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事實,童言和強良完全可以將這兩個姑娘打昏,進而闖進去。但他總不能將所有的房間都找一遍,若是鬧出一點兒動靜來,那五護法勢必會有防備。到時候,想除掉他,肯定也要麻煩的多。

童言好不容易纔逮到機會,所以此次不容有失,多等一會兒不怕,怕被那五護法給逃了。

這樣過去了三兩分鐘,去通傳的姑娘已經走了回來,但在她的身邊卻不見神威的蹤影,這讓童言不免有些擔心。

“姑娘,你沒有見到他嗎?他怎麼說的?”

回來的姑娘快步前,趕忙向童言小聲說道:“我見到神威團長了,他在天字閣房間裏,你們現在過去吧!他在那兒等你們。”

童言聽此,鬆了一口氣道:“好,那我們這過去,姑娘,謝謝你們了。”

說着,兩人立刻向着這姑娘來的方向走去。

不過一會兒工夫,他們兩人來到了所謂的天字閣。天魔城本來所用的字都是阿修羅道的古老字,但是因爲鬥天國的入主,連這煙柳軒的包間名稱,都用起了人間的字。

童言走到門前,伸手敲了敲。隨着敲門聲的響起,房間內立刻響起了神威的聲音。

“進來吧,我在裏面。”

童言沒有說話,推門直接走了進去。

神威一看童言走了進來,立刻起身迎了過來。他剛要開口,童言卻做出了噤聲的手勢。只等房門重新關好,童言才小聲說道:“神威大哥,多日沒見,你還好嗎?”

神威開口應道:“我很好,只是……只是天魔城卻落入了鬥天國之手,我獵獸團的將士更是死傷無數。我……我難辭其咎!”

童言輕嘆一聲道:“神威大哥,我知道你盡力了,但這不是你們所能改變的。事實,整個魔神國都已經淪陷,天魔城沒有變成死城,其實已經很好了。我這一路走來,看過太過的城池慘遭屠城,太多的百姓流離失所。天魔城沒有大的傷亡,已經算是不幸的萬幸了。好了,不說這個了。能告訴我,你怎麼會在煙柳軒嗎?還有這二樓被封鎖起來,莫非你是要有什麼動作嗎?”

神威點頭答道:“沒錯兒,我的確是有動作。煙柳軒剛剛來了一個大人,那傢伙是鬥天國聖門的人。早聽聞這傢伙嗜殺成性、殘暴無良,我之所以留在煙柳軒是爲了伺機剷除鬥天國的這些惡賊。現在機會來了,我自然不會放過他。我已經和麗姿約定好,她在酒下了迷藥,只要迷藥起了作用,我便衝過去直接宰了那畜生。現在,等麗姿的信號了。”

果然如童言所料,神威確實對那五護法動了殺心。好在事態還沒有進一步惡化,不然的話,後果將不堪設想。

指望用迷藥迷住堂堂的聖門五護法,實在太過天真,那傢伙都已成神,又豈是尋常的迷藥所能起到作用的。

但也沒什麼,既然神威已經鋪好了路。童言只要進入房,正面以對那五護法便是了。

“神威大哥,你可能還不知道。你所盯的傢伙已經成神,而且與我有血海深仇。實不相瞞,我之所以進入煙柳軒,也是爲他而來。告訴我那傢伙在哪個房間,我這去將他碎屍萬段!”

可還未等神威開口回答,豈料一個放肆的大笑之聲竟突然從隔壁響起。

與此同時,隨着“轟隆”一聲巨響,一旁的牆壁竟直接被鑿出了一個大洞來。

童言見此,不由得皺起眉頭,當即順着大洞的洞口向內一看。

這一看之下,他的眼頓時殺機畢現。

“惡賊,你竟敢再造殺孽,今日我定要讓你灰飛煙滅!強良,動手!” 兩人回到了家中,馬天宇因為還要趕著天黑之前前往下一個小區,所以他將沈飛兩人送到了小區便離開了。

把在超市帶回來的食物和水放在桌子上,沈飛大致的看了看,帶回來的東西,大多是一些餅子罐頭啥之類易於保存,並且即食類的物品。看著滿滿一大桌子的食物,這樣子應該是滿足兩人一周之內的食物需求了。

最重要的食物與水解決了,看著窗外漸漸日落西山的陽光,似乎平靜的時光正要過去了,沈飛彷彿已經在空氣中聽見那那遙遠處蠢蠢欲動的獸鳴之聲了。

咯吱咯吱……

忽然從沈飛的卧室之中傳出來了一陣異響的聲音,沈飛停下了手中正在整理食物,疑惑的看著自己房間的方向,自己家裡應該是沒有人的啊,那是什麼在響?

