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人群之中有幾個人聽著身旁那些各式各樣的議論聲,忍不住彼此對視了一眼。

他們都是言家的人,奉命巡守城中,他們不像是這茶樓之中的人不認識酆家和繁家之人,反而一眼就認出了繁家二公子繁樓來。

幾人都是心中急跳,想起君璟墨和姜雲卿有可能是宗門之人,連忙從茶樓里退了出去,急急忙忙的返回言家。

……

繁樓將包間門關上之後,隔絕了外間那些視線,才看向酆思煜。

酆思煜怒道:「繁哥,你攔著我幹什麼,那個姓君的未免欺人太甚,別以為他們給朱五認識我就怕了他們,我非給他們好看不可!」

繁樓一把抓住想要出去的酆思煜,直接將他扔回了一旁的椅子上,怒喝出聲:

「你鬧夠了沒有?!」 第五百七十七章三大宗分崩離析

三天的時間,過得很快。

之前跟隨,羅無生回來的,再次出現羅家。

這三天的夜晚,如果羅無生說的一樣,一人一天,最後一起。

葉青璇兩人雖然羞澀,但還是滿足羅無生,畢竟羅無生一旦離開,又要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

「父親,我們走了!」

羅無生深呼一口氣,對著羅宇說道。

這一次分離,要很久了。

「小心一點,其他的話,我之前已經說了。」羅宇點頭道。

「我知道了!」

羅無生點頭說完,就催動金色帆舟,向著天荒神宮的方向而去。

至於這段時間,宗門向全荒域招收弟子。

另外招收的標準,下降了許多。

從中分發的臨時令牌,比羅無生那一次多了許多,只要天賦稍微好一點。

比如當時九國天才榜的前十,都可以得到一塊臨時令牌。

一些體內擁有血脈,夠一些天賦,也通用可以得到臨時令牌。

反正這一次,天荒神宮要多招收一些弟子,畢竟死去的太多了。

另外有羅無生這個無形的在,對於加入天荒神宮,每一個臉上都激動無比。

另外那些沒有臨時令牌的,進入秘境,只要能得到一千積分,就可以進入天荒神宮。

當時羅無生他們可是需要兩千,現在直接下降了一千。

還有斬殺妖獸的積分,也出現了變化,反正就是相當於以前的同階妖獸,這一次斬殺得到的幾分更多。

也就是說這一次加入天荒神宮,是最有可能的,一些認為自己有些天賦實力的,對於這一次的考核充滿著強大的信心。

只要進入天荒神宮,算是自己破繭成蝶的開始。

這一前進,同樣也是十五天。

到了宗門,其他人都離開了,只留下羅無生三人。

「你是準備回去血荒域,還是留在天荒神宮?」羅無生對著文葉萱說道。

「另外我此次要去神古域和天風域,之後經過血荒域離開。」

「我先留在天荒神宮,等姐姐突破到化元境後期,就一起出去歷練。」文葉萱其實想要跟羅無生一起回去,但是歷練的事情,在那天晚上跟葉青璇一起睡的時候,說好了。

她雖然是真魂境,但葉青璇手上有一個真魂境傀儡,實力比她還要強大,心中有一絲小小的嫉妒。

不過她相信,葉青璇如果突破到真魂境,那羅無生絕對會將真魂境傀儡給她,所以只是單純一絲少女的小小嫉妒而已。

另外她想要快速的修鍊,有朝一日能突破到神火境。

「也好!另外你們家族對凝聚神魂有幫助的寶物,到時候也給青璇用一下。」羅無生點點頭說道。

靈器丹藥靈石什麼的,給了她們不少,足夠她們成長修鍊。

另外歷練,可以讓自己見識增長,心境更加的開闊,對修鍊很好的幫助。

「這一點,你放心,自然會給姐姐用,而且現在就在我的身上。」文葉萱笑著放心道。

「既然這樣,我明天就要離開了,你們兩個今天就陪我吧!」羅無生笑著說道。

葉青璇兩人小臉羞紅,但還是滿足羅無生。

這一天,幾乎有很長的時間,在呻吟的曖昧氣氛之中度過。

第二天清晨,羅無生跟她們兩個告別,就離開了天荒神宮。

看著羅無生離開的金色流光,林清眼中有些幽怨黯淡,為什麼自己不能長大一些?

