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事實上,就算這幾十本的開頭,我也只是憑藉著模糊的記憶,再加上還算過得去的文字功底,馬馬虎虎勉為其難的拼湊出來,要我一口氣把幾十本書全都抄出來……

喂喂喂,你們當我是那種穿越文的主角,穿越之後突然就變身超人,能夠直接就抄出一整本西遊記,騙得整個世界都如痴如醉,不僅劇情沒有任何差錯,甚至連開頭詩都一字不漏嗎?

「穿越?什麼穿越?」克麗絲汀和夜歌面面相覷,又是滿頭霧水又是驚訝震驚,「好,不管這個了,反正說到底,你真的寫不出來?」

「廢話,給我十年的時間,我都寫不出來。」林太平理直氣壯的回答,「我也就是湊合寫個開頭騙騙人,最多再加上大綱什麼的,至於下面的內容……呃?你們在做什麼?」

做什麼?當然是收拾東西避難了!

克麗絲汀很無語的嘆著氣,開始琢磨要不要趁早把莊園賣掉,夜歌搖晃著尖耳朵,考慮著要逃到哪個海島才能躲過貴族商人們的追殺,總而言之一句話。要走就趁現在走,不然等到一個月後,別說貴族商人們會暴走,那些抓狂的讀者更會直接拆了莊園。

「走什麼走?」林太平笑眯眯的摸著下巴,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快被活埋了,「我只是說,我寫不出下面的內容,可是不代表別人寫出來,我們完全可以找槍手嘛,比如說……嗨。親愛的豬因斯坦!」

我?灰頭土臉的豬因斯坦正從實驗室里被炸出來,突然看到林太平那種親切的笑容,立刻就得意洋洋的挺起了胸膛:沒問題,有我這顆全世界最聰明的腦袋在,幾十本書完全是小意思……嗯,順便問一句,寫作和鍊金術應該差不多?」

差不多你個頭啊!眾人忍不住集體淚流滿面,指望這頭豬寫出幾十本書,我們還不如去路邊綁架幾個吟遊詩人回來。拿刀架在他們的脖子上,逼著他們把東西寫出來。

「安啦,安啦,其實真的差不多。」林太平很愉快的拍拍手。然後又慢條斯理的伸手入懷,取出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食材,外加不知從哪變出那口眼熟的大鐵鍋。

好,只要看到這些東西。就知道又是什麼龍虎山暗黑大排檔了!

夜歌忍不住嘆了口氣,小心翼翼的提醒道:「林,我不是想打擊你啊。但是你得明白,智慧和文學天賦是兩碼事,就算你能讓豬因斯坦變成最聰明的豬,也不代表著它能夠成為大文豪。」

無視她的好心提醒,林太平依舊笑眯眯的蹲在那,忙著煮那鍋讓人毛骨悚然的湯,和上次的黑暗料理不同,這次所用的食材更加奇怪更加慘不忍睹,比如半塊不知從哪撿來的長綠毛餅乾,比如圖魯昨晚吃剩下的羊骨頭,甚至還有夜歌前幾天扔掉的過期面油……

十分鐘,一鍋熱情騰騰的綠色濃湯宣告完成,林太平毫無同情心的端起一碗,直接遞到豬因斯坦的面前,並且不動聲色的將戒指浸入到湯中:「來,喝了它。」

肯喝就見鬼了!豬因斯坦就算再蠢,也不會傻到拿自己的命開玩笑:「那什麼,我們是不是再認真研究一下,其實我覺得我就算不用喝這碗湯,也完全可以……咕嚕嚕!」

還沒等它說完,林太平就直接掰開它的大嘴,把整碗綠湯灌了進去,可憐的豬因斯坦頓時滿臉扭曲變形,整個豬頭都在冒綠氣,看它那種渾身顫抖的樣子,就像是被灌了一大鍋的三聚氰胺和塑化劑,隨時都會得豬瘟死掉似的。

「我想,我們可以幫它準備墓碑了。」克麗絲汀和夜歌她們在旁看得滿懷同情,只有圖魯幸災樂禍的摸著牛角:「報應啊,這就是報應啊,叫你讓我們推磨,還讓我們整整推了一個月,我現在還覺得腦袋發暈……呃?」

毫無徵兆,剛剛還呆若木雞的豬因斯坦,突然就歇斯底里的尖叫一聲,跳起來有兩三米高:「藝術!藝術的氣息!我感覺到藝術女神正在向我招手,嗚嗚嗚,偉大的智慧女神啊,請原諒我的背叛,我要投入藝術女神的溫暖懷抱了!」