「什麼聲音?」楚洛洛似乎也聽見了這陣奇怪的響聲俄格,不斷地張望著尋找著聲源。

「好像是我房間傳出來的,我去看一看。」沈飛將手中的一瓶礦泉水在桌子角落擺放好,然後便朝著自己的卧室走了過去,為了以防萬一,他還順手拿起了那塊血跡斑斑的鋼片。

拉開了關閉著的卧室門,沈飛朝著裡面看了一眼,發現一切都是如往常一般,也沒有什麼異象的。

「真是奇怪了,剛才什麼在響?難道自己家中闖進了小貓?」沈飛進入房中,疑惑的關上了門。

可就在他剛一關上房門,一回頭的時候,赫然發現在自己的身後竟然不聲不響的站了一個人。這如鬼魅的人影赫然出現,嚇得沈飛差點尖叫了出來,但是就在他即將叫出聲的時候,又立馬硬生生的將這聲即將發出的尖叫給壓了下去。

原因無他!因為此時突然出現在自己身後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紫姑娘。她的突然出現是沈飛差點發出尖叫的原因,而讓沈飛硬生生的壓住了尖叫,則是因為她竟然不著半褸的出現在了自己的房間。

這……,要是自己的尖叫將楚洛洛吸引了過來,然後看見這一幕,估計自己跳進黃河都洗不清啊!

「你!你幹嘛啊!你快把衣服穿上!」沈飛真的是服了,立馬找了一件自己丟在床上的衛衣遞給紫姑娘讓她穿上。

這紫姑娘不會是一個暴露狂吧,怎麼老是喜歡這個樣子瞎逛。

紫十分配合的接過了沈飛遞給自己的衛衣,然後就在沈飛的面前,就直接開始穿了起來,不過她一邊往身上套著衛衣,還一邊十分的認真問到:「為什麼一定要穿衣服呢?」

「……」

沈飛更無語了,穿衣服難道不是常識么,難道大家都不穿衣服在大街上lb?

「這傢伙難道是外星人么?」沈飛無語的想到。

看著紫姑娘穿好了自己遞給她的衛衣,可當此時沈飛看見紫姑娘那柔美綽約的身軀套進了自己那件對她來說顯得有些大了的衛衣中。沈飛忽然覺得,自己讓她穿上了衣服是不是反而錯了!

小小的身軀套在沈飛大大的外套中,衛衣外套在紫姑娘的身上,這件衛衣的衣底剛好能夠遮到紫的大腿處。

……。這下好了,原本對於一絲不掛的紫,沈飛還沒有起什麼邪念,可此時紫穿上了自己的衛衣之後,沈飛清楚的知道在這麼一件寬大的衛衣中,卻只是一具不著半縷的嬌柔玉體,尤其是看著那剛好蓋在紫大腿上而時隱時現的風光。這……,著實讓沈飛浮想聯翩。

沈飛盡量將自己的目光轉移開,不敢看向紫的樣子。

紫看著沈飛不敢看著自己的目光,十分的認真的說著:「你怎麼了?難道我穿上衣服讓你感覺很難受,那我脫了吧。」說完竟然真的伸手拉住衣角準備脫掉了。

沈飛趕緊制止了這紫姑娘縱火般的行為,足足盯了她三秒,沈飛很想知道這女孩,到底是不是在故意戲弄在自己。然而無論沈飛怎麼看,在紫的眼中,都只是一片天真無邪,竟然沒有任何的雜念。

