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事實上,她私心裡也確實不認為這是什麼很難做到的事,以選育屋目前的話題度,這根本算不上什麼難題。

迪恩也以為,就按照現在自己和選育屋的熱度,起源公會的宣傳,應該不會遇到什麼難題。

沒想到當天下午,兩人就被齊齊打臉了。

萊茵娜回來的時候,整個人都有點恍惚了,背影中甚至隱約透露出幾分蕭索之感,那副備受打擊的模樣,瞬間敲響了迪恩心中的警鐘。

他湊過去,還沒開口問,就聽員工哭喪著臉道:「根本打不過啊。」

什麼?

聽到這句話,迪恩眨了眨眼,臉上的凝重逐漸轉化為了不解。

就宣傳個起源公會,怎麼還打起來了?

看出他似乎是誤會了什麼,萊茵娜嘆了口氣,有氣無力地補充道:「宣傳,根本打不過啊。」

甚至說這都算是保守的說法了。

何止是打不過,她努力了一天,起源公會的事連點水花都沒濺起來。

每次剛布好宣傳網,就被敵方攻破了,哪還有機會攻城略地?

被壓得死死的。

迪恩的表情頓時更詫異了。

13區,竟然還有比他熱度更高的人?

是誰?

迪恩如臨大敵地問出了這個問題。

然後就見萊茵娜表情複雜地舉起手,指向了他。

阿卡曼神魚從迪恩後腦勺探出,看了眼他身後,確定自己後方沒人的迪恩,不確定道。

」是……我自己?」

「準確的說,是墜星發妖。」

萊茵娜表情沉痛地看向自家老闆,揭曉了正確答案。

書閱屋 可惜,顯然葉嫣然並沒有理解他的意思。

她轉頭看了蘇月一眼,就見到她那邊的玉肉已經漏出了很多。

看她的樣子,應該也是要全部給解出來的。

既然她都全部解出來了,自己當然也要全部解出來。

想到這裏,她的眼睛中閃過一抹幽光,語氣溫柔道:「當然確定全解!」

雖然不明白這解石師傅為什麼會說出這樣的一句話,但是她也很好奇,石長老誇讚過的這烏黑沙毛料裏面就究竟會解出怎樣的玉肉?

她絲毫沒有注意到那解石師傅聽到她的話之後,在心裏默默的嘆了一口氣。

看着她如此高興的模樣,他也不忍心告訴她,這塊烏黑沙毛料大多數是垮了。

因為他每天經手的石頭毛料不說有100也得有80,他也見到過很多類似這樣的情況。

但是既然葉嫣然執意要將這塊毛料給全解,那解石師傅只能再一次動起了手解石。

這塊毛料是經過石長老認證過的,說不定是他感覺錯了呢?

想到這裏之後,解石師傅再接着切下去一刀,卻依舊沒有切出來其他的綠。

這個時候,他的內心已經有一種十分不好的預感了。

誰都沒有注意到這個時候,石長老悄悄地退出了人群中,快速的離開了賭石廳。

在他離開的過程中,一直都是黑著臉。

本來他是很看好這塊毛料的。

但是看到了現在,他自然知道這塊毛料估計是垮了。

原本他收這個小丫頭為徒就是看上了裏面的玉肉。

這種玉肉可是百年難得一見的那種,但現在沒有了玉肉,他自然不想在這裏多停留。

什麼徒弟之類的,他可什麼都不知道。

這邊,石長老黑著臉離開,但大家的視線都放在兩位解石師傅的身上,並沒有人發現他什麼時候離開了。

這邊葉嫣然隨着毛料變得越來越小,內心也跟着忐忑起來。

為什麼解了那麼長時間,就只漏出這麼一點綠呢?

再往下解去依舊沒有出綠,此刻他手中的毛料已經剩的很小了!

葉嫣然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難道說這塊毛料真的要垮了嗎?

再看蘇月那邊,已經解出來了一大半的玉肉,而且還沒有怎麼浪費。

那玉肉幾乎是貼著毛料切出的綠,只扔掉了一點點的毛料。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她的玉解出來也會有拳頭般大小。

看到這裏的時候,葉嫣然的內心突然之間有點驚恐。

不知為何,她總是有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她覺得自己這邊的玉肉解出來或許會沒有蘇月的大。

幸好,隨着解石師傅的打磨,她這邊總算是也出來了玉肉。

但是隨着毛料剩的越來越少,葉嫣然的心中不淡定了,內心也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

看她這邊的情況,似乎解出來的玉肉沒有蘇月那邊的大。

等到解石師傅將這塊毛料全部都解開之後,這才確定自己沒有想錯。

她這邊解出來的玉肉看起來很小,一大部分都是毛料。

反倒是蘇月這邊的毛料根本就沒有切出去多少,剩下的都是玉肉。

看起來要比葉嫣然那邊的玉肉還要大。

不僅如此,等到解石師傅徹底將玉肉打磨完成之後,就連那些不懂賭石的人都可以看得出來,蘇月手中的玉肉品質要比葉嫣然手中的玉肉品質要好。

好不好的他們不知道,但他們知道蘇月手中的玉肉看起來更漂亮!