興奮的連連嚎叫著,這傢伙突然直接跳到書桌前面,抓起一隻鵝毛筆奮筆疾書,短短片刻不到,就寫了一大段文字出來,林太平還不忘從旁遞過去一份大綱:「來,照這個劇情寫,先把魔戒第一部寫完,有問題沒有?「」

完全沒問題,豬因斯坦看了大綱一眼,立刻運筆如飛不假思索下筆如有神,富有魔幻色彩的滄桑文字,從它的筆下流淌而出,沒有任何停頓,不需要任何思考,足以讓康坦思的任何大文豪看了之後,有種一頭撞死在牆上的自卑感。

目瞪口呆啊,克麗絲汀和夜歌她們在旁看得目瞪口呆,拚命掐自己的臉以證明這不是幻覺,發生了什麼,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幾分鐘前連自己名字都會寫錯的豬因斯坦,突然就變成了藝術女神的眷顧者?


圖魯難以置信的張大嘴,好像隨時都會暈過去:「林,你的那碗湯,居然能夠讓它有了藝術天賦,難道這就是暗黑大排檔的魔力?」

你猜?林太平笑眯眯的摸著下巴,順便心痛一下自己又損失了兩千顆魔晶。


克麗絲汀和夜歌很整齊的看著他,滿臉的不可思議滿臉的肅然起敬,來自東方的神秘烹飪術,果然是充滿了難以置信的魔力……那什麼,我們只有一個問題,請問暗黑大排檔還收人嗎,哪怕打雜都可以啊。

「不好意思,我們只收男人。」林太平義正言辭的拒絕,又朝著旁邊的豬頭怪們招招手,那什麼,反正都要找槍手了,乾脆就把槍手進行到底,讓無恥來得更猛烈一些。

於是乎,十分鐘,一大群豬頭怪全都化身為大文豪,它們甚至都不需要書桌,直接就趴在地板上奮筆疾書,刷刷刷的聲音中,寫滿了文字的白紙漫天飄蕩,像白色雪花似的洋洋洒洒落下。

這還不算完,林太平看了看鍋里僅剩的那點湯,本著杜絕浪費的原則,很親切的看著克麗絲汀他們:「那什麼,想不想買更好的奶粉,想不想要更名貴的珠寶,想不想要以後走到哪都有人主動奉獻食物……想的話,就喝了它!」

能說什麼呢,在這種無法拒絕的誘惑下,克麗絲汀和夜歌以及圖魯,都硬著頭皮喝下了那鍋綠湯,僅僅過了幾分鐘后,他們幾個也加入了槍手大軍,各自分了一本書開始做大文豪了。


然後呢,林太平突然發現,自己好像什麼都不用做了,他只需要找張凳子坐下來,一邊很愉快的吃著夜宵,一邊滿嘴食物含糊不清的發表意見——

「很好,就是這樣,克麗絲汀你努力寫,爭取三天內寫完這本《好媽媽勝過好老師》,基本的思路我都已經給你了,你只需要多加一些生動有趣的例子……開玩笑,你說不知道要加什麼例子,拜託,你有十三個妹妹啊,哪怕寫怎麼泡奶粉都能寫上好幾頁了。「

「對,夜歌你寫得很出色,把你知道的那些名貴珠寶都寫上去,另外記得告訴那些女讀者,怎麼樣化妝才是正確的……唔,我突然想到,其實寫完這本以後,你還可以再寫一本,名字就叫做《我和美妝的一百次約會》。」

「圖魯,你的《卡耐基成功學》寫了多少……什麼?你怕寫錯了會誤導別人,別天真了,像這類什麼成功學啊職場生存啊,本來就是騙人的好不好,你儘管放心大膽的寫,到時候我再給你加個頭銜,比如獸人族經濟循環創始人之類的,保證那些傻瓜對你極其崇拜。」

這一刻,無數的出版社淚流滿面,這一刻,無數的名著熱淚盈眶,這一刻,無數的現代作家齊齊打了個寒噤,彷彿感覺到了某個時空中的可怕景象。

可是,誰在乎呢?

