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事不宜遲,今天晚上就動手。”朱評漫道,“摩天崖出了事,法家一定會派出很多高手去查探詳情,咸陽城的防禦力量就會削弱,這是我們最好的時機。”

“既然如此,就先去找個城鎮吧,我們有很多東西要準備呢。還要找個地方給月瑤安身。”墨霖道。

他們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荒草叢中,中午時分就來到了距離咸陽幾十裏的一座小鎮。

這座鎮子實在太小了,小的就只有一個三間客房的客棧。墨霖包下一間來,又在鎮子的鐵匠鋪買了幾件工具。

那鐵匠鋪的老闆口口聲聲說他曾經在墨家學過手藝,不過他打造出來的工具在墨霖看來實在慘不忍睹。好在主要的工具是千機變,這些都只是輔助,也就不用在意了。

買好了工具,墨霖又特地找了戶農家買了些羊奶,雖然味道很腥羶,總比讓月瑤餓着肚子好。

回到客棧的時候,朱評漫在呼呼睡大覺,而小白則四肢攤開的趴在地上,身體周圍籠罩着一層烏黑的光澤。

看到地上有些小小的骨渣,墨霖就知道小白應該是在用龍骨中的力量來煉化橫骨。

妖獸們分成四個等級,最低等的叫做妖怪,是由木石一類沒有生命的物體吸收了宇宙力量獲得意識之後演變而來,不過妖怪的智力很低,只能做些苦力活。

稍高一等的是妖精,它們有和人類差不多的智力,並且修煉妖氣。再高一等級的是妖王,它們是妖精中修煉出來的強者,擁有着強大的妖力,比起人類世家的高手們不遑多讓。

最高等級的名叫妖神,要想成爲妖神必須要將妖獸眉心處獨有的一根橫骨煉化消失,從此以後便不受形體的束縛,能夠千變萬化。這樣的妖神從古至今也出現過不少,它們的實力堪比七大世家家主級數的高手。蛇九幽據說是當世之間唯一的一個妖神,而此刻小白已經往成爲妖神的路上邁進了一大步。

小月瑤躺在朱評漫的身邊,正咿咿呀呀含糊不清的說着什麼,小手小腳在空中亂晃,一副不肯老實下來的淘氣模樣。

墨霖拿着一袋子羊奶坐到牀邊,將小月瑤抱起來道:“小月瑤啊,我現在餵你吃奶,你要乖乖的,吃飽了就睡覺。睡醒之後我們就回來了。”

小月瑤眨巴眨巴眼睛,歡快的伸出手來,在墨霖的臉上掐了一把。

“好疼。”墨霖衝小月瑤“兇狠”的瞪了一眼,將羊奶袋子的嘴擰開,湊到了小月瑤的嘴邊。

似乎是聞到了奶香,小月瑤一口把奶嘴叼住,貪婪的吮吸起來。

墨霖抱緊了小月瑤,不時把她嘴角流下來的奶汁擦掉,猶如一個最稱職的奶爸。

小月瑤吃的歡,很快肚子就鼓起來了。等到吃飽了,她很自覺的鬆開奶嘴,衝墨霖傻笑起來。

墨霖逗弄了她一會,小月瑤就睡熟了。墨霖輕輕的拍着她,口中哼哼起一首搖籃曲。他還記得小時候在墨者學堂午睡時,覃琴老師常常唱這首歌。

“搖呀搖,搖到外婆橋……”

小月瑤才睡去,小白那邊有了動靜。本來籠罩在它身上的一層黑光越來越濃烈,而且慢慢的擴散開來,幾乎充滿了整個房間。

好在天色已經漸漸的黑了下來,否則光天化日之下有人看到這間房裏黑光大盛,一定會去找法家的人來斬妖除魔的。


朱評漫猛地睜開眼睛,看了一眼小白道:“現在是它最關鍵的時刻,是否能煉化橫骨,就在此一舉了。”

