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也都還是同樣很迅速的反應和報復了。

就是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既然他是這麼快的這樣對自己做出來這麼大的傷害。

那麼自己接著這樣應對,也都還算是立即還以顏色的了。

並且那報復的程度,還要更加的徹底和嚴重呢。

就是他故意要讓自己見到絕對不想見到的一幕幕。

那麼好了,自己乾脆就馬上走人,根本就不去看那些醜陋的一幕幕呢。

那樣對方再要對自己做些什麼,或者再要逼迫著自己看到些什麼不堪入目的場面,聽到些什麼不堪入耳的話語,也都是不再可能的了。

她想想就覺得有些解氣了。

只是現在一時之間,自己也無法決定。

自己是需要現在馬上就走呢,或者還是要等到明天之後再說呢?

就是到了明天以後,看看這一對狗男女,是不是就真的是發生了約會。

或者是那樣同一類別,甚至是性質更加嚴重的事情以後,再來做出決定呢?

但她怎麼都覺得,她們口中言之鑿鑿的那樣子吃飯遊玩的約會,多半是肯定會要見效和發生的。

那Elsa估計肯定也不會輕易放棄這樣送上門來的機會。

甚至就是要變本加厲地討好他,也都是說不定的。

那麼自己到底是要等到什麼時候再做決定呢?

一時之間,她就真的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反正她現在就真是心亂如麻,頭大如斗的。

她這邊是心煩意亂,不得安寧。

而他那邊也還是依然感到那樣有些鬱悶的。

之前和Elsa約好了明天的見面,也都沒有沖淡那些抑鬱多少。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今天自己的運氣,或者說是人緣這麼的糟糕。

就是轉來轉去,一直都像是走不出去這酒店的大門了。

而且也還要遇到很是要讓自己不開心不愉快的人,或者事情。

比如說一些之前並不想發生什麼關係的人物,像是胖子同學那一類的。

至於Ane還有她帶來的麻煩,心裏面巨大的震蕩,他倒是努力地化解了相當大一部分。

搞得倒像是老天爺還是在發著脾氣,不願意讓他就這樣草草地結束今天這一切詭異的際遇一樣。

果然情況還是這樣繼續持續著的。

走回到樓上的時候,也就是在二樓的大堂裡面。

他突然就遇到了和胖子他們那一夥經常廝混在一起的那個中年女子。

那女子倒是談不上什麼特別和神秘的。

以前倒是見過好幾次。

我能垂釣萬物 但是每次呢,就是連點頭當做是招呼對方那樣稍微有些禮貌的舉動,他都是一點沒有做過的。

也就是真箇大刺刺的熟視無睹了。

根本就是那種連看到了也都當做沒看到。

可能還是連眨眨眼睛或者是微微一笑那樣可以證明自己還是謙謙有禮的小小舉動,他都從來懶得去做。

更不要說什麼要招呼一聲之類的。

所以現在他本來也是打算就那樣漠然的擦肩而過就算了。

因為那個中年女子,確實真是太不起眼了。

腹黑總裁:前妻哪裏跑 也還是有些黝黑到了發亮的肌膚。

但真實的情況還是遠遠不止於此的難以入目。

尤其是對於他這樣有些吹毛求疵的傢伙來說,就是更加的有些不堪接受。

因為對方的膚色,那可不是那胖子同學偶爾提到過的,什麼來自非洲的黑珍珠那樣的說法了啊。

真正就是煤炭一般的黑不溜秋。

而且更加要命的是,還是有些層層疊疊的皺紋在對方臉上肆虐著的了。

他本來並不是歧視什麼深色或者黑色膚色的女子。

也不是對年歲大於自己的女子有什麼偏見和輕蔑。

只是差不多每次都要瞧見對方,都覺得像是那胖子之前給過自己的印象一樣的不太喜歡。

也就是不太想見到對方。

或者是和對方交流什麼的了。

再加上對方有些不太討好的形象。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覺得就是要大大方方堂堂正正地在眾人面前,承認自己就是很有些以貌取人的淺薄無知。

