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二是秦嵐對自己恨不得啖其肉,食其骨,殺之而後快,按理說,一個大戶人家的千金閨秀,何來如此歹毒心腸?她又哪來的彼岸花化成冥血淚珠?

難道秦鳳真的是如師傅殷天祥所言,與九幽一族有關,因情生恨,投靠了鬼宗?

而且今日她的整個人更加怪異,渾身陰氣森森,讓人心生畏懼,卻又流露出一種高不可攀的神輝。

韓星想到這兒,脊背有點發涼,身子猛的顫抖了一下:以秦嵐自身的修為,絕達不到這般層次!

「憑你的手段,不可是刷出這道混沌青光,說,你到底是誰?」韓星冷眼看著對方。

「我是誰?」秦嵐眼中充滿了痛恨:「小子,你闖入『葬神天域』毀了我的神屍,還搶了我的裹屍布,讓我的真靈與神屍合二為一的希望破滅,在登天仙路大開時成不了仙!現在,你竟然不知道我是誰?」

她似乎要發瘋一樣,三千青絲向後飛舞,柳眉倒豎,仰天怒吼!

秦嵐初時聲音尚且嬌嫩,說的最後,竟變成了蒼老的老婦聲音。

「秦天神君?秦嵐的上古遠祖!」韓星心中一動,被一語提醒。

他猛然記起,在葬神天域中自己卻是斬過一具與秦嵐相貌一模一樣的神屍,連那塊封勒秦天神君之靈的裹屍布,也被自己奪取。

他把這那塊裹屍布拿了出來,放在手中,仔細端詳裹屍布上被血浸透了拓印上的人影……「是她無異了!」

「你……你己被封勒成秦天神君,真靈有仙凡二界的界結阻隔……決不可能下凡,以借屍還魂的手段,奪佔了秦嵐的身體控制權!你到底是人還是神?」韓星十分驚駭而不解的看著眼前這秦嵐。 秦嵐聞言,仰頭哈哈狂笑,聲音沙啞冰冷的道:「斬你一個小小的荒古混沌玄金聖體,還用的著本神的真靈下凡?」

她用戲謔的目光看著韓星:「哼,神就是神,豈是你們這些凡夫俗子所能理解的……你以為你那麼容易就能毀掉一尊神所留下的神屍精華?」

「我明白了,說到底,你還是與那具神屍有脫不開的干係…是個陰魂不散的衰神陰鬼,可我就納悶了,你是怎樣從葬神天域中逃脫出來的?」韓星突然有一種熟悉的感覺,絲毫不懼,繼續追問道。

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秦嵐的雙眸,似要透過眼晴這扇窗口,洞穿對方的靈魂。

秦嵐的眼神中放出綠油油的光,忽男忽女、忽老忽少的聲音從口中發出:「告訴你也無妨,在葬神天域被你毀去的神屍中有我保留下來的神之印記,神屍被毀時,印記化為一縷精魂神念,附在彼岸花的碎瓣上.,粘在著你的衣襟角上,被你從『葬神天域』中帶了出來……」

「啊……」韓星皺眉,被驚住了!

他做夢也沒想到,秦天君的神之印記居然是自己親自放出來的!

這等於讓秦天君重臨世間,再入紅塵。

「哈哈,真是奇妙啊,造化如斯,這一切還多虧了你,否則我又怎能與我後世傳人合為一體!」

說話間,只見秦嵐美麗的面孔在瞬間又發生了些細微的變化,她的額頭上明顯多了几絲皺紋,似乎變得比剛才又老了一些,整個人看起來似真似幻,漂浮不定。

韓星眉毛一挑,暗自道:「奶奶的,這實在駭人聽聞,我說怎麼從秦嵐身上時不時的就會溢出一縷縷黑霧,原來是這個老不死的在作怪!」

「秦天神君,連你的神屍我都斬了,即便是你那被封神的真魂降世,我又何懼! 至尊霸愛:火爆召喚師太妖孽 更何況你只是神之印記化成的一縷神念,」韓星氣勢如淵,沒有絲毫懼怕,輕蔑的掃了一眼秦嵐,招出了屠天神戟。