他話音剛落,小白的身體就劇烈的抖動起來,黑光晃了一晃,猛然收縮,盡數的涌起小白的體內。

小白低吼一聲,渾身抽搐,竟然昏迷了過去。


***************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精彩內容等着你!

*************** “它怎麼了?”墨霖吃了一驚,他看到小白奄奄一息,似乎受到了重創,便要去把它抱起來。

“不要動它!”朱評漫低喝一聲,“它現在正在煉化橫骨的最關鍵階段,你一碰它,只能害它爆體而亡。這一關是妖獸一族最大的關卡,它若是能衝過去,便成妖神。若是衝不過,數百年妖力就會盡喪。”

“那豈不是太冒險了?”墨霖驚訝的道。

“妖獸一族的修煉方法都是如此的冒險,這和它們的脾性有關。”朱評漫道,“不過也的確是最適合他們的方法。”

“小白到底能不能衝過呢?”墨霖擔憂不已。小白雖然和朱評漫一樣都身份卓絕,可在墨霖心中,一直把朱評漫當作老師,把小白當作朋友。

朋友有難,墨者就算死也要幫忙。可惜墨霖現在只能默默旁觀,根本插不上手。他只能在心裏默默的祝福小白衝過這最艱難的一關。

“放心吧。”看到墨霖擔驚受怕的樣子,朱評漫安慰道,“它在妖王的級數上徘徊多年主要是不用功,若是它肯像蛇九幽那樣勤奮,早就已經升入妖神境界了。我猜它一直不用功,大概就是怕衝不過這段關,一切修煉都化爲烏有。不過現在有了龍骨的幫助,再加上覆仇之心,它一定沒問題的。”

有了朱評漫的這番分析,墨霖算是稍微的安下心來。這個世界上實力就是硬道理,小白的實力足夠,如今又有妖族至寶的龍骨幫助,看來成功的希望很大。

想到龍骨,墨霖忽然有了個主意,他取出一塊龍骨來,用赤魂在上面削了幾下。

赤魂鋒利無比,龍骨雖然堅硬,也被切下一些粉末。墨霖削好一掌心的粉末,盡數倒入羊奶袋裏。晚上小月瑤再餓的時候,就可以讓她品嚐一下龍骨羊奶大餐了。

做這些事情能略微的分散墨霖的擔憂,不過他時不時的還要看看小白的狀況。它如同死掉一般,靜靜的躺在地上,沒有絲毫的動靜,就連呼吸也似乎停止了。

墨霖能猜想到小白體內一定正在經歷着翻天覆地的變化,他也經歷過這樣的時刻,能體會到那脫胎換骨的變化帶來的巨大折磨。

“小白,你要加油啊,晚上我給你買燒雞吃。”墨霖低聲的道。

“有燒雞嗎……”小白居然聽到了墨霖的話,有氣無力的嘟囔了一句。

“小白!”墨霖大喜,差點把手上的羊奶袋子碰翻。

“我死不了……”小白的語氣有些虛弱,不過卻慢慢的支撐着身體站了起來。

“恭喜你啊。”朱評漫嘿嘿一笑,“你再修煉一百年,說不定能追得上我。”

小白估計連跟朱評漫吵架的力氣都沒了,低聲道:“墨霖,抱我上牀睡一覺,不要吵醒我。等我醒過來的時候,我要吃五隻……不,十隻燒雞!”

“沒問題。”墨霖將小白給抱起來,發覺它的身體燙的嚇人。

將小白放到牀上,它立刻就呼呼大睡起來。

“明天醒來,第二個妖神就誕生了。”朱評漫話裏倒是有幾分的酸味。

墨霖揉了一會小白圓滾滾的肚子,看看天已經完全暗下來,他將羊奶袋子打開,愛憐的喂小月瑤喝了幾口,再安撫她睡熟,然後對朱評漫道:“爺爺,我們該走了,時間差不多了。”

兩人背上工具,悄然出了客棧。

小鎮民風淳樸,一入夜街上連半個人影也沒,甚至亮着燈火的民居也沒幾個。兩人甚至不用潛行,大搖大擺的穿街過巷,直奔咸陽而去。

小鎮距離咸陽有三十多裏,這點距離對於墨霖和朱評漫來說簡直不值得一提。朱評漫在前身影飄飄,墨霖緊隨在後面。風之明點之中充滿了精微之能,讓他的身體好像化爲了無數的細小分子託付在空氣上,身體輕飄飄的沒有阻礙,如風一樣自由自在的在半空中飛騰着。