林太平的心情簡直是陽光明媚,他唯一需要做的事,就是時不時糾正豬因斯坦的壞毛病,這傢伙剛剛寫到魔戒的第二章——「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偉大的豬頭怪白袍法師,它的名字叫做甘道夫……」

「滾,給我重新改過!」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不怎麼偉大的豬頭怪白袍法師,它的名字叫做甘道夫……」

「去死,你能把豬頭怪這三個字去掉嗎?」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偉大的白袍法師,他的名字叫做甘道夫……順便說一下,甘道夫的老師是一隻偉大的豬頭怪哦!」

「呃………………」(未完待續。。) 當藝術女神的祝福,遇上經典作品的創意大綱,結果會是什麼?

答案是——無良出版商!

短短一個月後,滿臉鬍渣的林太平結束閉關走出莊園,在一大群貴族商人難以置信的目光中,一口氣丟出了幾十套新書,順便還不忘噴口血:「諸位,這是你們想要的,別忘了你們的承諾哦!」

好,既然他真的做到了,目瞪口呆的貴族們也不會食言,費德勒議長滿臉譴責的收下《情場高手的十二個法則》,然後直接慷慨的拍出一大疊金票,表示林你想要印多少本就印多少本,前提是每出一套新的就要先送一本給我。

這可是你們說的哦!既然有人肯買單,林太平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於是剛剛埋頭寫書寫到頭暈的黑暗生物們,又開始了很忙碌的工作,僅僅是在一夜之間,很多人突然驚訝的發現,象牙晚報社門前居然又多了一塊白底黑字的招牌,上面寫著——象牙出版社。

緊接著,轟隆轟隆作響的印刷聲音,整整響了三天三夜,吵得附近的居民們集體示威抗議,而等到第四天天亮的時候,曾經在晚報上連載過的幾十本書籍,就一股腦兒的集體上市發行,內容更是跨越了小說時尚職場保健教育科學,跨度大得令人難以置信。

見過賣書跟賣大白菜似的壯觀場面嗎?要是你從來沒見過,那麼現在就看到了!

這不可能!兩條腿一起骨折正躺在家裡的葛朗泰侯爵,在聽到這個消息的一瞬間,差點驚怒到一頭撞死在床上,就算是康坦斯最著名的大文豪,往往也需要一兩年的漫長時間,才能推出一本銷量還算過得去的作品,可是那個該死的小白臉。卻居然在一個月里,一口氣寫出了幾十本作品?


好,這也就算了,畢竟這個世界上總有天才,可是更讓葛朗泰侯爵吐血的是,居然連那些豬頭怪暗精靈之類的野蠻怪物,也湊熱鬧似的寫了一兩本書出來,尤其是那隻號稱吃貨的牛頭人族長,這傢伙居然一口氣寫完了《成功學》,還很無恥的把卡耐基換成了圖魯……

詛咒你們!詛咒你們的書賣不出去。詛咒你們的書只能當柴燒!

葛朗泰侯爵惡狠狠的詛咒,可是他註定要失望了,因為象牙出版社剛剛推出的這些作品,僅僅在正式發行三天之後,就被狂熱的讀者們搶購一空,以最受歡迎的《魔戒》為例,這本奇幻故事的第一部首印數為兩千本,售價高達兩個金幣,可就算是這樣居然還供不應求。

這還僅僅只是個開始。看到這些作品直接賣到斷貨,象牙出版社又開始連夜開工轟隆作響,持續推出第二版第三版第四版……順便說一句,銷售量最好的那本作品。居然不是評價最高的《魔戒》,而是根本就沒擺到櫃檯上的《情場高手的十二個法則》,從這個角度來說,象牙島的讀者們果然是很熱愛文學來著。

好不容易過去了一個月。書籍銷售的熱潮總算有點降溫了,葛朗泰終於長舒了一口氣,可還沒等他來得及出完這口氣。象牙出版社又很無恥的丟出幾十本新作品,主打的是一本很狗血很狗血的小說,名字叫做——《還珠公主》。

事實上,第二期出版的新書,引發的轟動比之前更大,尤其是那本被很多男性不齒的《還珠公主》,居然在短短几天之內就風靡整個象牙島,從八歲到八十歲的女性人手一本,看得又哭又笑如痴如醉,不知道多少人出門時的第一句話就是——陛下,您還記得貝加湖畔的露易絲嗎?

