐在那裡,心裡瞬間覺得空空的。

或許像趙銘這樣的人,就應該時常走在路上,一閑下來,他就會覺得說不出的空虛。此刻的趙銘,對明日省城古玩市場里的大型賭石交流會,充滿了期待和熱情,一想到交流會上的畫面,趙銘就感覺熱血沸騰。

下午兩點鐘左右,李彬出現在八寶齋外,他開著那輛拉風的黑色寶馬車,從車上下來的時候,還帶著一個酷酷的墨鏡。這讓古董街上的小商小販兒,還有那些古董店的老闆都紛紛看起了熱鬧,他們都在猜想趙銘什麼時候竟然會認識這樣的公子哥兒。

李彬瀟洒地摘掉墨鏡,進入了八寶齋,他看到趙銘此刻正在發獃,用手指在趙銘的面前前晃了又晃。趙銘不爽的起身,然後一揮手,李彬趕緊趁機把自己的手縮了回去。

「在想什麼呢?我們今天下午五點出發,早點兒到省城裡!晚上請你吃大餐!也好讓你和我身邊的那群朋友相互認識一下!」李彬望著趙銘笑著說。

一旁的孫晴聽到李彬說的這些話,心裡超級不爽,要知道,趙銘可是她的男朋友,她可不想趙銘跟著眼前的這個紈絝子弟學壞了,到時候就變得不乖,不可愛了,此刻孫晴正用一雙凌厲的眼神兒瞬間秒殺著眼前的李彬。

感受到一道怨恨的光朝著自己襲來,李彬下意識的朝著孫晴望去。這不望還好,一望瞬間嚇了一跳,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長得如此漂亮的女生,怎麼會對他這般有敵意。

「這位美女是誰啊?我怎麼沒見過呢?」李彬望著一旁的王師傅和趙銘,笑容燦爛地問。顯然,李彬這次來東城,就是了聽了王少和郭少的話,奔著趙銘而來,所以對孫晴這樣的美女根本就沒有留意。

「她可是這八寶齋老闆的千金,不知你是誰?來我們八寶齋里幹什麼?」王師傅望著眼前的李彬。沒有好臉色的問。

眼前的李彬是那麼的張揚,在王師傅的眼中,根本就覺得李彬不是什麼好人,此刻看到孫睛更是對他的印象沒有多好,李彬一時間有些犯難,千不該萬不該也不能得罪著八寶齋里老闆的千金啊,這下肯定慘了。

這時趙銘走上前來微笑著說:「這是省城的李彬,前幾天我們八寶齋外有賭石活動的時候,李彬也來參加過,我們還說了好半天的話呢。」

經趙銘這麼一說,王師傅和孫睛都不在說話,趙銘又接著說:「他這次來八寶齋里找我,就是想和我一道兒去省城,參加古玩市場里大型的賭石交流會!我們今天下午五點左右就會出發,離開東城,到省城裡去……」

看到趙銘一臉的興奮,孫睛和王師傅也不好再說什麼,反正來者都是客,既然人家已經到了八寶齋里,即便是看著再不順眼,也不能把人家趕出去啊。

這會兒李彬和趙銘坐在八寶齋里陪著王師傅和孫晴一起喝著茶,王師傅催促著說:「時間已經不早了,你們趕緊到省城去吧,這八寶齋里,我和小晴照看著就行了,你們路上慢些開車,到了打電話給我和小晴……」

在王師傅的催促下,下午四點半左右,趙銘離開了八寶齋,離開了東城,李彬那輛黑色的寶馬車載著他,兩人一起前往省城。

而與此同時,東城的郭少和王少也已經離開了東城,正開車前往省城,就是為了參加省城古玩市場里大型的賭石交流會。

晚上九點鐘左右,趙銘和李彬終於到達了省城,這次能請來趙銘,李彬特別的開心,此刻正坐在車裡打著電話,準備呼朋喚友,叫大家一起出來聚聚集。除了藉機招待和拉攏趙銘,更是想在那群和自己玩的不錯的公子哥兒面前顯擺一番。

很快車子便在聚龍灣大酒店停了下來,李彬笑著說:「這就是省城數一數二的聚龍灣大酒店,吃喝玩樂應有盡有,晚上一定要好好放鬆一下,這樣才有精神全身心的參與到此次省城古玩市場里的大型賭石交流會!」

