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人形的貓皇邁着八字步走了進來,往牀上一坐:“年輕人,睡懶覺可不是好習慣。”

“滾蛋。”張謙說。

在張謙穿衣服的時候貓皇正好看到了他放在牀頭的煙,立刻眼睛一亮,拿出了一根學着張謙抽菸的樣子叼在了嘴裏點着了。

“咳咳咳!”

貓皇瘋了,狠狠的把煙摔在地上死命的用腳踩用手拍着。

這傢伙雖然變成了人形,但是貓的習性是一點都沒變。

“哈哈哈哈。”張謙笑的不行了。

吃完飯,一人兩妖帶着一身殺氣出了門。

但凡是有點名氣的能人異士基本上都會有自己的居所,尤其是像棋王這樣的名氣不小的人。

張謙沒費多少工夫就從鍾無期那裏打聽到了棋王所在的地方。

一天後,一人兩妖來到了祁山腳下。

這是一座連綿的山脈,最高處直插雲霄。

而棋王的‘橘祕瓦舍’就在最高的那座山峯上。

“走,咱們上去!”張謙冷笑。

貓皇顯出真身:“上來吧。”

這地方偏僻也沒什麼人煙,張謙直接坐在貓皇的背上一路飛上了祁山最高峯。

一座古色古香的庭院出現在他們面前。

四周靜謐無聲,俯瞰着腳下的層雲,張謙突然有了一種成了仙的感覺。

這麼美麗的地方居然住着這麼一個無恥猥瑣的傢伙,真是煞風景!張謙心想,今天不但要收拾棋王,還要把這個漂亮地方收了當做自己的庭院!

兩妖一人來到大門前,看着大門上掛着的‘橘祕瓦舍’的牌匾,張謙召喚出青龍刀剛要一刀砍上去,門忽然開了。

一個身穿道衣的小道童面無表情的看着他們:“請進。”

“好。”張謙笑了笑,暫時放過了這塊牌匾。

進了大門,棋王葉秋正端坐在庭院正中央,他的面前擺放着一張石桌,石桌上擺着棋盤和象棋。

“你來的挺快啊。”棋王悠閒的品了一口茶,“先喝杯茶解解乏吧。”

“我不喜歡喝茶。”

“那可惜了,這可是正宗的君山毛峯。”

張謙沒搭理他,小玉和貓皇慢慢的走到張謙兩旁站着,兩股凜冽的妖氣從他們身上毫無顧忌的散發了出來。

棋王對這一切熟視無睹,仍舊慢慢的品着茶。

那個小道童緩緩的關上了大門,用他那一點都不可愛的童聲高聲說:“橘戲開始!”

“橘戲?”張謙一愣。

“所謂橘戲就是象棋。”棋王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年輕人,我本來還打算去找你討要光之其他的法寶,卻沒想到你真的自己找上門來了。”

“我也是閒着沒事。”張謙哈哈一笑,隨後突然發動了攻擊,他的身體一個剎那就出現在了棋王面前,手中的青龍刀狠狠地斬了下去!

然而讓他沒想到的是,棋王面帶微笑不閃不躲,青龍刀的刀刃砍在他腦袋上方几釐米的位置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擋住了!

他又接連換了好幾個體位卻還是一樣,青龍刀根本傷不到他!

“退。”系統說。

張謙迅速撤退來到了貓皇和小玉身邊。

“這是怎麼回事?”他在心裏問。

“橘戲,這是一種陣法。你看看這地面。”

張謙低頭一看,地面上居然刻着很多橫平豎直的線,這難道是個棋盤?

小玉和貓皇也同時向棋王發起了攻擊,但是不管小玉的光線還是貓皇的颶風都沒效果,甚至小玉的千重幻境連使都使不出來。

“橘戲已經開始了。”棋王說,“我就是這場橘戲的老將,要想殺我,你得先殺了我的手下!”

