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乾元緩緩點了點頭道:「這事我知道,只是我現在沒有足夠的草藥,而且,我也配不出來那麼好的療傷丹藥。」

「師公,我會幫你配製好,現在天色也不早了,你和舅舅先好好休息,我去配製。」林天道。

「你……還懂得醫藥?」乾元有些意外。

林天微微點頭道:「略懂一些。」這話其實是謙虛了。

旁邊的魏一恆看了一眼林天,也不戳破,他知道林天的實力可沒那麼簡單。

林天去打了一點魚,給乾元和舅舅烤了之後,便先一步離開了。

他們兩個人一個重傷一個變成了普通人,都需要食物來進行維持生命。

至於林天,他則是需要前往另外一個地方來進行煉製,小葫蘆的事,還是盡量不要讓更多人知道。

倒不是林天不相信乾元和魏一恆,而是萬一他們將來不小心提出來,就會有越來越多人知道了,這種事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打開玄鷹翼,飛到了附近的一個島嶼上,林天這才進入到小葫蘆裡面。

乾元身上的傷其實是很重的,可是在林天的眼裡,這種傷,算不上什麼。

林天只用了幾分鐘不到的時間就已經將丹藥和草藥全都配製好了,過後的,林天拿著魔晶煉製了一些修鍊的丹藥。

這些丹藥是給舅舅魏一恆準備的,魏一恆這一次付出了太多,如今變成了凡人,對於他來說,這可不是普通的心理落差。

雖然魏一恆沒有表現出來,但是林天懂。

過後,林天沒有著急立即回去,畢竟說好了是明早,而且這麼快回去,到時候也不大好解釋。

林天盤坐在地上,一番呼吸吐納,終於全身的疲勞這才慢慢消散掉。

這种放松的修鍊呼吸,和靠著玄靈珠不斷補充的感覺不一樣,玄靈珠能夠救人於絕境,在最為關鍵的時候,幫助到人。

而在自然里呼吸吐納,則是能夠完全放輕鬆下來身心,情況完全不一樣。

隨後,林天將小葫蘆里的八荒放了出來。

八荒這一次也是絕對的大功臣,沒有八荒的幫忙,林天根本不可能做到那麼多事。

比起先前,八荒可是又高大了不少,看著八荒,林天的心裏面也是高興,便笑著道:「有你在,真好。」

八荒還頗為傲嬌的模樣。

也就是這會兒,林天看到八荒的額頭上,那個位置竟然已經三個黑點,而且第四個黑點開始顯現出來了,也就是說,八荒已經是三階快要四階的魔獸了!

這成長速度可是遠遠超出了林天的想象,林天低頭看了一眼玄靈珠,這玩意,果然強大!

「一方面是玄靈珠強大,還有一方面使我們天生的種族基因!」八荒和林天做起了交流。

林天早已經能夠和八荒進行交流,倒也沒有非常吃驚。

「這麼說來,有玄靈珠,你很快就能夠變成九階的魔獸了?」林天問道。

「不,五階之後,一階比一階難,即便是靈氣再多,甚至在仙界都未必能夠輕鬆提升,五階之後,靠的就是自身了!」八荒道。

「這麼看來,那還有些公平。」林天一笑。

一人一獸聊了大半個晚上,一起看著東邊的太陽出來,而後,林天讓八荒進入到小葫蘆里。

但就在此時,八荒突然停了下來。

「怎麼了?」林天開口問道。

八荒道:「地獄火劍要出世了。」

地獄火劍!

林天猛然瞪大了眼睛!

