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二皇子殿下!你也在這?”

荒孤庭背後忽然傳來一道聲音。

荒孤庭回頭,正是蒙武!蒙武身後還有一少女,正是蒙菲靈。

“蒙少將軍!”荒孤庭淡淡一笑。

蒙武十分客氣的道:“本將真是慚愧啊!數日前竟然恬不知恥的和二皇子比武,多謝二皇子手下留情!”

荒孤庭笑道:“好說!以前的事情何必再提?”

“事情雖然過去了,但賭約還在,我蒙武願賭服輸, 漫漫還債路 !以前也一直沒有時間,現在可以還給殿下了!”說着便拿出四萬金幣。

荒孤庭沒有拒絕,伸手欲接,秦月璃眉眼輕笑,猛然奪了過去,

見荒孤庭看着她,頓時不滿道:“怎麼!?捨不得啊!”

荒孤庭搖搖頭,道:“沒有”

秦月璃嘿嘿一笑道:“既然你沒什禮物送給我!那就送金子唄!嘻嘻!”

蒙武看了看兩人的親密關係,淡淡笑了笑,忽的見妹妹面色不豫,緊緊盯着秦月璃。

頓時笑了笑,道:“妹妹,看什麼呢?這位就是二皇子殿下!”

蒙菲靈心中十分緊張,見荒孤庭看向他,連忙羞澀的低下頭,微微行禮。

荒孤庭笑道:“蒙姑娘,好久不見!”

蒙武忽的驚訝道:“二皇子,你認識我妹妹?”


荒孤庭點點頭,道:“數日前有過一面之緣,蒙姑娘幫了我一點小忙。”

蒙菲靈心中歡喜,沒想到荒孤庭還記着,便連忙道:“殿下!這都是菲靈應該做的。”

忽的擡起頭,好奇的問道:“殿下,你和這位姑娘是什麼關係啊!”

荒孤庭正欲回答。秦月璃搶先笑道:“我叫秦月璃!是天秦的十三公主!天荒的二皇子妃!”

“二皇子妃!?”蒙菲靈頓時心中一忑,不敢相信的道:“你說謊,二皇子成親是多大的事情,怎麼可能一點消息都沒有?”

秦月璃伸手扯着荒孤庭的胳膊,哈哈笑道:“我們還沒成親,只不過他說一定要娶我的!嘻嘻!是吧?!”

荒孤庭無奈苦笑,道:“我說過嗎?”

“你!……”

秦月璃眼睛微眯,目光不善滿滿威脅。

蒙菲靈當即瞭然,心中含着點點歡喜,便大着膽子道:“二殿下!我和哥哥奉父親的命令去接待樑國參加排位戰的武者!二殿下要不和我們一起去吧!”

三小下等帝國都是要依附於中等帝國的。而樑國距離天荒較近,一直以來都是唯天荒馬首是瞻,年年進貢,歲歲來朝!

而此次排位戰期間,荒擎夜把樑國一切事宜交由震威將軍蒙義處置。

所以蒙義纔派蒙武和蒙菲靈去見見樑國參戰武者。爲他們提供一些幫助!

荒孤庭搖搖頭,正要拒絕。

升維之旅 :“那可不行,他還要帶我去玩呢!沒有時間去樑國了!小妹妹,要不你讓你哥哥一個人去得了,你也和我們一起玩吧!”

“這…!”蒙菲靈頓時有些猶豫了,她心中是想和荒孤庭一起去的,但是她又不想違背父親命令。不禁有些犯難。

蒙武微微一笑,看出妹妹的疑慮,便笑道:“妹妹!這件事由哥哥去辦便好!你向來不出將軍府!也該出去看看!哥哥爲你做主!去玩吧!”

“嗯!哥哥!”蒙菲靈心中一喜,十分感謝有個善解人意的好哥哥。

“二皇子!那我妹妹可就要你照顧一二了!”蒙武抱拳道。

荒孤庭擺擺手,笑道:“少將軍客氣了!”