說着他大手一揮,地面突然開始顫動,隆隆之聲不絕於耳,十幾個高大的雕像從他的身邊冒了出來!

“這是我手上最珍貴的一套棋兵。”棋王很恬淡的笑着:“雖然只有十六個,但是在行兵佈陣之下可以抵擋千軍萬馬。”

“來吧,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本事。” 還沒等張謙有什麼動作,棋王突然表情一凜:“炮一平三!”

‘轟隆隆!’肩膀上扛着一杆炮筒的巨大黑色雕像迅速摩擦着地面移動到了張謙的正對面,‘通’的一聲爆響,一顆碩大的黑色石彈就衝着張謙砸了過來!

張謙趕緊躲開,石彈落在了地面上,轟隆一聲砸出了一個大坑。

“馬二進三!”

“車九平四!”

“卒一平一!”

棋王繼續下達着命令,他那邊的棋兵不停的發出了轟隆隆的摩擦聲,直愣愣的朝着張謙他們衝了過來。

總裁別太壞 這些雕像渾身閃耀着黑黝黝的光芒,就像是用整塊黑曜石雕刻而成的一樣,再加上身軀龐大重量驚人,這一衝鋒倒也有不少的氣勢。

小玉和貓皇都不屑的冷哼了一聲,隨後開始狂飆他們的妖術。

風刃和銀光打在這些雕像的身上,雕像立刻就出現了裂痕,小玉和貓皇更不以爲然了,飈射妖術頻率的更高了。

終於,爲首的一個卒身上的裂痕越來越多,最終嘩啦一聲破碎了。

張謙他們還沒來得及高興就驚訝了,卒的外表破碎之後露出了裏面龐大的閃耀着金屬光澤的身軀,原來那層黑色的黑曜石一樣東西只是它的表層!

露出了金屬色身軀的小卒活動了一下自己的四肢,隨後從腰間拔出了一把大號的長刀,邁開大步就向着張謙他們衝了過來。

張謙也邁開大步朝它衝了過去,舉起青龍刀就是奮力一砍。

‘鏘!’

青龍刀砍在卒的身上迸發出了一陣燦爛的火星,張謙被震的雙手發麻,而卒的身上只留下了一道淡淡的白色痕跡!

“有點吊啊。”張謙甩着手嘿嘿笑着。

卒握着長刀站在原地,似乎是在等待棋王的命令。

張謙這邊真正能對這些棋兵造成實質性殺傷的就只有小玉了,小玉的四條尾巴實在是太猛了,舞動起來相當驚人,‘啪啪’一通狂抽,那個可憐的卒子被抽的東倒西歪,轟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然而它很快又站了起來,身上留下了不少的傷痕,但是似乎並不能影響它作戰。

“哈哈哈哈。”棋王的笑聲傳來,“知道那時候我爲什麼只是搶走了水月寶瓶而不是和你們一戰嗎?因爲那個時候的我根本打不過你們。”

“但是在這裏就不一樣了!”

“這橘戲陣法是我派開山祖師爺留下的,這套棋兵也是我派鎮派至寶!幾千年的狐妖雖然厲害,但是也絕破不了我這橘戲!”

“少年,我爆妖丹吧!”小玉說,“只要我爆出妖丹,這些東西應該能滅掉!我需要一段時間準備,掩護我一下!”

“爆妖丹?”張謙一愣。

“就是祭出妖丹,同時運用精魄裏的本命能力催發妖丹,可以爆發出很恐怖的能量。”系統說,“這算是妖怪們的拼命絕招了,這狐妖對你是真不錯,在幻境沒法用的情況下居然願意爲了你拼命。”

張謙一聽立刻說:“不用,太危險了!”