只不過墨霖的修煉還沒達到最高深的境界,朱評漫可以御風而行,中途不曾有片刻的落地,而墨霖每飛出三百步遠身體中的靈能就有些渾濁,需要落地借力才行。

“看來距離爺爺還差的太遠,我要勤加用功才行,可不能跟小白一樣混吃等死。”墨霖心中想着。

“阿嚏……”睡夢中的小白打了個噴嚏,晃晃腦袋,又沉沉的睡去了。

月亮纔剛剛上了枝頭,墨霖和朱評漫眼前就已經出現了咸陽城隱隱約約的影子。城樓上的燈火通亮,從外面的輪廓上看起來,比起百兵城要更加的雄偉壯觀。

“咸陽是天下第一大城,被稱爲大陸之心。我十幾年前曾去過,繁華程度難以想象。”朱評漫遙望着咸陽道,“我本來一直覺得申宏能將法家發揚光大至此是有驚人的智慧膽識,沒想到……”

後面的話他沒有說,墨霖心中自然清楚。他想到白狐妖王那悽慘的三十年,就覺得心中有團怒火。

兩人很快就來到了城下,城上的燈火將夜空映的通亮,不過牆角下還是有很多火光照不到的死角。

墨霖實地的勘測了一下道:“城牆的厚度和泥土的結實程度已經有數了,我看計劃可行。”

“那就找個合適的地方開動吧。我看那邊的河溝不錯。”朱評漫四處看看,指着距離城牆有數百步遠的一處小河溝。

兩人來到河溝前,墨霖仔細的看了下,河溝附近的草地都很平整,看起來沒有人或者牲畜活動的痕跡,這就可以放心的隱藏,而不用擔心被發現了。

看到墨霖俯下身子抓起泥土在掌心分辨,朱評漫道:“你在看什麼?”

“我在看這裏的土質是否適合挖洞。如果是鬆軟的沙土,支撐不起這麼長的隧道。”墨霖道。

朱評漫不懂這些,乾脆將酒葫蘆解下來,盤腿坐下。不過他晃盪了一下葫蘆,聽了聽裏面的聲音,就只把塞子擰下來聞着過乾癮了。

墨霖無奈的搖搖頭,對朱評漫要偷懶這件事他早有心理準備。不過挖個洞對工程墨者來說比吃飯還簡單,倒也的確不用幫忙。

取下隨身帶的工具,有鐵釺一根,鏟子一把,細鋼絲一捆,不過這些都是輔助,真正發揮作用的還是千機變。

墨霖先將鐵釺刺進地下,使勁的攪了攪,讓泥土變得鬆一些。然後他用小鏟子小心翼翼的挖出了一個洞。

挖出來的洞有雛形之後,墨霖便開始鼓搗起千機變來。

千機變的頂部彈出三根尖銳的鐵刺,看起來象是一件兵器,墨霖在底部一扭,三根鐵刺就飛快的旋轉起來。

墨霖將千機變對準了洞壁,三根鐵刺立刻將洞壁的泥土給掘開,慢慢的將洞給擴大。

“真是個有趣的東西,墨者們的腦筋死板,做出來的東西還不錯。”朱評漫終於忍耐不住的喝了一小口酒,咂吧咂吧嘴嘟囔道。

千機變的速度很快,片刻之間就把洞給擴大。墨霖把洞壁平整了一下之後道:“差不多了,等我回去弄到原料,就可以填充了。”

朱評漫瞧了瞧洞的大小,嘟囔道:“乖乖隆得咚,這麼大個傢伙,申宏那小子算是要倒黴了。”

“還要給小白弄個藏身之地……”墨霖將千機變舉起來,平放在眼前。千機變的棒身上有一道道的刻度,這些可讀配合上某些墨家獨有的算法,能夠依靠目測非常清楚的計算出距離,坡度等各種地理狀況,可謂非常有用。

朱評漫點點頭道:“申宏畢竟是法家的家主,也是法家術系的大宗師,對付他一定要有萬全之策。”

“二百一十六步,如果申宏中了計,他必定會第一時間回城。在城門口伏擊是最好的選擇。”墨霖喃喃自語道,他的腦海裏浮現出整個計劃的畫面,每一個步驟都爭取盡善盡美,把申宏送進鬼門關。