對於羅無生的離開,有很多人看到了。

雖然羅無生現在沒有表明自己的身份,但畢竟是天荒神宮出來,最後還幫天荒神宮渡過難關。

也沒有哪個神火境的強者,會來沒事找事。

從這一刻起,天荒神宮算是真正意義上的荒域第一大宗。

喬穆不知道羅無生此次離開,能成長到什麼程度,但一定會令所有人震驚。

另外有人猜到,羅無生此次離開,有可能去找那幾個宗門的賬了。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妖異男子六人所在的宗門,在那些神火境的強者離開之後,就全部分崩離析。

等羅無生來滅殺,還不如乖乖的自己分崩離析。

一時之間,神古域兩大超級宗門,就此消失。

另外天風域的刀門山莊,也是如此。

也就是說,現在的天風域,風玄宗一家獨大,由於分崩離析,風玄宗直接搶奪刀門山莊的資源。

另外一些頂級的一流勢力,也紛紛出手。

風玄宗吃大頭,他們分點湯。

這一點風玄宗,沒有強硬佔領所有資源,只是佔領其中最好的,讓其他勢力也吃一點。

這三個宗門雖然心中有些憤怒,但也沒有什麼辦法,誰叫他們的老祖沒有被殺死羅無生,反而被羅無生給斬殺了。

神古域由於沒有超級宗門,各大一流勢力,為爭奪兩大超級宗門的資源大打出手,其中的激烈程度,天風域根本沒得比。

至於那分崩離析的劍宗和極火門,一些強者組成了其他的一流勢力,加入爭奪之中。

如果神古域一段時間內,沒有出現神火境的強者,那麼等待他們的是,只有神古域被周圍的大域吞噬,最後消失。

這種事情,戰玄大陸之上,已經出現了不知道多少。

神古域神域城,雲家自然也加入了這場爭奪資源的戰鬥之中。

悉訶袛利 不過其中的雲靈珊,想到羅無生那張臉,臉上浮現出一抹愛慕之色,但她知道,他們不可能。

如果當時把握機會的話,或許有那麼的一絲機會,但現在其是這一片區域的第一強者,恐怕連她這個人都忘了。

其實也怪自己,得知羅無生的身份,為了家族,選擇不知道。

就這樣,轉眼間就是一個月之久。

此時,一道金光流光,飛快的掠過一座茂密的山脈。

只要再有一個時辰,就離開天北域,進入神古域了。

金色帆舟不愧是天階上品的飛行靈器,全力催動前進的速度,非常的快。

一路上,他也聽到了有關神古域和天風域的事情。

沒想到那三個宗門,自己先分崩離析了。

這樣一來,也能算滅亡了,所以也就不出手了。

現在的話,跟之前所想的一樣,去拜訪一下風玄宗。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另外這段時間,雖然沒有丹藥的輔助,但真神功法修鍊的速度也不慢,離初期巔峰越來越近了。

反正在進入那些強大的域,實力儘可能的提升。 「你鬧夠了沒有!」

繁樓以從未有過的怒意將他甩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后厲喝出聲,那怒意讓的酆思煜臉上有些獃滯。

酆思煜:「繁哥……」

繁樓緊緊皺眉,臉上失了之前那般溫和從容的模樣,眉宇之間帶著掩飾不住的惱怒之意:

「之前戚家的事情,是你無意,朱五的事情是你一時不忿,可是今天你又怎麼了。」

「那君璟墨夫妻與你未曾有過什麼嫌隙,也沒有得罪過你吧,你好端端的挑釁他們做什麼,就不能好好與人說話,非得張嘴便將人朝死里得罪?」

酆思煜臉色不好看:「我又不是故意的。」

他只是想要打探君璟墨他們的身份而已。

酆思煜忍不住反駁道:「是那個女的嘴巴太惡毒……」

「你說人家惡毒,怎沒想想你自己都說了些什麼?」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只是隨口一言,可是人家呢?」