「對,就是在地球上,唯一能夠和玄冰神劍齊名,唯一能夠和玄冰神劍互相抗衡的上古神器!」八荒一臉的嚴肅。

「你可能不知道,這兩個神器本位一體,能夠互相感知,玄冰神劍被找到,那個七煞門的傢伙陸長生一定會利用玄冰神劍來找地獄火劍……林天,這一次,我們一定要想辦法先拿到地獄火劍!」八荒越說越嚴肅。

林天沉默著,眉頭卻是皺的越來越厲害。

八荒繼續道:「這兩把劍要是融合在一起,地球上可就沒有人能夠阻擋的了陸長生了,到時候除非仙界的高手下來,如果是普通的仙人也拿他沒有辦法!」

「你是怎麼知道這一些的?」林天這會兒已經握緊了拳頭。

對於那一把地獄火劍,林天勢在必得!

「我也不知道,就是我記憶力天生就有這一些東西,我想很有可能和那一個荒島有關係。」八荒琢磨了起來。 「我想,大概是我父母在洞穴裡面和那個夏前輩有過交流,從夏前輩那裡知道的,我能夠遺傳部分我父母的記憶。」八荒道。

林天好奇地問道:「應該是這樣……對了,八荒,你剛剛說你們修鍊有種族優勢,那你父母呢,為什麼當時有玄靈珠在洞穴里,他們修鍊的那麼慢?

不,不對,即便沒有玄靈珠,他們也不應該修鍊的那麼慢呀!」

「他們沒有怎麼修鍊過,我父母只想好好在那裡生活,那一頭該死老鷹,是後面過來的,否則,能夠有他們什麼事!」八荒道。

這話讓林天明白過來,並非所有的魔獸都追求強大追求力量,

林天轉而問道:「你能夠知道這地獄火劍在什麼地方嗎?」林天這一問其實也就是順口一問,他不覺得八荒能夠知道什麼。

八荒果然沒有讓他失望,搖了搖頭道:「我並不知道。」

林天輕聲嘆息,但這會兒,八荒又開口了,繼續道:「不過,我先前聽說過,應該是在西北那裡,最熱的地方。」

「西北的大沙漠?」林天道。

八荒道:「應該是這樣的,我腦海里有強烈的預感,應該是這樣……地獄火劍也是先人埋藏在那裡,只怕也是有著極其可怕的陣法,極寒之地有著冰魂,如果不是冰魂太過大意,不是兩個魔體期的高手聯手,只怕根本沒有人能夠拿的到。」

「林天,這地獄火劍的奪取難度,比起這玄冰神劍來說,只會是更難,你如果要去,務必要更加小心一些。」八荒道。

如今的八荒比起之前,看起來成熟了不少。

林天微微點了點頭,而後問道:「你覺得大概還有多少時間,這地獄火劍會被那個老不死的找到!」

想起陸長生,林天就一肚子的火氣。

八荒略微估算了一下道:「不清楚,很有可能是十天,但最遲不會超過半個月。」

林天心中略微計算了一番,而後道:「對了,八荒,你都知道地獄火劍在什麼地方,當初我們來極寒之地,你怎麼事先不跟我說說玄冰神劍的事呢?」

「並非我不說,而是,我腦海里的一些來自父母的記憶,需要激發出來,也就是我來到了這裡,我在小葫蘆里感知到了玄冰神劍,後來偷偷看了玄冰神劍,我才能夠知道的了那麼多。」

八荒道:「大概這也是父母為了保護我吧,一些比較神秘的事,知道的太多,未必就是什麼好事,好比你如今知道了地獄火劍的大概位置,你不就是想要帶著我一起過去嗎?」

林天無言以對,的確,如此一來,也是讓八荒涉險了。

八荒倒也沒有太過在意,而是向林天索要了那「玄靈珠」,他道:「我需要再一次進行修鍊,我爭取看看能佛儘快突破到五階,到時候也能夠幫上你的忙呢!」

林天將玄靈珠交給了八荒,八荒回到了小葫蘆里。

林天整理了一下思緒,又去海邊打了幾條魚,過後這才打開玄鷹翼,往原先的那一個島嶼飛了回去。

落地后,看到乾元和魏一恆兩個人都已經醒過來了,這會兒兩個人正盤坐在那裡,都在調養。

「師公,舅舅,我回來了!」林天朝他們走了過去。

到了他們兩個人的面前,他們二人也睜開了眼睛。

林天將丹藥和草藥擺放出來,先是給乾元的療傷葯,之後給了魏一恆修鍊的丹藥。

魏一恆看著那修鍊的丹藥,直接愣住了,這修鍊的丹藥,足夠幫助他突破進入到金丹了啊!