“得罪了一個工程墨者還真是倒黴啊。”朱評漫看墨霖認真的在地上計算着,不禁有些兔死狐悲。

兩人又忙碌了一會,趕在天亮之前離去了。墨霖把挖好的洞穴隱避的非常好,除非有人刻意的去查看,否則一定難以發現任何的異常之處。

回到客棧,小白依舊在呼呼大睡着,而小月瑤不知什麼時候醒了過來,卻沒有苦惱,只是瞪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這個世界。

“小傢伙,是不是餓了?”墨霖一進門,就感受到小月瑤的目光,他愛憐的走到牀邊將小傢伙給抱起來。

“哎呀……尿牀了!”墨霖發覺小月瑤躺着的地方一片溼漉漉的,不禁苦笑道。

“你喂她喝了那麼多的奶,當然會尿牀。”朱評漫樂呵呵的看着熱鬧。


墨霖手忙腳亂的弄了一盆水給小月瑤洗澡,小傢伙嘻嘻哈哈的笑着,不時的用小手在墨霖的臉上摸來摸去。洗的乾乾淨淨香噴噴之後,又咿咿呀呀的叫喚起來,顯然是又餓了。

墨霖這回有了經驗,先弄了一件舊衣服改造成尿布,被小月瑤包裹好之後再餵奶。吃飽喝足了,小月瑤甜美的在墨霖懷中睡了過去,他這纔算是忙活完畢。

*********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精彩內容等着你!

*********

明天起至28日,開始參加17K年會的一系列活動,每天更新用存稿箱直接解禁,暫時無法和大家交流,速度也放緩,請大家見諒。29日起一起恢復正常。 大地震顫着,甚至連不遠處的咸陽城牆也微微的戰抖起來。濃煙漫卷,其中有無數的鐵釘在嗖嗖的激射,形成一道密不透風的大網,將申宏的身影牢牢的籠罩在其中。

一連串的爆炸正是墨霖所爲,他在地下埋藏的那些竹筒裏裝滿了黑**,平素用來做煙花爆竹的原料在墨霖的妙手調製下,此刻成爲催命的殺手鐗。

措手不及之下,申宏卻顯示出了他絕強的反應力,雙手一晃將紫電寒芒爆出,在身前化作一道電網。雖然巨大的衝擊力將他的身體狠狠的震飛出去,卻避免了被鐵定打成刺蝟的厄運。

“砰”,申宏摔在地上,卻立刻一個後滾翻躍起來。他渾身塵土,早沒了家主的氣度風範,腿上還扎着幾根僥倖穿過電網的鐵釘,好在力度已經不足,只入肉一點點而已。他心頭意念一動控制着肌肉用力將鐵釘擠出身體,掉落在地上。


“法印術九十一,龍捲風術!”申宏的身體周圍全都是滾滾的黑煙,無法視物。他提升起靈能,讓身體感覺的敏銳的提高到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程度,同時雙手上紫色靈能綻放,在掌心合攏之處造成一道龍捲風來。

狂風呼嘯,立刻將濃濃的黑煙震盪開來,申宏的眼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深坑,裏面散落着不少黑乎乎的粉末和碎竹片。而那蒙面人則好整以暇的看過來,顯然對申宏的狼狽很是幸災樂禍。

申宏怒火中燒,手掌一推,龍捲風便向那蒙面人猛擊而去。

蒙面人眼中寒芒一閃,欺身上前,竟然硬捍上龍捲風術,就見他掌心處有綠光閃爍,手掌所到之處,本來狂嘯着的暴風竟然漸漸平息下來。

“不好……”申宏心動一驚,知道對方的實力非同小可。他咬緊牙關,靈能爆發,渾身被紫色的彩光籠罩着。

“法印術九十五,轟天雷!”此刻申宏再不敢有任何的藏私,全力以赴的要發動最強的攻擊,可就在他要出手的一瞬間,腿上忽然一陣的麻癢,本來蓄足的力量頓時泄了下來。

申宏驚愕的低頭看去,發現腿上被鐵釘刺中的傷口流出綠色的膿液來。

“不好,中毒了……”申宏大吃一驚。眼前有個實力強悍的蒙面人,他又中毒,這些可凶多吉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