見到會是這樣的情況,眾人一個個皆是滿臉懵逼。

這是怎麼回事?不是說那個土包子挑選的是不值錢的黑皮石毛料嗎?為什麼解出的玉看起來如此的晶瑩剔透呢?

不過,既然石長老說了,那肯定還是嫣然小姐這邊的與更有價值。

一個個圍着她吹起來彩虹屁:「嫣然小姐,我就知道你挑選的毛料絕對能出綠。」

「嫣然小姐,你真是太厲害了!」

然而,眾人越吹噓,葉嫣然臉上的神情就越不好。

她就算是不懂玉,她都能看的出來,蘇月那邊的玉肉比自己這邊的要好。

他們這樣無腦的吹噓自己,她一點都不覺得開心,反而覺得很尷尬。

臉上露出無奈一笑,手指甲卻是緊緊地扣到了肉裏面。

在那些公子哥們吹捧葉嫣然的時候,蘇月那邊片刻間的功夫就被一大群人給圍起來了。

「這位姑娘你這塊玉肉怎麼賣呢?我出2000兩銀子你賣給我吧?」

「兩千兩銀子你也好意思拿出手,我出5000.」

「我出10000兩!」

「兩萬兩……」

「兩萬五千兩……」

「三萬兩……」

「五萬兩……」

此刻,參與叫價的都是那些對於這塊玉肉非常喜歡,想要收藏的。

玉肉價格被喊道五萬兩的時候,蘇月的內心特別的激動。

而且這玉肉還有繼續往上面喊下去的意思,直接被蘇月給打斷了:

「很抱歉大家,這玉肉我也很喜歡,所以並不打算出售!」

聽到蘇月的話之後,眾人雖然覺得遺憾,卻也沒有多說什麼,開始詢問她第二個玉肉準不準備賣!

最後,她以一千兩得價格將第二塊魚肉給賣了。

在二郎鎮她總共才有一千兩左右的積蓄,到這裏一天就賺了一萬多兩,蘇月的內心有點飄了!

有錢的感覺,真特么的太香了!

不對,她不只賺了一萬多兩,還有贏得手鐲,簪子,還有贏得賭錢。

這一刻,她都有點感謝欒鵝黃激她賭輸贏了。

要不然的話,估計她也不會賺到這麼多的錢。

想到這裏,蘇月給了欒鵝黃一個感激的神情。

後者,直接黑了臉。

氣的差一點沒有站在原地跳起來。

得意什麼,她們這邊的玉可是石長老親自開口說好的,所以肯定比那個土包子的好。

雖然她不知道為什麼她這邊的人沒有人問價,只是誇嫣然厲害。

難道是這塊玉的價值太大了?所有大家都不敢喊價?因為買不起?

如此想着,欒鵝黃激動地雙眼放光。

看着蘇月的眼神忽然間像只驕傲的花孔雀一般,自信!

。。作為軍部負責人的葉老哈哈大笑起來,道:「我當然記得你小子,說起來,之前在莊園你還救了我一命。」

跟着,他拍著陳凌肩膀,讚揚道:「辛苦了,陳凌同志。」

陳凌馬上敬禮道:「這是軍人的職業,都是我應該做的。」

葉老笑着道:「很好,很好,難怪老趙這麼看重你!說起來,你全軍區

《基地簽到三年,成為全球特種之父》第1106章:我們拒絕 要想從原路返回是不可能的,所以顧南靈只能沿着平底走。

天越來越暗,顧南靈瞧著前方的高坡,停下來。

從掉下來的地方繞着山邊走了一圈,都沒看到小路,這到底是從哪裏走出去?

顧南靈在走不動了,坐下來。

她已經一天沒吃東西,也沒有喝水,再加上沉重的身體,她現在就是該躺在病床上養傷的傷號,而不是在這裏等死。

顧南靈已經沒有力氣坐着了,只能躺着,看着頭頂逐漸變黑的天空,突然想到了那個人。

江遠彥這會在做什麼?

心急火燎的找她?還是準備不管她的死活?

看他平日裏的表現,估摸這會在偷偷笑她?

想到這裏,顧南靈就覺得火大,恨不得站起來去揍那個人一頓。

若是因為這樣,顧南靈能夠站起來繼續走,就好了,可惜……

江遠彥,你要是再不找來,可就真的看不見我了……

山裏的月亮,圓潤飽滿,銀色的光澤,照亮了整片大地。

不似陽光,卻帶着一份溫暖,顧南靈緩緩閉上眼睛,享受這片刻的寂靜。

她好累,好想睡覺。

先睡一覺,在去找路吧。

如此想着,顧南靈意識逐漸模糊,直到什麼也聽不見。

「還是沒找到?」齊導在趕來的時候,看見的是臉色鐵青的江遠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