秦嵐雙眸中泛起一蓬血光,冰冷無情盯著韓星:「不錯,秦天神君正是本尊,殺雞焉用宰牛刀,本尊的一縷神念,也能將你煉魂挫骨! 世界第一寵:財迷萌寶,超難哄 再將你身邊的女人一個個送到窯子里去……也好替我那傳人出一口惡氣!」

她的眼神閃爍出了寒芒,朝赤虹霞與殷凌站立的方向掃了一眼。

「很好,剛才我還在猶豫殺與不殺,既然你已經不打自招,站在我面前不是秦嵐,而是秦天神君,那我只好勉為其難,將你這老妖孽的這縷元神,再殺一次!」韓星手提著屠天神戟,從戟尖上衝出井口粗的刃芒,令人心悚。

剎那之間,韓星把心一橫,斷決了剛才心中閃出的一絲猶豫……到了這個關頭,就算是秦嵐也只能殺了再說!

「戟來!將秦天君斬了!」韓星大喝,屠天神戟飛舞,在空中形成了一道磅礴的刃芒彩虹。

「螢火之光也敢與皓月爭輝?」秦嵐冷笑出手「赤琊劍,祭!」

她的頭髮無風自動,身上的氣息陡然飆升,手中的劍通體赤紅,如一片血海斬了出,一身白色的衣裙連同方園百里的天空也被染成了紅色。

轟,整片天穹顫動,赤琊劍吞吐無盡殺伐之光,形成一片撲天蓋地的劍網向韓星兜頭斬下。

「哧哧!」劍戟劃出的道痕刃芒交織,爆發出一片又一片熾烈的光芒,一時間竟然鬥了個旗鼓相當。

「一道神屍留下的殘念而已,也敢在此裝腔作勢,看我滅了你!「韓星大吼,衣袍翻飛,殺伐果斷出手。

荒古血脈遇強則強!

這一刻,他體內的戰力,彷彿被秦天神君無上神威給激發了,渾身散發出滔天戰意,斗大的「戰」字從眉心中衝出。

轟!屠天神戟迸出萬道光芒,一股亘古尊貴霸氣威勢,從戟中爆出。

韓星的修為在這一刻,最後的臨界點終於爆發,氣息之強,撼動了四面八方。

韓星吞噬了三十三天寶塔和第四條龍脈后,荒古混沌玄金聖體的境界在大道天痕的衝擊下,早己突破了第七重通神秘境,連番戰事,他始終壓制著臨界點,沒想到今日轟然爆發!

荒古混沌玄金聖體修鍊比普通修士不同。

通神秘境,堪比秦洲大陸修真界的戰神!

再上一個台階進入聖能之境,足以抵的上大羅天界的大帝修為,待聖體大成可為這一界的准聖人!

韓星這一戟,可稱的上是能斬殺一切,帶來無盡毀滅的一戟!

「咔嚓嚓……」兵刀互擊的鏗鏘之音震耳,驚天動地。

這一刻,整片空間都近乎崩塌,劍戟蘊含著同樣強大到讓人心悸的可怕力量撞擊在了一起,形成了巨大的能量波動,擴撒開來,浩蕩十方。

鋒銳力量,瞬間把這方空間絞碎出了無數道裂縫,如蛛網一般,蔓延至天邊的盡頭。

韓星竭盡所能打斬出的屠天神戟,將赤琊劍如血海一樣的劍網給磨滅了,變成一片飛灰!