“那本將就先走一步了!”蒙武道。

“哥哥再見!”蒙菲靈甜甜笑道。

“嗯!”蒙武點點頭,一閃身進入煙雨樓深處。

荒孤庭看了看蒙武一眼,剛纔元氣波動,分明是靈元境六重!看來這幾日,蒙武又突破了!

其實荒孤庭不知道,他們兩人一戰之後,那天晚上,蒙武便從荒孤庭身上感受到了壓力,壓力化動力,當晚便突破了,不僅突破六重,更是達到六重巔峯,差一步便能突破至七重!

蒙武剛十八歲,此次在三國十八歲之中,絕對是少年王的有力競爭者!不愧是將門虎子。

“二殿下,我們去哪裏啊!”蒙菲靈俏生生的站在荒孤庭的面前,心中十分激動,一臉期待的看着荒孤庭。

不過看到被秦月璃緊緊拉着手臂,頓時眸光微微一閃,忽然甜甜一笑,道:“月璃姐姐!你這樣拉着二殿下不太好的!”

“嘻嘻!有什麼不好!?”秦月璃忽的伸出手指着和荒少宣緊緊貼在一起的嚀嚀,道:“你看人家都抱得那麼緊,有什麼不好?”

嚀嚀聽了,頓時一羞,想掙脫荒少宣的懷抱,不過荒少宣豈能如她願,雙手緊緊環着嚀嚀,一點都不讓她動。

蒙菲靈看了眼沒羞沒臊的兩人,頓時不知道如何反駁。只是緊緊抿着紅脣。站到了荒孤庭的另一邊。

“青蕊姑娘出來了!”

不知道哪裏一個武者喊了一嗓子,整個樓層的武者全部都被驚動了。

“青蕊姑娘好美啊!”

“若有機會一親芳澤,便是折壽十年也願啊!”

“去你的吧!你連三樓都沒錢去!還想着打青蕊姑娘的主意!做夢的吧你!”

周圍年輕武者都滿是戲謔的在青蕊姑娘身上打量,好似要看穿她那身孔雀青錦衣。

“嚀嚀!”

青蕊姑娘無視四周的種種眼神,面色淡然,容貌靚麗,不在秦月璃之下,不過其一顰一笑便是風情,不是秦月璃這般大大咧咧的姑娘可比。

“嚀嚀!”

青蕊丹脣輕啓,喊道。

嚀嚀連忙掙脫荒少宣的懷抱,連忙走到青蕊姑娘旁邊,恭敬行禮,忐忑道:“小姐!奴婢……”

“你決定了?你天賦樣貌俱佳,若是留在煙雨樓,未來大有可期,掌控一樓也未爲不可,若是現在你離開,除了關鍵時刻上報之外,可就和煙雨樓的聯繫不大了!”

青蕊姑娘面色淡然,微微垂眸,看了一眼嚀嚀。

“小姐,奴婢決定了,王爺…他是個好人,我願意跟着他…奴婢永遠不會忘煙雨樓的恩情。”

“樓中早有規定,既然你去意已決,便先退下!”

“是!”

青蕊走近荒少宣,看了他一眼,道:“你就是荒少宣!” “是我!是我!”

每次見到美女,荒少宣眸中都會光芒四射,但高貴的身份,和俊朗的身形讓他這種表情絲毫不顯得猥瑣,反而讓女子覺得自己很有魅力。

青蕊目光澄澈,盯了荒少宣一眼,蛾眉微微上揚,笑道:“你要把嚀嚀帶走?”

佳人面前,荒少宣難得正經起來,溫文而道:“不錯!青蕊姑娘莫非要阻止本王?”

“當然沒有!”

青蕊微微側身,道:“按照樓中的規定,各大帝國王爵之上,都可以不費任何代價便可帶走一位心儀女子。但是也就欠下了煙雨樓的人情,以後便要無條件支持煙雨樓!王爺做的到嗎?”

“當然做的到!”荒少宣意氣風發道:“青蕊姑娘放心,本王以後肯定會多多照顧煙雨樓的!要是哪個不長眼的敢上門找事,本王一定把他大卸八塊!”

荒孤庭豪氣開口,他作爲最年輕的王爺,確實有這樣的底氣說這樣的話,但也不過是說說而已!