車子停到了地下停車場,在地下停車場的位置有電梯,可以直接到二樓的就餐區域,趙銘跟李彬走在一起,只感覺眼前的李彬,說白了就是這省城裡的紈絝子弟,因為是富二代,家裡有錢,所以應該也是比較喜歡擺譜兒的主兒。

酒店的經理一看到李彬,親切地上前打招呼,趙銘站在那裡,看著兩個大男人相互擁抱,感覺自己身上的雞皮疙瘩都嘩啦啦掉了一地。對於趙銘,經理一副不以為然的態度。

這時,李彬笑著介紹說:「這位是我專門請來的貴賓,今晚幫我們安排在聚源閣包廂吧,一會兒其他的幾個人馬上就到!今晚我們要在聚龍灣酒店不醉不歸!」

聽到李彬的介紹,經理瞬間對趙銘的態度有了三百六十度的轉變,趕緊帶著兩人前往聚源閣包廂。

李彬一進包廂,便讓趙銘坐到主賓位上,這讓趙銘有些無所適從,他笑著說:「客氣了,其實坐哪個位置真的沒那麼重要,李公子若是執意如此,那這頓飯趙銘只能先走一步了。」

聽到趙銘這麼說,李彬瞬間有些慌亂,今日他就是要帶趙銘前來,讓大家認識認識,若是這個時候趙銘走了,那他所有的計劃豈不是都要落空了。 看到趙銘實在不願坐到主賓位上,李彬也不再多做勉強,此刻他和趙銘一起坐在包廂里,等著其他的幾個人到來,第一次,李彬覺得等人的時間是那麼的無聊和難熬。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很快五六個年輕人便走進了房間,趙銘仔細打量,發現這五六個人裡面竟然有王少和郭少,看到趙銘的瞬間,東城的王少和郭少也是特別的震驚,都朝著李彬露了驚訝的表情。

「你可真行呀,竟然能把我們東城的資深鑒定師趙銘請了來!實在是太厲害了,我們都很好奇你到底是用了什麼樣的方法?」王少望著李彬問。

「其實也沒用什麼特殊的辦法,只是我告訴人家,省城古玩市場里馬上就要舉行大型的賭石交流會,他聽了,自然也就和我一起到省城來了。「李彬望著眾人,如實說道。這讓郭少和王少一陣唏噓,此刻恐怕腸子都悔青了,若早知道是這樣,那他們一樣可以請到趙銘。

這突然一下子來了不少人,趙銘除了東城的郭少和王少,其他的都不認識,此刻坐在那裡並沒有多言,看樣子幾人好像也是許久不見,這會兒見面都開始寒暄起來。

「怕趙銘會有些不自在,李彬笑著說:「這位是東城裡資深的鑒定師趙銘。雖然郭少和王少認識,但是其他幾位好兄弟和好哥們卻是從未曾聽說,不過這沒關係,日後他的實力,你們肯定會嘆為觀止!」

聽李彬一番話,趙銘感覺這簡直就是要把牛皮吹到天上,甚至要吹破的節奏,只是面對三四個自己並不熟悉的人,趙銘只是淡然一笑,便不再言語。

向大家介紹完了趙銘,李彬開始向趙銘介紹旁邊的四個人,看李彬的陣勢,顯然眼前這四個人來頭好像不小,只是趙銘並不清楚他們的真實身份而已。

「這位是陳卓,這位是楊林,這位是周揚,至於這位就是林浩,他可是省委書記的公子,其他幾位的父親也都是在政府部門任職呢……」李彬在趙銘的耳邊低聲說。顯然李彬這樣的介紹方式,他們四個並不介意似的,也或者平日里大家經常在一起玩,根本就不會在意這些,趙銘在心裡想著。

本以為已經結束了,可這個時候李彬突然站起來說:「這就是傳說中長相俊逸,風流瀟洒的省城四少!今日大家也算是認識了,這位是我的好朋友趙銘,以後也是大家的朋友,來我們乾杯!李彬大言不慚地說著。讓趙銘覺得有些好笑。

正在這時,服務人員端著香噴噴,熱乎乎的飯菜走了進來,盤子倒是奢華精緻,只是份量並不多,一人夾上那麼一塊兒,盤子直接就見底兒了。

不知是不是這個包廂給了特許,沒多久菜品便全部上齊了,面對一大桌子的飯菜,趙銘只覺得這麼幾個人根本就吃不了那麼多,而且這些菜做的十分精巧,有許多趙銘都沒品嘗出是什麼材料做成的。