心裏面也都是一點不會有什麼遺憾發生的。

而且還會是那麼的理直氣壯,毫無什麼不好意思的感覺呢。

他甚至是想過,如果不是出於人道主義的角度,加上自己也還是有著那麼幾分天良未泯的厚道猶存,怕是自己真的就會是一見到對方,就要拂袖走開或者繞道而行的了。

但是完全沒想到的是,今天那個中年女子就像是吃錯了葯還是怎麼的,有些舉止不正常。

趁他還來不及走開的時候,居然就是很不尋常地突然向他展顏一笑。

然後又很是親切的招呼他,

「Frank先生,你好啊。」

他就很是理所當然地愣了一下。

心道,

「今兒個到底是怎麼了?」

「難道因為Ane和自己徹底不可能了以後,整個世界,還有裡面的所有的人,都是要有些異常的動作和反應了嗎?」

「不要說處處都遇到些神經質的人了。感覺就是這酒店裡面,一下子就是時時處處都要莫名其妙地流露出來很多的詭異和神秘。」

「她又是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又還是要這樣主動地招呼我?」

但是對方這樣笑盈盈的主動迎上來,熱情地招呼自己。

他又突然覺得,如果自己還是要分固執地貿然走開,那也就好像會顯得自己太過於高傲。

不僅是難以接近不說,也還是太不合群。

也實在是太不禮貌了。

他可是來自素來都稱作是禮儀之邦的國度。

也都還很是覺得自己是個謙虛有禮尊老愛幼的正人君子呢。

這樣想想,也就順便回了對方一句,算作是問候了對方一下,

「你好啊,女士。」

接著對方就繼續很是主動地解釋了其中的緣由。

「那胖子同學已經告訴我你的名字了。」

「然後就是我平時和Elsa也是很熟的關係。差不多我們都可以算是很要好的朋友了。」

「所以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也都不會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這樣說來,他就有些恍然大悟。

確確實實這些都是事實,而且也還是很合乎情理的。

再說了,他自己那些有些算得上是乖張怪異和反常的行為,本來也就是挺搶眼的,或者說是挺突出的了。

即使對方不搬出來那胖子同學還有Elsa來解釋,要知道自己的名字和事迹,也都不會算是什麼難事。

但是奇怪的是,對方為什麼今天才突然出聲來招呼自己,又還是更加突然地對自己變得如此熱情起來了呢?

感覺眼前的這種情況,也就像是之前和Elsa之間突然而然就發生了的,那種突飛猛進的關係。或者是什麼可以在瞬息之間就把一切都改變得面目全非的巨大變化似的。

那樣迅猛的進展,就是威力巨大地把自己和之前那些,或許是注意到了卻是沒有過什麼表示和反應的,也可能是根本就沒有留意到的人物還有事情,突然就生猛地聯繫了起來。

就連所有之前自己本來當做是陌生人的人物,也好像是突然之間就拉近了距離那樣。

「那麼現在我們也應該是朋友了啊。既然剛才你和胖子同學,還有Elsa都說的是那麼的高興。」

那個中年女子就有些情緒激動地說到。

他也沒想到自己的行動,這麼快就已經被眾人都看在眼裡了。

還是很連貫的記錄在案了好不好?

但是自己並不是什麼大人物呢。

對方為什麼要這樣的關注自己呢?

心裏面就生出來很多疑竇。

於是,他就也有些下意識地問道,

「那麼你又是怎麼知道的呢?」

「我本來差不多每天都是要去和Elsa一起聊會兒天的。在她每天上班的時候。」

「但是今天去的時候呢,卻是很湊巧地看見你和她在一起有說有笑。」

「那樣的情形,感覺就像是老朋友在一起。」 喬語就這樣,在一家人的監視之下,每天都活動在大別墅。

經過兩天的良好表現,張阿姨倒是對她頗為欣賞。

「你這一天天洗碗又掃地,保姆的活兒都讓你幹了去,自己的傷還沒養好,回頭看病不是錢嗎?」

這麼一說,喬語略顯尷尬,將手中的掃帚停了下來。

卻突然聽到房間傳來了一陣哭聲,張阿姨惶恐不已,「小德出事情了,趕緊過去看看!」

二人不敢怠慢,衝進房間一看,沒有想到這張德手臂上全都是血。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好端端的弄成這個樣子了?」