繁樓怒道:「那君璟墨夫妻一看便是出身不凡之人,他們哪有半點像是朱家隨從的樣子,你還開口便詆毀人家容貌,辱及他們出身。」

「要是有人指著你的臉說你油頭粉面不堪入目,說你是下人出身,你能忍得下嗎?!」

那個君璟墨長得極好,他那夫人也是氣質出塵,二人任誰看都知道他們不是尋常人家出來的。

可酆思煜倒是好,開口便說別人油頭粉面,還那般肆意的說人家是朱家的隨從,附屬之人。

繁樓知道酆思煜當時說這話未必是有惡意,他只是隨性慣了,想要打聽君璟墨二人的身份。

若是與他相熟之人自然不會介意他有口無心,可是君璟墨與他們不過是第二次見面罷了,那第一次見時氣氛還算不上有多愉快。

酆思煜那話一出簡直就是在明晃晃的打人家的臉,又怎能怪那姜雲卿言語刻薄,反過來折辱酆思煜?

繁樓看著酆思煜時,眉眼間帶著失望:「我之前就與你說過無數次了,這世上不是只有咱們十二世家,多的是瞧不上咱們的人,你在外肆意妄為的時候,怎不想想你家中族中?」

「戚家的事情我以為足夠讓你吃了教訓,讓你知道該好生收斂你自己的脾氣,不要什麼事情都掐尖冒頭,非要與人爭個高低。」

荒野幸運神 「可如今你卻依舊如此,你真酆家就能事事都庇護著你?」

酆思煜跟繁樓交好,看著像是朋友,可實際上在他心中繁樓更像是他兄長。

名門逼婚 繁樓和酆思煜的大姐有婚約,與他們也是自幼的青梅竹馬,酆思煜打小就聽繁樓的話,而繁樓也事事照顧著他,如今聽繁樓這般失望的語氣。

酆思煜臉色發白,低聲道:「繁哥,我知道錯了,你別生氣。」

繁樓剛才是真的動了氣,怪酆思煜不懂事,也怪他半點不知道收斂肆意得罪旁人。

可這會兒瞧見他臉色蒼白,嘴邊還帶著血跡的模樣,有忍不住生出一絲心軟來,嘆了口氣打道:「你的傷怎麼樣了?」

酆思煜抿抿唇:「沒傷到要害。」 第五百七十八章黑獄地界

這一前進,直接就是將近二十天的時間。

一路上,他發現不少武者在不斷的戰鬥,雖然其中的死傷沒有荒域那麼的嚴重,但也有不少。

不過這些事情不關的事情,凡是都有代價。

強者的世界,不需要什麼憐憫之心。

此時金色流光一個掠閃,出現在一座山脈之外。

這山脈上面的天地靈氣,比天荒神宮所在的山脈還要的更好。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荒域相對來說比較偏僻,能出個神火境就非常的不錯了,但這邊的大域,可以讓神火境突破到中期,其中的差距之大,不用說也知道。

「這裡是風玄宗所在,來者何人?」

這時山脈之內,三道身影一個閃動,出現在羅無生的身前。

至於說話的,是中間一個方臉青發的男子。

「羅無生!」

羅無生看了一眼,淡淡一聲。

「原來是羅前輩,我們老祖吩咐過,如果前輩到來,直接隨我們去宗門大殿!」那方臉青發男子臉色一變,連忙一臉恭敬道。

一開始的時候,雖然感覺到羅無生的身上,有一股非常強大的氣息,非常居然是那個以一敵六,令三大超級宗門分崩離析羅無生的。

如果不是他們老祖交代過,他此時此刻要以為羅無生準備對他們風玄宗出手,畢竟以前風玄宗也追殺過羅無生,而且下了追殺令。

羅無生點點頭,然後跟著方臉青發男子,向著風玄宗的大殿而去。

另外那方臉青發男子,第一時間將羅無生到來的事情,通知宗主和老祖。

隨後不久,羅無生在方臉青發男子的帶領之下,出現在風玄宗的大殿之中。

「羅小友,沒想到你真的有空過來坐一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