「吃完飯,我們就到三樓洗個桑拿,再喝點兒紅酒!順便再來個全身按摩!你們覺得意下如何?」李彬笑著說,聽到李彬說這些,趙銘自然是有些不感興趣。

「我這兩天沒休息好,這會兒只想著趕緊找個酒店,好好的睡上一覺,根本就沒什麼心情去洗桑拿和按摩……」趙銘一臉無奈地說。對於他來說,不喜歡就是不喜歡,這個時候他一點兒也沒覺得掃了大家的興緻。

這時林浩笑著說:「若是困了,一會兒按摩之後,再來點兒紅酒,興許會睡的更香甜些!今日難得相識,就一起吧,不然多沒意思!」

一看林浩都這麼說了,李彬使勁拉住了趙銘,掙扎了幾下,趙銘便放棄了離開的打算,如今既來之則安之,反正就是按摩洗桑拿,也沒什麼大驚小怪的,想到這些,趙銘便隨其他人一起到了三樓。

樓上的桑拿房裡雲霧繚繞,彷彿讓人誤以為到了仙境,原本是打算每人一個房間,可是大家一想到趙銘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便八個人一起,選了一個超大的房間,內間可以進入洗澡和桑拿,前面則是棋牌桌,沙發,休息都可以,酒柜上還放著不少的紅酒,讓人感覺這哪裡是像在蒸桑拿,簡直就是到了高檔的溫泉度假別墅。

其他幾個人迅速褪去了身上的衣服,然後去沖澡蒸桑拿去了,趙銘無奈地褪去身上的衣服,進去沖了個澡,然後便快速拿起休息區的浴袍穿在身上,剛系好腰間的帶子,一個穿著清涼的女人便走了進來。

「你是誰,走錯房間了吧?這裡可是男人的桑拿房!」趙銘轉過身尷尬地說。

「這位先生,你誤會了,我是這裡的按摩小姐,剛才明明是這間貴賓房打電話讓我過來的!眼前的女人一邊說,一邊眼波流轉,眼睛里也開始水霧蒙蒙。

「那……那你……一會兒再過來吧!現在這裡不需要!」趙銘說完,等著那個按摩女郎離開之後,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看來這洗浴中心的桑拿房並沒有那麼單純,根本就是個幌子,男士房間竟然安排個女人,實在是大有文章,不過現在許多類似於這樣的地方大都是掛著羊頭賣狗肉,潛規則多了去了。

其他幾個人原以為趙銘這會兒在休息區按摩,許久後走出來才發現,趙銘竟然拿了一本雜誌坐在那裡看。

「跟你安排了按摩高手,是已經按好了,還是根本還沒來啊?」看著趙銘,李彬弱弱地問道。

「按摩高手?哪裡有什麼按摩高手?哦,你說的是不是一個女的,已經讓我打發走了……穿那麼清涼,來男士的桑拿室,肯定腦子被門縫夾了!」趙銘一臉誇張地說,惹得大家一陣大笑。

接下來省城四少便開始玩起了麻將,趙銘靠在一旁的沙發上,安心地看他的雜誌,郭少和王少以及李彬此刻正拿著休息區附近的電話,準備叫幾個按摩女郎過來。

電話掛了沒多久,就有三四個女人走了進來,乍一看,像極了電視里,巴西球賽上那些穿著比基尼的足球寶貝,一開始趙銘還有些抗拒,看到李彬和郭少以及王少都趴在那裡享受按摩,趙銘也無奈地趴到按摩床上,任由按摩女郎給他按摩,不知不覺,趙銘竟然睡著了,再次醒來,還是被李彬叫起來的。

林浩本想帶大家一起去唱歌,可是趙銘竟然睡著了,於是便約在明晚,等省城的賭石交流會結束了,晚上大家一定要不醉不歸,聽到大家這麼說,趙銘在心裡想:「還是免了吧,他感覺他不喝酒都能睡得著。」

省城四少各自駕駛著車子離開了,郭少和王少以及李彬,這會兒便重返聚龍灣,在四樓開了幾個房間,各自休息,畢竟明天還要參加古玩市場里大型的賭石交流會,保證充足的睡眠真的很重要,特別是趙銘。

這一夜趙銘睡得特別香,不知是真的累了,還是昨晚那些按摩女郎技藝精湛,不過這些都沒那麼重要。此刻趙銘從床上起來,然後朝著洗手間走去,站在鏡子前,看了一眼睡眼惺忪的自己,他咧嘴自嘲地笑了笑,快速的洗漱完畢,趙銘再次凝視鏡子中的自己,果然精神了不少。