無法從紫的眼中看出任何端倪,沈飛只好放棄了,自顧自的坐在了床上,然後小聲的對著她問道:「之前兩天都是你在保護我們兩個人吧?」

「嗯。」 狐色生香 紫也學著沈飛的樣子坐在了床邊然後回答到。

「不過,既然現在你醒了,那也就沒有必要了,剛好我有事要離開一段時間。」紫說道。

「離開?去哪?幹嘛?」

紫的臉上依舊面無表情,無比平淡,他指了指沈飛手中拿著的那塊鋼板:「你好像很喜歡這個鋼片?」

她既然不想告訴自己要去哪,沈飛只好不再追問了,他揚了揚手中那塊血跡斑斑的鋼片:「倒也說不上喜歡,只不過自己手中並沒有趁手的武器,這個鋼片雖然並不咋的,但是卻足夠堅硬,用著也比較順手。」

紫接過沈飛手中的那塊鋼片,然後兩隻眼睛盯著鋼片看了一眼,隨後說道:「這塊材料倒還不錯,並沒有太多的雜質。」頓了頓她又接著說道:「你想要什麼樣的武器?」

「武器?」這倒是難倒了沈飛了,對於生活在和平年代中的沈飛來說,可能在生活中接觸的最多能夠稱之為武器的,可能就只有菜刀了……。但是把菜刀作為武器,怎麼都有一點屌絲,小混混的感覺。

一馬一劍一天涯,沈飛的腦海中忽然想起了影視劇中,那些風度翩翩的大俠,他們行走天崖便是隨身帶著一把長劍,小時候的沈飛,特別的羨慕這種畫面,經常的也不知道從哪裡撿來一根乾柴棍,然後對著自己的小夥伴,大喊道;「來!看劍!」

那還真是一副副美好的畫面啊!

沈飛忽然有了抉擇:「劍!」

「劍?那是什麼樣的?」紫看著沈飛好像十分疑惑。

正當沈飛準備給紫講解什麼是劍的時候,忽然沈飛聽見一陣腳步聲臨近,似乎是朝著自己房間的方向走來了。此時在外面的只有楚洛洛一個人,所以這個朝著自己房間房間趕來的,除了是她肯定就別無二人了。

如果讓楚洛洛看見自己在房間中竟然和一個身著誘惑的女孩呆在一起,天知道楚洛洛會怎麼想,所以沈飛連忙轉回頭,打算讓紫找地方藏好。

不過在沈飛轉回頭的時候,他卻發現在自己的房間中早已沒有了紫的身影,就仿她從來沒有在這個房間出現過。

紫對於沈飛而言是神秘的,他之所以會出現在自己的生活中,似乎和那顆砸中自己的隕石有著莫大的關係。只是他卻並不知道紫對自己到底有何目的,她的出現就像一顆會移動的定時炸彈。可是自己卻完全沒有能力與她對抗,知道她的想法。也許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從他保護自己兩人免受異獸的侵害,以及她對自己的態度而言,她暫時應該是對自己沒有任何惡意的。 童言徹底的憤怒了,因爲在這大洞之後,他竟然看到了極其血腥的一幕。vodtw.net

五護法袒露身,腳下踩着渾身是血的一個姑娘。姑娘的衣服被撕得粉碎,胸口則是插着一柄匕首。這姑娘並不是麗姿,可麗姿卻這姑娘還要慘。她被這五護法生生的擰掉了腦袋,腦袋放在桌,可身體卻一絲不掛的躺在牀。

死了,兩個姑娘全死了。而兇手是五護法,此刻竟然還囂張至極的向着童言等人得意的笑着。

挑釁,這是赤裸裸的挑釁。

原來五護法的房間在隔壁,早知如此,童言應該第一時間衝進去。也許那樣……也許那樣能救下麗姿她們。但是,爲何麗姿和那姑娘臨死之前沒有發出半點聲音呢?

看着那厚厚的牆壁,童言忽然明白了。並非是她們沒有發出慘叫聲,而是這牆壁實在太厚,徹底的將聲音阻隔了下來。

那麼,這五護法又是如何知道童言他們在隔壁的呢?

隨着童言一聲令下,強良立刻要衝前去。

但還未等他們動手,神威竟搶先了一步。“畜生,你竟然殺了我的女人,我跟你拼了!”