張阿姨差點當場暈過去,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涼氣,連忙提著腳步沖了上去。

這一把捏住兒子的胳膊,其中的緊張之色不言而喻。

喬語眼眸微微晃動之間,突然鎖定在了一旁的遙控飛機上面。

跟著一個腳步上前,那罪魁禍首拿捏在手上,這上面還略帶幾分血跡。

這才又跟著說道,「很明顯了,這東西惹的禍,估計是他一不小心弄的吧。」

這東西控制不好,就往自己的身上飛,螺旋槳打在手臂上,不就如同刀子在手臂上划動嗎?

張阿姨此刻也有些後悔,「早知道就不讓你玩這些東西了,現在倒好了,弄成這個樣子,你這是要急死我呀!」

女人那一副欲哭無淚的樣子,喬語卻顯得更加的無言以對。

又連忙跟著催促道,「好啦,是趕緊帶他去醫院才對!」

「可是……我不會開車呀,今天司機請假了!我現在就把他叫過來。」

張阿姨左右為難,連忙掏出手機,又直接被喬語給制止了,「得了吧,等他來了,估計這血都流了一地了,我會開車,我帶他去!」

說著,喬語連忙跟著扶著張德的手,就要將他從地上拖起來。

然而,看著一旁緊緊跟著自己的張阿姨,女人略顯幾分糾結。

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開著車,將母子兩個一路帶著前往醫院。

這一路上,還算得上是暢通無阻,也沒有遇到幾個紅燈。

看著前方大大的醫院標誌,喬語一隻手緊緊的握住方向盤,微微的鬆了口氣。

這才又看著身後緊張不已,哭哭啼啼的張阿姨,以及她那個傻兒子。

「好了,好了,不要再哭了,前面就是醫院,趕緊帶他下去,我去停車場停車!」

如此,張阿姨去略顯得有幾分惶恐,「你一個人去停車,等下該不會偷偷跑了吧?」

「你現在還想著這些呢,別說我身上沒有錢了,你還是擔心一下你兒子的情況吧,傷口感染也是很嚴重的!」

隨著女人略帶呵斥的話語,張阿姨瞬間無言以對。

糾結了片刻之後,這才無奈的踩著腳步,又輕輕的撫上了張德的手臂,「兒子別怕,媽媽這就帶你去醫院!」

看著母子倆下車,喬語轉頭去了地下室,停完車之後,喬語卻沒有多做停留,直接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也不是我對不起你們,這些日子被你們囚禁,苦心苦力的伺候你們,恩情早就已經報答了。」

喬語此刻沒有帶半分愧疚,腳步匆匆,半分停留都不得。

因為身上沒有錢和通訊設備,女人只能夠依靠徒步,試圖先逃離那個張阿姨的控制魔爪再說。

這大馬路上,人群密集,車水馬龍,處於商業的高峰地段。

「現在該怎麼辦?身上只有兩塊錢。」

喬語也是在打掃衛生的時候,偶然撿到這兩個硬幣,如今倒是有些無處安放。

突然之間,腦子裡靈光一閃,「對了,我怎麼就忘了電話亭這個東西!」

以前不怎麼在意這些小東西,現在可真的對她來說,是救命的稻草。

帶著幾分欣喜的目光,女人二話不說就直接打算去找電話亭。

可就在這穿梭馬路,突然之間胃部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幾乎都差點要了喬語的性命。

「該死,怎麼偏偏這個時候,就突然犯起了病呢?」

喬語一隻手捂著自己的胃部,緊緊咬著牙關,此刻竟痛得有些痛不欲生。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輛車子冷不防的沖了過來,喇叭的聲音,不斷的在喬語的耳畔響起。

「這女人是怎麼回事?就這麼碰瓷,也實在是太明目張胆了吧!」

那人連忙踩著剎車,試圖想要制止這一切的行動。

可是偏偏奈何事與願違,又在與女人靠近的那一剎那,喬語這眼前一黑,冷不防的倒了下去。

車子也隨之剎住了,男人連忙跟著下車查看。

看著身上沒有半點傷痕,卻面色慘白倒地不起的喬語,忍不住皺起眉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