天荒煙雨樓確實不能和天荒帝國的頂級宗門相比,更無法抗衡天荒皇室,雖然沒有公開煙雨樓和魔盟的聯繫,但只要稍微有腦子的人都明白煙雨樓背後代表什麼,所以有人來煙雨樓砸場子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出現。

這也是煙雨樓爲何會有王爵以上可以無條件帶走一姬的規定,交好本地的大人物,從而把地位打造的穩如泰山,無人敢犯。

爲何黑市魔盟三派,只有煙雨樓如此光明正大?真正的原因便是於此。

畢竟各大帝國頂尖人物都已經被煙雨樓美色收買,誰還會這麼不長眼?

荒少宣說的痛快,周圍圍觀的武者都哈哈大笑。起鬨的喊起來:“我們都聽少宣王的!”

“對!誰敢對煙雨樓找事,不用少宣王出手,我都不放過他!”

一羣武者也叫喊起來。


青蕊淡淡一笑,不把這些話放在心上,煙雨樓若只靠這些廢物,也就成不了魔盟三派之一了!

青蕊展顏一笑:“少宣王好大的氣魄,按照樓規,少宣王可以帶走本樓任何一位女子!…當然也包括妾身,少宣王難道不好好考慮這個機會?”

青蕊似媚似惑的說出這一句話來,頓時惹得四周的年輕武者激動起來,以淡雅之名在外的青蕊姑娘這是怎麼了?莫非已經傾心皇城第一花花公子少宣王?

嚀嚀更是心中一緊,她雖然只和荒少宣接觸半天,覺得荒少宣雖然花心,但應該還是個不錯的男人,不會隨便拋棄她。

但她可不會自信到在和自家小姐的比較中,會有一個男人選擇她!不由得眸光顫抖,忐忑的盯着荒少宣。

荒少宣也是一愣,眸中泛過一絲火熱,不過很快被他壓下,他又不是無腦之輩,單純的以爲青蕊是喜歡上他,想要嫁給他!

像她這樣的女人,必然和煙雨樓牽扯甚廣,恐怕皇帝都不敢把她娶了!

荒少宣暗道,和這樣的女人只能玩一玩,卻絕對不能帶回家。否則便是引火燒身。


他略一思索,便笑道:“青蕊姑娘這是什麼意思?莫非是看上本王了?想要本王娶你過門?若真是如此,只要姑娘一句話,本王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辭啊!”

荒少宣心中冷笑,想要套路本王!做夢去吧!

青蕊呵呵一笑,沒有接話反而看向嚀嚀,道:“嚀嚀!看來王爺很是喜歡你呢!你跟着王爺,我也就放心了!”

嚀嚀連忙行禮,滿目欣喜道:“多謝小姐成全!”

青蕊微微點頭,隨即看向秦月璃,笑道:“竟讓十三公主投懷送抱,不知這位公子是…?”

天秦帝國入駐煙雨樓,這已經是頂級的貴客,青蕊自然認識她。

秦月璃嘻嘻一笑,攔在青蕊姑娘面前,笑道:“看你這麼受歡迎,你應該就是天荒煙雨樓的花魁吧!嗯…!跟我們天秦煙雨樓的憐心倒是有些相像。”

青蕊淡淡一笑:“青蕊哪裏能和憐心姐姐相比?…十三公主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青蕊微微側身,看向荒孤庭。

秦月璃揚眉道:“本公主就不告訴你!看你這麼楚楚誘人,本公主都忍不住抱一抱了!把本公主的準夫君給迷惑走了怎麼辦?”

“咯咯!”青蕊微微一笑,道:“傳聞中的月璃公主可不是這般小氣的!怎麼連個名字都捨不得告訴人家呢?”

雖然青蕊早已經從周圍武者的議論聲中知道了荒孤庭的身份,可就是不點破。

其實,知道了荒孤庭的身份,她還是有一點驚訝的!便如同知道了荒少宣道身份一樣。

她來到天荒本就是追查陌靈生還的消息,而陌靈便是荒孤庭的母妃—陌妃!


她本來正想着如何尋找陌靈,現在忽然看到秦月璃和荒孤庭如此親密,頓時心中有了計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