沒錯兒,麗姿一直都是神威的女人,兩人雖然沒有拜堂,可整個天魔城,恐怕沒人不知道他們的關係,而這也是神威爲何會留在煙柳軒的原因之一。

現在麗姿遭到毒手,神威自然悲憤萬分,這一魯莽之舉,也在情理之。

但很顯然,他低估了五護法的實力。這五護法不僅已經成神,還掌握了滅殺魔人的碎魔神技。 清穿之四福晉的修行日常 甭說五護法這麼一個魔人,算是千魔人,只要實力不到天魔之境,皆是難逃一死。

當然,越是這樣威力強大的邪術,所用的施法時間也越長。可算不用這碎魔神技,以神威六翼魔人的實力,恐怕也不是這五護法的一招之敵。

童言擡眼一看,暗呼不好,趕忙使出移形換位,前去阻止。

但五護法卻突然出掌,一個金色掌印,直向着神威的胸口拍來。如若被這金色掌印擊,神威還能不能活命,真的不好說了。

眼看着金色掌印近在咫尺,神威想要躲閃已是不及。不過在這危急關頭,童言的身形正好及時出現。

只見童言雙手護於胸前,一面光盾瞬間出現,那金色掌印擊來,當即重重的拍在了光盾之。

聽到“砰”的一聲響,金色掌印與光盾這麼一撞,同時破碎開來,而童言在反震之力之下,和神威直接被震退了五六米之外。

不過好在二人都平安無事,童言的努力也算沒有白費。

“神威大哥,你沒事兒吧?這五護法實力極強,憑你一人根本鬥不過他。還是把他交給我們來對付吧,你放心,今天算是拼得一死,我也絕不會放過他。”

神威聽此,情緒很是複雜。他當然很想親手爲麗姿報仇,但他心裏清楚,自己根本不是這五護法的對手。若不是童言出手相救,恐怕他已經命殞此處。

童言沒有理會神威,轉而向五護法高聲喝道:“惡賊,你罪惡滔天,今日我定要爲民除害,將你徹底滅殺。準備受死吧!”

童言輕而易舉的接下了五護法的一掌,這讓五護法心裏多少有些訝異。不過童言當日畢竟慘敗在他的手,所以即便如此,他心裏的優越感仍舊令他膨脹。

“臭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闖。當日若不是紫一那傢伙突然趕到,我早已將你煉成傀儡。你不好好找個地方躲起來,竟還敢在我面前放肆。沒有紫一的庇護,我看你今天憑什麼與我抗衡。這一次,我絕饒不了你!”

童言冷哼一聲道:“沒有紫一真人,我今天也殺定你了。不要以爲用了旁門左道成神,你真的是神了。在我看來,你連畜生都是不如。我朋友玄墨是死在你的手,今日你又殺了這兩個無辜的姑娘。像你這樣的惡賊人人得而誅之,不將你碎屍萬段,天理不容。聖門該滅,先從你開始。”

說到這裏,他不再多言,立刻將藍魄劍取出,握在手。藍魄劍顯出之後,體積立刻變大,眨眼之間變回了原本的重劍。

只是有些怪的是,童言竟然沒有現出自己的翅膀和天魔骨鎧,難不成,他要用的是星源之力?