剛收拾好一切,李彬就來敲趙銘的房門,兩人一起到了郭少和王少的房間,又等了片刻,才一起離開了酒店,趙銘和王少還有郭少上了李彬的車,李彬發動車子,直奔古玩市場。

「這會兒距離賭石交流會的開始,還有不少時間,不如我們四人在附近吃些早餐,等到賭石交流會結束,不知道又到下午幾點了呢!」王少望著李彬,提出建議,趙銘倒是特別的贊成。

四人剛到早餐店門口,還沒來得及走進去,李彬的手機就響了起來,他接通了電話才知道,林浩幾人也已經到了古玩市場,只是這會兒還沒到交流會開始的時間,古玩市場里分外的冷清。

李彬匆匆對著電話說了幾句,便掛斷了電話,沒過多久,省城四少也來到了早餐店外,看到李彬正和趙銘還有郭少和王少坐在店裡吃早餐,他們幾個也過來了,老闆張羅了好大一會兒,才把幾個人的早餐端上桌子。

看到省城四少也來吃飯湊熱鬧,郭少笑著說:「這店老闆要是知道省城四少來這裡吃早餐,定會開心的不得了……」趙銘聽到這話,不由在心裡想,有那麼嚴重嗎?

他怎麼也沒想到,不一會兒功夫,早餐店外竟然來了不少的美少女,顯然她們已經認出了省城四少,店老闆怎麼也沒想到,就是這麼一會兒的功夫,生意竟然會這麼好!

大家吃完了早餐便迅速離開了,匆匆地朝著古玩市場走去,瞬間早餐店外排隊的美少女也一併離開了,店老闆對於此時,說不出的納悶。

趙銘猜想,這省城四少雖然都長得俊逸瀟洒,可是不管怎麼說,也算是公眾人物,萬一被狗仔隊拍到,寫上一篇文章,胡亂的詬病一番,那到時候豈不是讓他們的父親臉上無光,看來凡事還是要低調才好。 省城的古玩市場比起東城的古董街確實有極大的不同,來自不同地方的人,將這個古玩市場也打造的相當的宏大,置身其中,逛上一兩個小時也是極有可能的。

趙銘知道現如今國內的賭石行業也是相當的火爆,許多的賭石愛好者憑著一腔熱血,捲入賭石的浪潮中。

在賭石行業,幾乎清一色的全是些男人,很少見到有女人會來賭石,或許上帝在創造人類的時候,已經註定了,帶著雄性荷爾蒙的男人更喜歡新鮮刺激有挑戰性的事情,比如賭石。

賭石交流會是在古董街中間的一個臨時搭建的棚子里,雖然是臨時搭建,可是不難看出也是費了很大的一番功夫,紅藍相間的大棚讓人感覺紅的熱烈,卻又藍的深沉。

一行行黑色的大理石桌面擺面將選擇石區和賭石區分隔開來,顯然是一早就準備好的的,所有的一切看起來都那麼的井然有序。

雖然名義上說是什麼賭石交流會,說白也是一種私下裡的一種賭石交易,在這裡你會看到許多前來參與賭石的人,大家不論天南海北,此刻都會因為賭石這件事情,瞬間聚集了起來。

遠遠可見大棚的一角,許多的原石放在那裡,整整齊齊,用賭石行業的話來說,這些原石被稱作毛料,只能算是從玉石礦山中挖出來的石頭,至於裡面到底有沒有玉,所有人都不知道,只能讓賭石愛好者慢慢去選。

正是因為摸著石過河,誰也不知道石頭裡面到底是什麼,這樣一來,才會覺得特別的有意思,輸贏也全都在一瞬間。

此時賭石交流會還沒有開始,已經有不少的珠寶商人在遠遠的觀望,對於這個趙銘並不陌生,他知道這一定是那些珠寶商人,若是有賭石的人,切開了石頭,發現裡面有料,而且還是上好的極品,自然會就地取價,直接買走。

這時省城四少也走了過來,走在最前面的林浩輕蔑一笑,然後說:「你是叫趙銘是吧?東城那邊的資深鑒定師?那我們就叫你趙銘了!反正我們的歲數也差不多。」

「當然可以,只是資深倒是不敢當,何況這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也只是憑運氣罷了!」趙銘搪塞著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