「不可能……你……你……在短短時日,修為比在『葬神天域』時又上幾個台階,己堪比此界戰神之境!」隨著吃驚非小的聲音響起,一道芊芊身影,顫悠悠的從扭曲的空間里冒出的無盡黑煙中升起。

「吾神真靈,聽我呼喚,逆轉時空的界限,從九天之上加持力量降世,與我合一,斬殺聖體……」秦嵐眉尖一蹙,雙眸中泛起一蓬血光,喃喃森然的念著咒語。

這一刻,她變得十分詭異,雙臂伸張向天,明明是少女的面孔,偏偏從口中吐出了老嫗的聲音。

她的聲音很低沉,卻如同魔咒一般,隆隆作響,到最後竟震穿了這一界的虛空,直貫穿九天十地。

與此同時,高空烏雲奔涌翻滾,有條條黑氣放出,結成了一道仙袂飄舞,神彩照萬方的女子朦朧身影,站在高空。

「你乃是我留在葬神天域神屍中的神之印記所化,寄托在我傳人體內,與我真靈魂相通,便如我親臨,本該將我的力量加持給你,怎奈我現今己奉勒成為真神,受那該死的封神榜所限,無法突破仙凡界域……」空中那女子三千青絲飛舞,仰天怒吼。

她白色的裙袍鼓盪,在九天之上拚命亂沖亂闖,像瘋了一樣,無奈像有一層透明的結界,將她攔在虛空上方。

稍停,她平靜了下來,將如深潭一般的目光,掃向了秦洲大陸……

她的目光所到之處,凡是供奉雷神的廟宇,爆發出一股股幾乎能震開天的神秘力量。

這些力量猛地升騰而起,化成一點點璀璨的金光,全部向秦嵐彙集而去。

這是一種神秘而極其純粹的氣息力量!

「現今,我雖不能下凡,但卻能把我享受這一界人間香火的信仰力量,隨吾之意志,全部轉化到你身上,一界的信仰之力足以讓你斬殺此人,以報毀滅吾神屍之仇!」說完這些,她整個人變得虛幻起來,最終消失在空中。

驟然間,一絲恐怖意志夾雜著強悍氣息突破九天十地降落下來,與神秘而純粹的信仰力量融合到了一起。

頓時,一幅讓人難以置信的恐怖景象出現了……

信仰之力透發出古老滄桑的氣息,一具通體皆被朦朧光華包裹的秦天君光影,合進秦嵐的肉身內。

剎時間,秦嵐猶如被神仙附體,身上一道道玄奧的紋理快速亮起,她的氣勢節節攀升,三千青絲的發尖兒上,滾滾黑氣噴涌而出,整個人發出了一股吞天噬地的驚悚波動氣息。

就在秦嵐身上神環繚繞之際,令人意外的是,她的整個軀體開始不斷的顫動。

彷彿秦嵐體內還有一股靈魂力量,在竭力抗衡這股信仰力量的入侵。

在黑氣繚繞中,她面上的表情因掙扎而顯得分外恐怖,時而玄幻出一尊透發出古老滄桑的氣息的神氏頭像,時而又化成了秦嵐的本來面目。

最終,綿延不絕的信仰之力佔了上風,全數攻入秦嵐的靈台之中,她仰軀體漸漸停止了掙扎。

秦嵐猛地抬首,從眼眸中爆內出根本不屬於她能射出的二道金色精芒,看向韓星。

「轟」

注入她體內的信仰力量在這一瞬間徹底引爆,秦嵐向前一步踏出。

這是一幅可怕的畫面。

信仰之力覆蓋了她的全身,在她的周圍,是影影綽綽億萬信民匍匐在地雙手高舉香火,膜拜的千萬座同一尊神像—–人間供奉的雷部二十四位天君正神之一—-秦天君。

秦天君的周圍雲霧繚繞,身上沾染了鮮血,右手提血光森森的四楞黃金鐧,正立於一座立有十個門戶的雷聲轟鳴的大陣中。

右手的那一條擒仙玄妙索,被她舞的如惡龍上下翻飛,縛住無數戰神,抖動之間雷鳴炸起,盡皆震為灰塵……

這些影像非常的可怕,似在講述一段古老的沉湮往事,而今卻透過信仰之力,穿越而來,再現人間。

秦天君的身影與秦嵐漸漸合一,信仰之力強大無匹的氣息在擴散,虛實給合,讓她開始成型為一尊「真神」!