五護法盯着童言看了看,眼滿是輕蔑,身形一閃,竟率先向童言攻了過來。

童言不曾後退半步,單手提劍,一點裏面,立刻迎了去。

強良本想出手,可猶豫了一會兒後,還是決定看看再說。

五護法並未使用兵器,而是單手化爪便抓向了童言。童言可不會在意這個,揮出重劍,當即斬去。

可沒想到,這五護法的手爪竟然堅硬無,藍魄劍雖不是以鋒利著稱,可能用手擋下,已經十分驚人了。

兩人你來我往,“叮叮噹噹”之聲頓時不絕於耳起來。

童言並沒有直接施展星辰劍訣,他當然有自己的考慮。這五護法在聖門之,絕對是排得號的高手。

拿這五護法當試金石,他也知道自己現在的實力到底達到了怎樣一個程度。

如果以一己之力連這五護法都鬥不過,他接下來的計劃自然也得隨之更改。畢竟,他不能自不量力的以卵擊石,活着,纔是最最重要的。

當然,這五護法明顯也是有所保留。因爲他發現了一直虎視眈眈,伺機出手的強良。

強良雖然將魔氣隱藏入體,可只要是高手還是能夠輕易察覺出他的不俗實力。

不過一會兒工夫,童言和這五護法鬥了百個回合。

而隨着較量的越發膠着,雙方都開始拿出了真本事。

童言還是沒有運用體內的天魔之力,而是開始運用了星源之力。至於五護法,他已經不再有所保留,決定速戰速決,全力除掉童言。

直到此刻,雙方纔真正的較量起來。

究竟是星源之力更勝一籌,還是這五護法的神力更強一分,答案很快要揭曉。

但沒想到的是,那一隊神兵神將,竟然也在此刻趕到了天魔城…… 嘎吱

沈飛的房門被人從外面打開了。果然如沈飛所料想的那樣,開門的正是楚洛洛。

「你在裡面幹嘛呢?待了這麼久。」楚洛洛滿是狐疑的小眼神看著沈飛。

「沒啊,我就坐著休息了一會,嘿,嘿嘿。」

「休息?」

楚洛洛眯著小眼神,不停的打量著沈飛的卧室,沈飛的卧室並不算大,布置也比較簡樸,除了有著一張書桌,還有一個衣櫃外,幾乎沒其他什麼東西了。仔細看了看這四周並沒有什麼能夠藏人的地方,而且就算是那衣櫃,也是敞開著的,似乎裡面也並沒有人。

可即便是如此,楚洛洛卻老是感覺這房間好像有第三個人的存在過,尋找無果,並且自己在這裡已經生活了兩天,也沒有發現其他什麼人,楚洛洛只好認為自己也許是神經質了吧。

夜晚,不出所料,如約而至。

這傍晚最後的時光,兩人可沒閑著,更沒有悠閑的欣賞一下夕陽。

兩人在吃過一點食物補充了一下能量之後,便開始著手於防禦的工作了。

按照楚洛洛之前的印象,以及沈飛出小區的所之見,異獸在白天,可能並沒有那麼活躍,可是到了晚上,卻是它們狂歡的時候,他們甚至會入侵大樓。

於是兩人分別加固了房間的大門,以及處在過道邊的窗子,沈飛找了不少堅實的東西將其堵住。

在此期間,沈飛透過窗子觀察著其他棟的人們,雖然經歷過兩天的異獸入侵,但是小區內依舊還有著不少的倖存著。這些人大多同沈飛那樣,開始著眼於防禦。沈飛甚至發現,似乎還有一些人,他們以零散的狀態開始聚集在一起,共同的在一個房間中防禦。

夜晚籠罩住了這座城市,黑夜侵入到了這個城市的任何角落。沒有了電燈,世界不再燈火酒綠,斑斕霓虹,然而,此時的人們卻發現,夜空竟然從未在這個城市這麼明亮過。

伴隨著一聲低沉而綿長也不知道是什麼動物的吼聲出現,人們或是感到一陣戰慄,或是緊了緊手中的武器,或是用著發紅的雙眼憤怒的看著遠方。

但不管是如何,這似乎已經拉開了一場壯麗的生死帷幕。

沈飛巍然的坐在沙發之上,楚洛洛也默默地坐在沈飛的旁邊,靜靜的依靠著他。

在沈飛旁邊放著一把鋒利的長劍,這把劍長一米多,重量卻達到了七八斤的樣子。楚洛洛原本還挺好奇沈飛哪裡弄來一把長劍,本來覺得有趣想拿著沈飛的劍玩玩,但卻發現這把重劍光她拿起來都有些費勁,更別說想揮動了。

沈飛將長劍握在手中。這劍確實有一些重,但它的重心卻出奇的合理,沈飛拿著這把劍在空中揮動了兩下,即使沈飛沒有絲毫劍術的基礎,可他卻感覺揮動著這把長劍異常的順暢,使用起來十分的順手。

長劍是沈飛在卧室發現的,但是沈飛家中從來沒有過這種武器,幾乎不需要過多的猜測,聯想到之前與紫的對話,以及她帶走了自己的那塊鋼板,這把長劍定然是紫姑娘用那塊鋼板給自己打造的。只是沈飛並沒有再見到她,也就沒法當面向他道謝了,得到如此順手的武器。

呼呼~

似有風聲從街外而起,沈飛提起長劍來到了窗邊,沿著玻璃窗看向外面的街道,藉助微弱的星光,沈飛看見漆黑的街道卻彷彿有著什麼在流動,就好像是一場泥石流。

可是這城市中央又何來泥石流,而泥石流,又如何會向上而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