「林天,你是怎麼辦到的?」魏一恆是真的好奇。

他又開始上下打量這個外甥,只是一個晚上,這裡距離陸地可是還有千八百里的距離,可偏偏呢,林天不但弄到了治療乾元重傷的葯,還搞到了這麼多修鍊的丹藥。

魏一恆道:「小子,你難道就是那個木一,煉藥師?」

魏一恆也是猛然間想到了這麼一件事,他後撤了兩步,再細細打量著林天,從林天的各方面來看,再給他戴上一個面具,和那一天在武城,那個出現的煉藥師木一,可是完完全全的相同了。

「那個後起之秀,江湖上人人都崇敬的木一煉藥師?」乾元也是頗為吃驚。

要知道,如今的江湖上,這煉藥師可是比國寶都要珍稀啊!

尤其是林天這樣的煉藥師,年紀輕輕竟然就能夠煉製歸氣丹等丹藥。

到了這一步,林天知道瞞著也沒有意思了,便點了點頭道:「是我,我就是木一,這個名字也是取自林天。」

自然,乾元和魏一恆也立即明白過來,「木一」分別取自林天的各一個字。

魏一恆想到外甥是時間少有的煉藥師,開心地大笑起來。

乾元想到徒孫是時間少有的煉藥師,也是臉上笑的十分燦爛。

兩個人看著林天,臉上全都是驕傲!

等到它們將葯服下后,林天道:「師公,舅舅,如果你們沒有重要的事要辦,不妨就現在這個島上好好休養,尤其是舅舅你,正好也可以重新修鍊,要我說,你要是進入修真界,只會是比先前更強。」

「你這話舅舅我愛聽,好,我就進入修真界。」魏一恆笑著應道。

旁邊的乾元也點了點頭道:「我也得好好休養,只不過,我放心不下靈山派的事……」

「師公,你再著急,如今回去也沒有用,你原本就是實力最弱的七個長老,如今又受了這麼重的傷,我這些丹藥可以幫你在一個月之內完全恢復過來,不如能完全恢復了再來想回去的事。」林天道。