(各位書友,貓銳頸椎病手術影響了前一段的更新,望見諒。從昨天開始繼續更新,求訂閱、月票,推薦票。

我也知道,斷更期間讀者流失、訂閱流失,再接著寫下去,還不如另開一本新書。

但做事情要有始有終,哪怕是只剩下一個讀者,我也會堅持把這本書完本,你的支持就是寫下去的動力,貓銳不勝感激!) 韓星看的清清楚楚,秦嵐頭上的青絲漸漸變成了硃砂色,一張俏臉也變成了藍靛,身軀節節拔高,如一座神山矗立在前方,活脫脫就是一位真神臨凡。

「可嘆世人供奉,只是神明三屍元神分出的一道,寄托在泥胎塑像中,貌似糾糾九尺男兒,卻不知真身卻是一個娘們,不知眼前這個神之印記所化的秦天神君,戰力又有幾何?」與此同時,韓星眸光深邃,凝視著秦嵐的變化。

「韓星,受死吧!」空中白衣飄飄,超塵脫俗的秦嵐徹底不見了,只剩下了凶神惡煞般的秦天君在桀桀咆哮。

秦天君怒目掃向韓星,再度祭出了手中的長劍。

「哼,戰力再強,也不過是靠奪舍他人軀身,而存在的一縷神之印記而己,你的真神不能臨凡,便是聚起了信仰之力,也不過是土雞瓦狗,不堪一擊!看我滅了你!」韓星低吼。

他手中的屠天神戟像一道永恆仙光斬了出去!

轟!

屠天神戟如一條萬丈夭矯的光龍貫穿九天,橫斬十地,氣勢十分浩大,如一輪大日射出的萬丈戟芒,一下子將秦天君籠罩了。

面對韓星發出的近乎恐怖而可怕的強大力量,秦天君起在空中的劍身劇烈抖動,像是有什麼巨力牽引,天空上無數的信仰之力,竟然全數被隆隆捲起入了劍中。

轟!

劍的表體上面信仰之力撕撕亂竄,從中爆發出一片金色光華,劍體崩裂,滿天的劍屑重新組合,竟被他祭煉成了一把三尺長的四楞黃金鐧。

這才是秦天君的殺手鐧!

四楞黃金鐧古樸而大氣,放大后長達萬丈,橫亘天際,所釋放出的氣息,簡直強大到不可想象的地步。

這絕對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武器!

霎時間,四楞黃金鐧抵住了屠天戰戟的芒光,將本應被斬成齏粉的秦天君護住!

「韓星,這把鐧,被本神的神像提在手中,接受過億萬人的膜拜,雖不是真品,但它卻是由大量的信仰之力凝聚而成,己與本神帶往天庭中的那把神鐧的戰力相差無已,一樣可以達到毀天滅地的程度!」從黃金光芒中,傳出了秦天君的聲音:「我今無須全力施為,便能用此鐧將你碎屍萬段!」

「大言不慚,這把燒火棍一樣的鐧,煙熏火燎的滿是香火氣味,不過是靠眾生供奉的泥胎聚集的信仰之力化形而己,也敢出來搗亂,且看你的鐧堅還是我的戟利!」」韓星冷笑,氣勢徒然飆升。

「轟隆!」空中威勢轟鳴,韓星用「屠天戰訣」將大戟的威力催動到了極致。

屠天神戟迸發出的一道道滅世戟芒,斬向了虛空之中的四楞黃金鐧。

「你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在封神大戰十絕陣中,命喪於四楞黃金鐧的戰神、地仙不知有多少,今日我以赤琊劍重鑄鐧體,以信仰之力為鐧魂,讓它再現人間,你就是一個祭鐧、開光的試驗品!」秦天君信心滿滿的吐出了這一番話。