再然後,林太平突然熱淚盈眶的意識到,自己當初真不該惡趣味發作,在很多作品的作者欄上寫下自己的名字,結果隨著這些作品的轟動流傳,他這個根本沒寫過一個字的傢伙,居然在一夜之間就紅遍了象牙島。

這麼說,僅僅是他收到的情書,加起來就可以繞象牙島一圈,眼睛里閃爍著小星星的貴族少女們,信誓旦旦的宣稱非他不嫁,費德勒議長最疼愛的獨生女,更是直接拐帶老爹的保險箱溜進晚報社,強烈要求跟他一起私奔。

這還不算,看了《魔戒》和《還珠公主》第一部的讀者們,更是把晚報社圍了里三層外三層,逼著他快點把後面內容寫出來,還有個財大氣粗的傢伙直接衝進來,把天文數字的金票往桌上一拍,惡狠狠的怒道:「寫,現在就寫,一萬字我給你十個金幣,寫多少給多少!」

憤怒了!看到這種用錢砸人的粗魯行為,林太平頓時憤怒得渾身顫抖:「豈有此理,我是一個有職業精神的作者,難道你以為拿出一大疊金票,我就會放下文學的尊嚴……那什麼,《還珠公主》還沒出來,要不您先湊合看看《情深深雨飄飄》?」

事實上,被折騰到焦頭爛額的,還不僅僅是林太平,當時隨便找了幾本書署名的克麗絲汀她們也陷入了水深火熱之中——

憑著那本《好媽媽勝過好老師》,克麗絲汀突然變成了育兒專家,每天都有一大群媽媽抱著孩子登門拜訪,向她討教要怎樣進行早教,而且還是按小時付費的;

《我和美妝的一百次約會》出版之後,夜歌已經變成了象牙島的時尚風向標,基本上她出門時穿什麼,那些忠實的女性讀者們就會穿什麼,哪怕她只是隨便戴了頂破草帽跑出去,第二天也會滿大街都是破草帽,還美其名曰美麗就是回歸自然;

至於圖魯,這傢伙自從寫完了《圖魯成功學》之後,現在已經變成了那些商人的座上賓,按照林太平的無良傳授,這傢伙一邊啃著烤羊腿,一邊噴出那些連它自己都不懂的名詞……總而言之,我們的目標就是,要讓人根本聽不懂!

如此如此,再過了一個月之後,這股熱潮已經不僅僅局限在象牙島,隨著商隊的遠航貿易,這些作品漸漸流傳擴散開來,起初只是象牙島附近的島嶼,緊接著是整個號角海域,據說在遙遠的特倫島,一位公主殿下甚至開出五千金幣的高價,懸賞《還珠公主》的第二部。

這都是錢啊!聞到了金幣氣息的書商們,立刻就從四面八方趕來了,他們滿臉通紅的擦著汗水,揮舞金票衝進了林太平的莊園,不過一群牛頭人卻很無情的攔在書房門外,表示林正在構思新的作品,所以就算是費德勒議長來了,也得在會客室里老實等著。

能怎麼辦呢?幾十個滿懷怨念的書商,只能老老實實的坐在會客室里,一邊口乾舌燥的喝著咖啡,一邊惡狠狠的大眼瞪小眼,誰都很清楚,這些作品能帶來多大的利潤,而那位林先生選擇了跟誰合作,誰就能在今後的幾年裡大賺特賺。

「聽著,我要那幾套小說的版權,而且是永久性的版權。」來自特倫島的德斯先生,是號角海域最有名的大書商,所以在坐下來不到兩分鐘后,他就擺出一副財大氣粗的模樣,把一大疊金票拍在桌子上,「諸位,放棄,你們最好還是想想,怎麼拿到其它書籍的版權。」

「就憑您的一句話嗎?」坐在旁邊的柯德先生冷哼一聲,毫不客氣的反駁道,「德斯先生,您好像忘記了,論到實力我並不比您差多少,而且為了得到那位林先生的授權,我可是帶來了全部身家,您確定你有把握戰勝我嗎?」

「說得沒錯,開價更高的人,當然會獲得勝利。」滿頭紅髮的維奇先生也加入了戰局,並且不忘打擊周圍的那些小書商,「諸位,如果你們沒有足夠的實力,最好還是趁早離開,比如那個還穿著去年過時晚禮服的……喂,別看了,我說的就是你!」

順著維奇先生的鄙視目光,所有人都很整齊的轉過頭,滿臉嘲諷的看著角落,坐在那裡的大胖子,雖然還算是體面,不過和周圍的豪商們相比卻顯得寒酸極了,最最無語的話,這傢伙明明是來洽談圖書出版的,居然還帶了三個漂亮小妞過來,你當這是度假旅遊嗎?