林天苦心將他們兩個人留在這個島嶼上,是不想他們知道他要去拿地獄火劍的事。

畢竟,去拿地獄火劍太過危險,甚至可能沒有等到陸長生過去都有可能陷入大危機之中,他們兩個人要是知道了,可不會那麼輕易就同意下來讓林天過去。

但是他們沒有察覺到林天的真正想法,只體會到了林天對他們的良苦用心,二人便也很快同意了下來。

林天又給他們留了一點補藥,而後這才拜別他們二人,打開玄鷹翼,前往西北大沙漠。 西北的大沙漠,林天還沒有去過。

那裡距離天山很近,應該是天山派的地盤。

想到天山,林天自然是想到了在那一個荒島上面正帶著神武團的人在進行修鍊的賀之北。

「如果可以,還是將賀之北給帶上吧?」開口的是八荒。

如今的八荒只要是到小葫蘆的入口位置,釋放出來一些它身上的靈氣就能夠和林天進行交流了。

他並不知道林天心裏面在想什麼,他只是想到了賀之北這麼一個人。

當初在爭奪神將的時候,賀之北也是讓八荒印象比較深刻。

尤其是後來,賀之北一心一意跟著林天做事情,他對於林天,已經是真真切切的敬仰了,帶著他過去大西北,只會有好事。

林天原本是不想要帶賀之北過去,畢竟,到時候要是天山派的知道了地獄火劍的事,一定會過來爭奪,到時候,難辦的人就是賀之北了。

還不用說在大西北那一邊還有他們賀之北的老家,尤其是賀乾龍那個野心勃勃的傢伙。

但是,八荒說的卻也是沒有錯,去大西北,人生地不熟,有一個熟人,好有一個照應。

最終,林天還是決定帶著賀之北回去。

先回到了荒島上面。

荒島上面的眾神武團戰士並未想到林天會回來,見到林天全都驚呆了。

但同時,他們也全都很興奮,恨不得立即向林天展示最近的修鍊成果。

林天也跟他們好好獃了一個下午,親自檢驗了一些神武團戰士的實力,尤其是當初林天他選出來的那一批敢死隊,他們的修鍊速度是最快的,成長速度也是最快的。

「很好,非常好!」林天看著一眾成員心中十分滿意。

而後這個晚上的前半夜,林天將小葫蘆里從海底里得到的大量魔晶再一次進行煉製,煉製的速度很快,那個九霄爐可真的是一個好東西。

批量的煉製用它比什麼都好。

等到下半夜,林天找過來了賀之北,沒有任何的隱瞞,直接說了要去大西北的大沙漠那裡拿「地獄火劍」的事。

「地獄火劍真的在那一邊嗎?」賀之北還有些激動了起來。

「怎麼,你也知道,地獄火劍的事?」林天有些意外。

賀之北點了點頭道:「自然是知道了,這個上古神器在大西北那一邊可是流傳了兩千多年啊,只是一直以來都沒有人確切知道在哪裡,天山派的弟子,很多時候名義上是在沙漠里進行修行,可其實就是在找尋地獄火劍啊!」

林天原先並不知道天山派內部竟然還有這樣的事。

「我跟你回去!」賀之北明顯也是想要見一見那傳說中的上古神器。

「我可以帶著你一起回去,只不過我也有我的擔心,到時候,如果……」

「你放心,我現在是神武團的成員,雖然我也是天山派的弟子,可我知道孰輕孰重,而且,我先跟你過去尋找是以神武團成員的身份,畢竟你是以神武團團長的申飛告訴了我這麼一個消息!」賀之北還是將是非對錯分的很明白。

林天也就不再多說了,同意了下來,而後道:「你是不是需要去跟你的女人說一聲呢?」

「不了!」賀之北立即搖了搖頭,而後道:「這一次前往大西北,一定會有諸多的危險,我要是說了,她一定會想要跟我一起過去。」

林天點了點頭道:「那好,我們現在就悄悄出發。」

當晚,林天帶著賀之北離開了荒島,悄無聲息,島上其他人全都不知道,他們是在第二天的時候才發現,但是那會兒,林天早已經到了大西北的沙漠里。

至於說賀之北,他就沒有那麼快了。

昨晚,他們兩個人離開了荒島之後,林天就讓賀之北去坐飛機,因為如果他要帶著一個人用玄鷹翼飛過去,速度會慢上許多。

而且瞬身符也無法完全施展開來。

賀之北乖乖去坐了飛機,不過,在離開之前,林天給了賀之北幾張靈應符,讓賀之北到時候找不到他的時候用來聯繫。

至於說林天,並未立即匆匆離開,而是在原地進行了符紙的製作。

林天眼下需要不少符紙,尤其是瞬身符,這一種符紙又是最為難以製作的,耗費了林天不少的功夫。

過後,林天使用了瞬身符,同時使用上了龍獅之力,在空中加速朝大西北的沙漠而去。

林天用了不到兩個小時就到了大西北的沙漠位置。

這個地方是八荒幫林天選的,還選在了一條河流邊上,眾所周知,沙漠之中的河流都是十分少的。

八荒告訴林天,地獄火劍就在這一帶附近,他讓林天先不要著急尋找,好好把水源給準備夠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