就在這一刻,遠處韓星突然雙目之中神光暴射,冷笑著介面說道:「哼!秦天君,你過往的一切早己都被我看穿,你的天君之軀包括這四楞黃金鐧,皆不能夠運轉自如,因為你不是真正的天君!倒是我手中這桿神戟,卻是貨其價實經歷過封神大戰,牛逼不是吹的,結果立見分曉,一戟斬下,定叫你滿地找牙,立成齏粉!」

這股子捨我其誰的氣概,通過韓星的精神意識,張口傳遞了出來。

韓星心神震動,他對自己霎時間能貫通古今,放出這般狂傲桀驁的話,也下了一跳,忍不住喃喃道:「這是我說的?」

其實,這番話倒不是韓星杜撰,而是他體內的清源妙道真君的一縷元神恰巧在此時醒來。

清源妙道真君乃封神大戰中少有的幾個肉身成聖的戰神,聽見秦天君大吹法螺,冷哼一聲,不失時機的向韓星識海中傳遞出了當年封神大戰中的一幕幕。

「哼,秦天君,你算個屁!」這是來自真正神明的一哼,韓星頓時有了底氣,膽氣陡然又狀大了千倍!

此刻的屠天神戟橫貫萬里,壓的四楞黃金鐧嘎嘎作響,彎成了弓形,下方山峰倒塌,大地也被無形的戟芒,切割成了深不見底的溝壑。

「不對,這股力量,氣息……」秦天君眼睛都被戟芒刺的流出淚水,他釋放出神之印記,以靈魂意識去感悟屠天神戟……

突然間,一陣無盡的恐懼,湧上秦天君的心頭……

這桿屠天神戟……竟然是那位在封神大戰中修為遠超「仙」,實力堪稱天庭第一戰將的那位無上存在的兵刃。

這是古往今來天庭第一戰將的神兵!

秦天君帶著濃濃驚駭與震撼,想全力施為抗衡,可晚了!

韓星頭髮無風自動,一聲大吼,屠天神戟立劈了下來。

轟!

虛空宛如日月星河被炸開,毀天滅地的氣息洶湧,空中一片熾盛,讓人睜不開眼,直到一炷香之後,光芒才黯淡了下來。

屠天神戟強勢無匹,直接崩碎了四楞黃金鐧。

空中徒然綻放出璀璨的光雨,四楞黃金鐧炸成了鋪天蓋地的碎片,歸於虛無!

饒是如此,屠天神戟斬殺出的戟芒也陡然破滅,大戟倒飛回韓星手中,從他的嘴角上流淌下了一滴殷紅的鮮血。

呯!

一團濃郁的黑霧從虛空中陡然湧出,翻騰之中,秦天君的身影從中走了出來,他本如山嶽般高大的軀體,被打回成了正常人的體形。

此刻,他蒼白的面龐,再無半點血色,顯然神識也被重創。

秦天君臉色陰沉,眼眸中有遮掩不住的驚怒之意。

他皺了皺眉,道:「小子,倒是本神輕視你了,未曾想,那位無上存在的兵刃竟然落在了你的手中,實在是令我驚訝。」

「你吃驚的時候還在後頭……對付你這種靠信仰力凝聚化形的妖孽,小爺有的是手段!」韓星用手抹了一下嘴角上的血跡,露出一個鄙視的微笑。

秦天君沉聲道:「小子,你別得意太早,這把四楞黃金鐧雖非真品,但妙就妙在它乃是信仰之力凝聚而成,只要信仰之力不散,即便是沒有可寄託的鐧體,我照樣能把它再祭匯成一把天下無雙的光鐧,將你斬殺!」

韓星躍起,高聲道:「秦天君,你的神之印記縱然當真萬年不滅,現在也不過是靠奪舍的行屍走肉而已,眼下,你若迷途歸返,自動回歸到葬神天域或許小爺還能饒你不死……」

「你妄想,剛才,我只用了一半千秋萬載的信仰力量,你才有機會得逞,下面你不會再這麼輕鬆如意了……你,死定了!」秦天君大喝,用全部的神之印記精神召喚:「凝聚眾生願力,再聚四楞黃金鐧!」。

「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