我?被一群人集體鄙視的大胖子,先是目瞪口呆,緊接著就滿臉漲紅暴跳如雷,以至於身旁的三位美人兒怎麼拉都拉不住:「該死的混蛋,你們不要看不起人,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們,我一定會得到這些書的版權,一定會的!」

憑什麼?一大群忍不住冷笑起來,德斯先生更是譏諷的站起來,滿臉傲慢的端著咖啡::「是嗎?這位寒酸的先生,您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你會有這種莫名其妙的自信,您可千萬不要告訴我說,您是林先生的父親哦。」

這笑話一點都不好笑,可是一大群書商卻笑得很愉快,被刺激得頭頂都要冒煙了,那個大胖子憤怒的揮舞著手臂,把胸口拍得砰砰作響——

「滾!我怎麼可能會是林的父親,不過……不過……我是他的岳父!」(未完待續。。) 岳父?岳父?岳父?

噗!在聽到這句話的一瞬間,德斯先生頓時變成噴泉,一口咖啡全都噴到那個死胖子臉上,對方的臉上,一大群書商目瞪口呆的面面相覷,簡直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問題了。

等等,等一等,我們是不是聽錯了,這個寒酸的死胖子剛才說什麼,他居然是他是林先生的……呃,岳父?

有什麼問題?胖子滿臉得意洋洋的抬起頭,在身後三位漂亮女兒的嬌羞目光中,趾高氣昂的拍著胸膛:「都給我聽清楚了,我的名字叫做科恩,來自遙遠的羅德島,早在半年前就和林認識,並且榮幸成為了他的岳父!」

好,能夠無恥到這種程度的,確實也只有那位當初一起賣圖騰的科恩先生了!


一大群書商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睛,盯著眼前這個滿臉得意的死胖子,又忍不住轉過頭去,看了看後面那三位滿臉紅暈的漂亮小姑娘,終於忍不住結結巴巴道:「那什麼,閣下,閣下的哪位女兒是林先生的……」

「什麼哪位,是全部!」科恩先生大手一揮,把三個女兒全都拉了過來,甚至無恥到連最小的那個都沒放過,「怕了,當初我很看好林的潛力,所以很英明的把三個女兒全都嫁給了他,事實證明我果然很有眼光。」

這樣也行?看著那三個嬌滴滴的漂亮小姑娘,尤其是那個還在咬手指的小蘿莉,一大群書商忍不住拚命翻白眼,無恥啊無恥,居然為了發財賺大錢,一口氣把三個女兒都給……禽獸,太禽獸了,嗚嗚嗚。我們也好想禽獸來著!

「沒機會了,你們已經沒機會了。」科恩先生笑得連牙槽都出來了,「哼哼,你們覺得,我親愛的女婿大人,是會把這些書籍交給我呢,還是交給你們這些……林!親愛的林,你終於來了!」

幾秒鐘后,看到正從樓上走下來的林太平,科恩先生頓時激動得渾身顫抖。用那種和體形完全不相稱的敏捷,帶著三個女兒瘋狂衝上去,而且是直接來了個大大的熊抱,差點沒有把林太平的肋骨給折斷。

「安啦,安啦,我們只是半年沒見而已。」林太平差點一口氣沒喘上來,又笑眯眯的轉頭看著科恩先生的三個女兒,「嗨,親愛的小姐們。半年沒見,你們好像更漂亮了。」

看到夢想中的如意郎君,三個漂亮小姑娘全都滿臉暈紅,害羞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有最小的珍妮眨著大眼睛,很好奇的問道:「哥哥,紫薇公主最後和哪個王子在一起了?」

「這個嘛,珍妮你想讓她和誰在一起。我就讓她和誰在一起,要不要乾脆嫁給皇帝陛下?」林太平簡直是騙死人不償命,緊接著又滿臉笑容的看著那些書商。「那麼,先生們既然都已經來了,要不要去參觀一下我的出版社?」

可以嗎?一大群書商等的就是這句話,頓時拚命點頭,爭先恐後的跟了上來,科恩先生仗著自己的「准岳父」身份,當然是搶佔了最有利的位置,緊緊跟在林太平的身後。

穿過長長的走廊,他們走向晚報社的後面,科恩先生一邊賣力推銷自己的女兒,一邊講述自己這半年來的經歷,用他自己的話來說,自從牛頭人們離開羅德島后,他的圖騰生意也沒得做了,再加上遠洋貿易遇到颶風,總而言之怎是一個慘字了得。