“可是沒有別的辦法啊。”小玉有些着急的說,“它們要是一起壓上來的話…挺麻煩的。”

一直沒下達命令的棋王笑的非常開心:“哈哈哈,這個狐妖說得對啊,讓她爆妖丹吧,要不然你們都死定了。”說着他喝了一口茶水:“哦對了,我知道你能弄出來趙雲什麼的,但是你召喚出來的那個可是是個假趙雲,太弱了,叫出來也沒用。”

貓皇轉頭看着張謙:“喂,他說趙雲沒用,那你就出殺手鐗吧。”

貓皇所說的殺手鐗無非就是呂布和黑白無常。

然而張謙卻想試試其他的打手。

“殺手鐗?”小玉和棋王都是一愣。

“什麼殺手鐗啊?使出來我瞧瞧吧?”棋王很不屑的笑了,在他的眼裏,這套祖傳的棋兵搭配這個橘戲陣法就是天下最強的殺器!

他對張謙的認知還停留在張謙用趙雲黃忠擊殺他給賈明科的那兩個棋兵的那個階段呢!

“棋王,你對力量一無所知。”張謙冷笑。

棋王也很不屑的一笑,隨後表情一冷:“炮三進四!車六平五!卒三進一!全都給我壓上去,殺了他們!”

“我倒要看看我是怎麼對力量一無所知的!”

“那就讓你見識見識!”張謙也提高了音量,雙手一翻,四面黑色的三角旗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上。

“龍且!”

“鍾離昧!”

“季布!”

“虞子期!”

每喊出一個名字他就扔出一面三角旗,四個名字喊出去之後,這四面三角旗就懸浮在了半空,隨風獵獵舞動!

隨後他握着青龍偃月刀發出了大吼:“八千西楚雄兵何在!”

四相旗爆發出了恐怖的黑色光芒,在半空中迅速的變大!

‘通!通!通!通!’四聲爆響!

整個空間都開始抖動了起來!

每一面三角旗下面都涌出了許多威武雄壯的鬼兵!

四個高大的人影出現在這些方陣前面,正是剛纔張謙叫出名字的四大將!

可能是由於這個庭院面積不大,所以在張謙的目測下八千雄兵似乎頂多也就來了幾百。

但是這些個個都是精兵,他能感覺出來!

“末將龍且/鍾離昧/季布/虞子期,參見王上!”四大將走到張謙面前齊齊一拜,“王上有何吩咐!”

張謙冷着臉,揮動青龍刀遙遙一指對面的棋王的棋兵陣:“給我滅了它們!”

“遵命!”四大將齊聲吼道:“衆將士聽令!”

沒有呼號沒有喊殺,這幾百精兵整齊劃一的握緊的兵器,發出了統一的盔甲碰撞聲音!

“臥槽!”貓皇傻眼了,“你手底下什麼時候多出了這麼一幫傢伙?”

當時體育場一戰貓皇被張謙送走了,所以完全不知道有這麼回事。

小玉也驚呆了,她雖然是有幾千年道行的‘老妖精’了,但是在面對這些雄兵的時候她的心裏也涌起了一絲莫名的恐懼!

最恐懼的要數棋王。

“這…這就是他說的殺手鐗?!”棋王眼珠子都快瞪爆了,端着茶杯的手忍不住的發抖:“這是我見過的鬼氣最洶涌的鬼!”

四大將各自舉起手中的武器:“殺!”

不愧是西楚霸王項羽手下的精兵,他們甚至連戰前動員都不需要!

喊殺聲瞬間震天! 棋王可不是那種自甘滅亡的人。

一看對方殺了過來也立刻調整了佈陣下達了攻擊命令!

這幫鬼兵到底有多厲害?我得試試!氣勢洶洶又怎麼樣?我手下的十六棋兵也不是吃素的!

對戰雙方的力量非常懸殊,張謙這邊足有四五百精英鬼兵,而棋王那邊只有區區十六座棋兵傀儡。

然而有時候數量並不代表質量。

棋王手上的祖傳棋兵傀儡不愧是他這一派的鎮派至寶,真的是厲害!

別說車馬炮這種帶有特殊能力的傀儡了,就算是那五個卒子也很是震人眼球,龍且的戰戟劈砍上去也只能留下一道白印!