「嗚嗚嗚,親愛的林,看在我們過去交情的份上,你一定要幫我啊。」緊緊拉著林太平的衣角,科恩先生忍不住淚流滿面,「那什麼,我也不奢求太多,只要你肯把幾本暢銷書的版權交給我……呃?」

這麼說著,剛剛走出長廊,包括科恩先生在內的一大群書商,突然不由自主的停止腳步,難以置信的齊齊倒吸一口冷氣——

在晚報社後院的中間,一台巨大的黑色金屬傀儡,正在轟隆作響的瘋狂印刷,印滿文字的紙張從出口處噴射出來,洋洋洒洒落得滿地都是,幾個書商隨手接住飄下來的紙張,僅僅看了一眼上面墨跡還沒幹的文字,就有種被金幣砸到的暈眩感。

這是……這是……諸神在上,這是《還珠公主》的第二部,不知道外面有多少女性讀者在怨念尋找,可是在這個大廳里,這些至少能帶來幾萬金幣利潤的紙張,卻像是不要錢似的噴洒出來,被人們無情的踩在腳底下。

「林,我要這個,我就要這個。」科恩先生興奮得滿臉漲紅,大有你不給我這個我就一頭撞死在金屬傀儡上的衝動,「嗚嗚嗚,看在我三個女兒的份上,你一定要把這個給我,就當是聘禮怎麼樣?」

憑什麼啊憑什麼,一大群書商頓時就憤怒了,該死的死胖子,難道就只有你有女兒,我們也有女兒啊,只要林願意把這本書的版權讓出來,隨時都可以去我們家裡挑女兒,看中哪個隨便拉走,我們還附贈一大筆嫁妝。

「別激動,別激動,這只是個飯前甜點而已。」林太平笑眯眯的往前走,順手打開一扇緊閉的房門,「那麼,請跟我來,接下來你們會看到……」

看到什麼?不需要他再介紹了,一大群書商迫不及待的跟了上去,僅僅幾秒鐘后,等他們看到房間里的情景,突然就情不自禁的放輕腳步,連呼吸都變得輕微起來了——

在這個落滿紙張的房間里,漂亮的紅髮美人正趴在桌子前面,絞盡腦汁的創作新書,雖然拿筆的姿勢有點笨拙,雖然經常寫著寫著就會抓狂到想用魔晶炮轟人,不過她還是滿頭大汗的堅持下來,不到片刻就寫出了幾千字。

「這位小姐是……」一大群書商面面相覷,突然就有人滿臉崇拜的驚呼一聲,「啊啊啊,如果我沒有猜錯,這位應該就是《好媽媽勝過好老師》的作者克麗絲汀小姐,天啊,要知道那本書已經銷售了一萬多冊,連我的夫人都是忠實讀者。」

剎那間,一大群書商頓時激動的衝上去,要簽名的要簽名,拉關係的拉關係,還有人小心翼翼的撿起幾張文稿,好奇的看了看書名,緊接著立刻就興奮得渾身顫抖:「《別讓你的孩子輸在起跑線上》?諸神在上,我敢打賭,僅僅憑藉這個名字,這本書就能大賣!」

「噓!」克麗絲汀很抓狂的做了個安靜手勢,繼續著自己的辛苦工作,「唔,對於還未成年的孩子來說,智商是很重要的,但很多人卻在培養孩子智商的時候,忽略了更為重要的情商,而說到情商……喂喂喂,我都說了,不要打斷我!」

就是,就是,同樣在埋頭工作的夜歌,也很不耐煩的翻翻白眼,自從前兩部時尚書籍大賣之後,她現在正被一大堆讀者來信威脅著,不得不繼續自己的痛苦創作,這次的新作品叫做《如何俘獲男人的心》,主要是講述如何展現女性魅力,讓所有的男人成為裙下之臣。

而在夜歌旁邊的小桌子上,圖魯正一邊滿嘴流油的啃著烤羊腿,一邊創作自己的新作品,不過這次不是什麼成功學職場生存了,而是一本講述食物養生的書籍,書名是林太平幫它取的,簡直是霸氣得讓人淚流滿面——《輕鬆吃到九十歲,來自千年傳承的養生之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