造型別致的車棋兵衝撞力相當驚人,卯足了勁一個衝鋒甚至可以撞飛一排精兵!

那巨大的馬棋兵更是危險,高高的飛上半空再猛地落下,處在它馬蹄底座之下的鬼兵會被當場打的一陣人仰馬翻!

這還只是衝在前面的棋兵,棋王手邊還有兩個士、兩個象、一個老將到現在都沒挪窩呢!

張謙皺着眉毛,有些奇怪的問系統:“他不是說他是老將嗎?怎麼棋盤上還有一個老將?”

“棋盤上的老將只是棋子罷了,棋王纔是整座棋局的中樞老將。”系統說,“這個棋局不太好破。這會兒我看出來了,這些棋兵雖然厲害但是其實遠沒有這麼厲害,它們因爲是搭配了這個橘戲棋局陣法纔會這麼強的,只要破了這個陣,一切都好說。”

“破陣?”張謙眼睛一轉,計上心來。

“破陣石你別想了,”系統說,“破陣石只能破除六合陣及以下的陣法,而照我估計這個從古代流傳下來的橘戲陣法的威力應該不會低於七星陣,甚至有可能能趕上八卦陣。”

“八卦陣?”張謙眼睛又一轉。

“諸葛亮嗎?”系統嘿嘿一笑,“倒是可以把他叫出來試試,不過那樣的話你得先叫出來劉備。劉備卡可不多了啊,只有三張了。”

“留着不用幹嗎?抱窩?”張謙反問,“再等等看看,如果他們頂不住我就用。”

“行。反正以後這東西用處也不是很大了。”

戰鬥的局勢越來越明顯,可能是來的數量太少,也可能是這個陣法真的太厲害,四大將這邊被壓制的非常厲害,龍且他們越打越窩火!

張謙也是越看越皺眉。

他們心裏不爽,棋王心裏更不爽!

橘戲是他們門派自古流傳下來的最強陣法,威力無比,傳說中在古時候甚至能把一頭八千年道行的山龍打的徹底沒脾氣夾着尾巴狼狽逃竄!

這是他最大的底氣和仰仗,所以他纔敢這麼優哉遊哉的端坐在這等着張謙他們來。

可是現如今呢?

居然花了這麼長時間都沒解決這些鬼兵!

棋王惱羞成怒!

“將五進九!”他大喊一聲,一直一動不動呆在棋盤末尾的老將突然騰空,刷的一下就飛了過來砰一聲落在了地上,幾十個精兵被它震飛了出去。

老將體表的黑曜石表層自動脫落,露出了金光燦燦的軀體,隨後從腰上抽出了巨大的寶劍一個橫斬就清空了他面前的區域!

貓皇馱着張謙和小玉一起飛上天想要躲開這個兇猛老將的攻擊,但是出乎他們的預料,半空中彷彿有一層無形的屏障一樣擋住了他們,怎麼飛也只能到達那個高度。

更讓他們驚奇的是他們釋放出的妖術卻能毫無阻攔的飛向遙遠的天空。

這他喵……這個陣法真是太古怪了!

“你們跑不掉的!”棋王發出了大叫,“死在我這法陣裏吧!”

老將揮舞着寶劍衝了上來,小玉和貓皇的妖術打在他身上連一點痕跡都留不下。

老將的速度超快,帶着裂空的風聲一個瞬間就衝了過來,手中的長劍迅速橫斬!

這一斬氣勢驚人,貓皇和小玉的心裏居然都生出了一種必死的絕望和無力感。

眼看沒地方躲了,張謙揮起青龍刀“當”的一下撞上了老將的劍刃,然而果不其然,張謙被打飛了,馱着他的貓皇也受到了波及,驚呼了一聲倒飛了出去。

老將雖然只是一個傀儡,但是動作相當敏捷,一斬得手立刻發動了第二擊,直衝着張謙落地的地方飛去。

“少年!”

“張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